幫助妻子去偷情(下)

(五)美麗的誤會

從老貓家回來後,我和小靈重新回到了過去正常的軌道上。

在回來後的第二天,小靈笑著對我說:「我真的有種感覺,好像我們之間還少了一個人。」

我笑著問她:「怎麼,還不過癮?要不我們把他叫過來?」

小靈拍了我一巴掌:「夠荒唐的了!我可是正經的女孩。」

話還沒說完,她自己也意識到了什麼,紅著臉吃吃笑著對我說:「到底被你慣壞了。」

然後她揚著臉,非常好奇地問我:「其實,不瞞你說,我也曾想過,如果讓你當著我的面,和別的女孩那個,我會有什麼感覺?」

然後她搖搖頭,「真的不能接受。我問你,我和別人到底玩到什麼程度,你才不能接受呢?」

我也一臉困惑地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或許是當你和另一個男的真正有了感情的時候,有了愛的時候,我想,可能我會很痛苦的。」

小靈馬上說:「你認為我對你的愛還不夠深嗎?我想,我這一生,除了你,是不會再愛別人的。」

我摟著她,心裡很是感動,同時也有些好奇:「你真的一點也不愛老貓和阿飛?」

小靈輕輕地搖搖頭,說:「你知道的,我這人,是很難接受只有欲沒有情的愛,我覺得那和動物交配沒有什麼兩樣,很噁心的。所以,當初,你讓我和阿飛來往,還有和老貓在一起,我都是要他們給我一些時間來增加一些瞭解。我對他們,最多只有一些好感。」

然後她緊緊握著我的手,直直地看著我道:「在認識你之前,我原來的感情生活,真的是很簡單的,最多也就是有一個暗戀,認識了你並和你結了婚,我這張白紙上,也就只有你這一種顏色,再沒有一點兒雜質。」

「你不是挺喜歡西方的油畫嗎?你覺得是只有一種顏色美呢,還是以一種顏色為主色調,再雜陳一些其他的輔助色,更美?」

小靈想了一想,睜大了眼睛,有些恐懼地看著我,結結巴巴地說道:「你是讓我,也,……,也分一些愛給別的男人?我真的不能接受。一起玩玩還可以,動感情,可是很危險的。」

我也有些害怕,可是還是克制不住自己的衝動,摟著懷中的嬌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對她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可以再找些別的男人,與他們發展一些感情。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對我的愛要佔絕對主要的位置。」

小靈很震驚:「為什麼呢?我不同意。你是不是喜歡上別人了,可是又找不到借口,所以給我支一個套啊?」

我說:「你是聽老貓說的吧?你是相信他的話,還是相信我的為人?」

然後我故意慢慢地說道,「其實你對老貓和阿飛所謂的喜歡,與愛有什麼分別呢?」

小靈低下頭,想了一會兒,低聲說道:「愛,就是想時時與他在一起,一分開就會覺得痛苦,我現在對他們倆一點兒這種感覺也沒有。寶寶,咱們走得太遠了。如果你非讓我去愛別人,真有那麼一天,我不僅把身體交給了他,還把愛情也交給了他,可能,你會失去我的。」

然後她傻傻地看著我,又笑了,可是眼角卻泌出淚水:「不過不會有那麼一天的。我有生之時,絕不會放過你,除非有一天,我快死了,我才會把你托附給一個我最信得過的人,然後,我靜靜地離開這個家,找個沒有人的地方。」

然後她就被自己感動得抽泣起來。

我故意開著玩笑把她拉回現實中來:「真的嗎?你想把我交給誰?那個傻傻的藍水晶嗎?」

就是前面提到的她那個同學,當時她在我家裡借住,我回家時她還滿臉警戒地問我是誰。

現在這個女孩是我們家唯一的朋友了。

「她傻嗎?你是真心話?!她學習那麼好,很有靈氣,長得也不算難看,上學時有半個班的男生都暗戀她呢。」

我當然知道,那是一個該聰明時極聰明、犯起糊塗能把你氣暈的女孩。

常常好奇地睜大她雙明亮純潔的大眼睛,有時候愛刨跟問底,目光清澈無比;有時好象洞察一切,目光中也就透著寬容和善意。

在我家時,她常散著一頭飄飄的長髮,支著一條長腿,坐在沙發上,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她的眼神,有時讓我產生美妙的聯想,有時讓我很心虛,不知她是否從我的言行中看到了我心裡對她暗藏的不良企圖。

她的直率,她的美麗,她的善良,都非常地吸引我。

可這是小靈最好的閨中密友,我對她的暗戀非常小心,她們兩個人一點兒都沒有發現。

我過了一會兒,看到還是有點感傷,就繼續逗她:「你一開始說,你幻想我和別的女孩那個,你當時想的是不是藍水晶啊?」

小靈點點頭,然後莫名地一陣怒火,「我和別的男人做,那是你強迫我的。如果你要和那個丫頭有一點,哼,哼,我先給她一瓶濃硫酸,再一刀劈死你,然後我再自盡。」

「強迫的?誰當時,穿著小肚兜,光著大腿,坐在別人的懷裡,說,我是自願被他褻玩的?」

「嗯!敢揭的我短!」

小靈臉上泛起紅暈,「你要死啊!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來上三回,我就去找老貓!」

然後她一下子把我推倒上床,飛快地除去自己身上最後的衣物,看我還沒什麼反應,急急地幫我解開扣子,「來吧。」

我一邊由著她脫我的衣服,一邊觀察她,並繼續挑逗她:「小靈,我發現,你的乳頭,原來又紅又小的,現在怎麼變成褐色的了?」

小靈把我的衣物都脫完後,伏在我的上身,嬌喃著:「還不是被老貓吃的?他又咬又捏的,弄了人家兩個月,人家能不變嗎?」

我對著她酥胸上挺立茁壯的小乳頭,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問道:「喂,兩個小傢伙,你們這一陣子,過得怎麼樣啊?」

小靈蠕動著,一面握住我的雞巴玩弄著,一面回答:「還好,還好,前一陣有個老男人,他把我們倆弄得舒服極了。」

我有些興奮,對她道:「寶寶,你把你那件小褲頭拿過來。」

「我不!挺味的!你還非不讓洗,留著老貓和人家最後一次留的愛液,又酸又腥,你卻當個寶貝似的。」

她口上說著不同意,但還是下了地,從包裡找出她那件我最愛的碎藍花小褻褲,格格地笑著一下子扔到我的臉上,「好聞,就多聞吧!」

那一次,她和老貓都流了很多,用一條內褲都沒擦乾淨,聞上看上去特別惹人暇思。

那天做完愛之後,我把那條內褲藏到了枕頭底下,以便隨時把玩。

這次討論之後,正好第二天,藍水晶來找小靈玩,小靈叫她到臥室去聊,一會兒我找了個借口也進去,和藍水晶吹起牛來。

小靈不說話,用一種怪異的眼神,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藍水晶,我先是意識到了,話也少了些,小藍過了一會兒才有所意識,臉微微紅了一下,對小靈說:「你幹嗎這麼看我啊!」

小靈撇撇嘴:「你王哥進來之前,也沒見你這麼瘋!」

小藍滿臉通紅,她的膚色很好,很白,那紅暈在她臉上慢慢散開,一直到她那迷人的小耳朵。

小靈又說:「要不今晚上別回去了,我去客廳,你們倆別太鬧就行了。」

小藍好像被她說中了心裡話,實在羞得不行,抄起枕頭,就去砸小靈:「你要死啊!」

然後我看到小靈突然間睜大了眼睛,滿臉通紅地看著一樣東西,小藍順著她的眼光一看,也傻了:床上原來枕頭的位置,那條被小靈和老貓的愛液弄得一塌糊塗的小內褲,又是白的又是黃的,一道一道的,無比扎眼醒目,好像是肉慾赤祼祼的宣言,使一切的文明與含蓄都無處藏身!

小藍第一個反應是掩著臉把腿就跑:「要死了要死了!你們倆的髒東西!打死我也不敢上你們家了!」

小靈也全懵了,也不知怎麼辯解好了,她竟拉著小藍急急地說:「這不是我和他弄的髒東西。」

然後才捂著嘴發現自己失言。

小藍剛要拉門,一聽此話,她怔住了,回過頭來,「什麼?那是誰的?」

她一下子想到了什麼,握了握小靈的手,然後滿臉怒氣地指著我,「這是你和哪個女人的髒東西?你敢欺負小靈!」

我張口結舌,看著滿臉羞澀的小靈和滿臉正氣的小藍,不知是認還是不認。

小藍對小靈說:「別怕,有你妹給你做主呢!他敢抵賴,我就敢拿著這東西去做DNA化驗!」

小靈又羞又急,竟嗚嗚地哭了起來。

小藍更加憤怒,一氣之下竟衝到我跟前,抬手就給我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小靈只好起身拉著小藍,對我說:「你先出去。」

我捂著臉,低著頭,怏怏地走了出去,沒想到那丫頭還不解氣,她的腿又長,在我出門之時,一抬腿對我的屁股又來了一腳。

過了幾分鐘,屋內就響起一聲尖叫:「你,原來是你和別人的!天!我進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又過了五六分鐘吧,又聽見藍水晶一下子拉開門,撲向沙發上的我:「小靈這個樣子,還得怨你混蛋!」

小靈追了出來,拉住了藍水晶,小藍回頭看了看她,搖了搖頭歎一口氣:「你啊你啊!我說你們什麼好!王兵,你這樣做,有什麼意思?小靈和人跑了怎麼辦?小靈懷了別人的孩子怎麼辦?」

頓了一下,她還開了個玩笑,不懷好意地對我陰陰笑了笑:「要是小靈和人跑了,我就嫁給你,然後也到處和人玩,讓你綠帽子一個接一個戴!」

「小藍,其實他還有些原因的,他是有病的,唉,我真是說不清了。」

小靈勸住她,卻也不好再說下去,然後再次哭了。

小藍原想走掉的,聽到這話,愣住了,吶吶了兩句,「有病!!!我,我不知道!」

然後她好像是終於明白過來,走到我面前:「是這樣的啊!王哥,我不知道,對不起啊。不過,現代醫學這麼發達,你可以去治的。不是有偉哥嗎?」

她說著說著臉又紅了。

「治不好的。」

小靈低聲說了句,不再說什麼了。

沒想到藍水晶竟然理解錯了,可是我們也不好再繼續解釋下去了。

當晚,小藍和小靈睡在我們的臥室,我去客房睡了。

沒想到睡到半夜,小藍卻推開了我的門。

她輕輕把我搖醒,在黑暗中她的眼睛亮亮的。

「怎麼啦?」

我還沒完全清醒。

「對不起,我打錯你了。對不起啊!」

我抬起身來,愣愣地看著小藍,她只穿了一件寬鬆的連體睡衣褲,胸部鼓鼓的,像是兩隻小山包。

胸口的肉潤白晶瑩,看得我直流口水。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眼光,問她:「沒什麼,你還大半夜的,過來道歉,我皮厚著呢,不怕你打,不解氣,再打我兩下。」

「我問你一句,你的病,真的治不好了?吃偉哥都不行了?」

我知道她搞錯了,可是不知為什麼,我沒有更正,只是搖了搖頭。

「你好可憐。我真的錯了。」

「行了,行了,真沒什麼,你回去睡吧。」

「不是的,我是想來說,……可是我又覺得這些話會很殘妒忌。我不知該不該和你說。」

我完全清醒過來,「你說吧,我能經受住的。」

「我想和你結拜成兄妹。」

「什麼?結拜成兄妹?為什麼?」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把小靈放了吧,你既然……無能,不能給她正常的夫妻生活,你應該讓她去尋找別的男人,另組家庭。可是你一個人過,也好可憐。我的意思是,我一直挺想有這樣的哥,我給你當妹妹,照顧你的生活。好不好?」

我不知該說什麼。

她卻坐得更近了,緊緊拉住了我的手,我看見她眼睛裡的淚水,嘩地流了出來。

「王哥,其實,其實,我,我也……,」小藍話到嘴邊,又收住了,並且推開我想擁她的雙臂,讓自己的淚水盡情地流著,「為什麼,你人這麼好,卻有這種病!」

她和我坐得很近,一隻腿盤在床邊,我隔著薄被,幾乎能感受到她美妙的肉體。

一股處女幽幽的體香,讓我不能自己。

我輕輕地用雙臂再次環住了她,小藍又再一次地推開了我,並且抬起頭來,堅定地看著我:「王哥,只要你答應放了小靈姐,我,我將來會讓你抱的!」

我說:「可是小靈很愛我的啊!」

「越是這樣,你越不能讓她為你浪費青春了!」

「那,那怎麼辦啊?」

「我知道一個人,她一直很喜歡他的。我們可以製造機會,讓小靈和他……那個,讓她移情啊。」

我不說話,心裡卻酸意十足,真讓小靈和別的男人走,這可是我計劃中沒有的一步啊!

可是,眼前的這個玉人兒,我又非常地渴望,怎麼辦才好啊!

「這對你,真的很不公平,」小藍過了一會兒,把手輕輕地環在我的腰上,把她那誘人的嬌軀輕輕地挨在我身上,喃喃地說道:「我會給你補償的,如果你的病不能好,我和你結成兄妹,永遠地照顧你。」

「我要的是那種能亂倫的那種兄妹關係!」

我使勁把屁股往後縮了縮,生怕她碰到我已經硬得不行的傢伙。

小藍的氣息也有些急促,她沒說什麼,卻拿著我的手,慢慢地放到她半開的懷裡,「只要你能做出這種偉大的犧牲,我也會給你想要的東西的。」

我的手指輕輕地動彈一下,那種醉人的酥軟感覺,剎那間讓我彷彿以為自己的手觸到了天堂的門,食指先遇到一個又小又軟的東西,好像還縮成一團,然後我輕輕撥弄了一下,好像只有一秒鐘,那隻小珍珠一樣的東西一下子就硬了起來,並迅速地長了起來。

我用中指和食指輕輕擠了擠它,那隻小乳頭一下子就亭亭玉立,隔著衣物都能看見那兩隻乳尖,我又用食指沿著她的乳暈劃了幾個圈,小藍輕輕地呻吟了一聲,「哦!別動了!」

沒想到她這樣的敏感!

於是我只能靜靜地摟著她,另一隻手在她胸前大快朵頤,還得拚命縮著屁股,生怕小藍有所覺察。

小藍直到婚後才和我說,那次是她第一次被人摸乳,那種快感,讓她已經欲仙欲死了。

又羞紅著臉告訴我:當時她以為做愛的快感,肯定也不過如此,所以她就決定做出這種犧牲,一輩子不做愛,只摸摸乳也夠她享受的了!

「小藍,你愛我嗎?」

「傻哥哥,我,我當然愛你了,我早就愛上你了,我知道,你也很愛我,是不是?」

「如果你將來遇上你喜歡的人,要和他結婚了,那我怎麼辦?」

「我不會和任何人結婚的,我們就兄妹倆,過一輩子。」

「我怎麼不知道小靈心裡還喜歡的另外一個男人啊,他是誰?」

「故事不是很複雜,今晚我就簡單地和你說說吧,小靈喜歡的人,就是我現在的男友,許果,我們的大學同學,小靈先認識的,可是我不知道,先向他表白了。我後來才知道,小靈和他,就差捅破這窗戶紙了。我和他好上之後,我生怕小靈搶走他,就告訴他,小靈其實很討厭他的。所以他們到底也沒成。小靈最後才跟了你。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可以為小靈做出這種犧牲了吧?」

她眼裡又湧出一些淚水,「再加上你的病這一層因素,我欠了小靈太多的了。」

「你的男友?你們幾年了?」

「四年了。」

「你愛他嗎?還是更愛我?」

小藍費勁地把我的手從她胸前拿開,白了我一眼:「你是第一個摸我的乳房的男人。你說,我更愛誰?」

我腦子還是有些糊塗:「那你不愛他了?他可以給你正常的夫妻生活啊?而我不行的。你真,真能為報答小靈,做出這種犧牲?」

「不是我的,早晚也要離開我。我希望得到的是真正的愛,我知道,我的哥哥你,能給我愛情,即使是柏拉圖式的愛,我也就知足了。而他呢,和我處了四年,心裡還一直想著小靈,所以說,你要讓小靈和他做,他們倆一定好上。」

「如果你再遇上更好的男人,要是離開我,怎麼辦呢?」

我試探著她。

「真的不會了,在我的生命裡,除了一個我愛了四年的許果,還有你,再不會有別人了。我真要是受不了,就和小靈商量一下,借一借她老公,應該可以的吧!」

「借一借?」

我的手伸向她的大腿。

「你吃醋了?別想這些東西了,會讓你難受的,來,再抱一抱我吧。」

「和你在一起後,我會每天晚上讓你抱,讓你摸個夠的。」

她喃喃著,再次倒在我的懷裡,我一隻手乘機偷襲進著她的褲腿裡,沿著她嬌俏的小腿,一直摸到她又嫩又軟的大腿上。

小藍只是很小聲地哼哼著,直到我快摸到她的內褲裡時,她才堅決地把我的手推開,兩個人又親了一會兒,她悄悄地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