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不倫大學(6~11完)

第六章 狂亂的教室

清明學園是私立的男女合校。

學校的老師大半是男老師,而一些女老師,不是已經超過了五十歲,就是身體瘦弱,像支竹竿一樣。

她才算是女人。

體育老師曾這樣公開的笑她。

在這樣的學校中,來了一個年輕的美女,等於是出類拔萃,她能得到大家的歡迎是絕無問題的。

快要期未考試了,每一種的成績都不好,唯有裕美老師的英文成績是最優異的,這是大問題。

在老師辦公室也會有人這樣開玩笑,可見受歡迎的程度。

克敏也和其他學生一樣,裕美是耀眼的存在。而當他在地下室時,看她淫蕩的樣子,更令他興奮。

在這一天,他留了下來,裕美看著他說:“吉岡,大家都下課了,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有,而且是很大的問題,我希望你解決我的性問題,如果你不願意,我會將你在地下室的事情告訴全校。”

“啊!請不要那樣,我們去體育室吧!”

他們來到了空曠的體育室,這是專門給劍道用的,旁邊有一排浴室,是供給學生練習後用的。

她說:“你等一下,我要先洗個澡。”她進了浴室。

他看見椅子上有脫下的衣服。最上面是乳罩和內褲,克敏緊張的向浴室裡看去。他聽著沐浴的聲音,不只是聲音,在浴室的玻璃上看到白色的影子,輪廓是模糊的,但這樣更刺激、更具有想像力。

克敏不自主的拿起椅子上的內褲,因起來能容納在手掌裡的可愛三角褲。白色底紅色的花紋。

男人的關心自然會集中在和女人秘處接近的有雙重布料的細小部份。把所裡翻了過來看。有一根捲曲的陰毛。

克敏的幻想著這個內褲包圍著下體,從下腹部湧出慾望。

此時,浴室的門推開。克敏嚇了跳,急忙把手裡的內褲藏到身後,而裕美也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

“怎麼了?”裕美抬頭看著克敏。

“啊!沒有……快一點,好了沒有?”

“哦!好了,麻煩你幫我拿條浴巾,就在我的皮包裡。”

她將皮包放在另外一間浴室附有馬桶上,可是那裡是裕美必須站出來,才可以拿到的距離。克敏捉狹似的笑著。

“我來拿,不如老師自己更快那!”

“求求你!快拿給我!”

“怎麼了,反正我又不是沒有看過你的身體,幹嘛要隱隱藏藏的。”

他手裡的內褲無法放回原來的地方了,不得已就塞進褲子的後口袋裡。

“請吧!”克敏在裕美的背後拉開浴中,濕濕的長髮披在肩上,雪白的赤裸後身,充滿性感,幾乎使人忍不住要衝上去。

裕美伸手從側面看到隆起的乳房,那是半球形的美麗肉球。他故意將毛巾收了回來。

“那,你去體育室等我吧!”她輕描淡寫的說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於是沒有想到克敏會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還把浴中高高的舉起來。

“我不要,老師快一點……”她立刻站起來,這時自在克敏的眼裡,簡直是維納斯的誕生。絲毫沒有垂下的富有彈性的乳房,剛沐浴後的曲線實在很耀眼,就像是剛滴下來的水果一樣的新鮮。

裕美的手伸過來拉浴巾。克敏連同浴巾一起把裕美抱住。

被抱住的裕美有幾秒呆住了,她不知道他的動作這麼快,待她恢復清醒後,才急忙扭動身體,推克敏的胸部,想讓自己的裸體離開。

克敏身上的血向頭上衝,他當然是不能就這樣放開了,這麼大好的機會,不能讓她逃跑了。

“不,不要,不可……”裕美開始掙扎著,可是克敏的嘴把她的嘴堵住,使她無法完成一句完整的話。她張大眼睛,頭左右的搖擺,黑白分明、又黑又亮的眼裡,露出恐懼的表情。

裕美緊緊的閉上嘴,急促的呼吸從可愛的鼻孔裡吐出,呼出的氣噴在克敏的鼻子四周,有甘美的水果味道。因為搖頭,兩個人壓在一起的嘴唇摩擦著。在這時候裕美的上唇突然被掀起,克敏立刻伸出舌尖。從漂亮的牙齒僅露出的一點隙縫,強迫性的讓舌頭侵入。

也許是這種並命三郎的氣勢壓倒她,法琅質的門慢慢打開,克敏的舌頭鑽入火熱光滑的洞裡。

裕美半張開嘴,眼睛不停的眨動,克敏探索著,原來萎縮的裕美的舌頭也立刻開始逃避。

就這樣一追一逃,裕美好像痛苦的不斷搖頭。想盡辦法要甩開他的嘴,可是她的頭被抓住,無法全力抵抗。

在口腔內進行的捉迷藏,在克敏的堅持的情形下獲得勝利。而左右逃避的舌頭,被迫得無處可逃,終於被克敏的舌頭纏住。吉岡克敏的貪婪的用力太猛,這種接吻的技術,是照著教務主任石黑的做法。

“啊!”克敏的唾液送入嘴裡時,裕美的雙手抓住的當中,就這樣的滑落了下去,如果沒有把她抱緊,好像就要癱瘓在那裡了。不知何時眼睛已經閉上了,克敏用左手摟住細腰,在保持接吻的狀態中,右手從肩向後摸,摸到性感的兩個肉丘,然後順著側面向上撫摸。外設被剝掉的身體,被摸得心裡一陣心慌。

他的手來到胸前,手掌蓋在球形的乳房上,給人快感的乳頭在手掌中振動一下。裕美好像無法忍受的扭動腰枝。

同時,她突然睜開眼睛,臉頰紅潤。

“不!”用力的離開嘴,一揮手就一掌打在克敏的頭上,原來是想打臉的,但距離太近了,打在克敏的耳朵附近。一陣耳亂,但不是很痛。

這時候他拼命的抱裕美緊的裸體,幾乎使她的腰快折斷了,也可以說是避免可能再來的耳光。

“亂!”身體向後仰的裕美發出痛苦的聲音。

在裕美仰起的美麗嘴唇上再一次壓上去,她咬緊牙關拒絕舌頭的侵入,想脫逃克敏的擁抱,並命的掙扎,可是他馬上拉緊裕美的腰。

隨著拉緊她的腰,為了能繼續接吻,克敏的上半身就蓋在裕美的身上。裕美不僅是失去抵抗力。如果抗拒腰骨會折斷,不抗拒也會站不穩摔倒,為了保護自己,不得已抱住對方的身體。

克敏被她抱住,有一種難耐的感覺從身體裡蹦出,可以說是男人的獸性吧!抓緊有彈性的肉,然後把雙的分開,向裡面的濕谷挺進。

“唔!”裕美從喉嚨裡發出聲音,夾緊大腿。但這樣的做法,只造成夾克敏緊的手腕固定在那裡的效果。沒有辦法限制他的手指活動,被他提到的剎那,裕美發出沉悶的哼叫聲,扭動著屁股。

克敏不理會的繼續探索著。以這樣的姿勢越過屁股的肉的入侵,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他想著,如果現在是長臂猿就好了。深深的溪谷裡有一股熱氣,裕美把著克敏,一面掙扎著的扭動屁股,他的手指間到達可愛粘膜上。花蕾緊縮著,嘴在喘息著,裕美感到狼狽,更縮緊臀部的肌肉還差一步,克敏在狹窄的空間裡盡量的伸展中指。勉強達到目的地的入口處,同時手指的第一關節埋沒火熱的洞裡。

“啊!”她發出了聲音,在克敏的嘴下,裕美的嘴張開了。女人的心裡是很微妙的,在嚴峻的皺起眉頭的性感表情中,好像也有絕望的感覺。想防守克敏沒有越禮的手指,但也無法阻止他侵入聖地,僅是如此就會產生已經失陷的絕望心情。絕不是答應了他,但裕美身上的力量消失,征服感使得克敏樂昏頭。

裕美的腰是向上挺的,因此從前面更容易摸到聖地。克敏當然知道,但他是小心翼翼的,稍許放發緊抱的臂力,將屁股上的手回到胸前隆起的胸部上。從山腳後上提、摸著乳頭,把它夾在姆指和中指的中間揉搓,用食指的腹部輕輕摩擦山頂,沒有多久原來埋沒的部份逐漸抬頭。

“啊……”從合在一起的嘴隙縫,裕美吐出火熱的氣息,吸吮後雖然不會再有反應,但她的嘴不再抗拒。

克敏看到她的乳頭變硬,他的手往下移行,從大腿很快的插入股間,裕美急忙夾,但可是克敏眼明手快的,手指摸到軟綿綿的東西。

裕美尖叫一聲,腰向側方轉,克敏的手保持被夾住的樣子也一齊轉。想拔出來,可是她抓到了另外的東西,那是屬於在克敏的手邊、褲子的底部被撐起的帳蓬。“啊!”就好像碰到髒東西一樣,立刻收回。

“老師,我已經變成這樣了,你應該明白。”他在她的身邊悄悄的說。

她皺起眉頭的臉,向左右搖動,那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但可以看出,她已經強烈地意識那個東西。

克敏從大腿間拔出他的手指,然後從褲襠拉出他的肉棒,裕美知他要作什麼她當然不可能順從的伸出手,握著那支肉棒,克敏遭到嚴重的拒絕,雖然如此,還是把她纖弱的手壓在火熱的肉棒上,可是裕美的手就是一動也沒有動一下。就好像告訴他,他不是自己主動去摸的,是被迫這樣的。

這樣做是沒有錯,但裕美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摸到男人火熱的肉棒,僅是如此,腦海中變成一片空白。

克敏繼續用臉摩擦她的臉,嘴也不斷的攻擊充滿感情的髮際和喉嚨。因為繼續保持原來的姿勢,裕美雖然左右的擺動,但也任由他侵略。

這時候,她的表情,乍看像歡迎愛撫似的反而更惹起克敏的慾望。在可愛耳垂輕輕咬著,用舌頭舔著。

此刻,發生意想不到的事。

“唔!”裕美縮一下肩,本來是不得已握著肉棒的手,突然握緊了。可能是無意中的動作。她自己還沒有發覺握住那支肉棒,但事實上她是握緊了。克敏假裝不知情的樣子。

沒有多久,裕美的手戰戰競競的開始活動了。雖然是似有似無的動呢,但好像在探索那支東西的形狀。

克敏感到衝動,就從她的下腹部伸手,手掌摸到草叢,然後伸出中指。

“啊!”裕美夾緊大腿,屁股向後退縮。

“不!不要……”她掙扎著,低著身體。克敏用左手拉住想要逃離的下體。這樣一來,插在裡面的手指,剛好在女人的股間形成向上撈的動作。意外的是從那撈起的地方,發現不知何時流出大量的花蜜。

“不!不要……不要摸。”就好像在責罵自己一樣,裕美發出尖銳的聲音,同時用力拉上握緊的肉棒,大概她是想逃命,拼命拉手裡的繩子。

克敏的手指,在火熱濕潤的溪谷裡游動,每當他的手指碰到躲在復雜的壁之間的陰核時,裕美就停止呼吸,用腳尖向上拉,身體也一陣陣顫抖。

克敏的身高比裕美高十公分,她向後仰起的臉,露出惱人的表情,在他的眼下嘆息。她緊緊皺起眉頭,閉上眼睛的睫毛在顫抖。克敏受到一股兇暴衝動,把那性感的裸體抱了起來。

抱起兩腳不斷亂動的女老師,走出浴室,來到體育室,把懷裡的裸體粗暴的丟下去。

在克敏急忙脫褲子和上衣時,裕美呆呆的坐在榻榻米上看他,當眼前出現男人的裸體時,她才恢復清醒,急忙向門口衝過去。

可是已經脫光衣服的克敏站在那裡,裕美想從他身邊穿過去,克敏把她向後推。腳向前走,身體就被推向後,裕美站不穩,趺倒在塌塌米上,克敏立刻撲上去。

兩個裸體糾纏在一起,年輕的身體接觸,使拒絕的女人因拒絕,襲擊的男人因襲擊,彼此為對方肉體的不可抗拒,使惜更高昂,形成忘我的狀態,憑裕美的力量,她是無法抵過克敏的。經過一陣掙扎後,裕美被壓在下面,胸部強烈的起伏,緊緊閉上眼睛,擺著任由他處置的樣子。

克敏的呼吸急促,抓住裕美的雙手,拉到她的頭上。裕美是仰臥的,乳房因急促的呼吸而起伏著。他的臉在她的乳房上摩擦著,吸吮頂上的蓓蕾,嘴唇繼續向下移至腋窩,感覺那腋毛的粗糙感。

裕美發出哼叫聲,扭動了身體,她已經變敏感了。

“哦!不……”裕美一面說不可以,一面搖擺著頭,臉已經像發燒一樣的紅潤。克敏用自己的腿分開她的雙腿。

“啊……饒了我吧!”花園已經沾滿濃蜜的蜜汁。已經是這樣的濕潤了,不可能不要的。克敏想著火中的深淵開始愛撫時,豐滿雪白的大腿,就令引起痙攣一樣的一開一合。

裕美很快的開始喘氣。

她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克制,只有扭動身體,喘氣逐漸變成亂咽的聲音,因為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克敏懷疑她真正的哭泣,看她的臉。側臉好像在哭泣的樣子,用手想把她的臉拉過來時,裕美不要他看,很快的把臉轉過去。沒有看到淚水。

“不……”她的臉仍然是轉過去的,聲音像蚊子一樣的小聲。

克敏壓在上面時。

“啊……”裕美的聲意願抖,同時用很大的力量抱住克敏的頭。克敏沒有辦法抬頭。對她說明這樣不容易活動,勉強把她的手鬆開。強烈的羞恥感,使裕美用雙手蒙住自己的臉。

可是當克敏確定濕潤的洞想對正時,裕美就扭腰逃避,這時她又很想要逃避他的侵入。

“老師!”克敏好像斥責的口吻。

這時從蒙住臉的手下,發出唔!的聲音,好像是笑聲,但這時候笑聲有一些奇怪。感到懷疑的克敏想拉開她的手,裕美頑強的抵抗。一面搖頭、一面不肯鬆手,看到臉上濕了,她是在哭泣。

“幹嘛呀!你不是很想要嗎?”裕美沒有做出任何表情,不過,即使是她說不要,這時候的克敏根本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到快要插入時,才要他放手,那怎麼可能的事,而且如果真是這樣,那可真是掃興。

雖然如此,氣勢被削弱,克敏默默的攪著裕美的表情。在這時,在克敏的心裡出現兇暴的慾望,強姦哭泣的女人,哭泣吧,哭吧,大聲的哭泣吧,他重新把花瓣分開,覺得裡面的濕潤更增加了。當這要有勃起的肉棒對正時,裕美的手擦一下眼淚露出臉。

已經沒有哭泣。用多少含羞的表情看一下克敏,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握著我的肉棒吧”把離開臉的雙手伸過來。剛擦過眼淚的纖細的手,還是濕濕的,握緊後,他把勃起的陰莖對正,慢慢的前進。

裕美用力閉上眼睛轉過臉去。比預想的容量很多,不只是窄小,推進去後,又被推回,裕美用力握緊克敏的手。

“幹嘛了,玩那麼久了,還會痛啊?”裕美搖搖頭,他好像是在忍耐的表情。克敏先開後再度確定位置。位置沒有錯,重新擺好姿勢,深深吸一口氣,在下腹部用力,這一次沒有猶豫,用力插進去。

裕美顯出尖銳的叫聲,頭向後仰,皺著眉頭,全身變得僵硬。克敏雖然插進去了,但是夾緊幾乎感到痛。覺得沒有辦法活動,在靜止的情形下,嘆了一口氣“哎!真是難搞。”她握緊拳的手,慢慢的鬆開了,從這件事能看出裕美已了解已經插入的情形,她以戰戰兢兢的感覺,慢慢放鬆肩上的力量。夾克敏緊的縮緊力,減緩了一些抬起上身向上結合的位置看。

他勃起的肉棒,幾乎塞滿在裂縫裡,反轉的粘膜形成可憐的紅色。也許是她受不了了男人巨大的肉莖而溶出血來。

想拉裕美到手,摸在結合的部位,讓她自己摸著,無論如何都會了解狀況。克敏是想讓她證實知道肉棒插入的狀態,可是裕美知道克敏的企圖後,立刻縮回手,克敏繼續的拉。

“不要,不要這麼殘忍……”她的聲音在顫抖,雖然如此繼續拉她的手,在結合的部位不摸自己的,只輕輕的摸一下克敏的肉棒就鬆手了。不知道在裕美的心裡產生了什麼樣的感覺,現在的確知道他的肉棒已經插入她的下體深處,有了這樣的想像,克敏陶醉在征服感裡。同時想起了地下室的情形,他開始活動著。

但是,那裡陝窄而有強大的縮緊力,盡管有豐富的潤滑液,也沒有辦法順暢的抽送,會緊緊的吸住一起活動。

裕美皺起眉頭,發出哼叫著,那不是快感的聲音,克敏強迫她配合的方法,她用哭泣的青情點頭,挺起屁股的照他的話做。

為向上挺就必須先後退,裕美後退時,克敏已配合她後退。就這樣抽送的距離就擴大了。吸住的部份被迫離開,然後又緊緊的吸住,總算上了軌道,裕美的鼻子上出現小皺紋,輕聲哼著以生硬的動作配合克敏,那種努力的樣子,可愛的令人激動,如此一來感情亢奮,克敏感到危險,必須要剎車的克敏,盡量的前挺進後靜止。

就在這時候,突然從她的嘴裡發出短短的哼聲,和剛才叫痛的聲音不太一樣“怎麼了?”克敏這樣問時,裕美紅著臉拉緊他,好像感受到快感了。在結合的部分又用力壓進去,她又發出聲音了。

“好像……我不動的好。”她紅著臉輕輕說。是不是腔口或陰唇或陰核的四周受到壓迫的快感,使她感到舒服呢?還是心裡上造成的感覺呢?

克敏是無法判斷,但多少能疽一點快感,是表示裕美在心情上放開了,這時候,他想起女人似乎都喜歡磨臼的運動。於是他將陰莖完全的插入,作為從轉的軸,然後用腰盡圓圈。

克敏開始慢慢磨臼。裕美立刻喘氣。緊緊皺起眉頭,露出追求性感的表情,克敏認為這是最好的時候,逐漸的擴大輪轉,同時也加速速度,裕美發出叫聲,把緊他。

不是上山的棱線逐漸升高樣子,好像只在高原上游行,裕美就得到相當大的滿足,不久他張開濕潤的眼睛,難為情的照著他的動作做下去。於是克敏就從圓周運動,恢復原來的上下運動時,裕美就咬住嘴唇,作出忍受的表情,但沒有再發出痛苦的聲音。

不僅如此,比剛開始的抽插要順暢多了。雖然仍奮很緊沒有空隙的感覺,但也不再像瓶子和拔不出來的手指一起抬起來的樣子。顯然她的內部的肉壁,感到快感了。

克敏驚訝的想到用圓周運動的旋轉軸能柔軟新品的肉壁,同時,逐漸增加速度和振幅。

這時,克敏遇到強大的夾緊力,他本身處在隨時要爆炸的狀態。對方不是等一下就能跟上來的人,所以他自己一直線的往上頂。

隨著克敏的緊迫感,裕美的呼吸也凌亂,不顧一切的大聲叫了幾次,雖然很像表現她感覺的聲音,但她也許不可能了解什麼是高潮,倒是讓克敏覺得她的:身體潛在的有娼婦性。

大量的精液噴在裕美的大腿和肚子上。克敏是為小心起見,在最後的剎那拔出來的。在沒有一點斑痕的美麗雪白身體上,形成一保白色蚯蚓般的光景,而裕美就像死人般的躺在那裡,連克敏拔出來也沒有發覺的樣子。

克敏想拿出手帕,去摸躺在旁邊的褲子口袋,拿出來的不是手帕,而是可愛的三角褲。在急忙想塞進去之前,裕美張大眼睛看著。

“不,這是……作個紀念吧!”克敏急促的說著。好像作賊一樣的心虛。

“沒有關係,還是乾淨,就用那個吧!”裕美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很幸運的她好像沒有看到,那條內褲是從他口袋裡拿出來的。可是想擦拭站在雪白大腿上的精液時,她又急忙說要去洗澡,不用擦了。她以為克敏是拿來整理自己的。

“沒關係,讓我再觀賞。”克敏強迫拉開害羞的裕美的大腿關始擦拭,其實比擦拭還有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仔細觀察那個隱密的部份。

“不行,不要看,好難為情。”裕美不停的想夾緊大腿,可是克敏相反得拉得更大,變成很難看的姿勢。

“啊!這樣子太……”因為流出蜜汁形成濕淋淋的女人秘處,這樣被看的羞恥感,使她縮緊身體,濕潤的嫩肉比粉紅色更充血成為紅色,而且仍舊保持敏感性,當克敏把內褲捲在手指上摸到秘處時,裕美令不由得叫一聲扭動屁股。克敏把布塞進秘洞裡,用手指轉動一下,拉出來時沾上了一些淫水。

他彎曲她的一條腿,讓上面的深谷顯露出來,流過會陰而到褐色花蕾上的蜜汁,使那裡頭顯得可愛,意想不到的被克敏摸到那裡,裕美發出狼狽的叫聲。

“從這個洞裡會看出……”他一面揉著花蕾,克敏說著不堪入耳的話。裕美者住耳朵,可是還是聽到他的聲音。

“如果是老師……我會不在意的吃掉,然後把嘴靠來,用舌頭舔。”

“唔!”對裕美而言,全身的血都逆流般的衝擊,精神已經混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扭動身體想擺脫這樣淫邪的調戲,可是克敏抱著她的屁股不放。就在她嘴裡叫著不要之際,扭動身體時,從淫邪感的背後出現不可思議的快感,開始溶化官能的,她的叫聲不知何時變成喘氣聲。

剛剛才擦過的花園又變成濕淋淋的,溢出來的花蜜經過會陰進入克敏的嘴裡“克敏……啊……”裕美掙扎用力抓住克敏的頭髮,原來是喊他吉岡的姓,現在已經變成叫名字了。

“喲!想再次插入啊!老師也真好色啊!”他羞辱她,然後壓在還在起伏不停雪白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