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快樂嗎?

我和老婆是高中時代的同學,從戀愛到結婚,我們相處了四年。老婆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面容很清秀,是那種人人都會說「嗯,挺漂亮」的類型。我們都出生在農村,結婚時已在一個大的省會城市了。也許是出身的原因,我們的思想都很傳統,以至於在相處的四年中,一直沒發生太過格的事,直至結婚的前兩天,我們才真正地靈肉結合了。婚後一直過得很幸福,她一心持家,且對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我深深地愛著她。

婚後的最初兩年,我們的性生活很平常,由最初的激情演化到平淡,直到有一天晚上~~上床後,我們聊起時下新聞,說起報載中的一個女人因被惡徒強姦,執意告發,丈夫則怕丟人,不讓她報警,誰知那女人氣憤難平,瞞著丈夫報警了,後來此事鬧得沸沸揚揚,丈夫大感沒臉,竟把老婆踢回娘家,夫妻情斷。聊著聊著,老婆忽然問我:「如果我被人…那個了,你會怎樣?」

我腦海中立刻映出一幅畫面:一個男人伏在她的身上,粗黑的肉棒在她下面狂野地抽插著,而她不停地拍打著那男人,無望地掙扎…想到這裡,我的體內竟有一種莫名的衝動。

我側身抱起她,說:「那…你會怎樣呢?」一隻手開始撫摸起她的乳房。

她的臉紅了,邊想邊說:「我會…嗯…我也說不好,也許…我會聽你的。」

我的手已經滑到了她的下面,越過叢林,竟發現那裡已經濕了。我壞壞地一笑,說:「我聽說女人都有被強姦的幻想,你有過嗎?」

老婆捶了我一下:「誰說的?你們的男人就愛捉摸這些事。」

我輕觸她的陰蒂,說:「那一提起這事兒,你下面怎麼都濕了?」

老婆更是害羞無比,翻身摟住我,直說「你壞你壞」。而我的下面也硬得難忍,起身壓向她,重重地插了進去,老婆一聲嬌吟,長籲一聲:「啊……好硬!」

我的腦中又出現老婆被強姦的情景,這情景讓我興奮非常。抽插了數下之後,我慢下來,問她:「說實話,你想沒想過和別的男人做愛?」

老婆顯然很投入,聽了我的話更是無限嬌羞:「沒有…人家…才沒有呢。」

我故意逗她,停下動作,說:「你不說實話,我就不動了。」

老婆正在興頭上,見我這麼說,顯是有點急了,便說:「那…我說出來你可別生氣啊。」

我說:「當然。」

她吱吱唔唔地說:「有時候…想過。」

我忙問:「想和誰呀?」

「和…和…哎呀,人家不說了。」

我又快速地插抽起來,邊動作邊說:「說呀,沒事,我不會生氣的,快說呀!」

老婆此時已是嬌喘連連,把害羞和顧忌拋開了:「想過…想過和你們單位的那個…那個小魯和我們單位的…宋明…做…做愛。」

原來如此!小魯和宋明都只來過我家幾次,兩個人都屬於那種強壯型的,長相也算英俊,原來老婆的心裡竟想過和他們做愛。想不到平日端莊文靜的老婆竟也有這樣的欲望。說來也怪,聽了她的話,做老公的本來應該心裡不舒服,可我卻愈加興奮起來,看著同樣興奮的老婆,我覺得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

我繼續問她:「你想他們怎樣幹你呀?」

處於興奮之中的老婆已完全放開了,淫蕩地說:「想…想他們的雞巴…插進我的下面,用力地…插,從前面…從後面…好有力啊…好…舒服啊!」

我感覺自己快不行了,那種舒服無與倫比,我說:「那就讓他們來幹你吧,我就是小魯,我就是宋明,他們正在…操你呀。」

老婆也已興奮到極點,大聲叫著:「來吧…小魯…來吧,宋明…操我吧!我想讓你們…讓你們操!」

體內一股熱流衝擊而出,老婆也緊縮身體,忘情呻喚,我們同時泄了。我們虛脫一般躺開來,從未有過的快感讓我們產生從未有過的疲憊。一會兒,老婆把頭枕到我的胸前,小聲說:「老公,剛才…我…我…」

我知道她的心理,她是怕我對她有什麼不好的看法。【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笑了笑,輕撫她的秀髮,說:「沒啥,在床上怎麼說怎麼想都無所謂,又不是真的,只要我們都覺得舒服就好。」

老婆緊緊地摟住我,說:「老公,你真好。」

我也摟住她,說:「我會永遠愛你的。」

我感覺到了老婆的快樂,那是發自心底的。隱隱地,我也預感到:我們今後的性生活也許會多添幾分色彩吧。

(二)自家偷歡

這一天,我下班回到家時,老婆還沒有回來,她要比我晚半個小時到家。我剛進家門,外面就下起雨來。這雨來得很急,也很大,我擔心老婆沒辦法回家。於是打電話到她單位,問用不用我去接她,她說沒事的,等一會兒雨停了就走。我便去廚房做飯,一個小時後,我終於聽到了敲門聲,開門後我一愣,見老婆身後站著她的同事宋明。

老婆笑著說:「雨一直沒停,我急得沒辦法了,幸虧宋明開車到單位,就順便送我回來了。」

我知道宋明是老婆單位的司機,就笑著對宋明說:「真麻煩你了,來吧,進來坐,吃了晚飯再走。」老婆也請宋明留下來吃飯,宋明也就答應了。其實一見到宋明,我的心裡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馬上想起我和老婆床上的蕩語,心裡竟有些酸酸的。不過那畢竟是在床上,生活中我們是要和平常一樣的,人家熱心送我老婆回來,我沒有理由想些別的什麼,更不能失禮於人啊。

宋明好像三十出頭的年紀吧,比我大幾歲,結婚了,體格健壯,長得方方正正,有棱有角,很有男人味,也難怪老婆會有那種幻想。宋明性格很豪爽,答應留下來吃晚飯後,就和我坐在客廳裡天南地北地神侃,老婆又到廚房里弄了幾個菜,之後,我們便喝起酒來。開始時宋明說不喝,因為還要開車,可為了表示謝意,我熱情相勸,老婆也勸他少喝些沒關係的,於是就喝起來。可誰知他屬於那種不喝則已,一喝便剎不住車的人,不用我勸就自己倒酒自己喝,最後竟一頭紮在桌子上呼呼睡去了。我和老婆哭笑不得,只好把他架到書房裡的單人床上,任他沉沉入睡,看來他要在我家裡睡一晚了。

收拾、洗漱完畢,我和老婆也上床了。我的心裡一直怪怪的,躺著不作聲,老婆推了我一把,說:「怎麼了,想什麼呢?」

我沉默了一會兒,笑了笑,說:「想不到宋明會住在我們家。」

也許老婆感覺到我口氣中有點酸氣,就捏了我一下,說:「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咱們可是說好了的,你不能想別的。」

我笑著說:「沒有,是你多心了。別管他,我們…」說著我就脫去她的睡衣,撫摸她的乳房,老婆也不說了,閉著眼睛任我撫摸。其實我頭腦中一直沒有拋開宋明的影子,看著老婆白嫩的皮膚,還有撫摸時細膩的手感,竟想到如果宋明看到這樣一個玉體會有什麼感想呢?老婆會不會真的讓她摸呢?想著想著,下體便起立了。一會兒後,老婆被我摸濕了,開始輕吟起來,又用手抓住我怒舉的肉棒,輕輕揉著。我忽然有一個想法,對老婆說:「給我吹吹吧。」

因為我和老婆極少口交,她總說那樣不乾淨,偶爾被我磨煩了才勉強答應,真正吹起來也是應付一下而已,可今天我忽然很想讓她為我口交。她遲疑了一下,就縮下身來,把頭埋在我的胯間,舔舔我的龜頭,再把龜頭含住,我舒服地長籲一氣。一會兒後,我把身體倒過來,也替她口交,舔了沒幾下,老婆就受不了了,對我說:「來,插進來吧。」

我馬上回應,把肉棒從她嘴裡抽出來,伏在她身上大幹特幹。老婆顯然很舒服,只是有點怕那屋裡的宋明聽見,聲音有點壓抑。我問她:「想不想讓別人幹了?」

老婆輕哼了一會兒,小聲說:「想。」

我乘興說:「就讓宋明幹你吧,他就在咱們家。」

老婆一下子把我抱得緊緊的,邊喘邊說:「老公,你真壞,你…你要再這麼壞,我…我…我真讓他幹我了。」

我也興奮極了,說:「好啊,我們現在就過去,讓他幹你好不好?」

說完我就要起身,老婆忙把我抱住,說:「哎呀,我…我不是說真的,讓人知道了…可怎麼見人,我不。」

我又用力抽插了幾下,許是剛才話語的刺激,老婆大聲叫起來:「好舒服!操得我好…爽啊!」我又問她:「你不是很想宋明嗎?怎麼又不敢了?」

老婆說:「人家是想他,可…可…」

我忙問:「你想他什麼呀?」

老婆露骨地說:「想他的…雞…雞巴…操我!」

我覺得好刺激,我決定有進一步的行動。我把節奏緩下來,說:「老婆,他現在喝醉了,睡得像死豬一樣,不如我們過去,在他身邊做,那一定好玩極了,我們小心點,不吵醒他就可以了,好不好?」

老婆也很興奮,想了想,說:「好吧,不過一定要小心。」

我說:「放心吧。」

於是,我站起來,老婆也起來,還向我頑皮地一笑,我們像兩個要搞惡作劇的孩子一樣,光著身子悄悄來到書房裡。宋明還在床上睡著,發出很響的鼾聲,我想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的豔福。老婆悄悄趴到宋明床邊,看他的睡相,我小聲說:「好好看看吧,他就是那個你總想和他做愛的人。」

老婆回手掐了一下我的大腿,臉上紅豔無比。我蹲在床頭,摸著她濕濕的陰戶,說:「要不要親親他?」

老婆眼中波光閃動,猶豫著。我又快速地磨擦她的陰蒂,說:「沒事的,他不會知道,親親吧,除了我,你還沒有被別的男人吻過。」

老婆終於下定決心,把她那小而紅豔的嘴唇湊向宋明的嘴,慢慢地,慢慢地,我的心跳得曆害,千百種滋味匯成巨大的刺激,眼看著四片唇相接了。怕把宋明驚醒,老婆的動作輕輕地,先是觸了幾下,再磨擦,然後又伸出舌頭舔,直到宋明的唇上被潤得星光閃動。我看著這難以置信的場面,簡直是熱血沸騰,迫不急待地來到老婆後面,挺起肉棒,插了進去。老婆忙抬起頭,捂著嘴,怕自己發出聲音來。我開始緩緩地抽插,低下身小聲問她:「終於親到你夢想的男人了,爽不爽?」

老婆輕哼著說:「老公,我覺得好…刺激。」

我又問:「現在是不是很想和他做?」

老婆說:「是…是呀…好想…。可是…」

我說:「為什麼不見識一下…他的…雞巴?」

不用我再說什麼,老婆已經慢慢把頭移向宋明的褲襠。宋明穿著那種料子很薄的西褲,躺著的時候,襠間明顯突出一塊。老婆就在那突出的地方停下來。為了方便她動作,我也停下來,看著她把右手小心地覆在上面,嘴裡竟長長地啊了一聲:「好大呀。」然後,低下頭,對著那裡親了幾下。

看著老婆做出這種淫蕩的動作,我問她:「是不是好想要啊?」

老婆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說:「好想。。要這根。。雞巴…操我…。,老公,我愛死他的…雞巴了。」說完,把整個頭埋在宋明的襠間,隔著褲子吻著宋明的雞巴。我看得血脈賁張,心底裡竟好想看到這根雞巴插進我老婆的陰戶裡。但我知道,一旦把宋明驚醒會有什麼後果,今後將會是一種什麼情況,我們只能在宋明無知覺的情況下做些遊戲。而此時的宋明依然鼾聲如雷,我知道他輕易是不會醒的。

於是我說:「老婆,我們輕一點兒,他不會醒的。」

老婆回頭看了看我,那神情完全陶醉在性欲之中,她問:「真的沒事嗎?」

我說:「沒事的,把它拿出來吧,那可是你想了好久的雞巴。」

老婆不再猶豫,輕輕地拉開宋明的褲鏈,把手伸進去,又從宋明的內褲側邊一點一點地把那肉棒掏出來。的確,那肉棒在軟軟的情況下也有十釐米左右,白白的。老婆用手握住,輕輕地擼下包皮,似乎在自言自語地說:「好可愛的雞巴,宋明,這就是你的雞巴嗎?我好喜歡。」

受不了刺激,我重又抽動起來,動作很輕,我怕把宋明驚醒。這時,老婆悄聲對我說:「老公,我想吃。」

我說:「吃吧。看看他的和我的味道一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