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網絡老公做愛

31歲,結婚3年了,我老公很能賺錢,也很忙。我經常是兩三個星期能見到他一次,沒說幾句話,他就又匆匆的走了。我在一所中學教書,不是很忙,平時沒有課的時候就備備課,上上網,打打麻將。我喜歡在打完麻將後,坐在電腦前,上上網就睡覺。別人都覺得我幸福,有個能幹的老公,其實他們不知道,真正讓我幸福的是我有兩個丈夫,一個33歲,一個18歲。

我和他,也就是我18歲的那個老公是8個月前,在網上認識的。他在QQ上寫的是32歲。我一直也沒有發現他是個高中生,因爲每次視頻他都不讓我看臉。他,很會調情,每次和他聊,他都會把我逗得面紅耳赤,乳頭變硬。在他一再要求下,我就叫他老公,每次和他聊完我都會手淫,他滿足了我寂寞的心,我也在手淫中滿足我總是無法滿足的性欲。真正的越軌是從上個星期開始的。

上周六,我還是像往常一樣准時的坐到電腦前,他已經在那等我了。我們打開視頻,聊了起來。「怎麽樣老婆?想我了嗎?」不知道爲什麽,他的聲音很興奮。

「恩,好想。」

「跟他離了,嫁我吧!嘿嘿!」

「妳真想娶我?妳有什麽好?嘻……」

「妳想要什麽?」

「恩,妳不僅要喂飽我上面的嘴,還要喂飽下面那張。」

「恩,上面那張有點困難,不過下面的沒問題。」

「淨吹,我才不信那。」

「不信?哼哼,讓妳見識見識……」說著,他竟然站了起來,一把從短褲裏掏出了JB。他把視頻對准JB,擺弄起來。

我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住了,說不出話,只是盯著那根JB看。他的JB並不長,但的確很粗,高高的挺著,包皮自然的分開,能夠很清楚的看到馬眼。

「哈哈,害怕了吧?」

「怕什麽?我又不是沒見過,快收起來吧!」我的聲音有點顫抖。

「爲什麽要收起來?」他坐了下來開始套弄,「我就是要讓老婆看看,怎麽樣能喂飽妳嗎?」

「恩,不知道啦……」看著他來回的套弄JB,我呼吸開始急促,胸部迅速的膨脹,乳頭半硬,嗓子很幹,好象在冒火。

「怎麽樣老婆,想不想摸摸老公的大雞巴?很硬的呀,跟老公弄爽了,老公就用它好好折騰折騰妳,嘿嘿。」

我的確是很久沒有看過、碰過男人的JB了,被他說得,無法忍受,心裏癢得無法按奈,下面開始濕了起來,但我還想保持女人的矜持,只能吞吞吐吐的說:「去、去妳的,壞蛋,我才不稀罕那。」

「老婆,別和我裝啦,看妳那臉紅的,一定想要了吧,嘿嘿,說實話。」

我感到很窘,知道自己已經掩飾不住了,只好說:「恩,老公,老婆是有一點想。」

「告訴老公,妳有多久沒嘗過JB的滋味了?」

「很久了……」我不敢看他,「老公,妳怎麽還不射呀?」

「那……哪那麽容易呀!」

「老公,妳想不想看我的……嘻嘻。」我突然有一種很強烈的暴露欲,想讓男人色色的觀看我的身體,不管他是誰。

「想,想,老婆快點……」他激動的說。

「那妳等著。」說完,我離開了椅子。我飛快的跑到臥室,脫掉外衣、胸罩、裙子,換上低胸的露肩內衣,牛仔短褲和黑色的魚網絲襪。我看著鏡子裏的我,白色的內衣把我本來就豐滿的胸脯擠得更加挺拔,勾勒出一條深深的乳溝,短褲更是緊緊的包裹著我身爲人妻而應有的圓臀,黑色的魚網絲襪讓我感覺自己就像街邊肆無忌憚拉客的淫賤妓女,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興奮不已。仿佛我已經不在是那個爲人師表的女教師,而是,願意出賣身體而換取肉體滿足的蕩婦。我悄悄的回到電腦前,拉開椅子,站在他的面前。

「哇!老婆妳身材太好啦!」他興奮不已。

「怎麽樣喜歡我的打扮嗎?」媚笑著說道。

「喜歡,好喜歡,老婆妳真浪。」他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看到他快速的套弄JB,我忍不住開始翹首弄姿起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彎下腰,把視頻對著自己的胸部,讓他能夠看到我深深的乳溝,我從兩邊把乳房擠到中間,微笑著揉搓。我的乳房太敏感,稍微一擠,原本半硬的乳頭迅速的完全膨脹。我簡直無法停手,越擠越想擠,快感像電流一樣,從乳房直達陰部,我的蜜洞裏已經是又濕又暖了。我被雙手和欲望折磨得輕聲呻吟。

「啊……啊……老婆,好老婆再騷點,快……我要射了……啊啊……刺激我……」

再他飛快的套弄下,他的龜頭已經變成紫色,他也不斷的呻吟,我轉過身,背對視頻,撅起屁股,讓他欣賞。

「啊……啊啊……好圓的大屁股,太……太喜歡了!」

他的淫言穢語,讓我濕透內褲,我一只手按在胸脯上胡亂揉搓,另一只則隔著牛仔短褲在丘肉、臀溝和陰戶間摩挲,我不敢用力,仿佛陰部是裝了水的氣球,稍微用力,氣球就會破掉。在我放蕩的表演中,他的精子射滿了視頻,看得我口幹舌燥。我真希望他就在我的眼前。他將視頻上的精子擦淨,我看見他那根JB,竟依然挺立著。

「哈,老公,妳的寶貝一點也不聽話,怎麽還不下去呀,妳可要好好教育它呀,嘻嘻……」

「老婆,它是見到妳又美又浪的樣子,忍不住呀。」他嬉笑著說,「老婆,想不想真的試試?」

「……」

「說話呀,怕什麽?」

「怎麽試呀?」我小聲的問道。

「妳來我這吧,好嗎?」

「恩……算了吧,我有老公的呀。」我雖然很想答應他,但是我還沒有忘記身爲人妻的責任。

「什麽呀!他滿足不了妳,我可以呀,難道他是妳老公,我就不是?」他生氣了。

「可是……」

「乖老婆,求妳了,別可是了,妳忍心讓它這麽一直硬下去嗎?」他晃動著JB,哀求我。

我被他逗樂了,紅色臉說:「好啦,好啦,答應妳就是了啦。」

我們互留了電話,約定第二天的中午我去他家。這一夜,我翻來覆去難以入睡。我被倫理和春夢折磨的體無完膚,最後,還是欲望戰勝了倫理,我真的很久沒有試過被男人的寶貝折騰得暢快淋漓的感覺了,我忍不了了!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我心裏比下面還要癢,無論做什麽,陰部總是濕濕的,好幾次我都差點自慰起來。我先是洗澡,然後是把衣櫃裏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試,又一件一件的放回去。我想打扮的不失莊重,又要讓他看了就有反映。就這樣,到了十一點我才決定下來。我選了一套擠壓式的白色蕾絲紋胸和一條低腰的白色蕾絲內褲,一件紅色的開胸短袖衫,下面是白色的套裝裙和米色絲襪。一頭長發隨意的披在肩上,透著人婦特有的成熟豐滿。我滿意的笑笑,提著皮包出了門。

上了出租車,司機不停的在後視鏡裏打量我,讓我心裏樂滋滋的。手機突然響了,「老婆!」是他的聲音,「我正在活面。」

「哈哈,妳活面幹什麽呀?要給我包餃子呀?」

「不是,我把面團當做妳豐滿的乳房,等一會妳來了,我就像捏面一樣,把妳的乳房擠得舒舒服服的,還要吃妳的奶,嘿嘿。

「色狼。」我被他說得春心蕩漾,「妳怎麽那麽壞呀?」

「還有更壞的那,老婆,妳的下面是不是又濕又癢?等妳來了,老公給妳好好的撓撓。可別在車上自慰,弄濕了褲子,怎麽下車呀?」

「啊……啊!」我說不出話,只是感覺胸口很漲,滿腦子都是各種作愛的姿勢,呼吸急促,我咽著口水,夾緊兩腿,偷偷的不停摩擦。我不敢挪動身體,只要臀部一動,密汁就會不停的溢出。我想那個司機一定認爲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居然在出租車裏,一邊打色情電話,一邊用腿安慰自己的水洞。這樣,過了難熬的十幾分鍾,我在司機輕蔑的笑中給了錢,夾著雙腿慢慢的向對面的樓房中走去。

在他的指點下,我來到了那棟大樓的302室,我關掉手機,平靜了一下心情,開始敲門。很快門開了,站在門前的男人,留著光頭,一絲不挂,昨晚我看見的那根又粗又黑的陽具挺立在腰間,他有1。78左右的身高,相當魁梧,但這一切卻掩蓋不了他那張年輕的臉。

「妳……妳是……」

「我是妳老公呀!」他一把把我拉進門。他家裏不很大,兩室一廳的房子,並不是很整潔,很像單身男人的住所。

「妳……妳多大了?」我有點呆了。

「妳看我像多大?」他岔開腿坐在我的對面,那根陽具示威似的挺立著。

「我看妳也就是高中生,妳爲什麽告訴我妳32歲了?」

「不愧是老師,看的比較准,我高二了。我要是不告訴妳32歲,妳也不會和我聊呀。」他嬉笑著說。我一下變得很窘,不知是走是留。

「我多大重要嗎?我們談得來,我還能滿足妳,這就夠了。」

「不行,妳這麽小,我,我接受不了。」說著,我站了起來,慢慢的向問口走去,但心裏卻在猶豫,他魁梧的身體和那粗粗的陽具無一不吸引著我,我知道我愛上了他的身體。他見我猶豫,走到門前,堵住門。

「讓我走嘛!」我哀求他。可他卻走過來,一口吻住我的唇,雙手抱住我的細腰。我的情欲被這一吻引發,我也摟住他粗粗的脖子,任由他厚實的舌頭在我口中東闖西撞。上面是他的舌頭,裏面是我壓抑以久的性欲。兩者積壓得我無法呼吸。我掙脫了他的嘴唇,急促的喘氣。我擡起眼睛看他,他也正盯著我,我問:「我都31歲了,妳不嫌我老嗎?」

「好老婆,我不嫌呀,妳喜歡妳成熟,而且還這麽豐滿,比那20幾歲的女孩好多了。」

「妳最壞,就會哄人家,勾搭人家老婆,小壞蛋,看我不讓我老公揍妳。」

「哼,他來了我也不怕,我讓他看看我是怎麽滿足妳的,嘿嘿。」

「妳真壞,占了人家老婆,還說風涼話。」

他輕輕的舔我嘴唇,我也微微張開紅唇,不停的吮吸它。他的雙手從我腰間迅速滑到我豐滿的臀部,隔著裙子,握住我肥碩的丘肉,把玩起來。他將丘肉向兩邊掰開,又快速的擠回中間。快感從我的後庭一陣陣的傳到陰部,令原本裹在肉穴裏的密汁一股股的溢出,沒幾下,內褲的陰部一帶就濕塔塔的了,很討厭的貼在了陰戶上。

「舒服嗎?」

「人家好濕啦……」

「是嗎?」他熟練的從後面拉開我裙子的拉鏈,我順從的扭著屁股,讓他脫下我的裙子。「老婆,妳穿絲襪的腿好性感。」

說著,一只大手在我大腿和屁股間遊走,他的JB更是硬硬的頂在我的腹部,我好想他快點插進我的水洞給我止癢,我真的不能再等了。我擡起左腿,用大腿內側蹭他那長滿毛的粗腿,腰部不停的扭動,蹭他碩大的龜頭。

「啊……求妳了……快進來吧,快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