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門一家親

00)我說︰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陳二文,花名陳小二,為人好色,所以初中就被同學稱為陳不文。有個哥哥叫陳大文,有個妹妹叫陳小雯,我們三兄妹分別差兩歲。爸爸叫陳春生,小學程度,現職塑料啤工,媽媽叫張芝韻,中學程度,現職售貨員副班長。

我家算是窮的,雖然不算是最窮,我描述一下情況,我們的屋子是租來的,七十平方米左右,樓齡二十六年,用木板間隔分出五間房子,爸爸媽媽占南面一間,我和妹妹占中間一房,哥哥占北面一間(本來他和我們同一間,但他快要娶老婆,所以給他自己一間)。除了我們爸爸媽媽兄妹之外,還把剩餘的兩間房子出租給其他人,所以一間屋子蠻多人的。

我講的故事是從我十九歲那年開始,而我現在已經廿七歲,足足有八年的故事講給各位聽,故事有真有假,有現實有超現實,僅供各位打打手槍,閒來淫樂一番,不必太過認真。

不羅囉嗦嗦,故事現在開始,各位看倌請欣賞……

 

01)媽媽說︰快插破我的小穴

 

「二哥,二哥,快來,爸爸媽媽又開始了。」妹妹小雯緊張地伏在牆上,從木板的小孔看進爸爸媽媽的房裡面,「已經連續四晚sexintercourse,爸爸也真夠勁呢!」

我聽妹妹一說,也連忙伏身在木板牆上,找到另一個小孔,朝裡面看進去,房子燈光通明,只見爸爸把媽媽的兩條嫩腿扛在肩上,一條相當大的雞巴在媽媽毛穴裡抽出插入,媽媽給壓在床上,光滑的身體扭來扭去,已經快要四十歲,身裁近年有點胖,但仍然保持很有曲線美,她自己兩手握著自己的兩個大奶房,搓弄著。爸爸媽媽的這種造愛場面變成我們兩兄妹娛樂的一部份,看真人表演總比看VCD好,最重要是免費的。

木板薄薄的牆身不能隔音,我們貼近木板時就能聽見媽媽的呻吟聲︰「啊…啊…春生……你真夠勁……快把我的小穴插破了……」

爸爸聽到媽媽這種淫蕩的叫床聲,更是奮力把雞巴直桶到底,還有扭轉著屁股,雞巴在媽媽小穴裡攪弄,氣喘著說︰「幹……我就是喜歡插破你的小穴……幹爆你的臭雞邁……!」

媽媽半閉著眼睛,美得浪叫起來︰「用力插我……快……快插破我的雞邁…啊……」她自己撫弄著奶子,還用手指捏自己的奶頭,繼續呻吟聲︰「來,把我的奶子……也捏破吧……」

爸爸果真放下她的雙腿,用力搓弄她的奶子,像在搓麵粉那樣,搓得媽媽的奶子都變了形,媽媽也配合地很劇烈扭腰擺臀,一個大白屁股,猛往上湊,發出了一陣陣「噗滋……噗滋……」的聲響,爸爸的大雞巴每一下都插到底,直頂花心,把媽媽幹得浪聲不絕。誰都想不到一個平時端莊的母親和售貨員副班長會浪成這樣。

「春生……你真像日本男人……那樣幹我……太厲害……讓我死吧……快…幹死我吧……」媽媽再次淫叫起來,小穴的淫水不斷流出來,她的屁股本來給爸爸抱在床邊,而淫水就滴流到地上。

爸爸脹紅著臉說︰「臭婊子……帶你去看一次日本叫春片……你就老是想給日本人幹……日本人是好幾個一起來……你想被他們輪流幹嗎?」

媽媽用力抱著爸爸結實的屁股,希望他的大雞巴能更深地插在她的小穴裡,嘴巴繼續發出淫蕩的聲音︰「是……我快要像那片子裡面……那個女主角…給日本男人輪姦……哎啊……插破我的雞邁……」

爸爸盡最後的衝刺,對準媽媽的小穴狠抽插二三十下,一邊對她說︰「好哇……臭婊子……你這麼喜歡給男人幹……我就叫幾個工友來輪姦你……奸得你叫爹叫娘……」

說完自己已經刺激得不能再發出聲音,屁股一下子定住,【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下體一震,大股大股的精液射進媽媽的小穴裡,把媽媽也燙得全身發抖,雙腿緊夾著爸爸的屁股,兩人一起到達高潮,然後靜了下來。

妹妹看得滿臉通紅,更顯得漂亮動人,都已經十七歲了,發育也相當好,樣貌可人,還要和我同一間房子,真是使我難以忍受,我心總是想,遲早一天要幹破她的小穴。當然這個順其自然,不要強迫,不然弄出一個家庭悲劇就不好。

我看完爸爸媽媽春宮大戰之後,雞巴硬得像支鐵,看來又要打手槍來解決,所以我開門想去廁所,怎知一開門就看到我們那兩個租客,一個叫老施,一個叫「大塊」(台語)兩個人都伏在爸爸媽媽門口。我們的屋子搬進來就沒裝修,房門都有小縫,他們就從小縫裡看進去。

「喂,你們……」我小聲指著他們說。

「又不是第一次,大驚小怪。」大塊說。

「你媽媽身裁還真辣,比很多少女還要好。」老施舉起大拇指稱讚道。

然後兩個人若無其事回自己的房子裡,真是豈有此理。不過我都沒空跟他們理論,趕快跑到廁所裡,把自己的雞巴掏出來,一面摸弄,一面想著媽媽淫蕩的樣子,在幻想中,爸爸的角色被我取代了,插進媽媽小穴裡的不是爸爸的雞巴,而是我的大雞巴,媽媽,我好想肏你!

自從我知道老施和大塊偷看我爸爸媽媽造愛之後,我就留意到,原來他們平時也是直勾勾地盯著我媽媽,特別是在她的大胸脯上。大塊三十幾歲,做地盤工人,對我媽媽有性趣倒不出奇,但老施已經快要五十歲,做大廈護衛,還是對我媽媽色迷迷的,實在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有能力。

偏偏媽媽在家裡穿得很隨便,只穿薄薄的印花睡衣褲,裡面的乳罩和內褲都能清楚看到。我們是包租的,所以媽媽經常要洗地,她不慣用拖把,說洗得不乾淨,所以會用破佈伏在地上洗。她每次洗地,老施和大塊就會出來廳中坐在長椅上看電視,我最初都不知道甚麼原因,後來才晃然大悟。

原來媽媽在洗地時,真是春光明媚,從後面看去,她蹲下來,背後睡褲就滑下來,就會看到她薄薄的絲內褲,內褲呢,也會向下滑一點點,結果她的屁股溝都差一點看得見。她洗了一會兒,就會洗過來長椅這裡。

「請你們縮起腳,讓我洗洗地。」媽媽都會很有禮貌叫老施和大塊縮起腳,可能是因為她出售貨員出身的,待人態度很好。

當老施和大塊縮起腳時,媽媽就伏身用布去洗長椅下的地板,這時老施和大塊就樂了,媽媽寬鬆的睡衣垂下來,領口大大的張開,從老施和大塊的角度一看進去,媽媽整個上半身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尤其她兩個大大的奶房,幾乎全暴露出來,尤其是當她穿一些廉價不太合身的乳罩時,還她兩顆奶頭都能看見。媽媽卻不加掩飾,繼續前後前後洗著地板,兩個大奶子隨著她的擺動而晃動著,老施和大塊簡直樂不可支。

我媽媽在家裡穿著這麼暴露會有甚麼後果呢?各位看倌,等我下一集吧。

 

02)老施說︰我的名字叫施暴

 

上集說到爸爸媽媽造愛的活春宮不但給我和妹妹看見,而且給租客老施和大塊偷看到,媽媽平時在家衣著隨便更給租客提供不少add-value。這樣的add-value到底還會不會有更多呢,各位看倌,吃飽飯沒事幹請看看……

百貨公司十一點才開門,所以我媽媽不用太早上班,而這個老施這個租客有時也輪中班護衛,中午才出門,這樣就製造了媽媽和老施單獨同處一室的場面,所謂男女單獨共處一室,女人必有損失,學金田一所說的,這種環境下最容易制造出「密室『奸』人事件」。

媽媽在廚房裡面忙著煮一頓中午飯,爸爸的工廠離家不遠,會回來吃午飯。

她正準備煮我爸爸最喜歡喝的青紅蘿蔔湯,剛在洗蘿蔔時,老施也鑽進廚房來,站在她背後。

「老施,起床了,要不要喝青紅蘿蔔湯啊?等一下中午你就和春生一起喝,別客氣。」媽媽對任何人都是很有禮貌很溫柔的。

「嘿嘿,不錯不錯,青紅蘿蔔湯是很好喝……」老施一邊說著,一邊靠近我媽媽說︰「不過你的雞邁湯可能更好喝……」我媽媽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手已經伸進她的睡褲裡面,挖向她屁股溝裡。

「啊……老施,你別這樣開玩笑……」媽媽回過身來,想要擺脫他的魔爪,但卻給他另一手提供便利,乳房被他另一手抓住,而且摸捏起來。

「哈……別開玩笑,老施,好了,好了,快縮回手,我怕你老人家不行!」媽媽把他的手推開。

「誰說我不行,你知道我的名字叫甚麼嗎?我單個字叫『保』,所以全名叫施保,少年家的時候專門向少女『施暴』呢,別小看我。」老施脹紅著臉說。

媽媽聽到他這樣說,噗嗤地笑出來說︰「你現在已經不是少年家嘛。」

老施見媽媽笑他,老羞成怒,迅速脫下自己的褲子,把雞巴露出來,媽媽一看給嚇了一跳,雞巴不但不小,而且脹得很硬。她有點不知所措時,老施就伏身把媽媽的睡褲連內褲脫了下去。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老施,不要這樣……」媽媽給老施整個人推到煮食台上。老施把她兩腿分開,媽媽的毛穴全露出來,他就把頭埋進去,用舌頭仔細地吸吮起來,舌尖很快挑進她的小穴裡,逗弄她的陰蒂。

各位看倌,老施快五十歲,我媽媽還三十幾歲(沒到四十歲呢),這麼容易被他弄上煮食台淫褻嗎?話說得明白一些,就是我媽媽是半推半就的,老施用一點點力,她就好像不能掙扎,嘴巴還說「不能這樣」,身體卻配合地退到煮食台上。

這時她給老施的舌頭舔得全身快樂細胞都活動起來,半閉起眼睛,兩手支撐著身體,「呵……呵啊啊……老施……你果然還有兩手……我相信你少年家的時候是『施暴』了……不要再喝我的雞湯……快向我施暴吧。」

老施抬起頭來,臉上的皺紋瞇起,滿意地笑了起來,說︰「陳太太,我早知道你是這麼淫蕩的,就要早點向你施暴……」就完舉把他粗大的雞巴向我媽媽濕淋淋的小穴插了進去。

「噢……啊……」媽媽全身顫抖一下,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老施的進攻,嘴巴忍不住呻吟起來,「你現在向我施暴也不遲嘛……我也不知道你老而彌堅……還能把我插成這樣……我小穴快給你幹破了……」

那煮食台剛好在老施半腰的位置,所以我媽媽坐在煮食台上就是給老施姦淫的最好位置。老施這時空出來的兩隻手把媽媽的睡衣解開,再把她的乳罩翻了下來,兩個碩大圓滑的大奶子頓挺了出來,一抖一抖的,老施不客氣地用雙手抓上去,狠狠地捏弄著,把兩個奶子搓得不知道像個甚麼形狀。

我媽媽扭著腰,嘴巴叫著︰「別插那麼深……我雞邁會破的……啊……啊啊……我的奶子也快……給你捏爆了……」

媽媽可真是淫蕩得可以,把爸爸和我們這些兒女都忘光了,以後老施如果罵我︰幹你媽的臭雞邁,或幹你娘臭婊子,我只能承認是事實。

老施到底是個快五十歲的人,媽媽這麼淫這麼騷,還說出這種淫蕩的話來,完全受不了,插了二十幾下已經棄械投降。當他抽出軟泡泡的雞巴時,白乳乳的精液從媽媽的小穴流在煮食台上。

「這麼快就完了嗎?」媽媽有點不滿地問。老施紅著臉點點頭,媽媽從煮食台上下來,說︰「不要緊,我再給你補充能量,等一下再向我施暴一次。」

說完後就跪在地上,把老施那條軟泡泡的陽具拿在手裡,像一條軟軟的小毛蟲,完全和剛才堅硬巨大不能相提並論。

媽媽把那小毛蟲放在嘴巴,細心地舔舐起來,果然脹大了一點點,於是媽媽繼續賣力地伏在他胯下吮吻他的龜頭,還連他的陰囊也舔起來,就是我爸爸她也沒那麼賣力,就是因為她的性慾給挑起來,卻遇上這個沒用的老頭。她弄了十幾分鐘,頂多那小雞巴也只是一隻比較大的毛毛蟲而已。

正當我媽媽要放棄的時候,老施突然把她的雙手反剪在背後,說︰「我老施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的,一定會幹得你高潮迭起、淫汁全出才不會打破我的招牌!」他把她按伏在煮食台上,把她兩條嫩腿支開。

媽媽不知道他要幹甚麼,突然一條硬崩崩的東西一下子插進她那水汪汪的小穴裡,使她忍不住大叫起來︰「啊……啊……不要……破了……我的小穴給脹破了……」她沒叫完,那根硬崩崩的東西已經抽插好幾下,媽媽感到小穴傳來很疼痛的感覺,雖然也有一點點快感,但卻像是給別人強姦那樣。

「老施……不要……不要向我施暴了……我不敢了……啊啊啊……」媽媽一邊喘息著一邊呻吟聲。

「我要你這臭婊子知道我的厲害!」老施瘋狂地抽插,使我媽媽上半身都倒在煮食台上。

媽媽一邊哀求著他,一邊向後看,看到底為甚麼老施會突然變成這麼粗這麼硬,一看之下才大驚︰原來老施拿起整根紅蘿蔔在抽插我媽媽的小穴!

「不行……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小穴真的給你弄裂了……」媽媽伸手推開他,可是小穴正給他插著,所以力氣很小,根本不能阻止他。

老施說︰「好,你不用紅蘿蔔就用白蘿蔔吧!」說完換成白蘿蔔,白蘿蔔更粗更大,完全想像不到媽媽的小穴竟然給老施用白蘿蔔撐大,整根插了進去,媽媽簡直給幹得七葷八素欲生欲死。

「啊……不行了……我的小穴……真的給你插破了……」這時她全身都僵直著,一股接一股的快感從小穴洞裡傳向全身,雙腿顫抖著,整個人跌倒在地,老施才施施然放下蘿蔔,回去他房裡換件衣服上班去,把我媽媽赤條條地丟在廚房的地上,還沒回復原狀的小穴仍張開著,裡面之前老施的精液都流在紅蘿蔔和白蘿蔔上面。

不知我爸爸那天中午喝青紅蘿蔔湯時有沒有感受到媽媽性器和老施精液的特殊味道?

講回我和妹妹小雯,可能是年紀比較接近,所以我們特別親密,各位看倌別誤會,親密的意思至今仍是兄妹之情而已。

妹快要參加高考,她的英語特別差,要我特地幫她補一補,我要求她一定要盡量講英語,不懂的生字要問我才行。她也挺努力,所以那天晚上叫我看爸爸媽媽造愛時,她會說「sexintercourse」或者「makelove」之類。

這天下午四點回家之後,小雯和我一起在廳桌上做功課,她突然問我︰「我還是弄不懂甚麼名詞用單數,甚麼名詞用複數,比如為甚麼一對鞋要用shoes,很多水都只能用water,還有people是複數,為甚麼不能加『s』?」

我只好慢慢地向她解釋,她很乖地點點頭,仔細地聽著我的解釋。我一邊解釋,一邊看著她可愛的俏臉,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妹妹真的很漂亮,為甚麼我一直沒察覺,長長整齊烏亮的頭髮,圓圓水靈靈的大眼睛,白白嫩嫩的皮膚……她的臉很白嫩,脖子也很白嫩……我眼睛慢慢朝下,她的襯衫扣子解開多一鈕,在家裡可能較熱較隨便,所以會開放得這麼大,我稍靠近她身邊,竟然可以看到她白白的乳房,十七歲了,乳房已經不小,她很像我媽媽,有一種令男人蝕骨的媚態。

「二哥,你在想甚麼?」小雯的話把我帶回現實,我才從思緒中醒來,有點不好意思。

她也察覺我的輕微動作,自己看一下胸前,忙用手捂著,說︰「二哥,你好壞,偷看人家的胸部。」

我一時語塞,但很快找到藉口說︰「我是要想舉個例子給你聽,有時一些名詞的單數和複數的意思不同,要小心一點。比如︰breast這個字,單數是指男人的胸膛,但複數breasts就是指女人的奶子。」

妹妹笑道︰「原來是這樣。那就說你剛才在偷看mybreasts羅!」我們兩人都笑了起來。

我突然正色地說︰「你別弄錯部位,breasts不是這裡,而是指這兩個,所以就有複數啦。」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指在她胸脯上,說不是這裡,然後慢慢向下滑,指在她乳罩上兩團嫩肉說就是指這個乳房。柔軟彈性的感覺使我有點飄飄然。

妹妹沒有拒絕我,沒有推開我,只是說︰「我現在明白了,凡是身體上有一對的東西都是複數。」

我點點頭說︰「嗯,就像breasts是複數,nipples也是複數。」

妹妹問︰「nipples?nipples是甚麼?」

我心裡怦怦地跳,說︰「我指給你看……」

各位看倌,我剛才才說自己和妹妹之間只有兄妹情,但她實在太漂亮太吸引人,我也只是個凡人,這樣的好機會怎麼會放過?我不描述過程了,只說結果是妹妹尖叫一聲︰「啊……二哥,你欺負我,你真壞!」

你們看生活在這種家庭裡是多麼有趣味啊。各位看倌,又要等下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