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玷污了朋友的女友

我有一位知心朋友,暫時叫軍,那是大學同學。我倆是同桌,平時好的不得了,天文地理無所不談,平時吃飯睡覺都在一塊,有時就擠一張床。

軍性格開朗,為人正直,是值得信賴的那種人,每次閒聊的時候就把我們班上所有的女生聊一遍,哪位女生的頭型漂亮,今天穿了什麼衣服、誰的腿修長、穿什麼顏色的胸罩,甚至什麼顏色的內褲、誰適合當情人、誰適合當老婆……總之,越聊就越色了(十八、九的小夥子也難怪這樣)。就這樣,我們在混混蕩蕩中渡過了大學四年。

那時我最小,對男女之事還不太懂,但每次聊到那種東西,我的老二都硬梆梆的,幼稚的我還以為得了什麼病,總有一絲不安,後來才知道那是男人正常的反應。

畢業後,軍進了公司,我進了事業部門,雖說在同一座城市,但繁忙的工作只能使我們偶爾見面。最近聽說軍交了女友,星期天我特地去慶賀。

到了朋友家,敲了敲門,不一會,門開了︰「老同學,快請進,快快快!麗莉,快沏茶……」我哼哈著進了屋,心想麗莉肯定是他的女友。

沒等我坐下,從裡間走出一少女,穿一身白色的連衣裙,一頭飄逸的略帶卷曲的長髮,白皙的皮膚,哇!濃眉大眼,像一潭清水清澈見底,眼窩有點陷(有點像俄羅斯人),朱唇微起,一排潔白透明的皓齒。軍上輩子積了哪門子德?竟尋得一絕色佳麗!

「快請坐,快請坐!」我看呆了,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臉蛋上。軍看我有點不好意思,趕快說︰「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麗莉……」我這才回過神來,趕忙坐下,支支吾吾︰「噢,你好!」

「你好。」麗莉微笑著說,帶著點其它的味道。軍也許看出我的驚訝之態,趕忙說︰「麗莉老家是新疆,維族。」

維族?!我的天呀!怪不的眉毛眼睛那麼特別,我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迷迷糊糊,心中一陣內熱,臉唰紅了。軍以為我乘車累了,說︰「這點路就累成這樣,以後怎樣干革命?今天咱們好好喝一杯,我去買洋酒,你先坐一會!」說著,軍轉身就出去了。

麗莉從內間出來,端著茶︰「這是我從老家帶來的奶茶,你嘗嘗!」

我急忙接過茶杯,還是熱的,可我的心早已不在茶上。我偷偷看著麗莉,不知怎的,我不敢抬頭正視她的眼睛(可能害怕她看出我的心思),目光停留在上身、胸部,隔著白色半透明的衣服隱約看到帶花邊的乳罩。我的心頭猛的一熱,心砰砰直跳,我也不知自己今天怎麼了,但我預感會發生什麼事。

我喝了一口茶,真難喝,有點燙,一股奶腥味,可當著麗莉的面不好意思吐出來,只好強忍著嚥下去。

「軍經常提起你……」

我支支吾吾敷衍著︰「嗯,嗯!」

那口茶下了肚,只覺心頭越來越熱,額頭冒汗,我越來越把持不住自己了,目光逐漸移到她的下身,雖說裡面穿有套裙,可還是隱隱越越透出粉紅色的三角內褲。

「你這麼熱,要不把襯衣脫掉吧!」說著,她舉手就扶在了我的衣膀。

「不用,不用,一會兒……就好……」我推托著,可有點結巴,猛一抬手,胳膊肘一下碰到了她的胸部,軟軟的、暖暖的,有一種彈性,麗莉渾身一顫,臉唰一下紅了,隔著衣服我都能感到她的心砰砰直跳。她倒吸了一口氣,我倆都感到自己失態,她急忙閃開了,然後衝我一笑。

這時我的老二早已崛起,支起了一個窩棚,我一口喝下滿杯熱茶,慾火直線上升,我懷疑她在茶中下了什麼春藥。我像匹撒了繩的野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顧不得那麼多了,用顫抖的雙臂一下就把麗莉攬入懷中,不知為什麼她沒有反抗(心想她一定也是個騷貨吧?),我一嘴就堵在她的朱唇上。

「慢點,慢……點……」她的聲音也有點顫抖了。

這時我的理智恢復了一點,這樣對待朋友的女友,我算什麼?朋友之妻不可欺嘛!我突然停下來,心中咒罵著自己。可麗莉這時喘著粗氣,每一口熱氣都噴在我的臉上鼻子上,那略帶淫香味的氣息和那近似渴求的眼睛,已把慾火灌注到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一浪高過一浪。

我輕輕地把麗莉放到沙發上,用手撫摩她的雙乳,她開始發出低沉的呻吟,挺有節奏感。她的乳頭已經勃起,撐起了胸罩,從衣服外面看鼓鼓的、硬硬的,我再一次吻她的熱唇、臉頰、玉頸、耳垂……麗莉渾身打著顫,兩隻手在空中亂抓著。

「哦……嗚……呵……啊……」她的節奏逐漸加快,左手向下摸,順著我的腿到了襠部,然後用力揉搓我的陰莖。雖然隔著衣服,但從未被女人摸過的我一下子竟受不了,只覺陰莖跟部肌肉不由自主抖動起來。我知道快射了,沒想到這麼快就想射,不行!這不成陽痿了嗎?!我急忙躲開她的手,這才控制住閘門。她的快感這麼強烈,我知道該進行什麼了。

我一邊吻著她的臉,一邊用左手解她的扣子,可摸了半天沒摸到,這才知道她連衣裙的扣子在後面,急忙解了三個扣子,可第四個扣子怎麼解也解不開,欲火燃燒的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隨手一扯,「叱啦」一下撕破到了腰部,露出白嫩滑溜的脊背。「哎!穿著衣服真麻煩……」我心想,匆忙之中竟來了個香蕉剝皮,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的連衣裙脫掉了,只剩下胸罩和內褲。

我把麗莉放倒在沙發上,「我要好好欣賞一下維族姑娘的風采,我好幸運,能跟一少數民族姑娘做愛……」我胡亂想著,「哎吆!壞了!軍快回來了,我得快點……」我有點緊張了,腦門又出了一層汗。

我瞅了瞅麗莉,她一點也不害怕緊張自己的男友會回來,正貪婪地等著我的愛撫、等著享受,鼻子發出「哼哼」的淫叫。我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是否繼續呢?反正都到了這時候,抓緊完事吧!

我再一次膨脹起來,陰莖像一門衝天炮,險些把我的瘦褲子頂破。我喘著粗氣,迅速把我的老二從褲子前開門引出來,哇!都憋得紫紅了!

呈現我面前的麗莉竟然驚呆了我,好一個東西方混血維納斯,帶著維族的野性,那魔鬼身材真是……麗莉頭歪在一邊,長髮也亂了,胸部快速上下起伏,鼻子上幾點晶瑩的汗珠,整個乳房漲得滿滿的,像剛蒸出的大饅頭(比漢族姑娘的大的多,我剛才還沒看出來),紅裡發褐的乳暈佔了半個乳房大,兩個堅挺的乳頭直立在上面,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抖動。哇!她的腋毛又濃、又密、又長,竟然比男的還厲害,這與白皙的腰肢形成鮮明的對比,我懷疑少數民族是不是都是像野獸一般野?

肚臍下面黑黑的是什麼?我的眼有點恍惚,定了定神。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原來她的陰毛一直長到了肚臍,都跑到了內褲外邊,這在東方女子中很少見。陰部早已濕了一大片,我一把扯下了她的乳罩和內褲,哇!她的陰毛真是稠密,蓋住了整個陰部,隱約看出中間有個發紅的亮條,那是她的陰戶了。

我的右手蓋在長滿野草的山丘上,中指開始尋覓山洞口,「好濕!好滑!」她已經流了太多的淫水,粘了我一手,我把手湊在鼻子上聞了聞,一股腥騷的味道,略帶一點臭味,這更激起了我的性慾,左手揉搓她的奶子,右手戳弄她的陰戶。

「啊……哦……好……舒服……再快點……快點!」她已經受不了,嘴裡胡亂叫喊著,腿也亂蹬起來。我看時機已到,趕快進行吧!我的右手在她陰毛之間來回竄動,手指追尋著洞口,突然摸到一個滑溜的硬疙瘩,麗莉身體猛一打顫,渾身痙攣,「麗莉,你怎麼了?」我明知故問。

「你……真壞……那……是我……珍珠……花蕊……陰核……快點……哦!我要你……不行了……要洩了……再快點……舒服……我……要死了……啊……啊……嗚……嗚……」

「媽的,還沒開始你就洩了!」我罵道。她滿頭大汗,滿臉緋紅,渾身激烈痙攣,掙扎了幾下,發出了異常恐怖的聲音︰「哇!啊!哇!啊!我……射……了!!!啊啊!」

我的右手感到她陰部一陣悸動,一股滾燙的東西湧入我手心,白白的、濃濃的,順著指縫向下流,滴到沙發上一灘!「我懷疑女人是不是也有早洩!我還沒爽夠呢?你怎麼就洩了!今天可真讓我開了眼界!」

麗莉洩後,渾身趐軟地攤倒在沙發上,我看到她眼中浸著淚花,略微發紅,嘴巴微張,像剛睡醒似的,我知道她還沉浸在剛才的快感中。「吸吸我的陰莖,好嗎?麗莉。」我說,麗莉沒有回答,慢慢地把頭移過來,張開嘴等我,我猛的兩腿一挺,整跟陰莖滑入她的櫻桃小口中。

她的口交技術實在太糟,都把我弄痛了,我告訴她如何去做,她真聰明,一說就懂,不一會竟成了一含高手,弄得我心裡癢癢的難受。

我迎合她上下左右運動,一使勁,整個肉棒挺入她的喉嚨,她的嘴唇幾乎快含到我的蛋蛋,「咳!咳!咳!」她咳杖了幾聲,差點吐出來︰「你的龜頭都到了人家的氣管裡啦!」

「對不起!」我忙道歉,她沒再說什麼,又一次把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她整個舌頭包裹著我的龜頭,吮吸著、輕咬著,我感到陣陣趐麻遍及我的全身,我感覺到高潮離我越來越近,我喊叫著。這更刺激了她的野性,嘴從龜頭滑到根部,含住我的一側蛋蛋還有一小撮陰毛,用力吮吸著,兩手捧住我的肉棒猛搓。我的龜頭上已流出了一股清流,麗莉又再吐上一口唾液幫我潤滑,那種感覺真是爽呆了,我快支撐不住了,兩眼渾濁,像近視了500度,昂著頭,臉扭曲著,任她擺佈。我一定丑極了,我不知道所有男人和女人是不是都是這樣,做愛的時候一定是最醜的時候。

這時我忽然覺得胸部有種暖意,有個軟軟的東西在吸我的乳頭,還有冷熱相間的氣流吹向我,原來麗莉已將嘴移到我的乳頭上,兩手還在搓弄我的肉棒。我有種異樣的感覺,這是我從未感覺過的,這種癢來自心底,慢慢向上移動,直到我的喉嚨,我清了清嗓子,繼續享受這種痛癢難捺的感覺。

我有點奇怪起來,男人的胸部應該沒什麼感覺的,我是不是女性化了?我又暗自慶幸能同時享受男女兩種感覺,突然想起書上說的︰人的性敏感地帶是培養出來的,男人的乳頭如果經常受刺激,跟女性一樣是敏感的。一波一波的欲浪終於把我推到了顛峰,腦子一片空白,飄飄然,像神仙一般,我真希望永遠那樣,渾身一陣顫慄,起了足有三層小米。

「用力!用力!快!快!快!……」隨著我的叫喊,肉棒一陣陣痙攣,從龜頭噴出足足十大股精液,射到麗莉的臉上、唇上、乳上、腰上、腿上,天哪!弄了她一身,這是我有生以來射得最多的一次。我攤倒在了沙發上,兩眼發澀,想睜但睜不開,身子再也不能動了,我在心裡直罵自己沒出息,一個回合就完了,真沒用!不!等休息一下我還要……

我兩眼瞇著看麗莉,只見她手還捏著我已軟了的陰莖,用舌頭添了添唇邊的精液,又吸了吸手上的,脖子一伸竟嚥了下去。

「這臭娘們真騷,竟吃我的精液……」我心裡罵著,但說不出口。

麗莉跑到衛生間拿了一包衛生紙,擦去身上殘留的精液,然後塗在了臉上。

「你……干……什麼?!」我吃力的擠出一句。

「聽說男人的精液能美容,真的!」

媽的,她懂得真不少,小淫婦!哪裡學來的臭理論?「你再美,就把全世界所有的男人都迷倒了!」

突然間我想到了我的同學,軍一定快回來了,看到我這樣他一定饒不了我,「趕快穿上衣服!」我說。

可麗莉鎮靜自若︰「我早已把門閂上了!放心吧!沒事!」

我操!這個騷,原來她早有準備,那我喝的奶茶裡一定有春藥!上了她的當。我突然有種被強姦的感覺,覺得自己被愚弄了,有點激動!她傷了我男人的自尊!好,那我今天就干死你!一股無名的力量把我拽起來,壓到她的身上。

「我倆都洩了一次,相當於打了個平手。」我自我安慰。麗莉兩頰潮紅,泛著亮光,一陣浪笑,她一定也吃了春藥。

經過兩分鐘的休息,我的老二又整裝待陣了。我把她的兩腿用力分開,哇!我終於可以清清楚楚地欣賞她的陰戶了,高高的陰阜,兩片褐色肥厚的陰唇晶瑩透亮,幾顆露珠銜在上面,遙遙欲滴;花瓣上面就是珍珠般的花蕊──陰核,粉粉的,半透明的人間仙果,透過窗戶的陽光照在上面來回晃動直耀我的眼睛;向下顏色逐漸加深,大紅、血紅、紫紅,那橢圓型的洞口就是花心了,上有一層粘粘的薄露,那是剛才流出的淫水還是處女膜?我分辨不出,還一張一合的微微蠕動;緊靠上面的像米粒大小的洞洞就是她尿尿的地方了。像蚯蚓皮樣帶滿褶皺褐色的肉囊是什麼?好像看不清,我擦了擦眼角,湊近了,原來是她的肛門,還有幾絲小毛毛,也一張一弛的,我可不喜歡雞姦。

好美的陰戶!它令我垂涎三尺,真的,我的口水都流出了。我吸了吸嘴唇,直到她的下身,把頭緊貼在陰戶上,只感一股強烈的酸騷味直刺我的鼻子,我的慾火再一次燃燒,舌頭在花瓣間來回滑動。

麗莉再一次顫抖起來,頭來回搖擺著,嘴裡喊著︰「不要,不要……我受不了……受不了了……太刺激了……太厲害了……哦……哦……啊!不……快……快一點……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