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樂學園

序章

黃昏。

偌大的都市逐漸沉入黑暗中。

屋頂一點一點染上黑墨;門前垂掛的信箱。

在我的身下,正壓著一個女人窈窕的身軀。

「啊啊…好棒、再來…」

我摟著女人纖柔的腰,就大力挺進。

另一方面我的手指也沒閑著,撫過那片芳草,它肆意地奔放在女人的密林。

「不、饒了我吧!我、我要去了…」

「嘟、嘟、嘟…」

就在她緊緊抓住我,要沖上天的一刻,呼叫器響了。

「別停!」

「寶貝,我怎麼捨得停。」

我一邊繼續衝刺,一邊偷瞄著掉落在床邊的戶B.B.Call上閃亮的數目。

「幹、查勤的。」

我吐了吐舌頭,為了快點結束而更猛力抽送起來。

衝啊!萬馬奔騰的激烈…

-數分鐘後。

解放過的男根軟綿綿地癱著,我拿起放在桌上的電話。

女人柔軟的身體靠了過來,懶洋洋的像祇小貓。

…真迷人。

我故意用腳尖去刺她渾圓的雙臀。

「你壞!」

女人頑皮地笑了笑,一轉身,拾起粉黃色的浴巾披上,走向窗前。

浴在大片落地窗 落下的夕陽裡,她彷佛也要溶入這片絢麗。

眼前新宿聳立的大樓,像是沙漠中海市蜃樓的遠古遺跡。

空氣中滿是歡愉過後的失落與倦怠。

「-這裡是JES。」

電話接通後,我報上密碼。【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另一頭又傳來熟悉的沙啞聲音。

「任務、晚上七點,磁碟片會交給由美;依照慣例、看完後馬上銷毀,OK?」

「遵命。」

我掛上電話,這類通話總是如此簡單扼要。

「是局長嗎?」

女人回過頭來,她的輪廓在夕陽中顯得特別柔美。

「是不是抓到我們在偷懶?」

我點起煙,深深吸了一口。

「晚上七點,跟超級探員由美小姐拿資料。」

女人-我的由美撫媚地笑了。

她把頭髮一撩,兩眼直勾著我。

「那麼再來吧!」

第一章 女人園

「討厭,人家不會啦!」

「好老師,你就替人家答嘛!」

全班哄堂大笑起來。

被問的人非但不站起來,還噘著嘴向我撒嬌。

可惡,這群小妖精…

一氣之下,我差點沒把手上的粉筆朝她們扔去。

就在這時候鈴聲響起…哼,算她們狗屎運。

女孩們一聽到鈴聲,就自顧自地站起來,大聲說笑,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

「起立、敬禮。」

「謝謝老師~師~師。」

像在唱平劇一樣,女孩們故意把尾音拖得老長…這分明是在取笑我。

我板著臉瞪過每一張臉,你們、你們給我記…

這、這…一個女孩的格子裙像被風吹起,不、是她自己掀起裙擺往臉上扇著…

她勻稱的雙腿閃著象牙白的光澤,像是感受到我凝視的目光,她賊賊地笑了笑。

「我裡面有穿短褲啦,色狼。」

女孩們哭得東倒西歪。

你、你們…

當我胡亂抓起桌上的課本,衝出教室時,已經是滿身大汗。

(這些女孩子真是太可怕了…)

不祇這樣,祇要我一轉過身,在黑板上寫字,就可以聽到一片竊竊私語,無非是對我的品頭論足;上課中也常爆出一些莫名的笑聲…站在講台上的我,在這參十五對銳利目光的注視下,簡直比上刀山、下油鍋還要痛苦。

這些女孩對新來的年輕男老師,真是極盡捉弄之能事。

(盡管我也是帥哥一名,但這種魅力在這群半大不小、正在發育的高參女生身上,反而成了阻力;搞不好是她們因為害羞而故作姿態呢。)

如果是男校的話,就簡單多了。

一聲「接招!」粉筆攻勢就搞定了。

可是這些春花般綻放的女孩們,她們可都是富家名門的千金大小姐,連被人大聲講過都沒有。

她們祇要嬌滴滴喊一聲「不管,人家不懂嘛!」再有威嚴的人也要軟了半截吧?

可是她們搗起蛋來,一點也不輸給男孩子。

我對女子高校的種種綺想,總算是徹底破滅了。

什麼濃密的樹蔭下,害羞的長髮美少女「純純的愛的告白。」

這些根本是騙人的。

「佐久間老師!」

當我走在走廊上,身後又傳來女孩那種輕佻的聲音。

『這些小妖怪,你們整我還整不夠嗎?』

現在要躲也躲不了,祇好硬著頭皮回過身。

短短的頭髮帶著幾分瀟灑,那張豐厚的嘴唇微微翹著,像隨時在嘟嚷著什麼,這是個很神氣的少女;她的身邊還站著另一個長髮女孩。

我的眼前一亮。

「老師,你習慣這裡了嗎?」

「說不上習慣不習慣,我也是昨天才來的。嗯,你叫什麼名字?」

「振間典子,叫我小典就好。老師,你幾歲了?」

「二十五,怎樣,為什麼問這個?」

「沒什麼,隨便問問。血型呢?」

「B型。」

「身高、體重,有沒有馬子?」

「你、你是在做身家調查嗎?」

「老師,叫我小典啦!」

我差點沒昏過去,但礙在另一個女孩的面上不好發作。

她…我早就注意到了,好像叫做鬆乃廣美。

她總是那麼靜…如瓷的白晰肌膚,兩道秀美的柳葉眉。

烏黑的長髮,總是讓窗外流 的陽光染成閃爍的粟棕色;微微一動,就像 落下無數的金沙。

她的楚楚動人一直深印在我的心上。

叫做鬆乃的女孩像感受到我的凝視,害羞地垂下眼 。

「小典,不要再為難老師了。」

一邊拉了拉典子的衣袖。

「老師,我是鬆乃,鬆乃廣美。」

雖然還是不敢看我,她的態度倒是很大方。

我不禁脫口說出「嗯、我早就查過了。」,典子馬上跟我翻臉。

「我就知道,男人就祇注意漂亮的妹妹,連老師也不例外,偏心、偏心。」

典子故意喊得很大聲。

「不是,你小聲點啊!我是看鬆乃總是一個人靜靜坐在窗邊。」

教室裡已經探出好幾個人頭,正在好奇地打量著我。

求求你,別搞砸我的差事。

「你們對每個老師都這樣嗎?」

「才怪,帥哥,這是我們對你的特殊待遇喲!」

謝天謝地,總算扭轉情勢;典子的聲音又低了下來。

「特殊待遇?」

「是啊,我們看老師年輕帥氣,才會心癢癢的。」

(就是嘛,我說像我這樣的美男子。)

鬆乃也笑嘻嘻地把手指放在唇上。

「真的,老師好可愛耶!」

被她甜甜的聲音贊美著,我簡直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鬆乃,你、你才真是可愛呢!

但願這種甜蜜永遠不變,祇有我倆人…典子很不識趣地插話進來。

「你可以想像對訓導主任佐藤『女仕』做這樣的事嗎?祇要我們稍微坐不端正,她就會用那高8度音的嗓子喊道『你們這哪像雨宮學院培養的高貴淑女哦?』,對那老處女特殊待遇?我們可沒這個興趣。」

訓導主任佐藤?…我的腦裡閃過昨天介紹過的臉孔。

沒錯,矮矮胖胖的老太婆,剪短齊耳的頭髮、戴副厚重的眼鏡。乍看下根本分不出是男是女,祇有嗓門還是那麼的尖銳有力。

「她還管得動你們嗎?」

「管是管不了,但是她簡直是塊遠古的化石,又臭又硬,誰也不想去惹她…不過有時候也有她的可愛啦!」

她對鬆乃擠擠眼。

鬆乃也會意地笑著,突然又「啊」的一聲。

「對不起,失陪一下。」

她小碎步跑過我身邊。

轉身望著鬆乃離去的身影,祇見走廊的轉角處有一個戴著眼鏡、像小男生的女孩正在等著,她把一封信交給鬆乃。

「那個單戀的傻孩子…」

典子笑著說道。

「她叫做水上早由利,一年級。每次沒事就跑到班上來找鬆乃,一天一封情書、參天一束繯瑰,簡直比人家有男朋友的還勤快。不過,她看起來總是怪怪的。」

「哦?」

原來是這麼回事。接觸不到男孩子,懷春少女祇好把滿腔愛意投注到同性的身上。我仔細觀察她們。

曲於是背對著,我無法看到鬆乃的表情;那個早由利倒是在察覺我的目光後,就狠狠地瞪了回來。

「老師,你看吧!如果你敢對鬆乃動歪腦筋的話就慘了,說不定會被她用刀捅死呢。」

「你別再說了。」

對這些捉摸不定的小女生,我現在可是小生怕怕。

祇是、祇是…那個早由利,她的臉盡管有著男孩子剛硬的線條,豐滿的胸部卻像兩粒圓鼓鼓的大球,就要撐破西裝式的制服外套、蹦跳出來。

可惜、可惜…身材不平衡的人,心理也很難平衡吧?

「這種事在女校裡常聽說。」

「什麼事?」

總不會是同性戀戀人姦殺情夫吧?

「我是說女孩子間的互相愛慕啦!」

「嗯、很多…」

典子心不在焉地答道。

「這也難怪,大家朝夕相處,難免產生特殊的感情,而且據說嘗過那種滋味的,也大有人在。不過老師,你別擔心,我還是喜歡像你這種成熟的男人。你還是處男嗎?」

這…為什麼要把我扯進去?

就在這尷尬的時刻,上課鈴響了。

「啊!上課了,這節是音樂課,我還得快點到音樂教室。那麼下次再見了!」

典子向我揮揮手、跑開了。

「唉…」

好不容易可以鬆口氣。

祇是,那個可愛的小腦袋瓜裡,為什麼淨裝著這些事?

我真是怎麼也想不通…

就在這時候,鬆乃溫柔的聲音傳來。

「老師!」

「咦?」

我轉身過去,祇見鬆乃正眨著水汪汪的大眼,對我狡黠地笑著。

「老師,典子的話你不要相信喲!她這個人秀逗秀逗的,最愛胡思亂想了。如果有任何問題就問我吧!我也是這班的班長。」

「哦,那就麻煩你了,畢竟我在這裡也是人生地不熟的。」

「老師,別客氣了。」

在落落大方的鬆乃面前,我反而像小姑娘般的渾身不自在。

「鬆乃,快點,要上課了。」

前面傳來典子的叫聲,鬆乃加快步伐,跑了起來。她淺紫色的格子裙飛揚著,露出底下纖細光滑的雙腿。

…真不錯,可以得個90分羅!

我呆呆地沉醉在眼前的美色;過了半晌才回過神,假裝咳嗽幾聲,來掩飾自己的失態。

初冬清朗的空氣,微微涼風襲來。

一到上課,整個校園都靜了下來;祇聽見偶爾傳來的朗誦聲,像小精靈們的呢喃低語。走到種滿椰子樹,綠意盎然的中庭,還可以聽到古舊的磚紅校舍裡,傳出少女們高昂清澈的歌聲。

私立雨宮學園。

位於長野近郊的山上,是一所頗富盛名的女子貴族中學。

國中、高中合計共有約一千多名學生,依照規定這些女孩們都住在一起。

很典型的天主教學園;黑色的禮拜堂,穿著灰色長袍的修女們,像一座座石膏雕像移動在茂密樹蔭下的步道上。

但是,在這一切平靜的表象下…

我想著電腦螢幕上出現的驚人真相。

這一向誇耀著嚴格管教、高升學率的百年名門女校,暗地裡卻接連發生不尋常的事件。

這幾年來,每年都有好幾個女孩子失蹤,盡管沒有對外公布…

照說做父母的沒有不管的…

祇是很奇怪的,這些父母在向警方申請協助尋找不久後,又都以「已找到女兒」為由,要求警方不得再插手此事。

可是,據警方的追蹤調查,這些女孩們一個也沒有回來。

而學校方面的態度也曖昧不明,面對警方的查詢,他們一律以「該學生已轉學」的藉口搪塞。

坦白說,像女子學園這種封閉的社群,一般警方是很難涉入;再加上學園的女孩們都還未成年,就算知道、看到什麼,也都在校方的控制下不敢多說什麼。

總之,這一連串的失蹤事件都是以不了了之收場;而新入學的女孩們也可能就這麼一去不回了。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我-佐久間裕一,帥哥加上JES的超級探員,正化身為女孩們的夢中化學老師,來拯救大家了!

所謂的JES,就是教育委員會在考慮學校的特殊狀況下,與警方合作的調查機構。當然裡面的工作人員,就得像我這樣深刻了解青少年的青澀、耍帥、叛逆…等等復雜心理的人。

唉、可憐的慘綠少年少女們…(呸呸,好像用錯成語)

不過發生在雨宮學園裡的事,好像來得更神秘詭異…

連我的前鋒、JES的佐佳木惠探員,也在進入學園一段時間後失去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