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天堂

(一)

我的數學老師,是個女的。她對我非常器重,原因就是在我們班上,不管月考、期考、臨堂測驗,總是名列前茅的。所以,她對我不比別人,經常在眾多同學面前,以我作模範,這當然引起許多同學不滿,然而羨慕之餘,也無奈我何。

她初來我們學校時,感到很不習慣,可是時間久了,她覺得這裡也不錯。她認為學校周圍環境好,具鄉村風味,假日可以遊山玩水,寫寫風景,加上山村清靜涼爽,所以反而喜歡上這裡了!她叫殷小玉,對人非常和氣,適中的配上一對美目的容貌,在這山村中,一枝獨秀的使這所有的女性,全失去了顏色。好在,她並不是孤芳自賞,以貌取人的驕傲女性。因此,大家都把她看做天使一般,尤其令人喜愛的,便是她臉上一對迷人的酒渦。

這是開學以來的第八天下午,下第三堂課的時候,她把我叫到她面前說︰「大偉,放學後你到我居所來一趟。」

「好的!」我照例祖貌地問一聲︰「殷老師,有甚麼事?」

「到時侯告訴你吧!回頭見!」她說完便離去了。我見她那奇妙的身段,心裡忽然泛起一種奇想︰她的外表多多美!她那東西一定也是很好看的!

「我這麼一想,褲子裡的東西隨即就立起來了。這怎麼可以呢,這是在外面呀!我忙收拾心神,跑到水能頭上,用涼水在頭上抹了一把,才好了一些。

當我奔到她居處時,她已站在門口迎接,老遠地便道︰「大偉!你這麼快就來啦!我真沒有想到,你真是個好孩子,不過,就是有點奇特和古怪!」

「我不知道你指甚麼而言?殷老師!請你說明白一點吧!」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一樣,你能把心事告訴我嗎?」她領我到屋裡,指著我的作業本子說道︰「這是那裡來的?我怎不知道?」

原來昨天的習題的左下角,赫然多了一個銅錢大小的長頭髮畫像,假如不是批改作業的人,是絕對發現不到的。當我看到這之後,心裡不禁有些慌亂,急忙否認道︰「殷老師!我的確不知道是甚麼時候有的,或者是別人有意搗的鬼吧!」

「這不可能是別人搗的鬼吧!你把近來的習題,和以往比較比較。」她雖然仍然溫柔地微笑著,不過,提到我的習題這一著,的確厲害,我再也沒有勇氣和她辨駁。

「這裡反正沒有外人,你儘管說。我是不會怪你的!」說完,她美好的臉上,隨即浮上一層神秘的色彩,迷人酒渦畢露。

「真的?」我的眼睛一亮︰「你不會怪我?」

「真的!我不會怪你!啊!」她忽然像小白免被人抓了一把,連說話的聲音也變得不自然起來︰「你的眼睛怎麼這樣……厲害?」

「厲害嗎?」我又向她迫視一眼︰「但這就是男性的威嚴,假如你駭怕的話,你可以馬上叫我走嘛!」

「幹嗎?我要怕你,我是你的老師呀!」她此時的表情,是驚喜,是好奇,或者是迷惑,又揉合著不解的神色。

就在這一瞬間,我向她撲了過去。

「大偉!大偉!你要幹甚麼?你怎麼了?大偉……」

「殷老師!你太美了!所以我要……」我邊說,邊摟緊她,把嘴向她唇上貼去。她拚命掙扎,用老師的威嚴來嚇唬我,但我不管,我強作鎮定地說︰「請你把你的香舌給我吻一下,別無他求。」

「不,這怎麼可以?」她也鎮定了許多,連掙扎也已經稍變,用氣喘的口吻威嚇我道︰「你難道連學業也不重視了嗎?」

「別說學業,我還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呢?」我竟不畏怯地說。

「這是甚麼話?」她不禁有些吃驚地說道︰「你為甚麼要這樣講呢?你……」

「你知道梁山伯怎麼死的嗎?」

「甚麼?你作業上的畫像,是對著我倆來的嗎?」她劈開我的問話,又驚又喜地說道︰「那你為甚麼不早對我說呢?」

「像是甚麼時候晝的,我確實不清楚。因為我腦海裡,完全被你美好的影子所佔據了。」這是胡扯的,不過我卻裝得很失望而又悲傷的懇求道︰「現在山民都沒有回來,你趕快把寶貝香舌,讓我親親吧!如果不然,我就要走了,說不定從今以後,永遠也不會再見到你了!」

「大偉,你為甚麼要講這種話呢?我不許你這樣講。」她的表情,現在又變了,變得溫和而可愛了,我知道距離已經不遠,隨又進一步地強調道︰「我所敬愛的人,我當然樂意聽她的,不過,對方對我完全沒有好惑,縱然我聽她的,還有甚麼意義呢?」我裝做更失望的樣子,打算站起來離開。為了逼真,我把身體裝得晃蕩起來。

「你不能走,大偉!我想,你一定不能走回去。」她說著,反而伸手來扶我。

「謝謝你,殷老師!你的好意,我已經心領了,現在我不能走,也得走,因為我是不能在你這兒等死了!」

「大偉!你……」她猛的把我向懷內一拉,吻!像雨點子似的,落在我的頭和脖子上,連眼淚也跟著滴落。

「殷老師!不,【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讓我叫你玉姐吧!」我也真的被感動得掉下淚來,說道︰「玉姐!你真好,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命,我要為你而生、為你而死!」

「大偉!不!偉弟,我也叫你弟弟好了!」說完,又在我臉上猛吻起來。我想機會不可失,便用雙手把她的頭扶正,使她美好的臉對著我,然後,我把嘴壓到她唇上去,再把舌尖擠到地口裡,遊行了一會,覺得她的舌頭仍在逃避。於是,我把地的身體一推道︰「好玉姐,你不要再捉弄我了。」

她沒有出聲,卻深深地注視了一會,然後嬌怩地一笑,摟住我的身體,主動地把舌頭遞過來,香舌任我盡情地吮吻。吻了一會,我又把手伸到她乳房上去撫模,由於穿著衣服的關係,撫摸不能隨心,所以我就更換搓捻。剛捻兩下,她又把我猛的一推,正色地說道︰「這一切你是跟誰學來的?」

「好玉姐!這種事情,怎麼要跟人學促?就是想學,也沒有人好意思教呀!」

「好弟弟!你真聰明,」說完,又和我吻在一起。這回的吻,可不像先前的吻了。這次是熱烈刺激的,連我扯開她的衣扣,她也不覺。手一觸到她的乳房,她像觸了電似的,渾身不由自主地顫動和搖擺起來,像是舒服,又像是趐癢,不過,她並沒有逃避的意思。因此,我的手又往下摸,她的三角褲很緊,我的手伸不進去,只好從外面摸,她的陰戶飽飽漲漲的,像饅頭似的,已經有些濕了。當我的手觸到陰戶時,她小腹收縮了一下,好似想奉迎的樣子,因此,我侵不再猶豫地把手從旁伸進褲內,在陰戶外摸了一陣。她的淫水,已不斷地流了出來,流得我一手都是。我再把手指伸進陰戶,剛剛進一半,我健感到手指像被小孩子的嘴在吃奶似的吮個不停。

「妹妹,我們到房裡去吧!」我輕聲地說,她沒有講話,也沒有表示拒絕,於是我扶者她走進臥室。此時,她已經像待宰的羔羊,由我擺佈。我迅速地脫去她的衣衫,我看到呆住了,神志像出了竅似的,再也顧不住欣賞這人間的尤物,上天為甚麼會塑造這樣美妙的陰戶,猛的撲到她身上去。

當我的手指再度探入她的飽突突的小穴時,她把雙腿夾緊又叉開了一些,像餓狗搶食似的,自動張開小洞,等待著餵食。她一面喘息地道︰「弟弟!我愛死你了。」

「愛我?從甚麼時侯開始呢?」

「從我上第一堂課的時侯!」

我受寵若驚地睜大了眼睛,稍微一楞,便猛然地一伏身,把嘴壓到她陰戶上去。

「弟弟!你要做甚麼?」她把兩腿收攏了︰「不行!髒啊!那地方髒。」

我沒理會,把她的腿再度分開,癡迷而又瘋狂地吻。她此時不知道是急了,還是好奇,一隻手像老鼠似的,在我腹部衝撞。當她觸到我的大傢伙,又猛的把手縮了回去,無限驚訝地說︰「弟弟!你,你的……」她的說話,不成語句。

「我怎麼啦?」

「你……怎麼這樣大的?」她的臉嬌羞欲滴,像小女孩羞澀無比地把頭朝我腋下直埋下去,但她不很方便,因為我的頭是在她的胯間的,不論她怎樣彎腰弓背,仍然夠不著,急得氣喘喘地說︰「我怕,弟弟,我怕呀!」

「這不過是每個男孩子都有的東西,就像你們每個女人,生來就有一個小洞似的,何必怕呢!」

「不,弟弟,我是說,你和別人的都不同,實在太大了。」她又驚又喜的又急忙說道︰「我的那麼小,怎能容它進去,如果你硬來的話,定然要把我的洞弄破的!」

「不會的,玉姐!你們女人的小肉洞,生來就是給男人插進去取樂的,沒聽到過,有一個女人的洞,被男人弄破的!」說完,我又把頭埋到她陰部去。盡量用舌頭挖掘、挑撥她的小洞,擦著她比我多一些的陰毛,她感到非常舒服,太陰唇一張一合的,像吞水的魚嘴,淫水從間縫中泌出來,黏黏滑滑的真是有趣。

我再用手把她的陰戶撥開,用牙齒輕輕地咬住她的陰蒂吸吮著,含得她渾身發抖,屁股亂擺,有趣極了。

「弟弟!我,難受極了,放過我吧!」

我聽她加此說,隨即把舌頭,伸到她穴縫內裡去,真怪,她的寶洞實在小極了,我的舌頭以能進去一點點,便無法再進。也許,舌頭的硬度不夠,或是寶貝玉洞實在太小的緣故,所以,我的舌頭,只能到此為止。我真不瞭解,一個近二十歲的姑娘,陰部為甚麼還會像七、八歲小女孩的陰戶那樣飽滿的?在我用舌頭做這些動作的時侯,弄得她的穴水源源不斷而來,逗得我恨不得馬上便把大傢伙塞進她的小肉洞裡去。然而,我為
了不願讓她受傷,只好竭力地忍耐著,看她的反應。

果然,不一會,她便開始哼叫起來,最後,終於忍熬不住地說「弟弟,我癢,難過死了,你要……你就來吧。」

「不!玉姐」我欲擒故縱,裝得無限憐惜地說︰「你的那麼小,我怕弄痛了你,因為你是我的心,我的命,我實在不忍把你弄痛!」

「不!弟弟,我實在拗不過,難受死了!好弟弟,你可憐可憐,給我止止癢吧!我實在受不住啦!」

「好!」我迅速向地身上伏下去,說道︰「但你要多忍耐一點,不然,我可能是不忍心插進去的。」

她聽了我的話,摟住我的頭,給我一陣急吻,然後雙膝一屈,把我下身支高,使我的大傢伙和她的小穴相對。我不知是心急還是怎麼搞的,大傢伙在她的小穴上,一連觸了好幾下,連門也沒找著,反而觸得她渾身亂顛地說道︰「好弟弟,你慢些好嗎?頂得我心驚肉跳的。」

她邊說,邊挺起臀部,用小手兒扶住龜頭,她的洞口淫水橫流,潤滑異常,動不動就使我的寶貝滑到底下去了。她大概覺得這樣不是辦法,隨即又把雙腿再打開些,使我的大傢伙抵緊她的洞門。我或許太急,剛一接觸,就把屁股著力的住下一沉。

「哎喲!弟弟!你要了我的命了!」她失聲叫出來,那美麗的眼上,已蓄了一泡晶瑩的淚珠,幽怨得令人愛極地說︰「我叫你輕些,你怎麼用那麼大的力氣呢!」

「我根本沒有用甚麼力,這大概是你洞太小的緣故!」我猛吻著她。她則手腳不停地把我屁股支高,頂動著自己的陰戶來迎著我的陽具。我知道她心裡是非常猴急的,所以當她不注意的時候,又猛的把臀部沉了下去。

「你這冤家,乾脆把我殺了吧!」她終於嗚嗚咽咽地抽噎起來。我心裡雖然不忍傷害她太重,然而,又不能不狠著心硬幹,因為這一難關,遲早都是要通過的。我想起在妹妹那兒所得到的經驗,以及母親指導的技巧,我是不能畏縮的。同時,我自己這時,也急得要命,更加覺得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與其叫她忍著皮肉分割的痛苦,倒不如給她一個措手不及,也好省一點情神,做偷快的活動。再說,剛才那兩次猛烈衝刺,只不過插進去半個龜頭,時間也不允許我作過長的拖延,萬一山民們回來,那可不是玩的。

時間太寶貴了,我加緊活動,一面猛力地吻她、咬她,她在我上咬、下衝之下,顧此失彼,不一會兒,我那八寸多長的傢伙竟然全部進去了,這使我感到非常意外,不由的高興笑了。

開封之後,我不再抽插,只把粗硬的大陽具靜靜地停留在她的肉洞裡。她的小洞不僅異常小巧、緊湊,我覺得她的洞裡,像有拉力堅強的鬆緊帶一樣,緊緊地箍住我的大傢伙,吸呀、吮呀,弄得我像有些不對勁,快感的程度越來越增高,比起母親那種孩子吮奶的力式,尤為高明多了。

在我稍一停止的一煞那,她深深地吁了一口氣,脫白的臉色,不一會兒便恢復那種紅潤動人的色彩了。我把她抱住狂吻,吻得她睜開了眼睛,深深地注視了我一會,這才猛的把我一摟,說道︰「弟弟!你這可愛的小冤家,差點沒把人弄死了!」

只可惜我此時,沒有另外多生一張嘴來回答她,因為我這時的嘴巴,工作太忙,忙得連呼吸的時間也沒有,所以我只好以動作,給她滿意的答覆。

她似乎仍覺得不夠滿足,和不能對我更表示愛意,所以又進一步地要求,她望住我說道︰「弟弟,我要叫你親丈夫,我的身體已經是你的了,一切都是你的了,你也叫我一聲,應該叫的吧!」

我說道︰「玉姐,我的愛妻!你是我的愛妻!你要怎樣,就怎樣吧!我一切都聽你的,親愛的!」

我們緊緊地摟住,會心地笑了起來,玉姐也由於我的接吻和愛撫,漸慚地活動起來了,她像魚求食一樣,想吃,又怕把嘴鉤痛了,不吃,又捨不得離去。

「弟弟!我的愛人。你是我的小愛人,我要你先慢慢地動一動。」

「你要我動甚麼?」我有意逗她道︰「甚麼慢慢的?」

「就是這裡!」也沒見她人動作,但我已感到我的大傢伙被吸了幾下。

「媽呀!」我幾呼要被她吸得發狂了。我之所以捨不得把這美味可口的食物一下吞食掉,因此,我竟耍賴地逗她道︰「好姐姐,還是請你告訴我吧!」

「好弟弟!別盡在逗我吧!我要你慢慢地抽,慢慢地插。」

「抽插甚麼?你不講明,我哪裡知道!」

「哎!抽插我那洞洞嘛!」她大概忍熬不住了!嬌羞萬分地說。

「那我們現在在幹甚麼?你如果不乾跪回答我,我要把它抽出來了!」我有意逗著她。還沒有把話講完,就慢慢地要把傢伙往外抽。

「不!不!你不能這樣。」她一張雙臂,死命地按住我上抬的屁股,愁眉苦臉地哀求道︰「弟弟,親老公!我說,我說就是了!我們在做愛!」

「哪個的洞在挨插呢?」

「我的洞在讓你插嘛!」

「你這小洞,剛才還在怕痛,為甚麼這一會就騷起來啦?」

「是的!現在不怎麼痛了,反而怪癢的!好弟弟!親丈夫,我現在酸癢的難過死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好!把小腿張開些,等著挨插吧!」我說著,就輕抽慢送起來,還說道︰「不過你的洞是活的,我要你等會給我的大傢伙夾夾!」

我像偉丈夫似的,有意停下來,要她試試,她聽話地照著做了。

「對了,就是這樣!」真怪,她的小洞好像越來越狹小了,並且抽搐越利害,越收縮越緊湊,當我抽插時,一下下都刮在龜頭上,有種極度酸麻,快感的意識在增高,而她呢,我覺得還沒用力抽送幾下,就像得到高度的快感般,嘴裡已經發出夢囈一般的哼聲︰「啊!我早知這樣,我早就要和你做了!我快要升天了!我樂死了!弟弟你把我抱緊些,不然,我要飛了。」

「不行,抱緊了,我就不方便狠插你的小肉洞了!」我急急地說。忽然,我聞到一種強烈的香氣。這種香氣,對我好好熟悉,但也有些陌生的,熟悉的是以前是我在母親那兒聞過的,陌生的,就是有著更濃烈的玫瑰花香。

「玉姐!你聞到嗎?這是甚麼香氣,這香氣,從哪裡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