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軌

我,34歲、住南部、已婚、160公分、52公斤,32D/ 25/ 34,在一私人機構任會計。我的老公他36歲,就職某國營事業員工,他也是該事業工會幹部。我的婆婆,63歲,都在家中,閑來無事常約好友數人旅遊,所以每月也有十數日不在家中。我們一家三人住在一三樓透天厝,一樓是車庫,客廳、廚房、浴廁、臥室等都再二樓及三樓。

我老公有一個相交多年的好友他叫明,在某高中擔任體育老師,172公分,大該是70公斤,有點肌肉……長的不算是帥,但是蠻有個性的,談吐還算幽默,聽說在學校裏也是不少小女生暗戀的對象。

明和老公高中就認識了,又是住我公家附近,所以他跟我公一家人都熟識,也常往我公家跑,其實我跟我公一家人也沒把他當外人。

這一天,我公代表工會北上開會,隔日回來。我婆婆跟好友一起到中部山區旅遊,兩天後回來。所以,今天就我一人在家了。

由於上班都需穿窄裙襯衫褲襪,冬天還好,南部的夏天天氣炎熱,穿著褲襪,裙內悶著一整天有的濕黏,一到家我就先洗了個澡,換了件細肩帶無袖小可愛、短熱褲。

正準備我自個兒晚餐的時候,聽到有人按門鈴。

到樓下開門,原來是明。他剛由學校回來,穿了短褲跟背心就來了,舉止間可以窺視到他壯碩的胸肌跟翹翹的屁股。

我帶他到二樓客廳坐。一坐下他就問我公下班了嗎?其實他應該知道我公這時候下班還不是到家的時間。

我回他:我公今天不會回來,到臺北開會去了,明天回來。

他說:那真不巧,想說買了幾件絲質的三角褲,我自己穿了還蠻舒服的,你老公不也穿三角褲嗎!想讓你老公挑幾件。

我心想:公的三角褲真的是舊了點,本想幫他買幾件的,一直忙都忘了。

正想著有點出神的時候,明叫我了。

內急廁所借一下。

還沒等我回他的時候他就急忙走到浴室去了。我家二樓是全套的衛浴,三樓的才是單獨的廁所,所以平時有訪客,我跟我公都帶客人到三樓的廁所。

我心想,明是真的內急喔,不然怎不到三樓的廁所去呢?

有一下子了,明出來了。

他坐下來,我給他到了飲料。

我方坐下,明開口了:嫂子的身材真是不錯,你老公真是幸福呢!

我說:小真的身材也不錯啊!很豐滿呢!

小真是明的老婆,158公分、55公斤、34C、26、36,在醫院當護士。

明說:小真有點胖,胸部又有點下垂,那像嫂子你的身材好呢!

我聽了心底真是偷偷的小驕傲呢!其實之前我跟公和明東及小真到寶來洗溫泉,早已看過小真穿泳裝的樣子,怎會不知道小真的身材呢!

明又接著說:你不知道,都跟她說了,買內衣不能隨便買,都把胸部穿變形了吧!

我說:明,小真也是替你省啊,不想買那麼貴的內衣嗎?你還怪她!

明說:我跟她說過,買好一點的,穿的也久一點,又可防止胸部下垂。嫂子,妳的胸部就很堅挺。

我說:明,別那麼不正經,都幾歲的人了。其實被人稱贊,心裏還是很高興的。

明說:嫂子,妳的內衣很貴吧?你老公真好,真舍的讓你花錢呢?

我心想,我一直以來都是穿CK的,我喜歡這個牌子的內衣多數是薄紗的,穿起來胸形很美,價錢當然不便宜。

我說:明,妳搞錯了,我公哪會願意讓我買那麼貴的內衣,都是我自己的薪水買的。

明說:喔!你說的CK我沒聽過有出內衣。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說:有啊!CK出了多東西啊,服飾、手錶都有啊!

明說:喔!在浴室中看到的就是CK的啊!

我心想,糟糕!剛洗完澡,衣服還沒洗,所以都還在洗衣蔞裏,他剛上廁所的時候一定看到了,而且我今天上班還是穿著CK的丁字褲,現在感覺像是被偷窺了一樣?

這時心跳有點快、呼吸有點急促,想必臉上也有點泛紅吧!

我有點生氣、急忙站起來說:明,你怎偷看我的內衣啊!你很過分喔!

我這時語氣有點急,其實是有點緊張跟不安。

明即忙著也站起來解釋說:嫂子,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看了妳的內衣褲,又想到小真的內衣褲,覺得妳的式樣跟小真的有很大的不同,一時好奇所以我拿起來看個詳細,你不要生氣啦!

這時我看到他的反應覺得有點好笑,便一股腦的往後就坐在沙發上、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明看到我笑,他才放心的坐下跟著說:嫂子,我以為你生氣了,嚇死我了。

明坐下的那一瞬間,探看到東他短褲的縫隙間,他三角褲股股的重要部位。

有點出神了。

明說:嫂子,別怪我不正經,你內衣真的美,穿起來很襯妳的身材,小真穿起來可能也沒你那麼好看。

被他一誇,真是快飛上天了。

明又說:嫂子,你剛站著的時候,我偷瞄了一下,屁股很翹,是穿丁字褲嗎?

我說:對啊!穿丁字褲的時候,臀型會比較美,我上班穿窄裙又不會露出內褲的邊痕。明,小真上班穿護士服,應該讓她穿丁字褲,臀型也會很美的喔!

明說:對啊,她生日快到了,該買一套好一點內衣褲給他驚喜一下,反正她也舍不的買,乾脆我買來給她當生日禮物,她一定很開心的。

不過、嫂子,我一個男人,對這個不太懂,你可以教我嗎!

我聽了,有點不知所云,不知怎麼接下去。

呆了一會,我說:怎麼教呢!

見明急忙的走向浴室,我來不及阻止他,他就拿了我剛換下來的內衣褲出來,在我面前攤開說:你現在跟我說,要怎麼挑適合小真的內衣。

我還沒開口,明說話了:嫂子,你換下來的內衣還有淡淡的體香呢!這時待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早已拿起內褲放在鼻尖聞了,說:哇!嫂子,好濃郁的體味呢!

聽了我才想到今天中午在公司休息的時候,看公司的電視,不慎轉到A片臺,那時看了,我的小穴分泌了不少的淫水。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呼吸更急促、心跳也更快了,腦海中浮起了今天中午在公司休息室中看到的A片臺播放的情節。

不自覺的,感覺到室內的溫度變熱了,看到眼前的景象,一個老公以外的男人拿這自己的內衣褲猛聞,還一邊讚賞自己的身材,小穴那也傳來不一樣的感覺,也感覺到小穴不爭氣的流出一點點的淫液,那種感覺就好象每次月事剛過後,總會很渴望著老公的肉棒狂插我的小穴,但又感受不到小穴裏飽滿的空虛感一樣。

當我很渴望著可以做愛的時候,眼前這個充滿肌肉渾身健美的男人,他的肉棒不知道是否是充血冒著青筋的挺立著,龜頭上的馬眼不知道是不是流著晶瑩剔透的淫液,昂首自信的,就希望可以跟他發生著什麼,但是道德的理智,又把我拉回到現實,一遍遍的提醒我,不可以做對不起老公的事。

就在這樣矛盾心情的糾纏下,我都不知道跟明說了些什麼,只知道在那段難熬的時間裏,我不斷的偷瞄他股股的褲襠,期望可以一眼看穿他的短褲,看到那爆著青筋的肉棒。

終於,明說他要回家了。一種解脫又失落的感覺浮現了。

跟他道goodby之後,讓他自己走下樓去了。

確定他走了後,我攤在沙發上,一遍遍的回想剛剛發生的情節,想著剛看到明短褲內股股的三角褲,我伸手拉開熱褲的拉煉,手伸進熱褲裏,慢慢的撫摸被淫水浸濕的陰蒂,撫摸著被淫水潤滑著滑的不能在滑的小穴。慢慢的,我揉著陰蒂,感覺她充血而挺立了,另一手指慢慢的滑進滿是淫水的小穴中,緩緩的進出,由淺而深,我不自覺的低聲淫叫著,臀部有規律的往上挺,希望在小穴中的是粗大可以充滿淫穴的肉棒………就在我陶醉在自慰不自覺的淫欲中,聽到一樓往二樓的樓梯出現腳步聲,我急忙的抽出浸在滿是淫水小穴中的手指,胡亂的整理了身上的衣褲對著樓梯看到底是誰。

是我,明喊著。

什麼事又回來了,我應著他的回話。

明上到二樓後,手上拿著幾件男生的三角褲坐下。

明說:剛到家後才發現忘了拿三角褲給你挑,反正你老公不在,你就幫他挑,這幾件質料都不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