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姦情

前言

當君津裡亞站在講台上,教室裡就突然靜下來。

裡亞到英智學院高等部就任四個月以來,這只在每一個教室都出現的情景,並非特別限於二年A班,理由是裡亞太美的關係。

在這個教室裡,說流暢英語的裡亞的視線,特別注意到坐在窗邊肌膚雪白的美少年矢田智明。學生們都專心看書本,幾乎沒有人發覺這種情形。除智明與另一個少女。

智明自從裡亞第一次到班上來上課,就對她美麗的眼色感到有特別的東西。溫柔的色澤,但不僅是溫柔。

希望知道在那溫柔的背後是什麼‥‥智明的視線偶而離開書本悄悄看裡亞。不知為何,每一次都和裡亞的視線相遇。智明會覺得心跳加快,幾乎呼吸都感到困難。

裡亞的課結束時,男生們會引起一陣騷動。不是從上課的束縛受到解放的喜悅,而是必須與所謂君津裡亞的美的象徵必須要分離,這種失望感情的表現。

在女生之間裡亞也是非常受歡迎。每一個人對她的美和優雅的態度以及現代感懷有憧憬之情。

在這種情形下,惟有籐波梨加不同,因為梨加對裡亞產生嫉妒的關係。梨加最近發覺裡亞的視線經常在看智明。就因為她對智明懷著淡淡的戀情,所以才會發現裡亞不是用普通的眼神看智明。

在想這是為什麼之前,馬上就嫉妒裡亞老師,可以說梨加也是正在為初戀作夢的平凡的十六歲少女。

第一章 女教師挑撥的構圖

星期六下課後,智明在圖書室複習英文法。眼睛是看書本,但腦海裡疊滿君津裡亞的人影。

有那樣的姊姊該多好。

獨生子的智明從小就對自己沒有姊妹感到不滿。到小學的高年級時更覺得如果有姊姊該有多麼好。

住在附近的同學的姊姊,對智明也像親姊姊一樣對待,使他高興得不知不覺轉變成淡淡的初戀般的感情。可是因為他的父親調職搬走,智明的初戀就像朝陽前的露水很快就消失。

曾經也是獨生子的母親美裡,能理解智明的寂寞,所以對智明是溫柔體貼的母親。可是智明對那樣的體貼甚至於感到厭煩,因為母親究竟是母親,距離姊姊的地位相去很遠。

智明的思春期雖然不能說黯淡,但也算是很老實的少年。就在這時候在他面前出現完全像他心中理想的姊姊的女性,那就是君津裡亞。智明的心非常動搖。對十七歲的智明而言,裡亞的年齡和他相差太大,也因為如此,憧憬的感情也越濃厚。

發覺裡亞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其他同學不同,那是裡亞來第一次上課的時候。從此以後,智明每次都在自己的心裡和裡亞對話。

今天的裡亞老師非常漂亮‥‥‥

用這樣的眼光看時,就覺得裡亞的眼色也特別生動地看他。

老師,好像很傷心的樣子‥‥‥

用這樣的眼光看站在講台上的裡亞時,她的眼睛好像回答說。

是啊,我有很多傷心的事‥‥‥

智明放下英文課本,用手托下顎看著圖書室白色的天花板。在那裡出現裡亞的人影。

今天,老師的肌膚好像特別有美麗的光澤‥‥‥

在心裡幻想裡亞的裸體時,就好像條件反射一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年輕的陰莖立刻猛烈勃起,這樣隨之而來的疼痛感,反而使他覺得舒服。

智明站起來準備去廁所,知道這樣勃起以後不能很快恢復平靜,想用自己的手解決。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手放在他的肩上。

「真了不起星期六下學後還在這裡用功。」

聽到裡亞老師溫柔的聲音。從站在背後裡亞身上傳來令人陶醉的芳香。智明開始緊張。

「剛才我看到你進入圖書室。原來以為你已經走了。我們一起走好不好?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我們一起走吧。」

智明當然願意。眼睛被裡亞的細腰和下面豐滿的屁股吸引,就這樣走出圖書室。

外面已經進入初夏的季節。

「不知道她有什麼事‥‥‥?」

走出校門,在學校牆邊的有行道樹的人行道上走時,智明仍舊很緊張。

「今天是我二十六歲的生日。」

走在前面的裡亞突然回頭。一直茫然望著裡亞的智明臉色變紅。

「恭喜老師‥‥‥生日快樂。」

智明不滿意自己說話結結巴巴的樣子。

「對女人來說,二十六歲是很微妙的年齡。」

受到裡亞俏皮笑容的影響,智明也露出笑容。

「我看起來像那個年齡嗎?」

在只有綠葉的櫻樹前,裡亞像模特兒一樣把手叉在腰上擺出 麗的姿勢。突出的胸部壓倒智明。

「看起來年輕嗎?還是顯得很老?」

「看‥‥看起來年輕‥‥很年輕。」

說話的聲音顫抖自己都覺得難為情。

「真的嘛?我能像你的姊姊嗎?」

是,是最理想的姊姊‥‥‥

智明恨不得大聲這樣說,實際上他只能點點頭。

「你要不要先回家,然後再出來。今天要在我的房間舉行生日派對,你和家裡的人說好六點鐘左右來吧。」

意想不到的邀請,智明感到異常興奮。

「是。」

然後就說不出話來。心裡想應該說話但找不到適當的話。

「那麼,你是答應了。」

裡亞看著智明的臉,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你的家是在南麻布吧。」

「是.老師為什麼知道呢?」

智明因為裡亞知道自己的地址感到非常高興,說話的口吻也好像對同學說話的樣子。

「我偶然看到你的資料,距離我的公寓並不遠。」

「老師的家在哪裡呢?」

「白金台,同樣是在港區,而且坐車十分鐘就到了。」

裡亞從皮包拿出筆記本,畫簡單的圖,仔細地寫上地址和電話號碼。

「這樣你就會找到了,千萬不要弄丟。」

從筆記本撕下來交給智明時碰到手指。

啊,那是多麼雪白細嫩的手指‥‥‥‥

智明的心裡一陣騷動。

「那麼我送你回家。」

「什麼?老師有車嗎?」

「嗯。我叔叔是這棟大樓的老闆。」

裡亞看著面前大廈露出微笑。

「免費借給我使用地下的停車場。靠學校給我的薪水是沒有辦法租到的。」

走進大廈時,守衛的中年男人很客氣地寒暄,看到裡亞也很客氣地道謝的樣子,智明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感到舒暢。

汽車是很保守的暗綠色,但是流線型,知道那是積架XJ時,智明覺得看到裡亞另外的一面。

「原來老師開這樣漂亮的車。」

「你要替老師保密,因為其他老師都很保守。」

智明坐在助手席上看著前面的擋風玻璃上用力點頭。

從赤板到南麻布,極短的時間就到了。智明恨不得就這樣繼續開車兜風。

「六點鐘,我等你來。」

在自己的家門前下車看著裡亞的汽車離去,產生很複雜的心情。

不知道還有什麼人受邀請參加生日派對‥‥‥

不知為什麼過去很少說話的裡亞,突然這樣親切地托近,高興之餘智明也產生疑問。

打開門時,母親正在玄關的架子上插新的花。和過去的有不同的芳香。

「你回來啦,今天這麼晚,媽媽還沒有吃午飯呢。」

「是等我嗎?」

「你每次晚回來時都打電話的,今天為什麼沒有呢?」

「對不起。」

智明並沒有說出在圖書室用功的事。

那不是用功,只是在想心事,想裡亞老師的事‥‥‥

吃飯時和往常一樣只有母親說話智明是聽眾。

在附近的公寓有很準的算命師。土生土長的鄰長今年賣了土地搬到郊外了。還有收垃圾的車撞倒老人‥‥等。到最後才說重要的事。

「爸爸在下下周的星期三到星期六之間會回來。」

父親茂昌是在一家貿易商擔任機幌分公司的經理,一個人去工作。因為和智明升高中的時期碰在一起,不得不留下妻子一個人去。他剛滿四十歲,在公司裡也被視為將來的總經理。根據往例大概要去三年。

每月舉行一次總公司的會議時,會回來東京。每半年有一次休假。

難怪媽媽很有精神‥‥‥

智明吃飯時偷看媽媽的表情。

智明偷看到父母 密行為,正好是約一年前,茂昌出發去北海道的前夜,智明半夜醒來覺得口渴就去廚房。就是那次偶然看到父母在浴室裡擁抱。

看到大人性交的兇猛感到驚訝,同時看到平日穩重體貼的母親像妓女一樣的情形,心裡也產生動搖。可以說就在這個時候,智明的思春期開花了。

在這以前已經學會手淫,每次心裡幻想的對象就是母親。在心裡想著擁抱赤裸的母親,用手揉搓勃起的陰莖。

可是最近,手淫的對象從母親逐漸變成裡亞。可是對母親因為看過實際性交的情形,心裡想著母親的手淫有強烈快感,以裡亞作手淫對像時就好像缺少什麼東西。

當母親說話告一段落時,智明就不知道該不該把去裡亞老師家裡的事說出來。結果只說要去找同學,然後立刻把話題轉到父親回來以後的計畫。

說到父親,媽媽就有精神啦‥‥‥

智明一面回應母親不斷說的話,一面想起自從在浴室看到父母性交幾次偷看到後的情形。

父母的臥室是在一樓邊間,是西式的房間。窗戶有雙層窗 。知道父親從北海道回來時,智明就在窗 的滑車上動手腳,使窗 不能完全閉合,會留下一公分左右的縫隙。

毋然說是雙層,但有一邊是蕾絲,透過蕾絲的網目看到父母的房間,性交時台燈就會變成粉紅色。智明認為那是他們性交的信號。確實在父親去北海道以後,粉紅色的燈罩就變成米黃色。

「媽媽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如果這樣說不知道媽媽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

「媽媽,很想性交吧?」

如果這樣問‥‥‥智明覺得身體突然熱起來。

「你怎麼啦?發燒嗎?」

母親露出疑惑的表情把手放在智明的額頭上,那是涼涼的很舒服的手。

「媽媽的手涼涼的真舒服。」

智明一面說一面看媽媽的表情,同時想起全身赤裸地騎在父親的身上,不但發出淫聲浪語的媽媽淫蕩的姿態。

智明把自己的手壓在媽媽的手上,媽媽就好像這是一種義務,一直放在額頭上等待智明的手離開為止。

智明回到二樓的房間,就從裡面上鎖。下半身已經火熱勃起。

拿起衛生紙在手裡輕輕在陰莖上揉搓幾次時,很快就噴射出精液,積存在裡面像膿一樣火熱的感覺消失。

就在這時候聽到敲門的聲音。

「我要洗衣服,把內衣拿出來吧。」

房門發出搖動的聲音。

「為什麼要鎖房門呢?你睡了嗎?」

智明迅速把衛生紙塞到床下,把放在書桌上的運動大毛巾圍在身上開門。

「你這種樣子想做什麼呢?」

母親看到丟在地下的內褲撿起來。

「我正在換內衣。」

「好吧‥‥‥背心也一起換,快脫下來吧。」

看到智明慢吞吞的樣子,母親過來抓住圓領背心的下 就向上拉。從頭頂脫下去時,母親的臉就在面前,聞到很香的味道。

智明像接吻一樣的把臉靠過去,然後作出小狗一樣聞的動作。

「媽媽‥‥‥好香。」

母親好像難為情地露出微笑。用手指在智明的鼻尖上彈一下走出房間。

智明在五點半鐘離開家。對母親說九點左右會回來。但在心裡想希望能晚一點回來。

既然是生日,應該送禮。走到商店街買蘭花。一千元的開支雖然心痛,但為裡亞老師還是捨得花的。

攔一輛計程車不到七、八分鐘就到達那一棟公寓。

「住在這裡的一定都是有錢人吧。」

計程車司機歎一口氣望著公寓的大門。

確實智明也對那種豪華感到壓迫感。

裡亞的房間是在最高層。推開玄關的門時,智明原以為能看到很多鞋,這樣的推測完全落空。只有一雙白天穿的低跟的高跟鞋。

出來迎接的裡亞老師,穿著色彩鮮艷有花紋的洋裝,頭上有相同顏色的頭巾,年輕和美,使智明不由得瞪大眼睛。

房間裡除了裡亞老師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

難道被邀請來的只有我一個人?

「我一個人慶祝太寂寞所以想請你來的。」

聽到這樣的回答智明真想大吼一聲。

餐桌上排列幾瓶葡萄酒,以及和西餐混合的菜餚。

「我一個人喝酒可以嗎?」

兩個人在餐桌面對面地坐下時裡亞好像很高興地說。微微擺頭的樣子,就像外國電影看到的女明星非常優雅可愛。

「我是能喝葡萄酒的。」

智明很興奮地說。

「我可不管。」

不是責備的表情,裡亞好像想了一下,輕輕對智明瞪一眼,拿酒杯放在他面前,在酒杯裡倒葡萄酒。

「你說,為什麼乾杯好呢?」

「當然是為老師的生日。」

剎那間在裡亞的臉上出現複雜的表情。智明並沒有發現繼續說:

「老師,生日快樂。」

「謝謝。」

輕輕碰杯的聲音使智明的心更興奮。

兩個人的談話始終沒有中斷愉快地吃喝。

「記得你是獨生子。」

不到三十分鐘兩個人的臉都微紅,裡亞看智明的酒杯空了又給他倒葡萄酒。

「爸爸媽媽很疼愛你吧?」

智明本來想肯定,但又故意反過來說:

「不是那樣。」

在裡亞的臉上露出不相信的微笑。

「老師的家人呢?」

「我也是一個人。」

「哦,原來如此。」

「本來是有弟弟的。如果活著應該二十一歲了。」

「那麼是‥‥」

想問是不是死了但覺得很殘忍說不出來。

「我那個弟弟很像你,和你差不多的年齡時因車禍死了。就在今天的同一天‥‥」

「‥‥‥」

「所以我的生日也是弟弟的忌日。哦,對不起,說一些傷感情的話。」

「不,我不應該問這種事的。」

「我們還是快活一點吧。」

裡亞說完就重新拿來白蘭地,倒在酒杯裡喝一口。大概本來就不善喝酒立刻哽住。

智明到裡亞身後替她撫摸後背。

手指很明確地感覺出洋裝下乳罩的掛鉤,心裡感到慌亂。如果裡亞肯答應,希望就這樣慢慢撫摸下去。後背柔軟的肉的感觸,使少年產生慾望的衝動。

「不要緊了,謝謝你。」

「老師,還是不要喝酒了吧。」

智明這樣說完立刻感到後悔。怕她答應,那樣就會結束兩個人愉快的宴會。

「我是不太能喝酒,但喜歡這種氣氛。」

「我陪老師,但只能喝葡萄酒。」

「如果讓你的家人知道了,會變成我的責任問題。」

「我不在乎,我也可以住在這裡。」

智明說完,對自己說的話感到驚奇。

「真的嗎?能住下來嗎?」

「嗯。我過去在同學家裡住過的。」

「我是朋友嗎?」

「今晚是‥‥‥」

「應該打電話吧。會被媽媽發覺吧。」

「我會騙她的。」

「我該怎麼辦‥‥‥不想教一個學生壞事的老師,可是又很想和你繼續聊天‥‥‥」

裡亞在智明身上看到死去的弟弟。他和弟弟高廣一模一樣。第一次到二年A班上課時看到智明當時就受到很大衝擊。

認為很像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一直想找他談話,終於在圖書室裡實現。選擇這一天的理由,自己的生日當藉口,實際是因為弟弟的忌日。

「就算我自己的判斷做的事吧。」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老師沒有和我商量任何事情,我自己找一個理由打電話回家的。」

「真是壞孩子。」

「能和老師在一起,我能做最壞的孩子。」

葡萄酒裡的酒精很顯然地使智明的舌頭更靈巧。

智明拿起桌上的無線電話。按下家裡的電話號碼。響起兩次電話鈴聲,立刻出現錄音機的聲音。

「奇怪?」

聽到智明的聲音,裡亞在旁邊露出疑惑的眼神。

「是錄音機,媽媽一定是在洗澡這樣正好。」

智明用手壓在送話口上看著裡美笑,然後恢復認真的表情對著送話口說:

「是我‥‥今晚要住在同學家裡,因為要用功到很晚。再見。」

說到這裡智明就立刻掛斷電話,露出俏皮的眼神對裡亞說。

「不知道是哪裡的同學,沒有辦法找我的。」

「你真是壞孩子。」

裡亞雖然這麼說但露出很高興的表情。

「好像能比平時多喝一點了。」

裡亞以優雅的姿態更換翹起的腿,拿起白蘭地酒杯。智明覺得她的紅唇很美。

「你去過迪斯可嗎?」

「沒有,我的旋律感太壞了。」

「看起來不像那樣‥‥我覺得你跳舞一定很好看。」

「老師呢?」

「在美國留學的時候‥‥‥」

裡亞說到這裡做出看遠處的眼神,然後視線又立刻回到智明的臉上。

「在美國時有愛人常一起去跳舞。我的青春時代‥‥‥你是現在才開始。」

「老師,那個愛人怎麼樣了呢?」

「我的青春已經結束了。」

這句話完全表達出和愛人的分手。

「老師也是從現在開始的。」

智明的心裡真的這麼想。

「老師很美,又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而且也年輕。」

「可是只是這樣是不行的。因為我已經失去支撐我的兩樣東西。」

「兩樣?」

「愛人和弟弟‥‥‥」

「我做老師的弟弟吧‥‥」

看到裡亞寂寞表情順口說出來的話,但也是智明的真心話。而且,可以的話也做愛人‥‥‥

「謝謝你,我很高興。」

裡亞伸出手握住智明的手。

「你的手很溫暖。」

裡亞把智明的輕輕放在臉頰上。

智明在心裡產生莫名其妙的感動,凝視這舉動。

老師邀請我來是我像她弟弟的關係嗎?

當然沒有感到不滿。如果因此能更親密就好了。

「我要做老師的弟弟。」

智明單方面地宣佈。

「嗯‥‥‥」

裡亞的小手指勾在智明的小手指上。

「你答應了。」

「我答應了。」

「我們該休息了吧。」

「我還不想睡。」

「可是我困了。」

裡亞知道自己的月經快要到了。因為每次都這樣。

「智明,你先洗澡吧。」

「還是請老師先洗。」

「男人在前,弟弟從來不會反對我的話。」

「是。」

智明覺得真的像她的弟弟一樣感到很高興。

有淺藍色瓷磚的浴室相當寬大。智明感受到很舒暢的疲倦。從浴室裡出來時已經醉得身體不能照自己的意思行動。腳底下搖擺,抬頭看天花板時緩慢在旋轉。

還是很勉強地穿上衣服走出浴室回到餐廳,裡亞趴在餐桌上睡覺。

「老師。」

裡亞立刻醒過來。

「哦,對不起‥‥‥你是在走廊右側的日式房間睡覺。棉被已經 好了,也有睡衣,不過是女人用的。」

「老師不要洗澡嗎?」

「我這就去洗,你先睡吧。」

智明走進八席的房間,好像沒有人用過的地方,棉被也是新的,一面換上睡衣一面想這是老師經常穿的。

想到這裡身體就感到熱起來。躺在被上四肢伸開成大字形,這樣使火熱的身體散熱時產生睡意。大概是沒有蓋被的關係,不久後突然醒過來,覺得睡的時間很短。想鑽進被窩裡時好像聽到浴室那邊有什麼東西倒下的聲音,然後是寂靜。

智明起來覺得不放心向浴室走去。

裡亞身上披一條浴巾靠在牆上坐。

「是老師倒了嗎?」

急忙跑過去。沒有看到外傷。有浴巾蓋的胸部,隨著呼吸緩慢起伏。

「老師‥‥‥」

輕輕呼叫但沒有回答。只聽到有規則地輕微的鼾聲。

至少放心了。想再叫一聲時,剎那間在心裡有另外一個智明在悄悄說。

就這樣丟下不是很好嗎?

聽到另外一個智明的聲音。

你在想什麼,太不應該‥‥‥

智明從心裡趕走那樣的念頭,拿出所有的力量抱起裡亞。在胸前的浴巾分開,露出一半赤裸的乳房。智明覺得自己的血液在沸騰。

真的睡了嗎?

走進臥室後,智明故意拋在床上一樣放下裡亞。

「唔‥‥」

裡亞的頭搖動兩、三次,立刻把身體像幼兒一樣仰臥發出有節奏的鼾聲。

浴巾的前面分開更大,大部份的乳房都露出來。

在智明的腦海裡好像有幾百個鐘一起響,血液在血管中像洪流一樣形成漩渦,身體裡像著火一樣熱起來。

「老師‥‥」

小聲叫,為的是確定裡亞是不是睡熟了。

裡亞也沒有動一下。

智明還是不安地在房間四周張望。

房間裡很明亮,粉紅色的床單在燈光下顯得非常 麗。

燈光還是不要比較好‥‥

把台燈拉到床邊‥調整燈罩,不要把光直接射在裡亞的臉上。點亮後關掉室內燈。房間裡的亮度減少,形成很安寧的氣氛。

智明就這樣凝視裡亞沒有動,隨著時間好奇心膨脹到快要爆炸的程度。這種感覺在年輕的肉體上以具體的形狀出現。女用睡褲的中心高高隆起,浮顯出勃起的陰莖的形狀。

強烈的慾望破壞智明的理性,只有性慾奔馳。

美麗的獵物就在伸手能拿到的地方睡得很熟。

智明用手指尖輕輕捏起浴巾,看到黑色捲曲的陰毛貼在豐滿的大腿根上。

「‥‥‥」

智明的喉嚨裡發出咕嚕的聲音,聲音之大使智明本身嚇了一跳。

一面看著裡亞睡覺的情形,把臉慢慢靠過去。聞到輕微的芳香。

陰毛的稀少也使智明感到驚訝,因此維納斯山丘相對地厚而隆起,從膝蓋以下是微微分開,但大腿是夾緊的,那裡的部份什麼也看不見。

智明迫切地想看夾緊的大腿根裡面的地方。

智明臉和陰毛只距離二十公分,發出黑色光澤的每一根毛都明顯地烙印在智明的網膜上。

智明的興奮已經到達頂點。產生有如做夢般的感覺。

這是真正現實裡的事情嗎?

智明用顫抖的手指撫摸陰毛的表面。

心裡好像有東西爆炸。

微微摸到陰毛的感覺,好像比任何事情都舒暢,忍不住把整個手掌壓在上面。

「嗯‥‥‥」

剎那間呼吸好像停止,裡亞發出輕微哼聲。智明嚇得幾乎跳起來,急忙在床邊蹲下去。

裡亞的身體像蠕動搖動。智明就從地上向房外爬去,進入廚房喝水潤喉。

沒有馬上回去就好像裡亞會起來叫他,但一直沒有裡亞醒過來的動靜。

智明悄悄地走進廚房,浴室裡露出燈光,走進更衣室尋找開關時,發現裡亞的衣服丟在籃子裡。

翻開有花樣的洋裝,看到淺紫色的乳罩和三角褲,毫不猶豫地拿起捲成一團的三角褲攤開。

那是小小透明的三角形,中心的部份有一點濕。

放在鼻子上,有一種和香水不同的味道刺激鼻腔。

這是女人的味道‥‥

智明拉出勃起的陰莖,從馬口溢出透明的黏液。用淺紫色的三角褲卷在陰莖上。

「啊‥‥裡亞老師‥‥」

閉上眼睛看到剛才看到的陰毛,開始輕輕地摩擦。

還不到一分鐘,智明就發出小小的哼聲射精。精液發出強烈的味道飛出去。

如果在平時,就這樣結束了,但在這一次,這是開始。

小小萎縮的陰莖,仍然滴下黏液好像還要什麼東西。

智明再向臥室裡看。

裡亞還在睡。身上的浴巾完全攤開失去作用,鼾聲比剛才更大有一定的旋律。

智明看著女人的肉體脫去身上的衣服。陰莖立刻兇猛膨脹主張它的存在。

智明拿起浴巾丟在床邊。如此一來裡亞就成為一絲不掛的裸體。

智明蹲在床邊把手掌輕輕放在大腿上,享受從那裡傳來的肉體脈動,大腿之後是下腹部,然後是乳房。把手掌蓋在陰毛時,智明已經無法忍耐。

智明來到裡亞的腳下,抓住腳踝慢慢把雙腿向左右分開,看到陰毛在搖動,像開門一樣陰唇分開。然後終於出現一條粉紅色的肉縫。

對第一次看到的陰戶,十七歲少年的心臟幾乎快要爆裂。

這就是女人的陰戶‥‥‥

智明上床,想進入裡亞的雙腿之間。非常小心地不要把裡亞驚醒。

雙手放在裡亞身體的兩側,能做到伏地挺身的姿勢。可是這樣就不能用手握住陰莖插入。第一步應該是將龜頭對正膣口。但是不知道膣口的位置。

大腿和大腿發生摩擦。裡亞動了一下。

能使龜頭碰到柔軟的肉,全身產生輕微顫抖。

就在這剎那失去身體的平衡,身體的重量壓在裡亞的身上。

「啊‥‥‥」

智明和裡亞同時發出輕微的驚呼聲。裡亞是為驚訝,智明是為陰莖被嚮往的陰肉包住的快感。

「什麼‥‥這是什麼?」

在裡亞還不能完全瞭解狀況時,智明抱緊裡亞的身體激烈的痙攣。

「啊‥‥不行啊!」

當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時,裡亞已經遭到精液的噴射。

裡亞的子宮受到大量精液的洗禮,雖在困惑中也能舒服的反應,享受到女人的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