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圖劫

岳承鎮清雲山莊莊主馬大力,是鎮上有頭有面的大戶人家。馬大力半生都是走鏕保貨,過著趟刀子的生涯,中年以後積了點錢,便在岳承鎮這裡從商立業,幹下來卻竟也一帆水順,不僅家財萬貫而且田疇千頃,而且豪結江湖中人,百里內外無人不知,鮮人不曉大名的﹗也算風光得很﹗

馬大力的妻子在他四十二歲那年就經已死去了﹗此後他先後納了五個妾子,雖然年滿七十歲,但卻不曾有兒孫滿堂的福氣﹗家裡就只有三個剛滿廿歲的掌上明珠罷了﹗此外並無男丁繼後﹗這亦是他畢生唯一覺得遺憾之事﹗

馬家的男族嫡系,就只有一個卅歲叫馬昌的親姪兒。這個馬昌外表看來,賢孝兼備,做事穩妥,武功也是不弱﹗故素來甚得馬大力的歡心﹗馬大力心裡的主意,將來一旦駕鶴仙遊,自已又膝下無兒,清雲山莊偌大的事業也是歸他所有的了﹗

惟是這個馬昌背後卻是一副爛德性,嫖妓蕩賭,無一不會﹗暗地裡也幹著無惡不作的賣買。這幾年他實在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尤其是最近在賭場連場敗北,雖不致負債纍纍,但銀根短缺,喜歡大揮大霍的他又怎能按奈﹖

馬昌最近心裡常自盤算著:馬大力這傢伙,雖然年屆花甲,但精力尤沛,精神爍爍,看來還有三、四十年的命兒,屆時自己也是垂垂老矣,家財用不到兩手,恐怕也繼他而去了﹗況且馬大力的最小妾侍”明珠”,早已瞧得心癢難忍,非要將她佔有不可﹗其實他老早就背著馬大力,和他的四妾翠姬有上一手的了﹗

這晚趁馬大力七十大壽賀宴之後,飲得爛醉的馬老英雄已和最寵愛的五妾就枕了﹗馬昌就和翠姬在他的私房處幽會,正在幹他們見不得光也揚不得的好事兒﹗

「臭婊﹗老鬼沒有我這般厲害吧﹗」馬昌一邊說一邊將玉鏖猛烈地衝插﹗

「啊….啊.嗯..嗯..昌哥..大力點…啊..」翠姬媚態盡呈,享受著馬昌的快速抽插﹗「幹妳半個時辰喲﹗妳這個臭娃兒夠銷魂吧﹗嘿﹗嘿﹗」

兩人不斷起伏,淫烈的高潮過後,馬昌恨恨地說:「真不痛快﹗就不能大聲的叫床﹗那能盡情發泄﹗」

「是啊﹗昌哥兒﹗我忍得也要死了﹗嗓子沙啞啦﹗那老鬼一日不死,我們就不能快樂嘛﹗」

「哼﹗操媽的﹗這老鬼就是老不死﹗」馬昌咬牙切齒地憤憤地說。

「我看嘛﹗你不僅對老鬼的錢財有興趣,明珠那小賤妾你也垂涎三尺吧﹗還有那三個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嘻﹗嘻﹗」翠姬斜嫖著他道。

「嘿﹗你倒知我的心意啊﹗虧妳不吃醋嗎﹖嘿﹗明珠這小賤婢,的確生得誘人,那老鬼不知何來福氣,納得這個小脆娃兒,她媽的﹗我定要將她拿來淫個夠爽的﹗嘿﹗嘿﹗」

「喲﹗我也不夠嗎﹖早知你是這樣無情的喲﹗」翠姬作嬌輕打著馬昌的胸膛﹖

馬昌一扭小淫娃,將嬌軀一送入懷:「嘻﹗小賤那有你這般風騷入骨啊﹗哎呀﹗看妳這副奶奶,誰能匹敵的﹗」

說著掏掏揘揘。跟著又說:「我祇要將明珠身子任意摧殘就滿足啦﹗哈﹗哈﹗你不愁做不成莊主夫人啊﹗哈﹗哈﹗哈﹗」

「我就是愁這樣啊﹗你這個蠢蛋兒,最近二妾那婆娘常常作嘔叫悶,徐大夫今天來看啦﹗嘿﹗真的懷了老鬼的孽種嘛﹗這次老死鬼可樂了,老來得子,唧﹗唧﹗生出來有條條的,你就空巴巴﹗什麼也丟淨了﹗」

馬昌聽得身也直起來,大聲地說:「什麼﹖操她奶奶的﹗真的嗎﹖哎唷﹗是男的﹗可就真的大事不好啦﹗」

「是嘛﹗看你還等不等﹗」

馬昌想了一想:「法子倒是有的﹗嘿﹗嘿﹗」

當下將詭計全盤吐露給翠姬知悉。兩人暗中為奸計得逞而飽笑著,馬昌又將翠姬壓在床上,繼續他們的鬼混淫慾了﹗

就正當馬大力壽筵的前兩天,馬昌認識了月黑寨的寨主秦二虎﹗秦二虎不知道那裡聽回來的可靠消息,得悉馬大力當年得到了一張金朝元人的藏寶圖,卻一直沒有宣揚出去,也沒有到塞外發掘,只將秘密收藏起來,當作家傳之寶﹗

秦二虎等人當然見臘心起,欲打馬大力的主意,耐何清雲山莊也不是好惹的,全莊內外約有三十多個莊丁,全數都是會點子的,而且莊園建築一如圍城,四邊有更樓監察,不要說強政,暗潛也沒有著落﹗而以清雲山莊素來俠義之名,倘有大小事故,四週英豪也會立刻趕來助陣解困的。何況月黑寨只得廿多個手足,人手顯然是不敷應用的,故此真要動清雲山莊不得分毫呢﹗

秦二虎知道馬昌是馬大力的親姪,而且也知道他私下的叵測居心,故此當然盡量投其所好,美人、金錢源源奉上﹗

馬昌這聰明人當然也知道秦二虎的心意,故此兩人一拍即合。

不久,秦二虎就與馬昌商量如何攻打清雲山莊的大計了。

「馬兄,咱們要的是藏寶圖,至於清雲莊的財帛,我們詐作劫去﹗事後當然不動他媽的分毫﹗你老哥全數要回就是了﹗到時再將馬大力這老匹夫一併解決,那你就可以順理成章、名正言順的當上清雲莊主啦﹗哈﹗哈﹗」秦二虎將他的意思詳說出來。

「虎兄﹗這個很好,但藏寶圖嘛…..萬一老鬼不肯交出的話﹗」馬昌躊疑地道。

「哈﹗哈﹗那就勞煩馬兄的手段手段了﹗老匹鬼最要緊的是什麼﹖相信你是清楚不過的罷﹖屆時用來要脅不就是了﹗嘿﹗嘿﹗」

「不錯﹗但那藏寶圖取到手的話…那..那.」馬昌扮作語態支悟。

秦二虎當下拍著馬昌的肩膀笑道:「呵﹗呵﹗當然﹗當然﹗【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藏寶一旦找到了﹗還少了你老哥的份兒嗎﹖咱們兄弟行走江湖﹗最講信義的﹗說了就是鐵一般的﹗騙你老子就五雷轟頂﹗」

馬昌見他說得認真,當下陪過笑臉:「虎兄,我也不是不相順你呀,這次行事多少也要冒冒風險,萬一不成功的話,可真不得了的呀﹗」

秦二虎笑道:「我們這麼計劃週詳,裡應外合,那還不將清雲莊手到拿來嗎﹖」

馬昌點頭說:「嘿﹗那就事不延遲﹗後天初五晚下手罷﹗」

初五的晚上,可真的是月黑風高,馬昌在前一天晚上,就向馬大力假意虛報有要事需到鎮外開辦,另一邊廂則吩咐翠姬動手當晚于下人的廚房中,在酒菜下了足夠份量的蒙汗藥﹗當吃過晚飯後的一時半刻,大部份守侍的莊丁都暈倒了過去﹗

這時馬昌實則早已潛回莊內,只是待在自己的房間足不出戶﹗

到了晚上接應的時份,就換上了一套黑色的緊身夜行衣﹗在嘴上他先綑上一塊小巾,使得聲線混濁,然後將整個頭部幪在緊纏的黑布之內,只露出兩顆細小而陰險的眼睛,他對著銅鏡看了一看,很滿意自己這一副打份,現在就連馬大力甚至翠姬,那怕都不能認出他來﹗他嘿嘿的奸笑起來。

馬昌取過單刀,輕提步履走到莊園護牆下,到了大拱門前,將門閂開了,跟著發出一下清嘯﹗當下門外的叢林中,秦二虎埋伏已久的嘍囉四面悄悄走出,各人都是黑衣勁裝,頭纏黑帶,面幪三角巾﹗而走在最先的一人,則腰繫紅鍛帶,趟開的胸膛滿是黑茸之毛﹗整個頭也像馬昌一樣藏在黑布之內,見不得光﹗馬昌當然認得他就是秦二虎,立即讓一伙兒進入莊園之內﹗

馬昌對清雲莊當然瞭如指掌,當下指揮一眾,先將暈倒的莊丁綁起﹗然後分從東園西廂中將婦孺家婢堆在大廳之中,不消半個時辰﹗全莊上下都被解在寬趟的廳堂上。

馬大力功夫底子很不差,奈何年紀老邁﹗在秦二虎與馬昌夾擊之下,也拆了百餘招,才被馬昌單刀架於頸上﹗馬昌一向使開長劍的﹗但為防馬大力認出路子,祇好改使單刀、連功夫的路數也改了﹗

馬大力被押至廳來,見女兒、妾侍、奴婢皆綑聚廳間,週圍約有廿多個黑衣人環佇而立﹗隨即破口大罵:「你們是什麼人﹖藏頭露尾﹗幪著鳥面﹖那算英雄﹖見不得人嗎﹖」

秦二虎道:「哈﹗哈﹗我們當然沒有你老清雲莊主那般英雄蓋世嘛﹗我們只是一群小賊﹗小的不成氣候,當了他們的老大就是了﹗所以也沒有面目見你老啦﹗哈﹗哈﹗」眾伙黑衣人一齊笑謔著﹗

馬大力氣得鼓髯大聲地說:「你們待怎樣﹖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