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台北情

下了班回到家裏,蘭已經把在小攤買的幾樣小菜重新熱好等著我一起享用。

「不好意思,今天不想煮飯,等禮拜天再炒些好吃的請你。」蘭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我笑了笑,能和心愛的人一起共用晚餐已是一件幸福的事,又何需在意掌廚的是誰呢?

一頓晚飯的時間,蘭滔滔的說著公司裡的瑣瑣碎碎,我則是眼睛直盯著晚間新聞,偶爾附和幾句。

「還有啊……」兩朵紅暈突然飛上了她白嫩的臉頰:「我隔壁的洪小姐問我打算什麼時候生個小寶寶?」蘭水靈靈的眼睛望著我,眼神裏充滿了期盼。

我尷尬的笑一笑:「蘭……妳也知道……」

空氣沉悶了幾秒,一段新聞卻打破了沉寂。(嘉義發生亂倫慘劇,一名父親長期強暴自己的親生女兒,母親怒提告訴……)

我蹙了蹙眉,不再說話,因為,蘭不但是我的愛妻,同時也是……也是我最寵愛的寶貝女兒!!

蘭察覺了我的抑鬱,站起來走到桌旁溫柔地摟住我:「老公!你又來了,我們和他們又不一樣。」

「更何況……」蘭吃吃的笑了起來:「當初是我先挑逗你的呀!」

蘭就是這麼溫柔調皮又善體人意,我緊拴的心才又稍為鬆動了些。只是,不容於社會道德的愛情,又有多少人可以像蘭和我這樣,平靜幸福地隱身在都市叢林中呢?晚飯後的連續劇我看的有心無心,剛才的那則新聞仍然讓我有點耿耿於懷,蘭也看出我有些心不在焉,廣告時就不停地在我懷裡撒嬌著。

反正就是這樣,每次有新聞在大加撻伐那些喪心病狂的父親時,蘭總得若無其事的努力逗我開心,而這也更讓我心疼及寵愛我的蘭兒。

「老公,洗澡嘍!」

看完電視後的洗澡時間則是我和蘭的“親密時間”,此時她已將一頭秀髮挽起,脫得一絲不掛在房裡準備換洗衣物。

蘭兒在國中時就已是身材玲瓏有緻,麗質天生的美少女,更何況此時更是出落得成熟美豔。從背後看著她修長雪白的玉腿及圓翹豐潤的雙臀,我不由得起了生理反應,也終於拋去剛才心中的陰影,笑嘻嘻的摟著她走進浴室。

蘭白了我一眼手卻沒閒著,纖細的玉指已經在套弄著我那不聽話的小弟弟,才沒一會兒功夫已是玉莖怒挺,昂然矗立在蘭的眼前。

熱騰騰的淋浴消除了我上班的疲勞,可是我的玉莖卻是越來越粗硬!我一把抱起蘭兒,開始狂熱的吻著她,一隻手伸去輕輕搓揉她柔嫩的小穴。蘭嚶的嬌嗔一聲,慢慢蹲下身將我粗大的玉莖含入口中,看著她用小口吸吮吞吐著龜頭,還用玉指輕輕刮搔著我的陰囊,那種麻電暢快的感覺從小腹直沖而上。

我再也按捺不住,開始粗暴地在她口中抽送起來。

「唔……不要……插……太深……」蘭含糊的說著,可是緊閉雙眼的她卻更抱緊了我,吸吮得更加起勁。

「……嗯……唔……嘖!……嘖!……」蘭兒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響。

我加快了動作,可以感覺到蘭靈巧的舌尖在前後舔弄著我的龜頭:「……蘭……哦……妳這個……小……頑皮……好……爽……」

我的玉莖在蘭的口中脹的滿滿的,她只是唔唔的說不出話來……

享受完她的吞吐之後,我用力捧住蘭的頸子,長久的默契蘭知道我馬上就要洩了,她嬌羞的輕輕點點頭,表示今天可以射在她口中,我立刻加足馬力用力衝刺:「蘭……蘭……我……好愛妳!!……啊!……噢!」

突然一陣緊抽,一大股濃稠灼熱的精液全跳動著射入她口中,蘭的喉嚨輕輕起伏,從我玉莖中奔騰狂射而出的那些愛液全部被她一口一口吞了進去。

等她細細的「品嚐」完餘精後,我輕喘著氣慢慢抽出玉莖,猶有幾絲粘液從她口中牽了出來。

她俏皮的笑一笑:「討厭哪!早知道你今天射這麼多,就不幫你吞了」她站起來撒嬌抱著我。我愛憐的摟住她,可愛的蘭兒,我是多麼的愛她呵!

自從和她有「那件事」之後,共浴已是我倆甜蜜的談心和溝通時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偶爾她有惹我生氣或想逗我開心時,今天的這種Special Service就會出現。

當然啦,若是我惹她生氣時……

蘭兒粉嫩小穴裡的滑膩淫水我可也是吞了不少哩!

會和蘭產生這種特殊的情愫,我也只能慨歎是造化弄人吧。

和前妻小茵認識時她是知名報社的記者,我則是招待她採訪公司主管的小職員。採訪結束後我們互遞名片,不到半年,在眾人訝異的祝福聲中我們結婚了,那一年,我剛退伍22歲,而她也才23歲。

一年後我們可愛的蘭兒誕生了,但我們的婚姻也開始出現裂痕。她的事業如日中天,而我則是努力的做著一個好父親。隨著蘭兒小學、國中、專科……我倆的關係越來越緊密,而小茵則是和我們父女漸行漸遠。

蘭兒專三暑假那年,「我們離婚吧。」小茵平靜的說著,她已準備赴加拿大和一名商界大亨結婚。

我鐵青著臉默然不語,蘭兒則是緊抿著嘴紅著雙眼衝回房裡。

協議的結果,蘭兒由我撫養,但小茵則可隨時來探望女兒。為了陪蘭兒散散心,也為了想忘掉這段不愉快的婚姻,我帶著蘭兒做了一趟環島之旅。

父與女相依的親密感覺和各地美麗的風景逐漸化解我倆心中的不快。就在墾丁夜晚溫柔浪漫的海風中,我和蘭兒開始有了不同的感覺……

白天愉快的浮潛結束後,蘭兒趴在床上直嚷著背好痛。

「妳還敢說呢,叫妳要多抹點防曬油卻不聽!」

心疼的我拿出藥膏幫她塗抹。

「來!把上衣撩起來。」

此時她身上套著一件寬鬆的大ㄒ恤,她聽話的撩起來,這時我才發現她不但沒戴胸罩,下身也只有一條可愛的白色三角褲。

「妳這個小丫頭!」我笑著用力打了一下她翹挺的小圓臀:「這樣子穿著在飯店裡跑來跑去像話嗎?」

「才沒有呢,人家哪還有力氣出去呀,又累又痛!」她趴在床上卻不忘轉過頭來噘嘴向我抗議。

我輕輕將冰涼的乳液塗抹在她肩背上,蘭兒嘴裡發出一陣輕聲舒服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