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窺之女

第一章 衝擊快樂的穴道

這是位於中野車站附近的公寓,這是在東京大震災之後,馬上建蓋的。雖然外觀與內部的結構都相當簡陋,但是桂子因為方便又便宜,所以就租了下來。

她已經在這裡住了大約六年左右了,換了地方,恐怕會住不慣。

桂子在日本貿易公司上班,年齡已屆三十了,但是還是未婚。她每天很單純地只往返公司與她所住的公寓之間而已。由公司回家後,她在吃過簡單的晚餐之後,就躺在床上看雜誌,這是她生活中唯一的樂趣。

以前住在老家的父母會耽心,經常要她回去相親等,但一直生活在多采多姿的大都會中的女子,怎麼可能回鄉下去過那種堅苦的生活呢?即使她的對象是有錢人家的少爺,是人人羨慕的好姻緣。

但是桂子一點也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經過多年之後,父母看到那個樣子,乾脆放棄了,所以再也沒有人提相親之事了。

與其如此辛勞地照顧丈夫與孩子,還不如做一個單身貴族,此乃桂子一向的主張。但是在寒冬中,即使縮在棉被中,也依然冷得發抖的日子,真是令人難以忍受。

以前她實在是太年輕不懂事了,現在即使每天哭濕了枕頭也是後悔莫及了。如果當時能好好地去相親,現在也許會躺在丈夫溫暖的懷抱之中,可以睡得很香甜呢?

想到這裡,心裡就更加空虛,在以後的歲月中,也許會覺得更冷吧!

(也許我應該換一個住的環境吧…如果改變住的環境,心情也許會輕鬆,說不定會有所改變呢!)

某一個星期天,隔壁的女孩搬走了,雖然不是很親近的鄰居,但是桂子還是出來幫忙搬一些簡單的行李,然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房內躺在床上,然後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結果在蒙 中睡著了,不知經過多久,周圍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她起來點燈,聽到叭的一下,電光一閃,但是一下又熄了。

一定是電燈泡壞了,桂子想不到好辦法,因為現在已經是雜貨打烊的時刻了。如果這時候跑出去,只為了買一隻電燈泡,那真是一大劫難。

她想,也許到管理員那兒可以借到一個預備的吧。於是桂子來到一樓。

但是,管理員的燈是暗的,她雖然叫門,但是都沒有人回答。

(算了…今晚就此就寢算了。)

桂子就這樣返回屋中,反正睡了一半,精神好多了,但整個人還是覺得懶洋洋的。

在黑暗中還要床實在太麻煩了,乾脆伸手到衣櫃中去拿棉被。

當她拿到棉被,準備要蓋時,突然發現有一道光透了進來。

桂子心裡跳,覺得很好奇,因為被一直放在那裡,所以不知道有洞可使光線射入。因為隔牆有洞,光才會從那邊射入,而桂子嚇一跳的原因不是那個洞,而是隔壁竟然有燈光,到底是怎麼回事?

(隔壁,應該沒有人才對的。)

因為隔壁的女孩方剛搬走而已,會不會是管理員來修理東西…

因為隔壁的傢俱擺在那個洞上,所以她一直沒有留意有這個洞的存在。【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現在突然發現了,總覺得很誘人,那是一個令人充滿好奇的洞。

桂子把棉被拿了下來,然後把裙子往上拉之後,爬了上去。她摒住呼吸,而且沒有弄出任何聲響地往牆壁的方向靠近。

因為洞口比她的視線的位置還要低,桂子好像舞台上的藝人,帶著害怕的神情,把眼睛盯在那個洞上。

首先進入眼簾的,是在大燈光下閃閃折射的綾織綢緞,相當漂亮的棉被,那裡面有著波浪般似蠢蠢欲動的情形發生。

桂子第一次偷看,沒想到可以看得如此清楚。但同時,因為太注意對面的動靜,所以全身都冒出冷汗來。她心跳著,眼光向對面房間凝視,那蓋的棉被中有彷彿大波浪在動著。

然後瞬間,她看到什麼。

「啊!」桂子差一點叫了出聲,她趕緊用手住嘴巴。

她看到一幕不可思議的景像,在燈光下顯得頗黑的男人的背部,正在上下激烈地動著。而他的下面是一位被脫得精光的女人,正氣喘兮兮地配合著。

「啊!那男的不是管理員嗎?」

那個在女人身上使勁出力的男人,除了管理員兒玉,不可能是別人了。他不在管理室,沒想到是在這裡,他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呢?

雖然是自己的公寓,但是是空房間,正好利用這一點引誘女人。

桂子以前就覺得兒玉是個好色之輩,但沒想到他是如此色膽包天之人。

而對方的女性到底是誰呢?

她的心都快從她的口中跳出來似的,她覺得非常興奮,桂子極力地想看清女方。

「啊…那不是安田的太太嗎?」

安田郁子,是同住在這幢公寓中,她同事的太太,她沒有孩子,年紀約二十七、八歲。

她那成熟的身軀正不停地扭動著,然後她的腳纏住兒玉的腰。

她拚命地挾著,這是一場難得一見的官能又淫蕩的現場表演。

桂子不知不覺間,將手伸到自己的股間,那裡早已又濕又熱了。

「哼!哼…啊…嗚…」

「啊…哈啊…哈啊…」

在牆壁那端的二個人拚命地壓抑他們的呻吟聲。那拚命壓抑著的聲音,對桂子而言,這種聲音,反而更加刺激。桂子的手終於潛入內褲中,撫摸著那疼痛的陰核,桂子早已忍受不住。

她跪在那裡,好像在夢境中一般,開始玩弄自己的陰核。她潛入的手指,愈來愈激烈,她的腰部周圍開始發燒,而且正向她全身擴散。

「不行…我不能這麼做…」

自淫,桂子認為這是嚴重違反道德的行為,況且,這種行為對身體有不良的影響。

她最近曾在婦女雜誌看過這類的報導,在平常日子裡,這種事尚可以忍耐,但如果是心術不正,或者是性器官醜陋,甚至於變形的妓女,那就比較困難了。

那一篇報導對桂子有很大的影響,但是,話雖如此,她依然無法戰勝眼前如此刺激的局面。

桂子很快地就已陷入自己的官能的快感之中了,當她的眼睛盯著那個洞口看時,她的手指依然動個不停,她的嘴角也鬆弛了,舌尖看起來都是隱隱約約的紅色。

兒玉與那女人,發出狂獸般低吟的聲音,而身體更是在快速中分分合合的。二人的肌膚上,全是閃閃的汗光。

不久女的一個大痙攣,纏在男人腰上的腳已不聽指揮地抖著。而男的一直在動著的背部,也在瞬間靜止,而將整個臉埋在女的胸前。

桂子閉上雙眼,剛才所看到的一切情形,好像電影般,又重新在她的腦海中播放一遍。

那一夜,桂子躺在棉被中,身體像火在燃燒一樣,怎麼睡都睡不著。

「那個太太實在太厲害了吧!一邊和她先生作愛…有了丈夫還嫌不足…她的性慾太強了吧!」

桂子的腦海中,對於剛才那衝擊的畫面根本無法去除,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她將手伸向自己的下腹。

自己也有無法抑制自己的慾望,她抱著枕頭,抱著棉被,整夜都在狂亂中渡過。

第二章 無法自制的自慰

隔壁所發生的事,不止一次而已。

大約經過三、四天,桂子從公司下班回來,身體覺得很躁熱。所以吃完了晚飯,就合衣躺在床上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才被隔壁的聲音吵醒。

心臟還是像上次一樣地跳動著,好像要壞掉似的,非常大聲。桂子稍微調息了一下,然後把眼睛又盯在那個洞穴之上。

那瞬間,桂子的心臟好像要停止跳動一樣。

隔壁正在作愛的一對,她一直以為是兒玉與郁子。為何女的現在換成是中西百合了呢?

她是住在桂子的樓下,她也是有夫之婦,她先生是保險公司的外務員。

她是住在這幢公寓中,最親切、與桂子最合得來的人。

看到兒玉與百合的樣子,到今夜才發現原來他們二人也有姦情。

看他們熟悉的情形,就知道他們從以前就很要好了,百合一臉甜蜜的任由兒玉擺佈的情形,就是最好的證明。

被男人抱在膝上的百合,露出那雪白的大腿,任由男人在上面吸吮著。

桂子看到這一幕,血液開始逆流。

看到她如此不貞以及淫蕩的模樣,對於她一向喜歡的人而言,簡直有背叛的感覺。所以她氣得七竅生煙,甚至於有些嫉妒,有些羨慕,還有些憎惡。

「幹嘛要作出這種事呢?」桂子忘我的叫了出聲。

郁子與兒玉苟合,這件事她覺得與自己八桿子打不著,所以不在意,但是百合的情形可就與郁子的情形大異其趣了,她將男人壓倒在下,並將自己的長褲脫了下來,然後抓住他的大肉棒。

看到這一幕的桂子,整個腦袋空空,甚至於有些暈眩起來。

百合開始在肉棒上運動著,那紅黑的肉棒在她的手中愈來愈膨脹,而百合的手,更是緊抓住不放。

「嗚嗚…」呻吟聲是男的發出來的,不是女的。

「不行,還不能射精。」百合說完,把自己和服的裙腳往上拉,露出她渾圓的臀部。她露出了下體,可以清楚看見她的陰毛。

百合一腳跨過兒玉的身上,然後再度用手抓住兒玉的肉棒,把肉棒對準自己的下體之後,腰部再慢慢地往下沈,坐在兒玉的身體上。

「啊…」

所謂的性交,不是男的在上,女的在下嗎?一直作如是想的桂子,嚇了一大跳,然後整個人都呆住了。

百合在上面上上下下地動著,然後整個人好像騎在馬上一樣,前後左右地轉了一大圈,然後很自在地使用自己的腰力。

看到兒王時,他的臉比平常更為醜陋、歪斜,他口中正發出可憐的呻吟聲。

「管理員也不怎麼管用嗎?」

平常兒玉的說話口氣相當差,而且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臉。

對桂子而言,他一直是一個很難纏的對手,但今天怎麼情形完全不同了呢?

男人真是只有一層皮在做人,剝下他臉上的那一層皮之後,只剩那一塊充滿慾望的肉棒而已。

她一邊做如是想,一邊凝視著這活生生,刺激的一幕時,她的下腹部早已像火在燃燒一樣,又好像被煮熟一樣,非常難受。

桂子乾脆脫下睡衣,把手指伸了進去,但是昨天在雜誌上所看到的報導又再度浮上心頭,桂子趕緊將自己的手縮了回來。她趕緊打開抽屜,拿出雜誌來,上面寫著,此時應該離開現場,然後趕緊去將手洗乾淨,並好好的杖漱口,就可減輕心裡的焦躁。

那雜誌上是如此記載的︰

「過度的自慰的行為,會遭致神經衰弱,如果持續不斷,就是一般人所謂的色情狂,它是一種精神異常的現象。」

「得了這種病,就形同廢人一樣,一定會被一般大眾的社會所摒棄。」

「為了避免陷入這種不幸的深淵之中,就要拒絕誘惑,遵從三從四德,做一個有婦德的女人,如此才能獲得身心健康等等。」

當桂子第一次看到這種情形,一直認為是不是自己的腦袋有問題呢?但因為自己曾經多次自淫過,所以看到這篇報導時,她全身都為之震驚不已。因此,她發誓絕不再犯相同的錯誤,而且只要不去偷看,就可以斷絕這種行為的。

所以今天雖然她又聽到奇異的聲響,她好像夢遊般又跑去偷看。

桂子很恨自己,又記起自己曾經發過的誓,但是在這同時。

「那個管理員,難道就這樣一直持續下去嗎?」

她對於兒玉那猛烈的惡習,感到相當憤怒。

桂子為了使自己燥熱的身體能迅速地冷卻下來,只好拚命灌水。但是百合與兒玉那作愛時的那種狂態,卻是歷歷在目,揮之不去,她根本無法冷靜下來。

她回到床上,用棉被蓋住自己的頭,但是蓋住耳目,依然無法蓋住百合那奔放的蠻腰所做的動作,以及那瘋狂的笑聲。

她愈是苛責自己,情形就愈嚴重。身體彷彿被放在沸水煮似的,全身熱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桂子真想把自己的雙手綁起來,如此一來,就不會有這種犯忌的行為發生。

桂子真的把自己的雙手綁在背後。但是因為是自己綁的,很快就鬆掉了,根本一點效果也沒有。因此,她重新要再把自己綁起來時,正好聽到百合浪蕩的聲音︰

「啊…已經不行了…高潮了。」她邊哭邊笑,聲音特別嬌媚。

桂子的身體又再突然間躁熱起來,她的腦中空白一片,再也無法思想了。因此,她乾脆甩掉背後的繩子,將手伸向自己的股間,好像在作夢般地撫弄自己的陰核,捆住桂子心思的婦德,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