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迷姦暴虐的女友

我叫凱文,和女友玉茹認識已近六年,由於我們工作繁忙,加上女友個性保守,所以雖然天天都見面,但做愛得次數卻很少,下班見面後總是常常約在外面餐廳吃飯或小酌,因此認識了很多餐廳朋友,也造成了這次色狼有機可乘的機會。

那天晚上很晚下班,下班後女友提議到住家附近的熱炒店用餐,順便喝點小酒輕鬆一下,我想既是認識的餐廳,雖然那家熱炒店的老闆小劉和師傅阿福總是色咪咪的盯著女友玉茹,但我想吃吃飯該不會對我們怎樣吧!

到了熱炒店門口,我們進到裡面發現今天一桌客人都沒有,老闆小劉黝黑的皮膚、健壯的體格穿著一件短褲,上身穿T恤,師傅阿福胖胖的身軀、一副腦滿腸肥的體格穿著廚師服,兩人正坐在桌旁喝著酒聊天,小劉看到我們進來連忙招呼,阿福兩眼盯著我女友的身材直看,玉茹穿著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裡面是粉紅色胸罩和透明蕾絲內褲。小劉說反正今晚沒客人,乾脆提前打烊,我們一起坐同一桌吃吃喝喝同樂一下好了,於是他安排我坐在旁邊,玉茹坐中間,他緊貼玉茹旁邊坐著。小劉要師傅阿福先回宿舍去,然後到廚房拿了杯子倒了二杯酒回來說:「渴不渴?先喝點酒消暑一下,我等一下拿菜來」,我喝了之後突然感覺到全身無力,但意識還算清楚,我看看玉茹,她整臉漲紅且眼睛微咪,這時我突然警覺到,原來他在我飲料中下了迷藥、在玉茹的飲料中下了春藥,心想這下不妙了。

小劉見藥效馬上發作,便說:「來!玉茹,我們來看點精彩的」,說著,他就拿出色情影帶在店裡的電視中播放起來。螢幕上正有一對男女在做愛,不時傳來淫叫聲,令玉茹想看又不敢看,臉整個紅得不得了。此時小劉也大膽地摟住玉茹的腰說:「玉茹,你男朋友多久幹你一次?

「討厭,你不要話說的那麼粗,我男朋友平時工作很累,一個月差不多和人家做二次吧。」

「我的這根本來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他拉著玉茹的手去摸,玉茹摸了一下,馬上縮回來:「討厭!我男朋友還在這,你別這樣。」

「你男朋友已被我下了迷藥,二小時內絕對不會起來的」, 玉茹婆聽了似乎嚇壞了,一直抵抗,不過因為春藥的效力可能太強了,玉茹最後已經無力不再抗拒小劉,也整個人有點恍惚迷幻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小劉的手慢慢撩起玉茹的上衣,露出粉紅色胸罩,「哇!你的奶還真不錯,奶罩都快被撐破了,讓哥哥好好摸個爽。」

「人家的乳房本來不大,是我每天都按摩呢!」想不到玉茹吃了春藥,竟把自己的秘密也說出來,令小劉更加淫興大發:「好個淫蕩欠幹的女人,平常嫻淑端裝樣,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姦的爽死!」此時小劉已脫掉玉茹的胸罩,開始用手大力搓揉。

小劉愛撫玉茹的乳房,一會兒大力捧起,一會兒輕扣乳頭,技巧高超令她閉目享受不已:「啊……小劉哥,你摸乳的技術真是厲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擠爆了,啊……人家的奶頭快被你擠出來了!」

小劉此時也抬起玉茹的頭:「寶貝,讓我親一下吧!」

這對狗男女正火熱地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時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玉茹連下半身也在扭來扭去,似乎淫癢難忍。

「寶貝,你的下面好像很癢,讓哥哥來幫你止癢吧!」小劉手已伸進玉茹的短裙內,摸到她濕潤的三角褲,「玉茹,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褲都濕答答的,你的騷穴是不是欠幹,才會流出這麼多淫水?」

「討厭!人家全身好燙。」 玉茹已經完全在春藥的控制下了。

此時小劉索性把玉茹的窄裙脫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褲,那只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褲內,開始輕重有序地搓揉她的陰部,「你的陰毛還可真多,聽說毛多的女人較淫蕩,是不是啊?」

「哪有?我只有跟我男朋友做過而已,你別笑人家嘛!」

「哈……別害羞,哥哥今天會把你這欠幹的嫩穴幹的爽歪歪,讓你享受不一樣男人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癮,以後沒有我的大雞巴來操,你就活不下去。」

此時小劉已脫下玉茹的內褲,她的雙腿害羞地夾緊,他的毛手卻不放過,用力在她的陰部搓弄。

「玉茹,這樣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裡啊?好癢喔……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這是女人的陰蒂,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証她拜託我用大雞巴狠狠幹爛她的騷穴。」此時,玉茹因陰蒂被小劉搓得淫癢難耐,雙手竟也主動地愛撫著小劉褲襠內的陽具。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

「好,先把老子的大雞巴吸硬,再來插爛你這欠幹的淫女。」 玉茹被小劉壓著頭跪在小劉前面,脫下了他的內褲,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長、又黑又粗的大雞巴,令玉茹瞪大了眼。

「怎麼樣?這支比起你男朋友的,誰較大較長?」

「當然是你的大,好可怕!」

小劉壓著玉茹的頭要玉茹含著小劉那支青筋暴露、又長又粗的大陽具,玉茹平常本來就喜歡舔我的陽具,現在被壓著頭加上已經春情蕩漾,於是馬上吸吮起來,還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音。

「賤女人,看你平常端莊有氣質,想不到原來內心這麼淫蕩,順便把我的睪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玉茹也遵命地把他兩個大睪丸含入口中舔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令小劉的雞巴愈來愈脹大,看得半清醒、又全身無力被昏迷的我,也不禁下體有點膨脹起來。

此時小劉也忍不住誇獎玉茹吹喇叭的技術:「唉,你吸懶覺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幹得你更深、更爽。」

「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癢,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甚麼,你要說出來啊!」

「討厭,人家不好意思說……」

「你不說,老子就不幹你!」

「好嘛,快用你的大雞巴幹進我的小穴,人家要嘛……討厭!」

小劉才說:「既然你的淫穴欠幹,我就好好把你操個爽快!」想不到玉茹在春藥發作下,竟哀求小劉這個大淫魔姦她,平常我要求他她還常不要,現在竟然想讓別人幹她,真是個淫婦,可是看到這裡卻令我下體充血,一股莫名的興奮。

小劉在玉茹哀求下,已把她從地上抱起,想在餐桌上幹她,玉茹偷看著我說:「這裡有我男朋友在,人家會害羞。」

「放心吧,小蕩婦,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時,夠我們玩得天昏地暗的。」小劉把玉茹吊足胃口,已準備好好的去姦她,想不到他竟將玉茹放在我旁邊的桌上,玉茹還像做錯事的偷瞄我是否醒來。

小劉:「小賤貨,我的大雞巴要來插你了,喜不喜歡?」說著,便握住那支經已入珠的大雞巴,頂在玉茹的陰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別再誘惑人家了,快把大雞巴插進來,啊……人家里面好癢,快幹我的小穴。」

「你的騷穴是不是欠幹?快說,賤貨!」

「對,人家的小穴欠你幹、欠你插,人家小穴想你的大雞巴。」

「好,幹死你!」說著,小劉屁股一沉,大雞巴「滋」的一聲,幹入了玉茹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內,只見小劉一邊幹玉茹、一邊還罵粗話。

「這樣幹你爽不爽?欠幹的女人,幹死你!」他還要求玉茹被他幹爽時大聲叫春,以助淫興。

「如果你的賤穴被我的大懶覺幹爽時,就大聲叫床,讓你男朋友聽到,你被我幹得有多爽!哈……」

「討厭,你好壞,每下都幹到人家最裡面,啊……大龜頭撞得人家子宮口好重、好深,你的雞巴還有顆粒凸起,刮得人家陰道壁好麻、好癢,整個穴穴都被你塞爆了……好爽……」

「小騷貨,這叫入珠,這樣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發麻、陰道收縮、淫水流不完啊!怎樣,大龜頭幹得你深不深?」

「啊……好深……好重……這下幹到人家子宮口了,啊……這下幹到人家心口上了。」小劉一邊幹玉茹那久未經滋潤的嫩穴,一邊欣賞她胸前兩個大乳房在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著來搓揉。

「真是個騷貨,你的奶還真大,被我幹得前後搖擺。」

「你的穴夾得真緊,還是沒結婚的女人陰道較緊,幹死你!」

「人家的小穴平時又沒常和男人幹,當然緊啦。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雞巴比人家男朋友的還粗還長,讓人家好不適應。

「放心,以後若是你的淫穴空虛欠幹,就來讓我的大雞巴操它幾遍,多幹幾次就會慢慢適應了,哈……」

「討厭,你笑人家。」經過一番打情罵俏,想不到平時端莊的玉茹,竟喜歡聽小劉說的這些髒話和三字經,真令我聽得氣炸。

此時小劉要求換個姿勢,變成他坐在我旁邊,但騎在他上面的,是我淫蕩的女友,玉茹已跨坐在小劉膝上,手握著他粗壯的大陰莖,上面還沾滿她發情的淫水。

「對,用力坐下來,保証你爽死。」

「啊……好粗……好脹……好舒服……!」

由於玉茹面對著小劉,任由小劉雙手抱住她的肥臀來吞吐大雞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懶覺一進一出的抽插。尤其小劉全身又黑又壯,和我玉茹雪白的膚色,形成強烈的對比,再加上兩人交合的叫床聲,搭配著性器緊密結合的「啪啪」聲,還有淫水被大雞巴操出的「滋滋」聲,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

小劉一邊用手抱住玉茹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玉茹豐滿堅挺的左乳,另一手則用力搓弄她的右乳。

「好哥哥,你真是人家的前世冤家,下面的肉穴被你大雞巴抽插,連兩個乳房都被你吸得好爽……啊……」

「這樣抱著相幹的姿勢,爽不爽?」

「這種姿勢,我男朋友都沒用過,他只會男上女下,我從來都沒有爽過,每次快飛起來他就洩了。」

「這種是淫女最喜歡的招式,連你也不例外,可見你本性真的很騷,待會還有讓你更爽的。」說著,小劉就把玉茹雙腿抱起,並叫她摟住他的脖子,就這樣小劉抱著玉茹在整個店內邊走邊幹。

「小賤貨,這招式你男朋友不會吧!這樣幹你爽不爽?」

「討厭,人家這樣被你抱著邊走邊幹,淫水也流得一地,明天開店時地上都一攤一攤的的黏液,好難為情,不過比剛才更爽……啊……」

由於小劉身材高大健壯,玉茹嬌軀玲瓏輕盈,要抱著如此白晰性感的淫娃進行各種奇招怪式的交合,對年輕力大的小劉來說,自是輕而易「舉」更何況現在的小劉正硬著還射不出來呢。

當他抱著玉茹走到後門旁時,正好有兩隻土狗在辦事,「小賤貨,你看外面兩隻狗在做甚麼?」

玉茹害羞地說:「牠們在交配。」

「就像我們在相幹啦。哈……」小劉露出姦淫的笑聲,玉茹害羞地把頭靠在小劉的胸膛上

「小美人,我們也像它們這樣交配,好不好?」

此時小劉已把玉茹放下,命令玉茹:「像母狗一樣趴下,屁股翹高,欠幹的母狗!」

玉茹真的也乖乖的像外面那隻思春的母狗一樣趴著,臀部高抬地等待小劉這大公狗來幹她:「小劉哥,快把我這隻母狗幹得穴穴流湯吧!」

小劉也急色地挺起那只大懶覺,「滋」一聲插入玉茹緊密的肉穴內,模仿外面那兩隻交配的土狗,肆意姦淫著我漂亮的玉茹:「賤貨,這樣幹你爽不爽?」

小劉一邊抽幹玉茹的嫩穴,一邊也用力拍打她圓潤的美臀:「你的屁股還真大,快扭動屁股,賤女人!」

玉茹像狗一樣趴著被小劉抽插淫穴,扭動屁股時,連胸前兩個大乳房也前後搖擺,令小劉忍不住一手一個抓住玩弄。

「啊……好哥哥……親愛的……,你的龜頭幹得人家好深……好麻……好爽!啊……你的手真討厭,快把人家的奶捏破了!啊……」

「聽說屁股大的女人較會生育,你想不想生呀?」

「我還沒結婚,不可以的……」玉茹緊張的說。

「放心,現在都是先有後婚,我的精蟲多,品質好,今天算你賺到,把我的精華給你,今天就把你姦得懷孕,你一定會被我幹得大肚子的,哈……」

這個小劉搞玉茹雖然惡劣,但也讓玉茹享受到被姦的快感,想不到他竟想把玉茹姦出雜種,真令我氣奮。

把玉茹像狗一樣姦淫後,小劉已氣喘如牛躺在地毯上,那支沾滿我玉茹淫水的大雞巴依然挺立。

「你看我的大龜頭上都是你的淫水,快幫我舔乾淨,騷貨!」玉茹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陽具吸弄起來,一邊舔弄龜頭、一邊哀怨饑渴地看著小劉。在玉茹的吸吮下,小劉的懶覺再展「雄」風。

「小美人,快坐上來,哥哥會把你幹得爽歪歪,讓你享受人生的快感。」

此時玉茹已跨在小劉的下體,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的大雞巴,用力向下一坐:「啊……好粗……好脹……」

「快扭動屁股,這招騎馬打仗,爽不爽?」隨著玉茹一上一下地套弄大雞巴,只見她緊密的嫩穴,被小劉的大雞巴塞得滿滿的,淫水也隨著大雞巴抽插而慢慢滲出,還滴在小劉的兩顆大睪丸上。

此時小劉的手也不閒著,看著玉茹胸前兩個大奶子在上下搖晃,便一手一個抓住玩弄。有時當玉茹往下套入雞巴時,小劉也用力抬高下體去幹她,兩人一上一下,幹得玉茹淫穴發麻、淫液四濺。

「啊,這下好深,啊……這下插到人家子宮了!」

「這下爽不爽?這下有沒有幹到底?幹死你!」突然間小劉想到一個好方式,他抽出他的大雞巴,看著玉茹那個開得合不攏的賤屄,他到後門外把剛剛在辦事的公狗抓進來,將玉茹大腿八字張開,淫水馬上從兩片陰唇中的大洞裡滲出。淫蕩的騷味,陣陣飄散出來。這時候公狗馬上靠了近來,用鼻頭朝向她的陰部嗅了又嗅,立刻伸出舌頭舔向玉茹陰唇。

我被公狗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愣了一下,玉茹要被狗幹了。

小劉說 「公狗對你有興趣 …..!」玉茹的陰唇被公狗大片而粗糙的舌頭舔得十分刺激,顧不得羞恥,竟當著小劉的面前,叫起春來…

大概因為玉茹淫穴騷味刺激的關係,公狗腹下的狗雞巴已是血脈噴張,完全勃起。粉紅色的陽具伸出約五六寸長,前細後粗,龜頭凹陷處,已經流出透明白色分泌物。 小劉走到玉茹後面,左手摸玉茹的一個奶頭,嘴巴則斜著吸吮另一個奶頭。三點同時受到強烈的刺激。

「噢…噢…ㄚ…ㄚ…唔…唔…不要…不要…好癢…好癢…快受不了了! 」玉茹像歇斯底裡似地陰陽頓挫叫著。於是小劉抱著玉茹翻了一個身,然後把玉茹下半身往桌下拉,形成了上半身趴在桌上,兩腿跪到地板上,屁股朝後的狗交姿勢。

姿勢剛擺好,公狗色瞇瞇在一旁就一躍而上……兩腳跨在玉茹腰際,尖筍般墳粉紅色陽具朝向她陰部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