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迷姦暴虐的女友

此時阿福加快推送小劉下體,讓他猛烈不留情地用大陰莖抽插我玉茹的淫穴,見三人都氣喘如牛,玉茹的下體仍不斷被操出淫水,小劉兩顆大睪丸也來回撞擊她的陰阜,令她春心蕩漾,似乎不再反抗,準備接受小劉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還用手輕撫著他的兩個「巨蛋」。

「我的爛覺夠大吧!等一下射精進入你鮑魚內,讓你爽死,賤女人!」

抽插了玉茹百餘下後,三人氣息漸急,最後小劉用力將大雞巴幹入玉茹的子宮口,「咻咻」的射出滾燙濃稠的精液。

「幹死你!」

「啊……你的精液好多、好燙,射得人家子宮好用力哦……」

小劉射精後三分鐘,才把雞巴從玉茹那注滿精液的肉穴中拔出,再與阿福擊掌交「棒」,要輪流射精進入玉茹的陰道內。

糟糕!如果連阿福也射精進入玉茹子宮,以後玉茹受精懷孕,生下來的小孩要叫誰做爸爸?

「阿福,你不能再射精進入人家子宮內,不然,被你們姦出來的小孩要叫誰做爸爸?」

小劉答腔:「哈……一樣叫你男朋友做爸爸啊!……我們只是代他幹你,讓你受精懷孕,讓他作現成的爸爸,不好嗎?」

真是可惡!居然要讓我戴綠帽,還想讓我搞不清是誰播的種。

此時阿福已壓在我玉茹身上,將大雞巴再次插入她那不斷流出小劉精液的淫穴內抽幹,小劉也賣力地推著阿福的下體。由於他力氣大,推起阿福的下體去幹我玉茹的肉穴時,更是粗重有力。

「啪啪」的兩人性器交合聲,伴隨著玉茹的淫叫。

「啊……小劉,你推得太重了……啊……這下幹得太深了……啊……人家的小穴快被阿福的大懶覺幹穿了……啊……」

阿福:「小劉,再用力推,我要射精進入她子宮了!」

說著,經過百來下的抽插,阿福也「咻咻」地把他濃稠的精液,射入玉茹的子宮內。

「啊……阿福哥……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宮好用力、好滿、好多哦……」

阿福在射精進入我玉茹的子宮後,仍緊緊頂住她穴心五分鐘才拔出,以免精液流出。

當三個姦夫淫婦經過一番妖精打架後,全累得癱在地上,玉茹淫穴慢慢流出一大片白色的精液與淫液,小劉和阿福得意的淫笑著。

完畢後約十分鐘,玉茹似做了虧心事地攤坐在我旁邊,小劉則到櫃檯拿出假陽具到玉茹的面前把玩,玉茹累得閉著眼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小劉拿起假陽具,扳開玉茹的屁股,露出像核桃似的肛門。

“啊,不要,不要這樣!” 玉茹知道小劉要做什麼,只得哀求著。

“再玩妳一下,看妳還會不會裝清純!” 小劉拿起假陽具用力往肛門一插。

“鳴,啊!” 玉茹肛門一痛叫了出來…… 。

轉動的假陽具一下子又把玉茹弄得舒服了,阿福拿起繩子將假陽具和玉茹淫穴緊緊綁起來扣住,二人看著玉茹因為肛門奇癢全身扭動而大笑。

哈哈……這賤貨再來玩玩她。小劉走進浴室,拿了幾樣東西出來。原來是男人用的刮鬍刀和刮鬍膏,還有一把剪刀。

「這淫婦的陰毛太多太亂了,所以才會那麼淫蕩。我現在把它刮掉,以後這賤穴就是我的奴隸了。」

「不要!……求求你…小劉哥哥……我都聽你的……不要……我再讓你幹……請你住手……」玉茹拼命地搖著頭。

小劉不理會玉茹的哀求,用剪刀把玉茹的陰毛減得短短的,然後在剩餘的部份塗上刮鬍膏。

「淫婦,不要動喲,否則可是會流血的。」阿福抓住玉茹笑著說。

曉緊緊咬著雙唇,拼命地忍受刮鬍刀刮在恥丘上的騷癢感,好不容易刮完了,曉的陰道口又是一片洪水。

阿福這時還沒有獲得充足的滿足,他從冰庫中拿出小核桃。玉茹覺得有涼涼的東西碰到陰唇。可是無法知道阿福要做什麼事情。

「啊!不行啊……你要做什麼……哎呀……」

阿福拿掉在玉茹屁眼上的按摩棒,屁股的雙丘被拉開,有一種帶疼痛的奇妙快感,像漣漪一樣擴散。原來是阿福拿小核桃沾上蜜汁塞入屁股洞裡,這種小核桃的大小像大拇指,形狀像小圓球,所以沾上蜜汁,輕易就能塞入肛門裡。淺褐色的肛門,張開菊花蕾把核桃吞進去。

「啊……不行啊……啊……」

玉茹到今天還沒有把異物放進肛門裡的經驗,括約肌被推開有一點痛,可是,有更強烈的未曾有過的快感,在直腸裡產生,使玉茹的下體顫抖。

再多塞入幾個核桃吧。核桃把菊花門推開更大,帶著疼痛和騷癢的快感進入直腸裡。進去以後,菊花門立刻封閉,好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阿福好像對這種樣子感到很好玩,繼續塞入核桃。

「痛啊……饒了我吧!」

「不用怕,會和大便一起出來的。」小劉性奮的在旁邊說。

「不!不要了……啊,我的身體……身體好奇怪……」玉茹一面哀求,一面不停的扭動屁股,括約肌收縮時夾緊核桃,產生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那從這邊能塞幾個核桃?」阿福自言自語的說著,又把二根手指插入淫穴內。

「唔……求求你……不要啦。」玉茹對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的刺激,沒命的搖動頭髮。

「哇!從這裡能感覺出核桃進入屁股的洞裡!」阿福隔著陰道用手指撫摸塞入屁股裡的核桃,敏感的陰道受到直腸裡如念珠般連在一起的核桃刺激,一股痲痺的快感從後背向上衝。 雙膝猛烈顫抖,雙腿失去力量。

「啊……啊……」阿福的手指在玉茹的陰道裡,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玉茹的尖叫聲慢慢變成甜美的哼聲。

真好玩,能數裡面有幾個核桃。

「啊……好……啊……」阿福用最快的速度開始抽插手指,玉茹的屁股不停的擺動,手指幾乎全陷入陰道中。從陰唇流出蜜汁,順著大腿根向下流,覺子宮裡火熱膨脹,肛門裡有騷癢的痲痺感。阿福的手指繼續抽插。另外的手又拿一個圓形的核桃塞入肛門裡,玉茹扭學身體,發出咆哮的聲音,當達到高潮時,整個人都癱了。

「這樣就夠多了。」阿福拉玉茹的手讓她站起來。

「啊……啊……」站起來時,直腸裡的核桃,又發生刺激作用。下半身搖搖擺擺的幾乎不能走路。可是,阿福拉玉茹的手,看著她像走在月球的表面的樣子,一直拉到門邊。阿福突然拉放下玉茹,因為小劉要玉茹躺在桌上。

「妳仰臥,舉起腿吧!」不用小劉說,突然失去支撐的身體,已經四腳朝天的仰臥,然後小劉把雙腳舉起,像替嬰兒換尿布的樣子,當然,陰戶是完全暴露出來。玉茹真想大哭大叫一場。

「不要了!你又想玩弄我嗎?不能這樣!」

「我只是想試一試另一個地方能進去幾個核桃。」

「不……不要……!」

「屁股裡只能進去六個,妳想,你這賤穴裡能進去幾個呢?」

「我不知道……那種事……」

「不知道嗎?那麼就試試看吧。」

「哎呀……求求你,還是饒了我吧!」

「一個……二個……三個……」小劉把陰唇向左右拉開,一面大聲數,一面粗暴的把核桃輪流塞入玉茹的淫穴裡。玉茹心裡雖然不要,但現在的狀況也只有認命的讓他弄下去。

小劉並沒有直接把核桃塞入深處,他採用一個推一個的方式推進去。塞入十個、十五個時,玉茹的淫穴被核桃的刺激弄得顫抖,就好像有很多小龜頭同時進入一樣。子宮被三個核桃夾住,好像有三個龜頭同時進攻子宮。

「啊……不行啦……」塞入二十個核桃時,玉茹終於發出甜美的浪聲,陰道裡的核桃成為無法克制的刺激,使玉茹不由己的扭動下體。

「真厲害,進去二十個。」

「這樣,你玩夠了吧,快一點把核桃拿出來。

「不,剛剛才放進去,馬上拿出來就不好玩了。」

小劉把玉茹的大腿合在一起,從桌上拉起來。

「啊……啊……啊……」雙腿合在一起會縮緊陰道壁,迫使裡面的核桃蠕動,核桃像動物一樣慢慢的移動,陰道變窄,子宮受到壓迫,二十個核桃比最大的陰莖還要大,還要硬,把有彈性的陰道塞的滿滿的。

一整晚雖然陰道被玩了那麼多次,但玉茹感到舒服……無法形容的痛苦感和快感達到裡面的深處,終於有巨浪般的恍惚感湧向玉茹。玉茹的後背彎成拱形,扭動身體,呼吸急促。可是愈扭動身體,核桃愈在玉茹的身體裡活動。下體裡不斷產生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快感不繼湧出。

「啊……」玉茹又發出好像很苦悶,但又甜美微小的哼聲,手指緊緊抓住桌子,幾乎留下指痕。

玉茹沒有辦法忍受進入下體的核桃造成的刺激。只要略動一下,陰道或子宮就會發生磨擦,已經受不了,小劉露出淫邪的笑容,就像看有趣的動物生態實驗,觀察玉茹蒼白的表情。

「啊……啊……」玉茹一直從嘴裡冒出苦悶的聲音,臉色愈來愈蒼白。

小劉和阿福對這種情形感到非常有趣,瞪大眼睛看玉茹,絲毫沒有對玉茹有憐憫的樣子。玉茹已經無力站立,倒在地上。

「我給妳拿核桃出來,妳雙手著地,把屁股抬高。」阿福說

玉茹咬緊牙關,照阿福的話採取那種姿勢,把大腿分開,後背向上挺,同時把屁股也抬高。

阿福從玉茹的背後看屁股,仔細的欣賞。淺紅色的陰唇微微分開,露出濕潤的溪溝。不過已經吞下二十個核桃的陰道,大陰唇紅紅的隆起,而且還看到有包皮包圍的陰核。阿福的手指在陰核上揉搓,結果陰核逐漸膨脹,從薄薄的包皮中露出肉頭。

「不行啊……不要這樣玩我…我受不了…快一點拿出核桃吧……」玉茹心裡知道這時候不能扭動屁股,可是一被他摸到火熱的陰部,就無法忍耐。阿福把陰唇向左右分開。阿福伸入食指開始挖出核桃。一面看玉茹的反應,一次又一次的用食指插入肉洞裡,挖出沾滿蜜汁的核桃。

「啊……唔……」從玉茹的嘴裡,不時的發出甜美的哼聲,同時扭動屁股。

阿福對玉茹的反應感到非常有趣,這稱得上是絕色美女的女人,現在發出淫靡的聲音,性感的扭動雪白的屁股,阿福在心裡想,女人的陰戶受到戲弄後,會嗚嗚的哼著扭動屁股,只要控制女人的陰戶,就能使女人像奴隸一樣的聽話。阿福瞪大眼睛,仔細的觀察玉茹的反應。

玉茹的表情絕對是舒服的樣子。阿福仔細觀察玉茹的表情,在濕淋淋的陰戶周圍磨擦。

「啊……不行啊……」

果然,她是舒服了。阿福對玉茹的反應有位心之後,突然把食指和中指連根插入肉洞裡。核桃已經拿出一半,肉洞裡已經有空間,手指在裡面活動時,核桃一面轉動,一面刺激陰道和子宮,同時發出淫穢的聲音,從洞口流出蜜汁。

「啊……唔……啊……」玉茹終於發出尖銳的叫聲,身體顫抖迎接海浪一樣不繼來臨的強烈快感。

阿福感到非常興奮,開始拼命的用指抽插,同時攪拌裡面的核桃。

「啊……好……唔……好……好……」玉茹向高峰奔去。理性的防線已經被淫魔的手攻陷,扭動水蜜桃般的屁股,呼吸急促發出哼聲。

——快要洩出來了!太好了!快了……求求你……更用力的插吧……玉茹這樣大叫,同時拼命的旋轉著屁股。阿福也為看清楚玉茹最後的表現,手指也自然的加快速度。

玉茹受到無法區分痛苦還是快感的強烈刺激,有幾次快要達到絕頂,每次都不顧一切的發出陶然的間歇哼聲。從肉洞裡流出的蜜汁,形成一條濕線滴在地上。大陰唇和哭腫的眼睛腫起來,同時隨著手指的進出,不停的收縮,陰核完全從包皮露出,肛門像吃裡面的核桃,淺褐色的洞口不停的蠕動。這樣的反應,使阿福胯下又硬了起來。

阿福這時候從玉茹的陰戶裡拔出手指。

「不……不要停……」

玉茹的高潮就要來臨,上氣不接下氣的扭動屁股,要求阿福用手指抽插。

「真的很舒服嗎?」

「啊……好……不要停止……快啦……繼續弄吧!」

阿福猛烈把手指深深插入,同時在肉洞裡用力挖弄。心想玉茹這賤人真是淫蕩到極點。

「噢……好……啊……啊……」

快感像波浪一樣不停的湧出。玉茹終於達到高潮,一顆顆的核桃慢慢掉出來,然後全身癱瘓在地上。

小劉:「小賤人,你剛才的表現不錯喔,天快亮了,該叫妳男朋友起床了,別忘了你的淫照全在我手上,我下次找妳時妳就要馬上過來讓我們二人爽,不然妳男朋友很快就會知道妳是一個被狗幹過的賤人。」

玉茹低著頭點了點,知道自己以後已經完全受這二人掌控了。

小劉:「你這騷貨去穿好衣服,阿福你把桌上和地上清理一下,凱文我去拿條毛巾叫他起來了。

一會兒小劉將我的臉擦一擦,搖搖我叫我起來。

還裝做沒事的對我說:「凱文,醒一醒,喝醉了睡夠久了,怎麼你和嫂子今天二人都這麼快醉??」

我故意裝糊塗說:「咦?到底怎麼了,玉茹也醉了嗎?真不好意思。」

玉茹:「我也醉得不醒人事,天都快亮了,我們該回去了。」

我聽玉茹這麼說知道她在這兩個淫棍姦了她之後,還要保護她們騙我,我心裡真是氣得話都說不出來。

當我和玉茹踏出店門口後,耳畔彷佛還聽到小劉和阿福的淫笑聲!而玉茹還是和以前沒二樣,一樣牽著我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今天要不是我沒被迷昏,我還不知道現在牽著我的手的女人是如此淫蕩,更糟糕的是這女人除了已經被人玩過之外,竟然還讓二人射精進去,連狗也一樣幹過她,現在她卻若無其事,我倒要看看接下來她怎麼成為人盡可幹的賤貨!!

接下來女友她怎麼成為人盡可幹的賤貨…..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