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迷姦暴虐的女友

玉茹被一根又濕又熱的肉棒頂來頂去,十分搔癢,忍不住屁股左右擺動,害得公狗繃緊臀部,隆起背部,蹬著後腿,用力往她屁股間亂頂,陽具仍不得其門而入。

這時小劉蹲下去,一手按住玉茹的屁股,一手握住狗陽具,直接對準她的陰道洞穴送了進去。玉茹尖叫一聲,噗滋滋狗雞巴已順利進入玉茹陰道裡面。公狗趁勝追擊,屁股不停向前頂撞,狗陽具不一會兒已整根沒入她的陰道……

「 哎喲…唔…唔…嗯….哼….哼….噢…噢….喔…喔… 」狗屁股擺動越來越快,狗雞巴也越頂越深,為了讓狗龜頭完全頂住子宮頸,小劉又將玉茹腰身壓低,白嫩的屁股顯得更為突翹。此時狗雞巴受到陰道又暖又黏又濕的刺激,比原來尺寸膨脹多許多,現在已經完全勾住玉茹的陰道,想撥都撥不出來了!

狼狗繼續展開猛烈地攻擊。小劉在一旁觀賞玉茹這幕超辣味激情演出,叼著煙笑得好開心,看見狗雞巴根部緊密地塞滿玉茹的陰道,偶爾露出粉紅色的雞巴,兩片陰唇快速一翻一合 ,一吞一吐,給人十分饑餓而淫蕩的感覺,洞口則流出大量淫液,分不出是人還是狗的。

一陣高潮的呻吟聲,玉茹的騷屄完全接收了公狗全部的精液,公狗掉出來粉紅色的雞巴牽連著一大片白稠的淫液。

當玉茹虛脫的攤在地下時,正巧後門有人開門進來,小劉嚇了一跳,原來是阿福開門進來。

小劉說:「你怎麼回來了?」

阿福:「我是回宿舍後心想這麼久你都還沒回來,想回店裡看看有沒有什麼事,卻聽到裡面有女人叫聲,所以進來看看,凱文他們二人怎麼了?」

小劉說:「我給他下了迷藥,給玉茹吃了春藥,現在正在他面前幹他玉茹,想讓玉茹大肚子,剛剛還先讓玉茹給狗幹,你要不要一起來把玉茹姦出個雜種?」

阿福平時垂涎玉茹已久,常偷偷對我說看到玉茹的曲線就想自慰,但一直苦無機會上玉茹,現在怎可錯失大好良「雞」呢?

「既然有這良機,我就幫玉茹讓他爽一下。」

「阿福,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玉茹哀求著。

阿福:「放心,嫂子,只要你乖乖配合,讓我的懶覺幹得你肉穴夠爽,我會好好疼你的。」

阿福說完後從口袋中拿出一瓶藥水,捌開玉茹的嘴,整瓶由玉茹的嘴中全灌下去。

「咦,那不是上次你買的強力春藥嗎?」小劉問

阿福:「不錯,要玩就要玩個爽,想姦她就讓她再多浪一點,這才夠爽。」

說完,玉茹已經眼咪咪的呻吟,完全的沉浸在春藥的掌控中。

阿福:「她剛剛被你幹這麼久,穴裡面還有她被公狗操出來的精液,讓我先幫她的爛屄洗一洗吧吧!」

阿福隨手拿了一瓶啤酒,叫小劉把玉茹雙腿抱起張開,開著口的淫穴還留著精液,阿福將啤酒就直接插入玉茹的淫穴中,就看著整瓶啤酒全倒進陰道中,啤酒泡泡佈滿整個陰戶。阿福再拿起桌上冰桶中的冰塊,一把冰塊就全塞進玉茹進下體,手緊緊的壓住洞口,玉茹全身扭動,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痛苦。大約三分鐘後,阿放開手,一大片啤酒向瀑布一樣源源流出,玉茹全身一直抖動,應該是冰塊的刺激讓她顫抖不已。阿福見狀也漸漸開始勃起,馬上脫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分又長又黑的大懶覺,站在玉茹面前命令玉茹吹喇叭。

「快幫我把老二吸硬,等下才能插爛你的騷穴,欠幹的女人!」阿福命令著。

此時玉茹下口啤酒正一滴一滴的流出,嘴吧含著阿福的大雞巴吸吮,兩個乳房則是小劉一手一個在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給這兩個色狼爽透了。

「哦……真爽,這麼漂亮的女人給凱文用真是浪費,不如拿來給我和老闆你好好享用,免得暴殄天物,幹!」阿福一邊抱著玉茹的頭吹喇叭一邊說。

「討厭,妳們怎麼可以這樣說?」

「以後只要你鮑魚淫癢、空虛欠幹,就來找我和小劉幫你吧,哈哈。」

「這叫做‘朋友妻,眾人騎,幹起來最爽’,何況你比我玩過的妓女還騷還浪。」小劉竟將我溫順的妻子比作人盡可夫的妓女,真是氣人。

「小劉,換個姿勢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來幹這女人的騷穴了。」想不到平時古意的阿福竟要在我面前姦我玉茹了。

此時小劉叫玉茹面對我趴下:「小美人,阿福在你男朋友面前姦你,讓她看看你的賤樣,好不好?呵呵..可惜他昏迷中。」

「不要!我不要在男朋友面前被強姦。」

小劉賞了玉茹一巴掌,強迫玉茹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了一下裝睡的我,便低下頭沒再反抗。

阿福握住那根已被玉茹吸硬的大陰莖:「嫂子,我要來幹你了,高不高興啊?被我幹爽時,一邊看你男朋友、一邊叫春,包你爽歪歪,幹死你!」阿福的雞巴「滋」一聲,就幹進了夢寐以求的嫩穴內。

「啊……好粗……好長……阿福哥……你幹的好用力……快把人家的鮑魚都幹破了,啊……」

「這根比你男朋友的還長還粗吧!幹死你,欠男人姦的騷貨!」

「我來幫你幹這騷貨,幹她鮑魚不夠深,她不爽的。」小劉怕阿福幹我玉茹不夠深,還在後面推他屁股。

阿福已在小劉從後推動下,雙手抓住我玉茹臀部,「啪啪」地用大雞巴狠狠地抽幹玉茹那想收縮、但又被用力插開的嫩穴,再迅速從肉洞抽出,也抽出玉茹被姦爽而溢出的淫水。

玉茹還被阿福抓起頭來看我,「快看,小蕩婦,你正在男朋友面前和我通姦,爽不爽?」

玉茹則一邊看我、一邊叫春,享受這樣的快感,她卻一點也不羞恥,真是個淫婦。

阿福不客氣地一邊幹著我玉茹的肉穴,一邊用雙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小劉,你推得渴不渴?我擠她的奶汁給你吸。」

「好啊,我正口渴,以後不用買牛奶,吸她的奶就夠了。」

想不到小劉竟說以後不用買牛奶,想喝就叫玉茹讓她吸奶,真是「騎」人太甚!

此時阿福已用力擠壓著我玉茹豐滿的乳房,讓躺在地上的小劉大口吸吮玉茹的乳頭,吸得兩頰都凹了進去。

「好吃!再來,用力擠出她的奶!」

玉茹在兩人的輪姦下,只得叫春不已:「啊……阿福……你幹的好重……好深啊……大龜頭每下都幹到人家的穴心……啊……這下幹到人家的子宮口了……小劉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都快被你吸光了……啊……

在他們一個幹我玉茹肉穴,一個拼命吸她奶子下,玉茹似乎達到第一次高潮。

阿福:「賤貨,你男朋友那根和我比,哪支長?」

「嗯.…嗯.…,當然是哥哥的較長,人家快受不了……」

想不到玉茹竟誇阿福的雞巴比我長,還幹得她受不了,真是賤人,虧我這麼疼她。

阿福:「那你男朋友平時用甚麼招式幹你?你最喜歡甚麼相幹體位?」

玉茹害羞地說:「人家男朋友只會男上女下那種,而且三分鐘就出來了,哪像你們,可以玩人家這麼久還硬梆梆的,至於甚麼體位作愛,人家不好意思說,就是那個……嘛!」

小劉插話說:「我剛才把她抱起來邊走邊幹,她好像被我幹得又羞又爽,一直都不敢看她男朋友,怕被人看見她被姦爽的騷樣。」

阿福說:「這招叫猴子爬樹,原來你也喜歡這招。」此時阿福已拔出那根幹了玉茹百餘下的雞巴,上面還滴著她發情的淫液。

「小騷貨,你的淫水還真多,快幫我舔乾淨!」

玉茹也遵命地跪在阿福面前,大口地吸舔他的雞巴,連兩顆大睪丸都含入了口中,令阿福色心又燃,牽起我玉茹的手,玉茹也雙手摟住他的脖子,阿福已握住雞巴,「滋」一聲插入玉茹那飽受摧殘的肉穴,再用兩手抱起玉茹的玉腿,一邊走、一邊操她肉洞。

「嫂子,抱我愈緊,我的大雞巴才能幹得你鮑魚愈深!」

見阿福抱著玉茹,像猴子爬樹一樣,一邊走、一邊幹她的淫穴。

「寶貝,這招相幹的姿勢,爽不爽?」

玉茹卻害羞臉紅、閉目享受,有時哀怨又無助地偷看我,但又馬上轉過頭,小鳥依人地靠在阿福結實的胸膛上。

「好妹妹,不用看你男朋友,他不會起來破壞我們的好事。被哥哥幹爽時,可以盡情叫春,我今天會好好讓你爽死的。」

見阿福抱著玉茹,在客廳一邊走、一邊幹,玉茹由於體態輕盈,加上全身騰空,只有雙手緊緊摟住阿福,兩個奶子壓在阿福狀碩的胸膛上,加上雙手抱著這美臀,又控制玉茹的嫩穴來吞吐自己的大雞巴,真令阿福淫興大發,便向一旁休息的小劉說:「小劉,快拿數位相機,幫我和這蕩婦拍照留念!」

「討厭,人家會害羞,不要……」此時小劉已拿出數位相機,阿福把玉茹臀部抱得緊緊的,大雞巴整根深深頂在她的子宮口。

小劉:「小美人,雙手摟緊他的脖子,秀出你最欠幹的騷樣!」

此時玉茹害羞地轉過頭來,輕靠在阿福健壯的胸膛上。

「拍了不少好鏡頭,好玩耶。」想不到阿福竟想留下他和玉茹性交的照片,作為以後要脅玉茹、任他姦淫的把柄。

「討厭,這種照片要是傳出去,以後人家怎麼見人啊!」

「放心,小寶貝,只要老子想幹你時,你就乖乖地來享受,就沒事啦!不然的話,你知道下場的!」

「小騷貨,過來吸我」 小劉陰莖稍軟,又令玉茹幫他吸弄

「嘿嘿,你的淫穴又緊又有彈性,用兩支懶覺來幹穴,一定爽死你!」

此時,玉茹吸小劉的懶覺吸得兩頰都鼓了起來。雞巴在玉茹吸吮後,又次再度堅硬挺拔,小劉先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再令玉茹面對他套入大雞巴坐下。

「啊……小劉哥……你的雞巴又變長……又變粗了……啊……」

此時小劉也用力抱住玉茹的屁股來吞吐大懶覺。

「幹死你,小騷貨。阿福,你可以從後面插進來了!」

「阿福,不要,人家的小穴不能容納兩支大雞巴。」

阿福也不管玉茹的哀求,只想試試兩支雞巴幹同一個肉穴的快感。

「嫂子,我和小劉兩支大懶覺,會把你的鮑魚幹得爽死,不用怕!」

見玉茹那緊密的肉穴已有兩支大雞巴塞入,連一點空隙都沒有,兩個色狼又黑又壯的體格,和玉茹白晰嬌嫩的玉體形成強烈的對比。再看見玉茹那個飽受摧殘的陰道口,塞滿兩支又黑又粗的陽具,正在出出入入,不時傳來兩個男人的三字經和玉茹被姦爽的淫叫聲,令我有種罪惡感的亢奮產生。

當小劉和阿福正聯手姦玉茹時,小劉說:「阿福,這個欠幹的女人,沒有兩支雞巴操她是不會爽的。」

阿福:「想不到這麼緊密的嫩穴,竟能同時塞入我們兩支大懶覺。真爽,幹死她!」

玉茹:「啊……你們兩個好壞,人家的快被你們幹破了,啊……」

此時玉茹也害羞地偷看我是否已清醒,是否看到她被兩個色狼輪姦時的騷樣:「啊……這下好深,阿福哥,你的雞巴幹得太深了……啊……小劉哥,你雞巴上的入珠,刮得人家陰道好麻、好癢,啊……」

小劉也看著玉茹的嬌唇動心,兩人親熱地深吻起來,令阿福吃起醋來,便雙手抓住玉茹的乳房用力搓揉,令玉茹全身上下都給這兩個色狼姦透了。不久,阿福也要求親我玉茹,便仰躺在地上,讓玉茹面對他套入大雞巴,玉茹也害羞地伏在阿福身上,任由他一前一後操她淫穴。

「小劉,換你從後面插她吧!」

此時小劉陰莖稍軟,便拿出印度神油抹在龜頭上,大懶覺再次青筋暴脹。

玉茹:「小劉哥,你在抹甚麼?」

小劉:「騷貨,等我擦上神油,我的老二便可以再操你幾百次仍然堅硬無比,哈……」

阿福也讓玉茹坐起,兩人抱著相幹,他兩手用力抱住我玉茹的下體,來回吞吐他的大雞巴。

玉茹雙手摟緊阿福的背部,下體任由阿福來回套弄大雞巴。偶而,她也會偷看一下自己下體的,正有一根又黑又粗的陰莖在不斷插入抽出,令她粉頰一陣暈紅,便靠在阿福的胸膛嬌嗔叫淫。

阿福:「這招老樹盤根,把你抱著幹穴,爽不爽?小蕩婦。」

玉茹:「啊……阿福哥,親愛的,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啊……你的兩顆大睪丸撞得人家陰阜好癢、好爽……啊…………」

此時小劉的陰莖在抹上神油後,再度充血堅挺,又看著阿福和我玉茹在抱著交合,下口緊密結合,連上口也親得火熱,令他忍不住的說:「這娘們似乎很喜歡被男人抱著幹穴,讓我也來抱抱她。」

阿福這時才意猶未盡地放開玉茹,玉茹害羞地放開摟住阿福的手,再轉身摟住小劉的脖子,下面的肉穴又換了另一支大雞巴。

「好哥哥,你的雞巴又變硬……變粗了,啊……插得人家穴心好深、好麻……啊……」

玉茹只好雙手摟緊小劉的脖子,下體任由他抱緊來吞吐大雞巴,小劉不時邊幹她,還邊罵臟話,真令她又羞又爽。

「小美人,小劉哥抱著你相幹,爽不爽?」

「討厭,你們兩個色狼好壞,專門欺負良家婦女,人家不說了!」

「寶貝,抱緊一點,哥哥才能幹得你更深更爽嘛!你的兩個奶子撞得我胸部好爽,來,讓哥哥親一下。」

小劉也不放過玉茹的嬌唇,四片相接,舌頭也勾搭起來。

「阿福,順便幫我們拍一張抱著相幹的照片做紀念,以後我想幹女人就不用找妓女,一天要幹她幾百次都可以了,哈……」

想不到小劉也學阿福,想留下玉茹與他通姦的証據,把玉茹當作妓女一樣任其逞洩獸欲,真是可惡!

「小劉,你這樣抱著人家幹又拍照,人家好害羞,你的毛手捏得人家屁股好用力,討厭,啊……這下幹得人家穴心好麻……」

「小騷貨,你想不想幹深一點,順便享受被射精進入子宮的快感?」

「不行,不行,如果哥哥射精在人家子宮內,人家會受精懷孕的。」

「哪有只要享受幹穴的高潮,而不要體會一下被我射精進入子宮的快感?反正你這母狗剛剛都給野狗幹過,公狗精液還不是全射進去,今天我就將我的好精華送你…,哈哈哈………。」

此時小劉已把玉茹平放在地上,在她下體墊一塊座墊,令她陰部高突,以便承受他射出的精液,恨我此刻仍全身無力,只能眼睜睜看著玉茹要被強姦受精懷孕。

小劉:「小蕩婦,我就幫妳男朋友射精進入你的鮑魚吧!哈……」

玉茹:「不要射在裡面啦,人家會大肚子的,不要啦!」

小劉不管玉茹的哀求,已壓著玉茹用男上女下的方式,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操她的肉穴,不時傳來「滋滋」的淫水聲、與性器交合的「啪啪」聲、再加上小劉的淫言穢語和玉茹的叫床聲。

「這下幹得你夠不夠深?……這下爽不爽?幹死你!」

「啊……這下好深……啊……這下幹到人家子宮口了……這下幹到人家心口上了,啊……」

阿福也不放過玉茹胸前晃湯的玉乳:「好妹妹,我想和你乳交,好不好?」

「討厭!人家的乳房被你那壞東西插,羞死人了!」

「別害羞,試過就知道,保証你爽歪歪!」

可憐的玉茹下口被小劉一下比一下重、偶爾還會旋轉地抽插嫩穴,連兩個乳房也被阿福擠壓出乳溝,夾在中間的一根大陽具來回抽送,令她上口不斷地叫春,以助二人淫興。

「阿福,你幹得人家乳房………好酥……好爽……啊……小劉哥,你的大龜頭頂得人家子宮好重……人家的小穴穴快被你的大懶覺撐破了!」

阿福幹了一陣我玉茹的乳房後,也下來在小劉背後推他下體,讓小劉的雞巴可以幹得玉茹的肉穴更深、更重。

「啊……阿福,你好壞哦!……推得這麼用力,人家的小穴快給他幹穿了……啊……這下幹到人家子宮了!」

阿福不理玉茹的求饒,仍狠力推送小劉的下體來抽幹玉茹。

「小蕩婦,小劉的雞巴有沒有幹到你的鮑魚深處?……哈……」

小劉:「阿福,快用力推,我要射精進入她的子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