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房東妙房客

發言人:OCR

(1)

我查過族譜,原來我的祖先都好有錢的,有田有地,家丁都幾百人,後花園還大過維多利亞公園,真是威風到盡,我爺爺晚晚都有奴婢陪寢,玩女人都玩到骨頭軟啦!

後來,不知傳到那一代,生了個敗家仔,賭一個晚上就輸了十畝田,再賭就輸去祖屋,結果連老婆都賣了,真他媽的混蛋。

俗語話:爛船都有三斤釘,這老祖宗來到香港就買了一棟樓在上海街。以前買一棟唐樓好便宜的,但除了這層樓,就什麼都沒有留給我了。

我乃九代單傳,唯一得益就是這棟唐樓。幾十年樓齡的舊樓,自己又住不完,當然是租出去啦!有個叫花姐的女人租了二樓去做一樓一鳳,看她的招牌,由初時的純情學生妹一直做到變成住家淫婦,後來自稱是上海街蕭小姐。

然而人老珠黃,花姐去年竟患了子宮癌,死了。

講起花姐,她初入行時真是年輕貌美!初開始時,生意並不太好,花姐整日借酒消愁,我就趁她心情不好時,藉機會陪她傾談解悶,順便討一點小便宜。

記得有一次,花姐說有個變態差人用手扣住她的雙手,然後槽質她,打得她成身又青又腫。我就乘機剝下她的衫,逐寸逐寸地檢查。她不止有對乳房飽滿,她的纖腰好幼好滑好細,我兩隻手用力一箍,但就輕叫一下:「喲!」

嚇得我即刻縮手,驚怕捏斷她的細腰。還有,她那臀部同一般大屁股的女人也不相同,兩個小山丘真是又大又圓,讓男人一見到就想摸,一摸到就想用塊臉去搓,一搓落就想伸條舌頭去舔,舔得幾舔,自然會忍不住用牙咬。

花姐有一招好絕,我一邊舔她,但就一邊彈呀彈個屁股,真是過癮都全身都麻 !和花姐性交還有一樣好處,她好認真!絕不像其他女人那樣,是也叫,不是也叫,她叫床絕對是真情流露。我表現好時,她就會讚不絕口,贊到我天上有,地下無,但是當我的狀態不好之時,她就會想辦法幫我。用口、用手不在話下。她有好多道具,又穿皮靴皮底褲,又扮護士,又扮女警。總之,我覺得她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全面性妓女。

還有一樣也不可不提,我和她性交不下數十次,她未收過我一次錢。這樣好相處的女人,竟然會生子宮癌,真是天意弄人!

花姐死去,我傷心極了,為了她,我足足有整個月心情不安樂,就算見到漂亮的女郎都起不了頭,花姐沒什麼親人,身後事都是我幫她辦理!

最近三樓的住客又移民了,於是就一齊招租。有班北妹來租屋,不用說,又是北姑雞的架步接客啦!我加了一倍租金租給她們,但她們並沒有有還價就租了二樓,反正有租交就行了,理得她們做雞或者做鴨啦!

三樓租給一對夫婦,新婚不久,那女的都生得好端正!開頭她就不肯租,但男的說第二個地方租不到這麼平租的住處,兼且交通方便,鄰近地鐵站!

二樓那幾位阿姐真大手筆,竟然大肆裝修,見到面問她們說:「嘩!豪華裝修哦!怎麼這樣大手筆呀!」

「做生意當然要講門面哦!」

「說的也是!門面漂亮可以收貴一點嘛!」我笑著說道。

「收得貴,恐怕你們做老闆的又不肯上來哩!」

「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多貴都有人爭住來找你啦!」

「你這麼識貨,新開張第一場就留給你了!免費的,記得明天上來啦!」這女孩子真風騷,她的廣東話又說得不甚正,一字一字地念出來的,份外蝕骨。聽她那把聲都會心癢癢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樓下找她,開門的卻是另一個女人。

「包租公,你這麼早來找誰呀?」

「找莉莉呀!小姐,你又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媚媚,是莉莉的同鄉。」

「哦!難怪你跟莉莉一樣漂亮迷人啦!」我讚美她,這是真心的話,她長得十足十周海媚那個樣子,一對銷魂眼簡直有電的!

講得幾句,莉莉出來開門,她說道:「陳先生,這麼早呀!我們要中午十二點拜神之後才開張,到時,請你來吃免費套餐啦!逢門今午始為君開呀,嘻嘻!」

嘩!這麼風騷,真要命!媚媚聽見了,也說道:「如果你有本事吃得下,我都提供免費餐一份哩!」

「嘩!發達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於上樓養精銳儲夠本,一陣大展鴻圖,大發雄威,大放光明,大肉棒插入洞,哈哈哈!

我有一種藥,好有效的,做愛之前兩個鐘頭吃一粒就會龍精虎猛,好似被鬼上身似的,包有表現。今天有兩個女人等著我,看來吃多一粒不會死吧!我想了一會兒,死就死啦!死在女人胯下,同李小龍做對地府兄弟又如何!

十二點鐘一到,我就下樓去,兩位青春美女夾道歡迎,問我想先做那個?我說最好兩個一齊來啦!

她們用好不屑的眼光望住我下面,問道:「包租公,你有多少能耐呀!」

「六寸半,不過,這不是講長短,是講勁力嘛!」

「那你脫下褲子啦!」

「是不是我脫下褲子你替我含呢?」

「中午套餐頭一盤就含含吞吞,進房嘛!哥哥。」莉莉一邊講,一邊伸了伸舌頭。

「已經好久沒有女人稱我哥哥了,莉莉,你真行,一見你就開始抬頭,小鳥要出籠啦!」

「媚媚,你都一齊將來,我你一齊服侍這位公子啦!」莉莉向媚媚招手。

一入到房,我都未動手,莉莉就攬到我幾乎透不了氣。我左手伸入她底褲裡面,地毯式搜索了一輪之後,乾脆扯下她的褲子。媚媚在我後面,用身體磨我背脊,然後,她拿了把剪刀,對準我下面。

「喂,你想絕我子孫嗎?」我嚇了一跳。

「放心啦!我 是想幫你的底褲度剪個窿,等你只雀雀伸個頭出來。」媚媚應道。

「你瘋了!脫下褲子就行了,要這麼麻煩嗎?」

「我喜歡剪呀!行不行啊!」

嘩!死了!這兩個女人肯定心理不平衡,但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唯有暫時扮作若無其事, 好見機行事啦!

媚媚果然在我陽具對正的位置剪了個洞,我那條肉棒第一時間就奪門而出。

「嘩!好偉大哦!」媚媚叫道,跟住就跪在我面前,雙手抱住我那條肉棒玩起來。

我以為但會含了含,舔幾舔就算啦!可是她卻在製造三文治,用她一對乳房夾住我那條肉腸。媚媚肯定不是第一次這樣服侍男人了,因為她的手勢純熟。她輕輕磨幾下,就將我的陰莖拉住,對我說:「要濕一濕才過癮!」

我以為但會幫我含住,用她的口水做潤滑劑啦!那知她望一望莉莉,莉莉就跪下,媚媚隨即將我的陽具 入莉莉口中。

「哇!你都好識得利用人哦!」我說道。

「朋友是要來利用的嘛!」媚媚好得意地說。

莉莉的口水還多過稚多利亞港的海水,我好似一隻船浸入一江暖暖春水,好舒服。

她的舌頭就好似一隻船槳,搖呀搖呀,為我撐船掌舵,一時搖搖左邊,一時搖搖右邊,我只舟舟本來好似漂在大海中的一條船,有了她的舌頭生動了。

正在迷迷癡癡之際,媚媚突然將我只『舟舟』從莉莉嘴裡拔出,夾在她雙乳之間。

嘩!你估我只舟舟是登陸艇?剛剛潛完水,又要我上高山!媚媚個山峰好高好大,我只『舟舟』就夾在她峽谷之中。低頭一望,又見到兩個山頂上各有兩朵千年靈芝,就好想爬上山頂採摘。媚媚這個山頭簡直是個活火山:第一,她好硬,熱辣辣,好似個暖爐。第二,她會動的,我條肉棒不用動,任由兩個火山上下磨擦,真是舒服極了。

正當媚媚用她對奶磨我陰莖之時,莉莉卻呆呆地望住我!我覺得好奇怪,於是對她說道:「你都來玩啦!脫下你那個奶罩,等我可以輕舟已過萬重山嘛!」

莉莉還是拉拉扯扯,不多願意,我一生人最憎人婆婆媽媽的!見她怎樣,就用力一扯,扯下她件內衣。一扯之下,嚇了一跳,原來這女人裝假狗,平時以為喜馬拉雅山,原來是飛機場,真沒味道!

莉莉見我一臉蔑視的眼光,竟然眼角滲出幾滴眼淚。我不怕女人惡,最怕女人哭,一見到她怎樣的環境,心就軟了,我連忙幫她抹眼淚。我記得孫子兵法裡面有一招『聲東擊西』,我將這招變一變,變成『聲峰擊洞』。我嘴裡就說她的胸細細粒容易食,別有風味,另一方面我的手就向她下體進攻。右手在前,左手在後,同時摸到防空洞,先在外邊徘徊一陣,見對方有也火力回擊,就一、二、三進攻,左邊一隻手指公,右邊一只食指,一隻插入肛門,一隻插入陰道。

「哎喲!」莉莉叫了一聲之後就說:「乾爭爭,痛死人!」

我將兩隻手指拔出,伸過去叫她吮,讓她自己用口水做潤滑劑。那知她兩手一推,將手指推給我,叫我自己吮!

插入下陰那隻手指就沒問題,插入屎眼那隻,有屎味,怎麼吮得落口呀!但我又不想破壞氣氛,有點兒進退兩難。就在此時,媚媚說:「我來吮啦!」

我說道:「你不怕髒嗎?」

她好委屈地說:「能夠令大家開心,無所謂啦!哥哥!」

死啦!死啦!她一句『哥哥』,我全身都軟了,一顆心都交給她了,我心裡在說:「媚媚呀!我的心都酥麻了,我好想把陽具插入你的銷魂洞了!」

媚媚好認真咐吮我那隻手指,看她那個樣子,我就算把兩隻腳趾公讓她吮,她都一樣會這麼投入,這樣好玩的女人,到那裡去找呀!

我再一次插入莉莉前後窿,一出一入,一深一淺,當正是自己的陽具,插到她丫口丫面,阿媽都不認得了。

其實,這都是媚媚的功勞,我一邊用手指插莉莉,媚媚就一邊用舌頭挑逗我那敏感的龜頭,搞到我成身肌肉好似解剖著的青蛙,不受控制地一跳一跳的。

媚媚真不簡單,她有時咬住我的陰莖,於是 用舌頭在外圍頂頂撞撞。有時吮一下龜頭,有時又舔一下龜身,最難頂的是她輕咬我個春袋。春袋裡面兩粒湯丸身矜肉貴,咬大力就會痛,咬得不夠力又沒有味道,所以我認為,要考一個女人叫口技功夫,叫她咬春袋就最好,不是個個女人都咬得男人舒服的!

我給媚媚九十分,還有十分是我覺得人總會有進步,將來她一定可以含得更舒服,舔得更有技巧!

突然,一陣劇痛傳來,我以為仍然是媚媚在咬我啦!誰知低頭一看,嚇了一大跳,不見叫道:「小姐呀!你在搞什麼啊!」

原來媚媚用兩個 衫用的衣夾,夾住我的春袋,她還對住我笑問:「痛不痛呢?」「當然痛呀?春袋痛歸心呀!」我大叫。

「好像沒聽過這樣的說法哦!十指痛歸心就聽過。」媚媚道。

「你變態啦!」我質問她。

「你好正常嗎?」媚媚反問。

「我當然正常啦!」我理直氣壯。

莉莉插嘴道:「你正常就不會猛插我的屁眼啦!」

我被她窒住,好彩也反應夠快,立刻應她說:「鬼叫你屁股怎麼迷人!」

「你好喜歡嗎?你喜歡也不來吻吻!」莉莉道。

我正想啜她的屁股之際,媚媚說道:「等一等,你可別那麼偏心!你也看看我個屁股,看那一件好哩?」

媚媚一轉身,就同莉莉平排,兩個屁股排在一齊,就有好大的差別。莉莉不僅奶子小,連個屁股都不大,不過,小是小,她好有線條,形狀不錯,如果當自己去小人國,都可以評為一流哦!

至於媚媚,她的屁股就大得多,紅紅地,勝在股溝夠深,股肉夠豐厚,摸得幾摸就會手軟陽具硬。兩個屁股,各有煞食之處,我也不理咐多,湊個嘴去,左、右各一個,狂啜一輪,就話:「好肉呀!」

突然,我想起以前同花花玩過一種遊戲,我塞一支筷子入她屁股,她一起一伏的,好享受哦!現在有兩個屁股,如果拿支筷子一頭塞入媚媚,另一頭塞入莉莉,叫她們自己磨磨叮,一定非常過癮!

我在女人面前好大膽,什麼都說得出,於是就照直講。兩女聽見,同時間轉身,兩個陰戶幾乎塞到我的嘴,她們異口同聲說道:「你都變態的!」

我騎騎笑,點頭話:「是呀,我變態的!」

一提起變態,我就想起媚媚夾住我春袋那兩個夾子,嘩!好痛呀!我一手拔開兩個夾,就走入廚房拿筷子,見到有幾隻雞蛋,就順手拿兩隻入房。

莉莉見到就說:「你拿兩隻雞蛋做什麼?」

我笑著說道:「你估如果塞一隻蛋入你的陰道裡會怎樣?」

「去你的!又是變態的東西。你可不可以正常一點呀!」媚媚不屑我的所作所為。

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我左一隻,右一隻,將雞蛋在每個陰道塞一隻,然後對她們說道:「你們比賽一下生蛋,看那一個最快把蛋生出來。」

兩女雖然口硬,但都好就得人,我她們生蛋,她們果然好努力地生蛋,還玩得好過癮哩!莉莉的臀部雖然小,但生蛋她就最威,首先把那隻蛋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