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偷情的秘密

放下咖啡杯,擦一擦嘴,老公看了看錶說:「喔,到時間上班,要走了。」我拿來他的公事包,幫他穿上西裝外套,送他到大門口,老公在我嘴上親了親:「我愛你,老婆,再見!」我依依不捨狀回道:「我也愛你!早點回來。」

門「喀嗒」一聲關上了,我到客廳收拾好餐具拿到廚房,回到睡房後心兒開始「噗通、噗通」的蹦跳起來,腦海中逐漸浮現出他那充滿活力的胴體……他,名叫尊尼,上星期我到樓下超市購物搭電梯時高跟鞋不小心踩歪了,雖然人沒摔倒,買的東西卻散落一地,他細心地幫我一一撿起,還攙扶著送我回家。

為了感謝他的幫忙,我替他煮了杯咖啡以示謝意,並挽留他多坐一會,他不斷誇我的手藝好,又讚我長得漂亮、身材誘人,逗得我不知多麼開心。在閒談中知道他就住在我們隔鄰大廈,是個自由工作者,在家為一些廠商設計電腦程式,每天早上也會到超市購買日用品。

此後我們幾乎天天都在超市裡碰面,一起選購貨品、一起到社區的餐廳喝杯飲料,然後他幫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陪我回家。不到半個月,我們成了無所不談的知己,最後終於逃不掉陰陽相吸的天然定律,由朋友轉化為情人,神推鬼差地發生了性關係。從此以後,我的購物單裡又多了一個項目,那就是避孕藥。

據說他有四分一外國血統,難怪長得這麼帥,魁梧的身材、深邃的眼眸、高高的鼻樑,是那種滿身散發著成熟男子魅力、深受女孩子歡迎的白馬王子。尤其是他那……那根東西,可能是繼承了洋祖父的遺傳,又粗又長,比我丈夫的大多了,我曾暗暗用手量度過一次,足足比我老公的肉棒長上至少兩個龜頭!

還記得第一次被他插入後,由起初的漲滿、難受逐漸轉變為充實、銷魂時,我知道自己再也離不開這根大傢伙了。我懷疑那些說陽具尺寸大小不影響性交質素的女人可能沒有嘗試過被這麼粗大的肉棒抽插吧,每當尊尼的陽具在我體內中插入、抽出時,與陰道壁的磨擦時間和面積都比我丈夫長上一倍半,我覺得他插兩下就比老公插三下還要來得刺激,往往在他射出前我已經來了兩次高潮。

邊想著尊尼,邊站在梳妝台前對著鏡子觀看自己的胴體,在兩個男人的滋潤下,我變得愈發美麗動人了,身材曲線更加玲瓏浮凸,一對乳房也比婚前更加豐滿。我脫下睡袍,換上那件丈夫在網上購買的薄紗情趣睡衣,把內褲徐徐脫掉,再在腋下、耳後、陰戶上噴點香水,側身扭幾扭屁股,喔!如果我是個男人,也準會被鏡中的風騷少婦誘惑得慾火焚身。

「叮咚~~」熟悉的門鈴聲響起,我趕忙收拾起旖念,走過去把大門打開。「寶貝,有想我嗎?來,看照我的吩咐做了沒。」尊尼還沒進門就一把摟住我,另一手立即伸到我的胯下撈了幾把:「嗯,乖,果然已經先把內褲脫掉了。」

「哎呀!急色鬼,快進來先,讓鄰居看到了多不好……」我的嗔語還沒有說完,尊尼就把我攔腰一抱,腳往後一蹬蹭上了門,隨即向我們夫婦的睡房走去。「唷!別急嘛,我給你煮的咖啡……」我還沒緩過神來,微掙著說,「不管了,先打個炮再說。」他已經把我扔在床上,扯去睡衣了。

尊尼三兩下也將自己脫個清光,一撲上來把我壓在身下,勃起得硬梆梆的大雞巴輕車熟路地對準我的陰唇中間就挺了進來。「喔……」我輕呼一聲,緊緊把他摟住,感受著他那根大肉棒一路長驅直進,直至硬朗的龜頭抵到子宮口再也塞不入了,才酥軟地放鬆身子,迎候著他下一波的狂野抽送。

尊尼卻不馬上發動進攻,而是一手搓撫著我的奶子,一手將床頭小几上我和丈夫的結婚照掉過來向著我們,壞笑道:「你老公正看著我倆做愛啊!浪吧,盡情地浪吧,讓你老公看看你是多麼的騷。」我眼角輕輕一瞥,羞得漲紅了雙頰,可與此同時,性慾卻像被潑上了油的烈火一樣,立刻熊熊地燃燒起來。

這個壞尊尼確實很懂掌握偷情少婦的微妙心理,明明是背夫勾漢,卻一邊挨操一邊感受著丈夫目光盯住的感覺,心內那種既慚愧又刺激的背德衝突使情慾空前亢奮,高潮的快感也愈加強烈,讓我不禁逐漸沉迷在這種錯亂的畸形肉慾裡。

啊!尊尼開始抽送了,他的雞巴彷彿撥動了我全身的興奮琴弦,一波波快美的感覺像海浪一樣從下體湧上來;他的雞巴又像扭開了我身體裡的分泌開關,淫水止不住地長流不息。我像掉進了快樂的旋渦中,旋轉、起伏、昏厥、迷失……整個人爽得連魂魄都飛離了。

「嗒!咯咯……」這時突然從玄關傳來大門開鎖的聲音,天哪!不會是老公回來吧?我大吃一驚,快感馬上像肥皂泡一樣忽的爆破,急忙推開壓在身上的尊尼,探頭透過房門的縫隙果然看到老公邁進屋來的身影!

尊尼也看到了,我倆手忙腳亂地滾下床去,我一邊將尊尼的衣褲、鞋襪踢進床底,一邊焦急地思量著該讓尊尼躲到哪裡去。藏進衣櫥?不行,從床走到衣櫥必須經過房門口,這一定會被丈夫看到;躲到露台外?也不行,尊尼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被鄰居見到就糟糕了,而且誰知老公不會走出露台呢?

電光石火之間我突然發現床旁的梳妝台下有個足夠容納得下一個人的空位,趕忙一手指著那個地方,一手用力推尊尼挪去那邊,尊尼也馬上會意,用爬的躥了過去,立刻鑽進那個黑漆漆的空間裡。

我匆匆披上原先那件厚睡袍,將矮凳擋住梳妝台前尊尼藏身之處,然後坐在矮凳上裝模作樣地對著鏡子搔首弄姿,扮做正在梳理頭髮的樣子。

好險!剛掩飾妥當,老公就走進睡房來了,我不敢亂動怕會穿幫,於是僵著身體從鏡子中裝作驚訝地問老公:「咦?你不是上班去了嗎?怎麼又折回來?」

「哦,我遺漏了一份文件在書房裡,今天開會要用,所以才返回家拿。」老公邊說著,邊向梳妝台這邊走過來。我更害怕了,用腹部緊緊抵住梳妝台邊沿,雙腿張得闊闊的,而且把睡袍左右拉開,企圖能遮掩多一些空間。

老公站在我身後,雙手扶在我肩膀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看著鏡子裡的我讚道:「喔!甜心你真美麗,兩頰紅噗噗的,雙眼媚得像要滴出水來。」我還沒開口答腔,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發生了——只覺得有個熱熱的、滑滑的東西在我的陰戶中輕輕的上下撩動著!我立即明白到,尊尼正在用舌頭舔我那向著他門戶大開的小穴!

更難堪的是,敞開的睡袍將我胸前一對傲人的奶子透過鏡子的反射完全進入了老公的眼簾,他的手開始慢慢由肩膀向下遊移,逐漸朝雙峰靠近……幾乎在同一時間,尊尼的舌頭已經來到我那充血凸起的陰蒂上面,並一輕一重的挑逗著。

天呀!怎麼辦?強烈而又刺激的快感不斷由下體襲來,可我又不能夠歡叫出聲,只好啞忍著,緊緊咬住嘴唇,但身子仍情不自禁地發出一下下顫抖。幸而老公的手這時已經來到了乳頭上,捏住我兩顆櫻桃輕輕的搓擰著,我順勢「啊……啊……」的放聲淫叫起來。

「很冷嗎?看你身子一直抖呀抖的,連乳頭都凍硬了。」老公關心的問道,扭頭一看:「哎,怪不得,露台的門打開著呢!」於是鬆手向露台走去。我暗暗慶幸沒讓尊尼躲在露台之餘,偷偷用腳蹬了他一下,警告他別在我老公面前搞惡作劇了。

關好露台的門,老公又回來我的身後,繼續握著我兩個奶子把玩起來。那個死尊尼趁機投井下石,再次用舌頭舔我的陰戶,而且這趟不只逗弄我的陰蒂,還伸出一隻手指插進陰道裡出出入入的抽送著。

我哪堪被兩個男人這般上下襲擊,舒服得「啊……啊……嗚……嗚……」的不停浪叫,身子像發冷一樣猛抖猛顫,卻又不敢隨便亂動,唯一的動作就是將小腹用力向前頂住梳妝台,上身後仰,以迷濛的眼光望住老公,張開一雙紅唇以叫春來抒發出心中的壓抑。

「舒服嗎?」老公一邊搓揉著我的乳房,一邊得意地問道。「嗯……嗯……舒……舒服……」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但隨即又心想,這句話究竟是說給老公聽,還是向尊尼吐露我自己此刻感受的心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