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學生妹(郵差的獵物之一)

我是一個郵差,雖然只是一份低下的職業,但這份職業卻能給我很大的滿足,這份滿足並不是指精神上——而是肉體上。

在一個地區長期派信往往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而因為得到這些資料,從而可以給我帶來意外的’ 收穫’.因為工作的關係這區的居民我差不多都認識,甚至他們的職業,家裡有些什麼人,上落班時間等等……我都一一瞭如指掌。

嘉敏是一個讀中六的女孩,年剛十六花樣年華,樣子仲非常標緻,雖然身材並非出衆,但都擁有33C 22 32 的美好身段,加上一雙修長而白晢的小腿真是睇見都流口水。

她生長於單親家庭,由母親一手帶大,家境可謂堪憐. 雖則沒有錢去補習亦沒有父母指導,但她為人好學勤奮,每年的成績總是名列前矛,令母親非常安慰。

由於無去補習,亦都沒錢去玩,一般她放學總是馬上回家的。我看著手錶 4:45pm .目標人物正逐步接近,我的心情開始有點緊張,但看著穿著校服短裙的她,身體卻不禁由開始輕奮. 我躲藏起來怕給她見到,在她上樓梯時才悄悄跟上。

嘉敏住的是唐樓,樓梯連燈都沒有更加不用說什麼閉錄電視,這正好給我製造大好機會。就在嘉敏開門的一刻,我從後一手抱住她,另一手用混有哥羅方的手帕蓋住她口鼻。

她開始時極力爭扎,但不久就昏睡過去了。

我先把門關好,然後再從裡反鎖,雖然明知道她母親要到8pm 才回來,但都是小心些好。

我把嘉敏抱到床上去,看著這個穿著校服真正的學生妹,我吞了口口水,身體也不由自主地有了反應。我真怕自己壞了好事,只好忙把視線移開. 我先將一身的郵差製服除下收起。然後從郵袋取了個布殊面具載上,又將準備好的用具取出,有繩,攝錄機,相機,ky,手帕,小刀……

我將嘉敏擺成大字型,然後用繩將嘉敏的手腳在床頭分別綁緊. 我拿出腳架把攝錄機的位置固定好,並隨即打開<PLAY>——正式開始。

睡在床上的嘉敏就如一個小仙女,美麗得叫人心動。而這個仙女現在正大字型躺著,雙腳張開,我站的位置正好看到短裙下的白色內褲,她穿的內褲正一如其人地予人" 清純" 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卻又特別使人想去侵犯她。

我終於忍不住的把嘉敏的內褲褪下,看到那玫瑰花辦般美麗的花蕾,還有仍是稀疏的毛髮。我的小小弟馬上站了起來,我沒有再一步行動,因為我先要拍番些照片留念。我拿出數碼相機對住嘉敏狂拍,有時影全身有時影半身,更用手指把嘉敏的陰唇分開來拍個特寫。後來我解開嘉敏的衫紐拉下她的胸圍。

嘩!粉紅色的乳頭襯上她白晢的肌膚,再配33c 的上圍,真的讓人愛不釋手。我忍不住狂揸亂搓一番,這種又軟又滑的乳房是我有生以來都未曾試過,後生女的確不同啊!這麼漂亮的乳房我當然不會錯過,馬上多拍幾張,到我認為拍夠,就把相機放下,正式開始吃我的主菜。

我把HI-FI 打開,選了一隻浪漫的CD來播,然後將音樂稍微放大,到時如果嘉敏醒轉呼叫都不太張揚,雖然我明知樓上樓下都沒人在,但我依然好小心。好了,一切準備就緒,我再一次撿查攝錄機,確定依然在進行拍攝,我便安心工作了。

上到床看著嘉敏如海棠春睡般的小公主,幾乎不忍心侵犯她,但我當然不會半途而費. 看著她那粉紅的乳暈那種嬌艷欲滴的色澤,再握住她柔軟而白晢的乳房,我連最後一絲憐憫都消失了。我開始吻她的小咀,那極之可能是她的初吻。她的雙唇既溫暖又柔軟,我還把舌頭伸入她的口內,品嗜著處女的唾液。之後我向嘉敏的乳房進軍,一面握著她又白又滑的乳房,一面用舌頭輕舐她敏感的乳頭,沒想到暈了的嘉敏也會有反應,那顆粉紅色的乳頭竟然馬上硬起來,而我的小弟弟也不甘後人地硬如鐵捧。我得寸進尺,向嘉敏從未有人涉足過的處女地進發.我先用手指在嘉敏的陰蒂上輕揉,想不到昏睡的她都會受不住刺激,馬上淫水四溢,變成澤國。我忍不住一嘗處女的泉源,把頭埋在嘉敏雙腿之間,更用舌頭舐她那鮮艷的花蕾。

不知是否刺激太甚還是藥力已過,嘉敏居然甦醒過來。她張開眼來的一刻我正舐著她的陰蒂,不懂人事的她雖仍未知發生何事,但也把她給嚇呆了。我沒有給她機會叫喊,馬上按住她的小咀,又用刀指嚇她。

[ 如果你嗌我就劃花你塊面,知唔知道?] 嘉敏嚇得面色青白,驚惶的點頭. 我於是放開了手。

[ 唔……唔好……劃……花我塊面呀] 她驚慌地說道。

[ 如果你聽教聽話我又點捨得傷害你喎,【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如果唔聽我話……哼……哼……到時就咪怪我……] 我帶點恐嚇的意味說道。

[ 我聽……話……聽……曬你話……你……唔好劃花我塊面呀?] 嘉敏顫抖的說. 我把刀子在她面前一幌,警告的說:[ 好……為o 左試驗你聽唔聽話,我而家問你幾個問題,你要老實作答呀,唔係有得你好受。] 嘉敏慌忙說:[ 係……係……我答……我答……] 我問[ 你叫咩名?] 嘉敏說:[ 陳嘉敏。] 我問[你幾多歲?] 嘉敏說:[16 歲.]我問[ 讀幾年班?] 嘉敏說:[ 中五。] 我問[三圍數字幾多?] 嘉敏一愕,說:[ 我……我唔知呀。] 我一怒[ 咩話,你唔講我就劃花你塊面。] 嘉敏慌得想哭[ 我……真係唔知呀……我淨係知道腰圍係22吋o 乍。] 我估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三圍,雖然我一眼就看得出來,但我依然拿出一把軟尺來逐一量度。

我要嘉敏面向攝錄機,用軟尺將她的胸部繞了一圈,更有意無意地觸碰到她的乳頭,使她一臉通紅. [ 上圍係33……跟住腰係22……下圍係32……記好啦,連自己的三圍都唔知,而家d 女仔真係……] 我在攝錄機前一一說出嘉敏的三圍數字。

[ 最後一條問題啦……你仲係唔係處女?] 我問嘉敏當堂羞得連耳根都紅埋,手足無措都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點也不放鬆[ 答我……你仲係唔係處女?] 我望住她,緊張地等待答案。

嘉敏羞得不敢抬頭,最後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 係……] 果然不出我所料,處女!我最喜愛的處女!

我見她蠻聽話便解開綁住她的繩,同時我也把褲脫掉,露出我早已勃起的雞巴。嘉敏見到我昂藏七吋的小兄弟立即嚇得花容失色,慌張的說:[ 你……你想點嘛?] 我命令的說:[ 用你既口含住佢。] 嘉敏猛咁搖頭說:[ 唔……唔好呀。] 我二話不說就強行將老二塞入她的咀裡. 嘉敏死命的推開我。我大怒說:[ 哼……你係唔係想我搞大你個肚呀?] 嘉敏驚恐萬分,說:[ 唔好……求o 下你唔好搞我呀……] 我冷笑說:[ 唔搞你都得……除非你用口幫我解決啦,我咪放過你o 羅,唔係……唔好怪我] 嘉敏悽然點頭:[ 我幫……我幫……你唔好搞我……] 我在她面前抬起七吋長的雞巴,再次說:[ 含住佢。] 嘉敏露出厭惡的表情,最後唯有合埋眼逼自己去做。只見她深吸了口氣,便張口含住我老二。

[ 你要將佢當成雪糕黎食,多D 用脷舐……係啦……就係咁……好舒服呀……] 我不禁發出呻吟來。

我七吋長的雞巴在嘉敏的櫻桃小咀不停出入,每一下的進入都頂到她的喉嚨o 定,似要把她的喉嚨插穿一樣。

我對嘉敏說:[ 張開眼……唔準合埋……望住我] 嘉敏徐徐地張開了眼睛望住我,表情是又慌亂又羞澀。看著她美麗的面龐,我的興奮已到達頂點,再來幾下狠狠的抽插,我終於把濃濃的精液全部射入嘉敏的口裡. [ 咳……咳……] 嘉敏被我射入的精液出奇不意地嗆了一下,見她想把精液吐出,我連忙捉住她的下頷. [ 唔準吐……吞o 左佢……全部同我吞曬佢。] 我殘忍的說. 嘉敏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搖頭抗拒。我大怒,用另一隻手捏住她的鼻子令她無法呼吸。在無法呼吸,又無法吐的情況下,嘉敏終於把我的精液吞個清光。

嘉敏忍不住地哭了起來,看住她哭泣並沒有令我起到憐憫之心,相反更掀起我的獸性。我的小弟又再次勃了起來。

嘉敏似乎知道我想做什麼向後蜷縮,說:[ 唔好……唔好埋黎呀……] [ 怕咩啫……遲早都要比人架啦,益人不如益我……等我早D 教識你咪仲好……嘿……嘿] 我發出淫賤的笑聲。

[ 呀] 嘉敏開始爭扎,只可惜她人小體弱,又怎及我地D 老粗。我把她的手腳重新綁好,令她只能有限地扭來扭去。但這樣扭來扭去,不但無補於事,反而更激起我的獸性。

[ 你又話我用口幫o左你,你會放過我o 既……] 嘉敏哭訴. [ 嘿……嘿……你咁天真o 既……你睇下呢D 咩黎……] 我把數碼相機給她看,當她看完自己被拍的裸照,嚇得呆了。

[ 你係唔係想呢D 相貼到通街都係呀?] 我恐嚇說. [ 唔好呀……求你唔好咁做……我乜都聽曬你話……你千期唔好咁做……] 嘉敏泣聲說. [ 哈……咁就乖啦……] 我得意的笑說. 我再次挺起七吋長的雞巴,現在的他就如燒紅的鐵捧,又似饑餓的毒蛇,昂首結舌地要擇人而噬。

到這時,嘉敏知道誰也阻止不了我,似乎認命似的合起眼來默默忍受。

我深深吸了口氣,挺著沒有載安全套的小弟,在心中默念……5 ……4 ……3 ……2 ……1 ,然後狠狠地插入嘉敏的處女地。

[ 呀] 嘉敏悽慘的叫起來,[ 好痛呀……] 她流著淚咬緊牙關地苦苦忍受。

我卻有截然不同的反應——[ 好爽呀] 嘉敏果然沒有令我失望,只見床舖上一遍嫣紅,果然未經人道,現在的女孩能把處女身留到16歲可謂難能可貴. 我並沒有因為嘉敏是第一次而比較溫柔對她,相反更被我粗暴的對待。我大力的揸捏她那對33C 乳房,狠狠的抽插她小妹,讓她痛不欲生,因為嘉敏愈喊得大聲我愈更加興奮. 太美好了。那種異常的緊迫只有處女才有,我開始有點瘋狂了。我發瘋的咬住嘉敏那粉嫩的乳房,令她叫痛。

但她愈叫痛我愈咬得大力,直至咬出血為止,我相信她終生都會留下這排齒印——我給的烙印。

[ 就快出啦……我要射係你入面。] 我喘氣說. 嘉敏大驚[ 抆出黎呀……唔好呀……會有BB架……] [ 嘿……嘿……] 我露出殘忍的笑聲,不但無拔出來,相反更加速抽插。我狠狠地插了千多下後,終於忍不住一洩如注,把濃濃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只見白色的精液從嘉敏的陰道流下,床舖現在不但染有嘉敏的處女血更雜有我的精液。這麼好的畫面我又怎會錯過,成機拍了幾張,那張流下精液的大特寫我就最喜歡,一定要珍藏起來。

首次經人道的嘉敏終不堪摺磨,虛脫的軟攤在床上。

我將嘉敏的底褲收起作為紀念,然後速速收拾東西,準備走人。因為已經七點四十五分了,距離嘉敏母親回家的時間只有十五分鐘。

但我臨走時仍不忘警告嘉敏:[ 唔準將呢件事同人講,如果唔係我就將你D相貼到通街都係,知唔知呀?] 雖然到最後她都無回答到我,但……隔了一星期都沒事發生,嘉敏果然不敢講出來,令我繼續可以逍遙法外……繼續找尋下一個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