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

小寡婦侯小美明慧艷麗,肌膚滑膩如雪,身段尤為驕人,可是她常怨自己的命薄!可不是嗎?她現在正是二十五歲罷了。

這時期!正是她春情勃發期,對男子的需求正濃!對肉欲正覺無限滋味。

可是,她為了一筆巨大的遺產,未能容許她去再嫁,困處春閨,倍覺寂寞,未免容顏憔悴。

尤幸她的家中,蓄養貓犬甚多,那些貓犬原是看管門戶,別無他途,侯小美忽然靈機一動,看中了一頭雄壯巨大的“多利”雄性狼狗。

夜幕低垂的時侯,小寡婦侯小美換個了睡衣,出了房門口,穿過了走廊繞出花徑,來到園旁花叢里,嬌聲喚了一聲“多利!”

只見那頭巨大的狼犬,聽了女主人呼叫後,立即搖頭擺尾,汪汪輕吠,表示歡迎的樣子,侯小美把手一招,多利便跟住她的身後,返回香閨里。

侯小美關閉了房門後,便將睡衣脫掉,拋在椅子上。

登時她的肥美肉體、漲美的一對乳球、細細的腰、肥大的臀部、繃脹的陰戶、柔軟烏亮的陰毛、鮮紅色的陰唇、亮晶晶的一雙大腿全部顯露出來。

啊!好看極了!真是說不出的美麗呀!

這時侯小美一拍床中,多利便一躍跳上床來,眼睛望住了它的女主人。

侯小美即時用手抱住了它的長臉子,滿臉風騷的嬌笑,一雙眼珠子也朦朧成一線,顯出無限高興的神色來。

“哎唷!多利真是作怪呀!”

它給侯小美輕輕的摟著它的頸項,也就昂起了頭來,用那鼻子嗅著她的乳胸,同時伸出那長長的舌頭,舐著她那對肥滿的乳球,那搖擺著的尾巴,掃著侯小美的腿縫內的陰戶,掃得她吃吃的笑了起來,大抵她這時感到騷痒得緊!

突然,侯小美伸出玉手,去掏它那毛茸茸的奶兒!

侯小美一邊掏弄它的奶兒,一邊笑罵道:“哎喲!你也會這樣頑皮,把嘴兒嗅著我的乳房,那尾巴又掃弄得人家好不酸痒,哎喲!我的骨子里也酸痒到了,底下那陰戶也給你作弄得流出淫水來了啦!”

侯小美一面說,一面現出了情急分萬分的樣子。

玉手用功,狠狠的抽弄著它的陽具,她那酥胸也急得起伏著不停,嬌喘喘的,好不肉緊,好不急剎的呀!

侯小美那玉手一玩弄它那陽具時,只見多利的陽具,果然給她玩弄得直伸了出來,從那柔和的燈光照耀下,啊!那陽具是那麼紅鮮鮮的!尖尖的!濕濕滑滑的!看那尺碼足有好多寸長,那陽具沿著直上,一路由尖轉到粗大!

侯小美一見它的陽具伸了出來,登時歡喜到了極點,意態騷蕩的指著它說道:“多利,你倒會弄手段啦!你吮弄我的乳球、用尾巴擦我的陰戶,虧你也想得到!好吧,我給你作弄得夠了,還不去將陽具替我弄一弄陰戶呀!”

她一面說,一面將身子仰臥在床上,把那些軟枕墊在臀下,墊得高高的,挺起了陰戶來。

多利那狼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見了她那挺高的陰戶,淫水濕淋淋的,發出一陣肉的幽香,不禁饞涎欲滴,連忙低下了頭,伸出那條長大粗厚、而又柔軟有韌力的舌頭,一下一下的吮著她的陰戶。

有時還用舌尖子,對著那陰縫兒欲想吮入去,可是卻又吮不入,因為它那舌頭厚大的緣故,因此只能舐吃到她那流出來的淫水罷了。

侯小美流出來的淫水,它想到又甜又香,多麼的好吃啊!它欲將舌頭伸入,多舐吃一些,卻總是不可能!

多利那條寬闊的舌頭,在密密頻頻的舐弄中,踫到了她的陰蒂時,侯小美立即感到一陣強烈而刺激的騷痒,忙將臀兒縮了一縮,不由得握緊了粉拳,而那心里感到有無限的舒暢,她那嬌小口兒在吃吃的笑著。

多利的舌頭舐了片刻,又是心兒不死的,將舌尖撬開了她的陰唇,緊貼著她的陰縫直想伸插入去,可是仍舐不進去,這樣一來,使到多利肉緊不過!便將那根舌頭使勁兒連陰縫帶陰核,用力的刮擦了數下。

這一用力刮擦著陰蒂,可把侯小美擦得滿身的骨頭像是散了一般似的,真有說不出的筋酥骨軟,身子痕痒。

因為她那陰縫內那些嬌嫩的肉兒,及那最富敏感的陰蒂,給多利那條粗糙不滑的舌頭使勁的刮擦了數下,使她感覺受用非常,連那心臟兒也樂到了。

侯小美在下亂蹬兩條玉腿,身軀擺動像風吹柳枝一般,連那肥臀也不住的掀動著,沒命似的叫道:

“哎唷!你這東西,想是作死了不成?人家那個嬌嫩的陰戶,也能給你這般的亂舐的麼?啊唷!我真給你舐死了呀!我的心也給你摘下來了!騷痒得要命哩!唔,多利,你舐就舐吧!你這般用力,作甚麼呀?雪!雪!刮得我的陰戶痕痒極了!”

這時,侯小美的陰戶給他用力刮擦了數下後,那些淫水竟然滔滔不止的流了出來!多利那狼狗,聽見女主人要它慢慢來,它真的就慢慢舐著、舐著……

侯小美這時覺得有無限的滋味,便用力的挺起了那陰戶,給它盡情吮刮著。

這樣的過了一些時候,侯小美低下頭來瞧它,只見多利在伸出舌子在刮著自己的陰戶,便吃吃的無限風騷地說道:“多利,歇歇罷!我想那陰戶也給你舐得淡了啦!看你那副樣子,不過是想來整弄整弄吧!哎喲!就給你來弄弄好了!快將那個毛茸茸的長臉子昂起來吧!看了令我不舒服哩!”

說罷,將腿兒夾了一夾,正欲坐起,將身子轉過來改回正常的姿勢才恭後它整弄。

侯小美用手扶著它的陽具,繼續說道:“多利,現在和你來弄吧!你可不要刁鑽才好呀!不然,我的陰戶也會給你弄破的。”

侯小美邊說邊分開了兩條玉腿,用手握著它那根長長的陽具送至陰道口,還用玉手擘開了兩片陰唇,然後將它那根陽具放在自己的陰道外,還用手扶著自己底下的肥臀,挺起了陰戶的湊了上來。

原來多利這狼狗的陽具,雖然是很長的,可是前一段比較後一段的幼細了許多。

多利的陽具,給侯小美用手拿著,以及那肥臀助著姿勢的迎湊著,這樣的一來,巳經弄進了二寸許。

侯小美登時覺得自己的陰戶里,像給放進了一根火辣的熱鐵條一般,燙得她自己騷痒極了的陰戶,熱辣辣、酥麻麻,確是受用非凡。

只見侯小美朦朧了那雙媚眼,嘴兒“咦咦唔唔”的不住在哼叫,似是弱不禁弄的樣子,不過,她的那張芙蓉臉,全是布滿了桃花紅色的風情,一張驕人艷麗的動人臉頰,最可惜的就是那頭多利是看不懂的。

假如換了常人,見了這麼一個美麗的女人在懷里,和她真箇銷魂,看見了侯小美那張迷人的臉頰,怎不教人連骨子里也酥痒了起來呢!

侯小美突然的發出了一陣吃吃的浪笑聲,看她把媚眼一轉,水汪汪的注視著多利的長臉頰,似嗔非嗔的笑罵道:

“哎唷!你這東西真是不好啦!還未入盡了啊!你這麼快的將那根陽具轉動了起來做甚麼呀!哎唷,不……不要動吧!我的陰戶快給撬爆了呀!哎唷!你這多利,短毛的畜性,你這般的不顧人家,弄過了這一回之後,看我還和你來整弄吧!雪!攪得人家的陰戶又酸痒、又疼痛,簡直想把我撬死了嗎?咦!你又來了。”

侯小美說完了之後,只見她肉緊非常的樣子,兩手握住了露出在外的那根長長的狗兒陽具,像抽出回來又不舍得似的,只是閉上了媚眼“唔唔咦咦”的低叫。

肉酥筋顫,滋味無窮,不勝好味的神情,那握捏著陽具的手,自然的將那條陽具放入,這樣的放入著,漸慚的入至四寸,不過只這四寸餘的長度,也夠她受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