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之愛三部曲

第一部

我今年29歲,讓我來敘述一件發生在我身上的往事,那是我跟我太太(宜文)還在談戀愛的時候的事情。

宜文的媽媽(雯希)和她老公(我的丈人)相處得并不好,打從我認識宜文以來,她們都是處在分居的狀態。

雯希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雖然40幾歲的年齡使她的身材有些變形,但這一切都無法遮住她那中年女人的韻味。

這是發生在約3年前的事情。

記得那是一個星期五,宜文晚上自己去參加高中同學會卻沒跟我說。我下了班以後按照慣例到她家去找她。到了她家,我按了很久的門鈴都沒人應,過了大約5分鐘,本來想要離開,這時她家的門才打了開來。

幫我開門的是宜文的媽媽,當她開門時身上是包著浴巾的,而看得出來她是從浴室裡跑出來幫我開門的。

我說:「伯母你好,我來找宜文(這是我女朋友的名字)。」

雯希:「她今天去參加同學會了呀,她沒跟你說嗎?」

「喔,好吧,那我回去了,伯母再見!」

「你吃飯了沒有?」她問:「沒吃的話進來吧,反正我也是一個人。等會兒我洗完澡隨便炒幾個菜一起吃吧。」

「謝謝!」

於是我就進了門,而雯希進了浴室繼續去洗她未洗完的澡。

我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看著看著,突然有一股想要偷窺的意念。因為浴室裡面一直都有水聲,所以我斷定她要洗完還要一段時間。於是就輕輕的跑到浴室門口,從浴室門下的通風口向裡看。

當我把頭低下,并把眼睛靠近通風口的時候,我的心簡直都快跳出來了。而當我看到雯希那美麗的胴體時,我才發現宜文的身材是遺傳自她媽媽,但是雯希又多了一些宜文所沒有的氣質。我看得目瞪口呆,而我的弟弟也很自然的漲了起來。

不一會兒,我發現她已經快洗好了,於是我又趕緊回到客廳的沙發上,裝作若無其事的看電視。但是我那腫脹的弟弟依舊沒有消下去,而且因為分泌物的關係,也把我的褲子弄濕了一塊,讓我覺得非常不自在。

過了約莫半小時的時間,雯希炒好了三道菜,於是我們就上了飯桌開始了晚餐。雯希洗完澡以後穿的是一件白色T恤和一件長裙,因為沒有戴胸罩,所以依稀可以透過T恤看到她那兩粒黑黑的乳頭。我邊吃飯邊偷看她的乳頭,而我的弟弟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已經變硬變大了。

宜文她家有吃飯的時候喝點小酒的習慣,這次也不例外。不過因為雯希的酒量不好,所以喝了兩杯白葡萄酒後,她的臉色已經紅得像一個蘋果一樣。我想因為喝了酒的關係,雯希一直嚷嚷著好熱。當她又喝下了兩杯以後,就開始向我敘述她對她老公不滿的地方,以及她老公背著她在外面養女人的事。

「小成,你認識我們家宜文也好多年了吧?」

「嗯,大概有4年了」我說。

「唉,看你們兩個感情這麼好,我真的很欣慰也很羨慕。」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又喝了一口白酒後說:「我在你們這年齡的時候和你伯父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只是那忘恩負義的東西竟然背著我在外面養女人。我實在是氣不過這口氣,但是你也知道,以我的社會地位讓人家知道我離了婚實在不好,所以我們只好分居了。唉!想想這幾年來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實在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你是不會了解寂寞是多麼痛苦的事,尤其像我這種已經邁入中年的女人,唉!」她又嘆了一口氣,繼續把杯中剩下的白酒喝下了肚。

「伯母,我覺得你還很年輕啊!」因為喝了點酒,平常不擅言詞的我也講出這些平常絕不可能講的話。

「其實伯母依你現在的身材跟相貌,一般的年輕女孩子哪能比呀?一個人的氣質是跟著她一輩子的,或許你的皮膚不像十來歲的小女生那麼嫩,但是你的一舉一動、言談舉止,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學來的。要是我再大一點,我一定會追求你的。」

她笑了,而且可以看出是一種打從心底快樂的笑。

「可是,女人上了年紀以後身體的某些地方是不能和年輕人比的。」她說。當她說完了這句,似乎覺得有些失言,於是就避開了我的眼神,又喝了一口。

這句話使我們約維持了5分鐘的沉默。我先拿起酒杯打開了僵局:「伯母,敬你一杯,希望你能永遠青春、美麗。」

「謝謝!」她又笑了。

不知不覺,一瓶88年的白葡萄酒被我們喝乾了。這時她邊起身邊說:「小成,要不要再喝一杯呀?反正宜文要回來還早,再陪我喝一杯吧!你知道,伯母難得有機會可以這麼放鬆。」說著她就往酒櫃的方向走去。

或許是因為不勝酒力的關係吧,她沒走幾步就差點倒在地上,還好我的動作快,接住了她。當我接住她的時候,她就倚靠在我的胸前,并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所以我只好繼續抱著她。

她突然伸出了她的雙手抱緊了我,并用她的嘴唇在我的耳邊一直摩擦。我發現她的胸貼向我的胸膛,而且愈貼愈緊。我知道她想做什麼,於是我輕輕抱起了她,走進了臥房。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一動也不動,眼睛閉著,等我去摟她。

我脫掉了我的上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壓在她的身上,輕輕舔了她的右耳一下,我可以感覺得到當我的嘴唇碰到她的耳朵時她身體的一陣顫動。我開始慢慢的親她的嘴,而她也伸出了她的舌頭和我的舌頭相碰,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感覺。我的嘴不停的吻她,而她也不自主的開始喘了起來,而且呼吸聲愈來愈大。

我的雙手一手抱著她的脖子,一手撫摸著她那豐滿的雙乳。摸著摸著,我的手又向她的陰部進攻。當我隔著內褲碰到她的陰部時,發現她的內褲早就濕了一大片,我慢慢的把手放入內褲內,而她的喘息聲也愈來愈大。我索性把她的內褲給脫了下來,也把她的上衣脫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裡抽插著,而我的頭部慢慢的滑向她的陰部,我舔了她的大陰唇、小陰唇,進一步把舌頭深入了陰道內,她開始叫出了聲音。起初是很壓抑的,而隨著時間的過去,她的聲音愈來愈大。她的陰道的分泌物愈來愈多,那種酸中帶鹹的味道是我所嚐過的最好的味道,也是量最多的一次。

或許是因為積壓了幾年的性慾終於可以獲得解放的關係吧,她的屁股開始隨著我舌頭的蠕動而扭動。我邊舔著她的陰道,邊脫掉了我的褲子,當我那雄偉的陰莖正式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我從她的嘴角裡看到一絲快樂,就像小朋友第一次收到生日禮物時的感覺一樣。

她的手慢慢的滑像我的陰莖,輕輕的碰了它一下,我對著她微笑,說:「伯母,你還記得怎麼讓男人快樂嗎?」

她笑著瞪了我一眼:「你要試試嗎?」

「嗯。」我輕輕的回了她一句。

經驗豐富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她的手對我的陰莖做出的每一個動作都讓我感到無法言喻的快感,我不知不覺中也哼出了聲音。或許是我的聲音使然,她的動作變得更加積極,最後她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龜頭,并輕輕的上下滑動。她的舌頭在嘴吧裡一直打轉,頭部一直上下抽動,我的呻吟愈來愈大聲,而她的動作愈來愈用力。

我終於忍不住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手扶起我的陰莖,對準了她的陰道用力的插了進去。她大叫了一聲「啊!」緊接著就是呻吟:「喔喔喔……嗯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再用力一點……啊!」

「伯母,舒服嗎?爽嗎?我的動作還可以嗎?」

她沒有回我的話,繼續在呻吟。

不一會兒,她大叫了一聲,全身緊繃了約3秒鐘以後,整個人都軟下來了。我知道她高潮了,而且她的嘴角裡還帶著一絲滿意的微笑。

「小成,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好久都沒有這樣過了,你太厲害了。現在換我來為你服務吧!」

說著說著,她坐了起來,用手扶著我那依然腫脹的陰莖,慢慢的插入了她的陰道內,開始採用女上男下的姿勢上下抽動,而她的陰道也不停的收縮著來夾住我的陰莖。她愈動愈快,一手摸著我的胸膛,一手撫摸著她的右乳,我又開始呻吟起來了,而她也在呻吟。

我感覺得到我的陰莖變得愈來愈硬,而漸漸地,有一股酥癢感從陰莖底部傳來……我射了,而我發現她也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她全身酥軟的躺了下來,頭靠在我的胸膛,說:「小成,謝謝你,謝謝你讓我再一次享受性愛的樂趣。」

「伯母,如果以後你還想的話,我隨時都愿意為你服務的。」

「小成,以後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叫我伯母?」

「好,那我以後就直接叫你雯希了。」

「謝謝。」

自此以後,我常常和雯希做愛。

去年3月,我和宜文結了婚,并和她媽住在一起。但我和雯希的之間的禁忌的遊戲一直都沒停過,我們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做愛,即使宜文在家,只要她沒注意時我們都會找機會互相撫摸或口交。有時在廚房、有時在陽台、甚至在廁所。

也因為這樣,自從我和宜文結了婚以後,除了月經期,雯希就再也沒有在裡家穿過內褲,以便隨時可以和我享受不倫之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