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人來信

信件內容如下:

我姓李,今年四十三歲,在美居留有十七年,來美前一個月結婚,現為工程師,當中班,下午三點至十二點。

我老婆亞玲今年四十歲,珠圓玉潤,書禮傳家,父為中文教授,我老婆雖已四十,皮膚白晰,因不能生育,身段保持得還好,亦頗具姿色,在家主持家務,溫柔淑德,正如一般賢妻形格。

但最近兩個月來,發現她行動有異,衣著新潮,神神秘秘。

我有時夜間偶然打電話回家時,發現並沒有人接聽,後來明查暗訪,我發現她居然有了越軌行為,情夫為一個三十歲左右的越南華人,其貌不揚,於是我便質問她。

她要我先原諒她才肯把實情相告,我表示祇要她實說,不再繼續,就既往不究,但她還是羞於啟齒。

於是我和她上了床、關了燈,在我苦苦追問之下,我老婆亦從實招來,告訴我那情夫叫亞強,在一間餐館當侍應,人人稱他為強哥。

以下是就是我老婆的自述︰

兩個月前的一日,我約了要好的姐妹亞美去餐館吃飯,她臨時有事沒來到,亞強見我獨自一人,便上來勾搭。

我初初對他並沒有好感,但當他用凝視又帶有情感的眼神望著我時,我發覺我被他吸引,不由得偷偷去看他,同時心裡也居然有性需要。

真是冤孽了,跟著不知怎樣地,我便胡裡糊塗地給了他我的電話號碼。

兩天後,他打電話給我,初初說些客氣話,跟著便借詞挑引,言詞中亦帶有淫意,令我聽了心情蕩漾,有極度需要男人慰寂的感覺,於是迷迷蒙蒙地按照他所給的地址,一個人去了他的住處。

他住的是單身公寓,當時他的門並沒有上鎖,我推門而入,見他就坐在床邊,他上身赤裸,下身祇穿一條底褲。

我頓時面上一熱,他叫我順手關門。

我關好門後,他便站起身來,走近我的身邊,我痴痴地望到他隔著內褲被巨大陽具撐起之處,不覺口乾舌燥、心跳加劇。

接著,他隔著衣服撫摸我,慢慢脫我的衣服,她脫下我的上衣,我緊張地捂住我的胸部,他脫下我的內褲,我又不得不放棄上面掩住下面。

我被他脫精光,當時覺得滿面發燙,直覺上很想立即和他性交,但心中亦難免非常羞恥,因為是第一次對著老公以外的男子赤身露體。

這時亞強也已脫下內褲,右手將我抱住,左手摸住我的右乳房,而下面用巨大的陽具貼住我下體。

當時我的淫念愈升愈高,終於衝昏了理智,祇希望他盡快將陽具插入,盡快將我淫辱,才可以消去我慾火,但他祇是眼定定地望著我,左手慢慢愛撫我的肥奶,而我忍不住想用手握著他的肉棒。

亞強卻把我推開,要我含著玩,我從來都沒有試過口交,不禁躊躇不前。

猶豫間,他一手搓在我陰唇,把我的陰戶一撈,我當時祇覺雙腳一軟,就跪在他面前,他便將他肉棒放入我口中,教我又含又舐,並教我如何舐吸睪丸。

玩一會兒後,他把我放在床上,再慢慢撫弄我豐腴的乳房。

當他摸到我下體時,他說︰“你的陰毛又多又密,真是天生大食女人,相信你老公一定喂你不飽。其實,我一眼見到你,我就知我一定可以脫掉你的內褲,而我表弟亞文也說,你既美艷又莊重,又說如果和你玩一次,短幾年命都肯的。”

當時我聽得羞慚難禁、無地自容,也被他的好話贊美聽得飄飄然,而且我下面的大小陰唇也被他撫弄到又騷又癢。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將兩腿分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低聲說道︰“強哥……你……給我﹗”

亞強嚴肅地說道︰“你那麼斯文,怎麼能玩得痛快,應該說:強哥,你幹我,大力地幹我吧﹗”

當時我很羞慚,但還是照講了,不停地求他說︰“強哥,幹我吧﹗”

於是,他將肉棒插進我下體,跟著拼命地狠抽猛插,而我亦扭動臀部,陰穴一張一合夾吮著他的肉棒,興奮忘形地呻吟呼叫,高潮一浪又接一浪。

大約二十分鐘後,亞強那又濃又稠、強而有力的滾熱陽精猛地直射入我子宮時,那種美妙感和舒服,使我真正地嘗到男人的滋昧。

一星期後,亞強又打電話給我了,我當時心中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既很回味他給我的快樂,但又覺得被玩弄、羞辱,愧對老公。

想了又想,終於禁不住他在電話裡細語情挑,春心蕩漾之下,又去了他處,到達後才知他表弟亞文亦在場。

亞文在餐館收拾碗碟,才十六歲,亞強見到我後,隨即叫我脫光身上的衣服。

我目瞪口呆地站著,不愿在阿文面前脫衣服,但亞強大聲喝我,他說我如果不脫,就即刻離開,以後不要再來﹗

當時亞文走過來做好人,他一邊和亞強講情、一邊動手替我脫衣服,那時我心裡祇顧委曲,就任由他解開我的衣鈕,敞開上衣。

我並沒有戴胸圍,他一手就握住我的胸部的肉,還用手指在我的奶頭輕捏慢捻。

我即時面紅耳熱,周身騷癢,一下子就想到性交那回事,但又見到有點兒難堪,因為我和他在年齡方面,就好像兩母子一樣。

當時亞強又開口說︰“亞文好想弄幹你,他雖然年紀還小,但他那條東西一點都不小,你先和他試試吧﹗”

我當時亦已情動,更不想作拒抗,把心一橫,反而自己脫個清光,任由那小子在搓摸挑捻,更敞開兩腿,將他抱入懷中。

當時,我覺得祇要是男人的話,誰都可以同我交媾了,但亞文仍然祇是保持著輕撩慢捻,沒有對我進一步行動。

直到我下體淫水不停地流出了,於是他才推我在床邊,將我兩腿拍開,一條肉棒直插入我陰部深處,一陣急攻,他的東西果然不小,插得我十分過癮。

可能他入世未深,經歷尚淺,祇弄幹了兩、三分鐘後,便一泄如注。

他休息了一陣,便要我口含他的肉棒,另一手則撫摸我的奶頭,一會兒後,他又硬了起來,再次提槍上馬,他讓我伏著,從後面將我下體直插至底。

我被亞文幹時,亞強一直在旁邊看,我覺得羞愧,但也更興奮。

後來亞強也過來,把他的東西塞進我的嘴裡,他倆簡直搞得我欲仙欲死……

老婆說到這裡,又羞愧又興奮,臉紅耳赤說不下去了。

我聽了老婆這番憶述之後,心裡十分感慨,其實應該慚愧的是我才對,自和她結婚以來,可以說沒有一次房事令她產生過她所說的這種高潮。

不知甚麼原因,我總是不易動情,舉而不堅,經數次驗身結果,身體正常,但房事次次依然如是,搞得我失卻信心,不敢面對﹗

近十年來我興老婆分床而睡,而她溫婉賢淑,從來未有怨言,回想起來,我的確是疏忽了她的感受﹗

於是,我痛下決心,對我老婆說︰“我自己不行,也不能怪你,不過我想見見他,希望他不是壞人,除了因為是你的胴體吸引他之外,並沒有甚麼企圖,我就讓你們保持目前的關係,繼續來往。”

她聽我這麼說,面上一紅,說道︰“好吧﹗我去約他。”

不知為了甚麼,我突然特別興奮,而我老婆也似有所需,於是我們幹了起來,這一次要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但我覺得她還是未到最高的好處。

隔天我查過老婆所說的那個男人,知道他並非黑道中人,也放下心。

數日後,亞強出現在我們的睡房中,他果然是個大約三十歲左右的精壯男人,粗線條的外形,並非流氓的模樣,身高五尺五,說話很粗俗,但有義氣,講道理。

事前他並不知我已經了解他和我老婆的事,談了一會以後,我便直接了當的對他講明請他來的用意,表示不介意他和我妻子上床,但我愛她,不能離開她﹗

他愣了一下,亦表明心態:他對我老婆祇是友誼,發泄性慾而已。

我們在房間裡談完出來,我老婆正在客廳中等待,她身穿一件過的淺色吊帶睡袍,未戴奶罩,兩粒奶頭若隱若現,一雙勾魂的媚眼望著亞強,亞強亦不客氣,上前擁抱著她,雙手從後身將她一對肥奶上下搓揉。

當時我見到我老婆面紅耳熱,不勝羞慚,老是偷眼望著我,我心想:不如送佛送到西吧﹗便說道︰“你們放心玩吧﹗我出去一下﹗”

亞強道︰“李先生,你留下,或者對你的毛病有好處的﹗”

我心想︰“老婆一定是把我的醜事都抖出來了。”但終於還是留下了。

望著我老婆淫浪地蠕動著肉體,任亞強將她的睡衣和底褲通通脫下,並要她伏在桌子的邊沿,從後面扒弄她的屁眼及陰唇,她也無顧忌地地呻吟,亞強更將手指插入她下體,她“啊﹗”一聲,雙手震動,並開口叫道︰“強哥﹗我……我……我要呀﹗”

亞強說道︰“你又忘了我怎麼教你嗎﹖”

我老婆望了我一眼,終於出聲叫道︰“強哥,你幹我吧﹗插進來幹我啦﹗”

亞強迅速脫光自己身上的衣物,將肉棒拿出。

哇﹗真的比我大好多,他並不即時插入,而是將肉棒在我老婆的陰唇上慢慢磨擦,我見她不停地叫喚︰“強哥,強哥,我……我好癢呀﹗快幹我啦﹗”

亞強這才將肉棒筆直地插入她陰戶內,我老婆也樂得大叫︰“幹死我,大力的幹死我,我好癢呀﹗強哥,大力幹我吧﹗強哥﹗”

我當時聽到目定口呆,到現在才真正了解我老婆的性慾心態,我見到他們激烈肉搏時,我的肉棒亦蠢蠢欲動。

亞強見到了,立即呼吁我加入。

我不太習慣,正在猶豫,亞強突然把我老婆精赤溜光的肉體向我推過來,我老婆隨即脫我的衣服,瘋狂中連鈕扣也扯斷了。

當我也光脫脫時,我老婆見我的陽具已經硬立,便彎著腰,銜住我的龜頭舐啜,還用舌頭舔捲不休。

我不知我老婆甚麼時候已經有這樣的“口技”,又見到亞強站在我老婆屁股後面,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在她陰道抽插幹弄,心裡一興奮,那不爭氣的東西竟然比平時狀態好時還要硬和大。

我老婆又驚又喜,她狂吸一下,然後吐出,轉身讓我插入她的陰道。

我一邊在老婆肉體裡幹弄,一邊望著她替另一個男人口交,心裡的興奮無以倫比,也不記得支持了多久,就在老婆的陰道裡射精了。

我老婆回過頭來用口含、舌舐,希望我再振雄風,但很久仍未有起色,我便放棄,疲乏地回我自己的床上慢慢睡去了。

當我一覺醒來時,祇見他們兩人也在床上,我老婆手裡握住亞強的陽具,而亞強則側身吻著我老婆的耳朵、耳珠,一手撫摸著她的大肥奶,兩人似仍未睡醒。

我當時百感交集,雖然此事對我來說,有些難堪、有些尷尬,但我還是深愛著我的老婆,她快樂,我亦應該為她快樂,而且我在美十七年,耳聞目睹,朋友同事有人搞同性戀、亦有人換妻,而且家庭和睦,各得其所,何必太拘謹呢﹖

人生祇不過幾十年,中國幾千年保守思想,重男輕女,受害者何祇眾數,“貞節”這兩個字,令到多少女子含恨而終﹖

好像“莊子試妻”,自私自利,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人一定要從一而終,十分無理,而且男女都一樣有性慾,這是自然生理現象,所以我對我老婆的婚外性行為十分接受並諒解。

那個亞文也不時帶他的年輕女友來參與,她叫做青茵,祇是個十幾歲的越南少女,身材嬌小,但稍嫌纖瘦,記得她第一次來的時候,尚未經歷過群交的遊戲。

那次是在客廳進行,亞文帶青茵來了之後,便把她交給我,祇顧著和阿強合力把我老婆放在茶几上弄幹。

當時,我對這位年輕的少女也無從入手,我祇是和她一起坐在沙發上觀看,初時也不是離得很近,但我老婆被兩個男人弄幹得粉腿亂舞,她不得不向我身邊靠攏過來。

望著我老婆白嫩的肉體,正被男人們肆意玩弄,不但我性慾亢奮,青茵也渾身微微地抖顫著。

我輕輕捉住她的手兒,她也沒有掙開。

我用手指在她的手心輕輕搔了搔,她知趣地對我回眸一笑,於是我低聲在她耳邊問道︰“我們到房間裡玩,好嗎﹖”

青茵含羞地點了點頭。

我們站起來,向睡房走去,身後仍傳來我老婆的淫呼浪叫。

進房之後,青茵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她主動替我寬衣解帶,我也還之有禮,當我們肉帛相見時,我知道亞文為甚麼有這樣一個青春少女,還仍然對我的阿玲那麼興趣。

原來青茵雖然是個嫩娃兒,可惜身體並未發育得很完美,她的乳房小小的,恥部的毛髮也沒長出來。

但是說也奇怪,眼前這位少女卻是令我非常亢奮,光禿禿的一個水蜜桃,見了蠻可愛的。

我的小東西早已一柱擎天,祇是一時間卻不懂和她怎樣做前奏的調情。

正在束手無策時,青茵卻已經躺在床沿,舉起雙腿M字分開,擺出等插的姿勢。

我於是上前,毫不客氣地插入幹弄。

我的位置正好看到客廳的動靜,我一邊在青茵的陰道裡抽插,一邊觀賞我老婆在任由兩個男人弄幹,那滋味真是興奮異常,畢生難忘﹗

青茵不讓我在她陰道里射精,但卻要我在她口中發泄,還吞食我的精液。

我們玩得十分和睦、開心,我有時也帶老婆去他們的住處玩。

這事開始在四年前,現在亦仍然偶有來往,我老婆亦很常露笑容,不像以前那樣鬱鬱寡歡,對我亦特別細心、順從,家庭更加和諧。

本來我亦不便泄露這種事情,夜半無聊,執筆投書。

希望公諸同好,並想表示男女應該是平等的。

某美國華僑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