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房東俏房客(下)

(六)南境

*** *** *** *** ***

歹勢,最近很沒有想法,所以拖稿拖了久一點。因為沒事愛亂插入劇情,害我原本只打算寫12~14回的故事要拉長了,不過我會盡力讓故事不要延長太多,還是12~14回就結束。

*** *** *** *** ***

接下來南下高雄的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老實說我和婷婷的對話不多,她的表情看來是很平淡,我猜不出她現在心中的想法及感覺。反而是小貝,因為有了棒球的這個共同話題,她和我吱吱喳喳的講個不停!

而過了台中之後,婷婷乾脆和她換了位置,這樣子她就不用一直隔在中間聽小貝和我聊棒球。不過這樣子也好,因為換成小貝坐我旁邊,讓我可以大方一點的偷瞄婷婷,雖然我知道和別人聊天不認真還偷瞄別人是很不禮貌的。

(我必需澄清,我是很有禮貌的……呃……我沒有留鬍子……謝謝!)

但是我的眼神還是常不經意的往婷婷那裡看去。

大概快到台南的時候,婷婷的手機響了,我注意到她的表情有點改變,有點感傷又有點開心的感覺。很複雜的表情,我只看了一下,沒辦法很明確的理解。接著婷婷接起手機,起身往廁所那裡走去

貝:「唉,一定又是那個爛人!」

我:「誰呀?」

貝:「Elsa的男朋友啦!爛人一個!」

老實說,聽到「男朋友」三個字,心還是隱隱的痛了一下,畢竟是思念了十年的人。我:「是喔……怎樣子的爛人呀?他很不好嗎?」

貝:「唉,這個說來話長啦!我和Elsa這次下來,其實是我陪她下來散心的。說真的,我真的覺得Elsa感情運很不好耶,一直遇到壞男人!我之前聽她說她高中、大學的時候交往很久的男友後來也是和別的女生搞上了,雖然說只有一次,但是她那時受不了就分手了。男生真的是腦子裡只有精蟲!!」

我:「……嗯……」

貝:「對呀!剛剛在車上Elsa說你是她以前高中同學的時候,我還以為就是你耶!」

我:「啊?」

貝:「因為你和之前Elsa形容的有點像……感覺啦!眼框有的點深,感覺有點原住民的感覺……然後有點娃娃臉……雖然不是帥死人的那種,不過是感覺眼睛會放電的那種。好啦!雖然你感覺不像是她口中的那種爛男人,可是男人有時候壞是看不出來的……」

我的心情現在感覺更複雜了。我:「喔……也是啦!那她現在的男友是怎麼樣子的男生呀?」

貝:「就那男生其實是有個女友的,而且還論及婚嫁了吧!可是後來遇到了Elsa,也和Elsa慢慢熟悉,出去。就這樣子,那男生就喜歡上Elsa了。而後來那男生好像和女友相處不是很好,加上Elsa的關係就分手了,之後就開始猛烈追求Elsa,當然他那時真的很用心就是了。不過Elsa因為之前大學交的那個男友傷她很深吧,我認識她的時候,她都沒有再交男友過。」

我:「嗯……」

貝:「後來Elsa就真的被感動了,也就交往了!」

我:「喔!那他們交往多久啦?」

貝:「大概三年多吧……」原來我帶給婷婷的傷,讓她花了六年多的時間療傷。有人說相處多久,就要花多久的時間去遺望,或許這是過來人的說法吧。

我:「那他感覺不錯呀!不像妳說的爛男人呀!」

貝:「男人就是這樣子啦!有人要就好!那人和他之前的女友還有斷斷續續的聯絡,結果就搞到現在這樣子啦!」

我:「怎麼了?」

貝:「那女生現在想回來了,那男生也處理不好這件事,搞得現在Elsa和那男生還有他前女友都扯在一起。」

我:「不是分手了嗎?

貝:「那女生想回來呀,而且以死來威脅呀!說一定要那男的回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我:「呃……玩這麼硬喔!」

貝:「對呀!所以我就想說請個假,硬要Elsa下來走走散心呀!不然待在台北,每天都感覺她心事重重的,再不下來走我怕她會想不開啦!」

我:「嗯……也是啦!」

後來沒有多久,果然我看到眉頭稍稍緊鎖,眼睛有點紅紅的婷婷走回來。很熟悉的感覺……很像當初我傷她的時候,她那時難過離開的表情,只是現在的我好像也幫不上她了。感情這種事能幫忙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能夠處理解決。

時間七點三十六分,高雄左營到了。小貝建議要去新崛江逛街,那裡年輕人多,可以感受年輕人的活力,我沒有什麼意見,婷婷也沒有意見。

接著我去租車公司取車,三個人前往新崛江裝年輕閒逛。小貝還是一樣活力十足的講著話,婷婷心事重重的看著窗外,我則是沒有什麼表情的開著車,聽著音樂……

《國境之南》 范逸臣 詞:嚴云農 曲:曾志豪

「如果海會說話

如果風愛上砂

如果有些想念

遺忘在漫長的長假

我會聆聽浪花

讓風吹過頭髮

任記憶裡的愛情

在時間潮汐裡喧嘩

非得等春天遠了夏天才近了

我是在回首時終於懂得

當陽光再次

回到那飄著雨的國境之南

我會試著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接下去說完

當陽光再次

離開那太晴朗的國境之南

妳會不會把妳曾帶走的愛

在告別前用微笑全歸還

海很藍星光燦爛

我仍空著我的臂彎

天很寬在我獨自唱歌的夜晚

請原諒我的愛訴說的太緩慢

當陽光再次

回到那飄著雨的國境之南

我會試著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接下去說完

當陽光再次

離開那太晴朗的國境之南

妳會不會把妳曾帶走的愛

在告別前用微笑全歸還……」

我開車剛好聽到這首歌,在高雄這個熱情及陽光的城市,不過突然覺得心很冷,可能是我傷了婷婷很久的原因,也有可能是聽到她現在也不好的消息造成的吧。

車子開到了五福二路,我把車子停好後,三個人一起去吃飯。在晚餐的過程中,婷婷又接了幾次的電話,看來都是一樣的人打的,她現任的男友。小貝很努力的讓婷婷可以遺忘那些讓人不開心的事,不過我也看得出來效果不大,婷婷的表情說明了一切。

有心事的婷婷、受影響的我還有一樣活力小貝逛著高雄這個熱鬧的地方,不過只有小貝最像年輕人一樣的有活力還有衝勁……

雖然路上有不少辣妹、正妹……不過現在的我只想回MOTEL洗澡好好的睡一覺,我想婷婷也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就在差不多快逛完的時候,突然一路上話很少的婷婷開口了:「小貝,我有話要和妳說。」

貝:「怎麼了?說吧!妳是想到待會要去那裡了嗎?」

婷:「不是……小貝!對不起,我想回台北!」

貝:「Elsa?妳回台北幹嘛啦?不是說好要下來散心的嗎?都下來了!不要管他了啦!」

婷:「我剛在電話中和他講清楚了,他也決定了要和他之前女友說清楚了,我決定回去把所有的事情一次處理清楚,這樣子下去我覺得不是辦法,我約他還有他前女友一起見面聊聊,大家把事情一次講清楚。」

貝:「Elsa妳瘋囉?這樣子不會有事吧?他前女友感覺瘋瘋的耶!」

婷:「不會啦!我剛剛在電話裡都講好了!我待會就坐車回去!」

貝:「啊?不是吧!妳開玩笑的吧!」

婷:「小貝!我認真的!這次對不起,下次再陪妳去玩,好嗎?」

貝:「嗯,沒關係啦!那我待會和妳一起回台北好了。」

婷:「嗯,不用啦!我自己處理就行了!真的!妳自己也需要下來透透氣,不是嗎?我知道妳想讓我開心,這次就讓我自己處理……好嗎?」

貝:「嗯……真的不要我陪嗎?我不去墾丁沒關係的!我擔心妳回去……」

婷:「嗯,小貝!相信我可以嗎?我沒有這麼脆弱啦!妳就開心的去玩,等妳玩回來的時候,相信我OK了!」

貝:「可是……」

婷:「別可是了!就這樣吧!待會我坐計程車去左營,你們就繼續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