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12 )

十六年之約

「終南山」,曾經是古墓派與全真教發源之地,如今兩派已完全漠落了,終南山頂上赫然發現三條身影,兩個身影佇立在懸崖邊佚力不動,令一身影如坐不住的小孩般四處揮舞晃動非常忙碌。

原來這三條身影乃是武林中最成名的人,佇立不動望著懸崖壁上之人乃是神鵰大俠楊過與他的愛禽神鵰,一旁亂動的人滿頭白髮長鬚,臉似幼童,原來此人乃是南帝段皇爺的師弟,全真教的師叔祖老頑童周伯通,老頑童此刻正與從小龍女手中接收過來的玉蜂玩的不亦樂乎,完全沒有注意到旁邊楊過不尋常的舉動。

楊過移動腳步來到山壁邊,舉起唯一的手輕撫著壁上所刻劃的字跡口中喃喃地念著壁上的字「十六年後,在此相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小龍女書囑夫君楊郎,珍重萬千,務求相聚。」

楊過一次又一次的念著壁上的字後,自言自語的念著:「龍兒妳在那裡,十六年了,我等妳等到白髮,為了這一天,讓我渡過多少寂寞的寒暑,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我真傻,妳為了讓我繼續活下去,而編織這美麗的謊言,但是龍兒妳可知道為了這個謊言,我是活的如此痛苦,還有兩個時辰就是我兩的十六年之約。鵰兄,兩個時辰後龍兒如果未出現,我將撞死於這片山壁為龍兒殉情,你在我死後可再另覓新主,不必再陪著我知道嗎?」

楊過將遺言告知神鵰後,通靈的神鵰似乎也感受到楊過心已死的氣氛,張開雙翼緊緊的抱著楊過哀痛的叫了起來。“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兩個時辰很快的過去了,緊抱著楊過的神鵰,似乎知道楊過即將殉情,雙翼仍然不肯放開懷中的楊過,楊過在神鵰懷裡經過一番掙扎,仍見神鵰不肯放開自己,於是對著神鵰說:「鵰兄,我知道你捨不得我,但是如果你再不放手,我可要翻臉動手將你擊開喔!」

神鵰知道再不放開楊過,楊過一定會動手,於是在哀痛中不捨的放開楊過,正當楊過正準備撞壁時,遠遠的傳來數聲呼喚「不要啊!過兒」「不要啊!楊大哥」,楊過回頭望向來聲之處,七條纖細人影飛奔自己面前,原來這七人乃是黃蓉母女三人與程瑛等人。

來到楊過面前的黃蓉眾人,對著發現她們的老頑童打過招呼後,黃蓉對著楊過哀求的說:「過兒,你不要那麼傻,就算是小龍女騙了你,你也不可以殉情於此,你難道不知道這世上除了小龍女外,還有多少人在癡心的等著與你雙宿雙飛嗎?難道你就忘的了你我那一段愛慾纏綿日子嗎?你張開你的眼睛看看在場的人那一個沒有與你有過一段情呢!你難道就這麼狠心要拋棄我們為小龍女殉情嗎?你想一想你這樣做對得起我們嗎?你說話呀!」

面對著黃一番質詢的楊過面紅耳赤的回答說:「郭。不,蓉姐,我知道妳們對我情深義重,但是如果我不殉情的話,世人將會說我楊過薄情寡義,那我楊過還有什麼面子在江湖混下去,我何嚐不愛妳們呢?只要想到蓉姐妳的激情,芙妹的剛烈,無雙的嬌柔,瑛兒的痴情,小萍的活潑,燕燕的含羞,那一個不讓我楊過心醉愛憐呢!」

「過兒!我也知道你情深意重,你還年輕往後日子還很長,不如和蓉姐七人隱居山林,永遠不再管任何紅塵俗事,好不好呢!」

「蓉姐,妳和芙妹六人我非常熟,但最後那位妹妹好面熟,好像在那裡見過面,但是郤一時想不起來,可否請蓉姐介紹一下,讓我認識認識這位妹妹可好!」

楊過兩眼注視著郭襄說話時,郤見郭襄雙眼已含著淚,對著楊過說:「楊大哥,我是襄兒呀!你難道不記得我了嗎,你可知道我為了你受盡了多少千辛萬苦與折磨,才能來到這裡,可是你郤忘了我是誰?」

郭襄心痛欲絕,一轉身頭也不回的奔下終南山而去!

「襄兒!妳去那裡啊!快回來呀!芙兒快去把妳妹妹找回來,快點去找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黃蓉見郭襄遠去,急忙叫郭芙去把郭襄找回。

正當大夥為了郭襄離去而亂了手腳之時,老頑童周伯通抓了幾隻玉蜂來到黃蓉面前對著黃蓉說:「蓉兒,蓉兒,讓妳看看我所訓練的玉蜂和別人所養的蜜蜂不一樣,我養的玉蜂身上有寫字耶!妳快來看看。」

黃蓉原不想理睬周伯通的糾纏,但是聽了周伯通的話後,覺得有點稀奇,於是拿起周伯通手上的玉蜂仔細一瞧,的確有字刻在玉蜂身上,於是黃蓉即刻將周伯通手中玉蜂全拿了過來,一隻一隻的將玉蜂身上的字一句一句的念了出來。「我在,山崖底,見蜂字,來救我」

楊過聽完黃蓉所念完的字後,激動的狂叫的喊著:「龍兒沒死、龍兒還活著。」

後隨即衝向崖邊一躍而下。「過兒」「楊大哥」黃蓉等人見楊過跳下山崖,急忙衝了過去,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於是也不顧一切的跟著楊過跳懸崖而下。

———————————

另一方面,奉了王大人的命令的程遙迦,經過一番刻意打扮後,來到郭破匈虜房門口,只見一道開門聲,出現了一位英俊挺拔卻略帶稚氣臉孔的年輕人,一臉喜悅的對著程遙迦熱情的說:「迦姐姐,破虜等妳等的好苦啊!快、快一點進來吧!」

「破虜乖,別那麼心急,姐姐這會不是來了嗎?看你急的滿頭大汗,把屋裡薰得臭氣沖天的,薰死人了,待姐姐點上一抹薰香,將室內的汗臭味薰一薰後,姐姐再來陪你玩好嗎!」程遙迦走到床頭前,即將懷中薰香取出燃上,剎時屋內已是滿室異香。

程遙迦回頭瞧向郭破虜,只見此刻的郭破虜氣息漸粗,滿臉通紅,全身裸裎的撲向程遙迦,三兩下的就把程遙迦剝得精光,抱往床榻上,口手並用的在程遙迦裸裎誘人的玉體上下其手來回不停的撫弄,腰下巨物更是青筋浮腫的上下不停的穿梭在程遙迦害人的無底洞裡搓弄。

「啊...嗯...大傢伙哥哥你把我的命都磨碎了哎...哎...我的好丈夫我好舒服...啊...快把我奸死死了...我的穴兒被你塞得好脹好...好滿足啊...快...快被你姦死了...大雞巴哥哥你的雞巴脹的好大...好燙...妹妹的小浪穴被你肏得好好痛好麻好酸好...好舒服...唉...唷...喂...大雞巴哥哥你連我的心肝也穿破好了...哎呀...有種你就...哎唷...你把我姦死好了...」

年小屌大的郭破虜,過去曾被程遙迦引誘而偷嚐禁果,但卻還算是經驗不足的菜鳥,只憑著一股衝動一味的在程遙迦身上橫衝直撞猛插猛肏,即已滿臉通紅,氣喘如牛,促精穴浮動,即將射精,於是更加的狂抽猛幹。

「哎唷喂...我的大雞巴小祖宗你快把姐姐的花心肏爛了...姐姐的浪穴被你的大雞巴給姦死了...哎呀...舒服死了...親哥哥...哎喂...呀...好哥哥...我把命送給你...哎唷喂...呀我要死...要死了...哎喂...好偉大的雞巴...肏死姐姐的命...」

程遙迦的浪叫聲,激起郭破虜的獸性,也令郭破虜信心十足,而強忍住射精的慾望,有如千軍萬馬的衝擊著程遙迦。

程遙迦舒服的魂都出了竅,香眼細迷,雙頰紅采,迷人的死亡洞已經淫水津津的不斷流出,她夢囈般的伸吟:「哎喂...我的大雞巴親哥哥...親哥哥我受不了...要丟了...不行了...」

郭破虜此刻也感到心跳加速,氣息越來越不順,一股窒息的感覺令他快喘不氣來,腰眼一疼,促精穴有如決堤般的洪水狂洩而出,郭破虜如殺豬般的慘叫:「迦姐姐,我好難過,我快喘不過氣來了,我的精門控制不住,狂洩不止啊!我...我...」可憐的郭破虜,年紀輕輕的因一時的誘惑而遭此風流死劫,提早結束了未滿十六歲生命,實在令人扼腕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