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11)

何足道魂斷少林 黃蓉七女終南尋楊過

夜已逝,白日將來,暴風颶雨已歇,激戰一夜的無名與何足道兩人,仍在纏鬥中,只得兩人身形閃動,金鐵相交聲頻頻傳出,誰勝誰負強弱難分,忽然間,數聲叱喝聲由交戰兩人口中傳出,一道悶哼聲,終於將激戰的雙方一分為二,一條人影如隕石般墜落『砰』的一聲摔落教場上,而另外一條人影縱落於落下之人身前。

「哈哈哈哈….老雜毛,你終於敗在我的手中了,哈哈哈哈….我終於報了十年前的一劍之仇了,這一天終於來臨了哈哈哈哈….」

原來站立之人乃是惡僧無名,而在無名腳下的何足道一臉蒼白,嘴角泛血,不斷的喘息著。

「老雜毛,今日你敗於佛爺手下,你不必覺得丟臉,敗於佛爺手中之人,你非第一人,在你之前的武林各大派掌門與你的兩位師兄皆已成為我環下之魂,誰叫他們助紂為虐幫助郭靖等人,對抗我蒙古大軍,此刻的各大門派掌門皆由我師‘金輪法王’派人易容頂替,只待襄陽一破,我蒙古大軍揮軍南進,裡應外合,宋朝江山將落我蒙古大帝之手,所以先讓你知道你之敗北,沒有什麼可恥,待本佛爺先送你魂歸極樂後,好讓你在黃泉路上做個明白鬼,不過你放心,本佛爺慈悲為懷,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單,本佛爺的同志很快的就會送一代大俠郭靖父子到黃泉路上來與你做伴了,哈哈哈哈……………..」

無名雙手一揮,手中金環如剪般套落在何足道項頸下,只見金環左右一分『喀嚓』一聲,可憐的一代遊俠何足道含恨的魂飛離恨天!

「眾家兒郎,要與我達爾巴享受榮華富貴的人,隨我而行,自願留下青燈伴古佛的人,只要安分守己我達爾巴絕不留難,走了,兒郎們」

無名登高集呼後即帶領一群和尚而去。只留下來的只是一遍屍骸與殘骸的空盪盪的少林寺。

襄陽城內,擺脫的郭靖糾纏的程遙迦,離開郭靖房間後回到了自己的閨房,突然發現房內有一黑影,『叱喝』一聲,桃花島絕學『落英神劍掌』呼一聲即時揮出,只見黑影『哈哈』數聲,長袖一擺,即破解了程遙迦來勢洶洶的掌風,並輕而易舉的將程遙迦摟進懷中。

程遙迦見自己絕學招式被破,自己又輕易被擒,正待掙脫黑影人懷中抬頭一望,原來黑影人乃是自己的主上‘王大人’時,立即擺出不依的嬌羞,輕搥著王大人寬厚的胸膛,嗲聲的說:

「好哥哥,你要嚇死奴家啊!你摸摸奴家的小心肝還撲通撲通的跳著呢!」

程遙迦一邊說話一邊拉住王大人的手貼上自己胸前那對大波揉搓著,只見王大人『哈哈』數聲,一把抱起懷中佳人,來到床沿,雙手三兩下的就將床上佳人衣服撥個精光,隨即也將身上黑袍除下,上榻擁住榻上麗人,口手並用上下不停的在程遙迦身體撫摸與咬吻。

只見程遙迦身體不斷扭轉,口中更不時哼出『嗯嗯啊啊』的淫蕩聲,淫水更是不停的從浪穴裡冒出,王大人見程遙迦的迷人花蕊已水患成災,立即抓起跨下巨物,『噗滋』一聲,狠狠的插入程遙迦誘人的銷魂洞裡。

「啊…頂到花心了,好哥哥…..啊…你好狠…..心啊…你..你要插壞妹妹的小浪穴呀…..入得那麼兇,妹…妹的心兒都快被你插….插出來了啊……嗯…….哦哦…要死了….妹妹…妹妹的浪穴被哥哥…..的大雞巴漲…..漲的好舒服好……爽喔….快….快狠插妹妹的浪穴兒哦….哦…妹妹快被雞巴哥哥你插…..插出水來了….啊啊……嗯嗯…..喔….快….快不行了妹….妹快昇天了..大雞….雞巴哥哥用力……再用力的插爛妹妹…..妹妹的浪穴兒啊…..不行了妹妹要丟了啊……啊….哦哦……哼哼…..嗯…..嗯…丟了…妹妹不行的…….」

一道熱滾滾的陰精由子宮射出,受到這股熱流的侵襲下,壯碩的王大人身體輕顫,胯下大雞巴輕抖,一股又白又濃的精液由馬眼狠急的射入了程遙迦子宮深處。

少林寺的戒嚴法獄內,歷劫重逢的黃蓉母女三人,訴說完別離之情後,郭襄開口對著黃蓉說:

「娘,襄兒不孝,害您老人家為襄兒歷經惡劫,雖然娘不怪罪襄兒,但是襄兒內心還是感到愧疚不安,今日與娘相聚原該乖乖與娘返家,但是希望娘念在襄兒急於尋找楊大哥的一遍癡心上,讓襄兒繼續尋找楊大哥,求求您答應襄兒呀!娘」

黃蓉見郭襄對楊過如此癡心,腦中更是浮現出自己前次遭劫時,被楊過所救,並與楊過發生的不倫的慾情,前塵往事,歷歷如新,自己何嘗不倦念楊過異於常人的大雞巴,如果不是身份與道德觀作梗,自己又何嘗不願與楊過廝守終身,天天沉淪於慾海之中呢!

再說自從被公孫止等人姦淫後,郭靖就未曾再碰過自己的身體,而當郭靖得知自己與楊過的姦情後,更是不顧情面的辱罵自己為無恥淫婦,從此夫妻兩人情份已盡,如果不是為了襄陽戰事,可能自己已被郭靖休妻而掃地出門。如今又為了尋找襄兒不告而別,又再一次慘遭輪姦,此刻再也無顏面對郭靖了,倒不如陪著女兒一起去找過兒,母女三人共侍一夫,陪著過兒一起隱居山林,不再問紅塵俗事了。

黃蓉經過幾番思考後,決定陪伴女兒一起找尋楊過,於是對著郭襄說:

「襄兒,為娘為了不讓妳失望,決定陪伴妳去找過兒,就算是為娘送妳十六歲的生日禮物吧!」【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謝謝娘,這個禮物對我太重要了,謝謝,謝謝娘」

「傻女兒,先別急著謝謝娘,要去找過兒也得要穿衣服去呀,如今咱們七人只有一件僧袍,難道要光著身子出門嗎?」

「對不起娘,襄兒一時樂瘋了,一時忘了娘妳們沒有衣服穿,娘與姐姐們請稍待片刻,襄兒此刻就去取回娘妳們的包袱」

郭襄話一說完,立即套上僧袍,轉身飛縱而出。

經過一場激烈肉搏戰後的王大人與程遙迦兩人,一番纏綿後,依偎在王大人寬厚胸膛的程遙迦開口問道:

「主人,今日因何事而來,是否有新任務要奴家執行」

「九太保,本座沒有疼錯妳,如此的聰穎,不錯蒙古方面,大汗已下旨意,既然郭靖不念往日兄弟之情,大汗也不再心軟了,決定要讓郭靖死於非命,不要他戰死沙場,今日大汗派我取來天竺進貢的激情意淫藥‘焚情香’,此香只對男子有亢奮作用,聞了此香後的男子,在激情過後,精門全開,射精不止直到精盡人亡為止,大汗要妳對郭靖父子下此焚香,讓郭靖父子精亡於床,死後無顏對各大派,此舉既可打壓宋軍士氣,也可令中原武林人士不恥郭靖父子之淫行,有利於我蒙軍南征之行,好了,此香已交予妳手,切記三天內務必完成任務,我會與其他太保隨時支援妳」神秘的王大人原來是蒙古派出的細作,一直遣伏在宋朝昏君身邊,此刻見宋朝將亡,只要除了郭靖這支棟樑,大元王朝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