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10 )

黃蓉除淫毒恢復本性 郭靖偷情日夜宣淫

『襄陽城』一座為宋氏王朝抵禦外侮的重要城池,一代大俠郭靖與群俠駐守的重鎮。

襄陽城將軍府內,一間勃為寬廣的房子裡,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壯漢,面帶憂慮,急躁的在房子內來回不停的跺步,口中亦不停的傳出嘆息聲,原來這名憂鬱無助的壯漢竟是威震武林的大俠郭靖。

失去妻女多日的郭靖,心中非常著急,自己也曾經多次派員出外尋找黃蓉的下落,面臨蒙古大軍不斷的壓境侵犯,失去智多星愛妻的郭靖,心頭的焦慮與無奈可想而知。

此時一道開啟房門聲響起,只見一名充滿成熟韻味的美婦人推門而入,當美婦人見到郭靖一臉憂鬱的在屋內輕嘆,眉頭一皺後隨即輕展絲絲笑顏走向郭靖,張開一雙玉臂圍住郭靖厚實的頸項說:

「靖哥哥,不要再憂眉苦臉了,你已然盡了所有的人力與方法找尋蓉姐她們了,不要再讓自己受委屈的好嗎!你可知道每天看見你鬱鬱寡歡的樣子,你可知道遙迦心頭有多痛苦。」

原來這名美艷成熟的婦人,就是害死親夫陸冠英,神秘的王大人手下十三大保中的九大保程遙迦,因奉王大人之命下嫁東邪之徒陸冠英,伺機臥底在郭靖等群俠中,做反間工作偷取宋軍的軍事情報給蒙古大軍,並在黃蓉被公孫止所擒時色誘郭靖使其成為入幕之賓,這也是郭靖為何不替陸冠英報仇的原因。﹝以上請參考藍月大師所著作的神鵰外傳,貓頭鷹在此不再贅言﹞

郭靖看著眼前麗人,輕吻麗人玉頰,苦笑著說:

「迦妹妹,靖哥哥何嘗要如此苦惱,不瞞妳說,靖哥哥內心最大的煩惱,並不是找不到那個野蠻潑婦﹝黃蓉﹞,而是如今蒙古大軍不斷壓境,朝中又援軍未到,少了黃蓉這個軍師,襄陽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就是這件事讓我憂慮,並不是思念蓉兒所致,你不要太多心。」

郭靖說完話後,左手一扳即將程遙迦擁入懷裡,低頭狂吻著程遙迦鮮紅欲滴的玉唇,右手也不甘寂寞的揉搓著程遙迦胸前那對龐然大物。

被吻的喘不過氣的程遙迦,經過一番掙扎,擺脫被郭靖狂吻的玉唇,喘著氣張著媚眼對已色急的郭靖嬌聲的說:

「不要這樣嗎!靖哥哥,大白天的如果被人看到多羞人呀!況且我們之間還偷偷摸摸的,如果讓人知道我們兩人之間的事,會造成多大的軒然大波,何況妹妹我剛文君新寡,讓人知道了,我不守婦道偷漢子,我的名節將放何處,還請靖哥哥疼惜體諒妹妹我的處境,放過妹妹這一回,待到了晚上,妹妹我會掃榻以待,好好的服侍靖哥哥你,讓你玩妹妹的肉穴,好不好嘛,靖哥哥。」

程遙迦扭捏的搖晃著身體,隔著衣服將飽實的陰部磨擦著郭靖胯下已漲的如小帳篷的下體嬌聲的說。

「哦!迦妹妹,不是靖哥哥不想體恤妳的處境,只是靖哥哥我對妳那如脂柔滑的肉體愛之若狂,尤其是妳那彷彿長了小嘴的小肉穴兒,每每吸咬著我那雞巴又酥又麻的令我歡喜若狂,甘之如飴,愛不釋手,妳叫靖哥哥我如何能放手呢!況且妳看此刻我的雞巴已脹成這般,如何能等到夜晚的來臨,那將會讓我受不了啊!我的好妹妹,就算靖哥哥求妳救救命吧!」

郭靖一付霸王硬上弓的姿態,緊擁著程遙迦,一點也沒有要讓程遙迦離去的意願。

「好吧!就算妹妹我柪不過你,但是我們這般白晝宣淫總是不妥,為了讓你消消火,我兩就只卸下底褲,坐在榻上,讓妹妹坐在你的懷裡,讓妹妹的小肉穴夾住哥哥你的的大雞巴,這樣一來能幫你去去慾火,也能防止有人來時可做緊急措施,這樣子好不好,我的色鬼哥哥。」

程遙迦話語一止,即蹲下雙手脫下郭靖的長褲,只見一根龐然大物一閃而出,程遙迦嬌笑著輕吻一下在眼前晃動的大肉棍後,輕推著郭靖坐到床沿上後,撩起長裙解下貼身的絲綢小底褲,露出如蚌般濕淋淋的誘人花瓣,走向郭靖,玉手輕盈抓住郭靖的大雞巴,玉腿輕抬,雪白的臀部迎向郭靖胯下,將淫露欲滴的小肉穴,含住郭靖的肉棍坐了下去。

另一方面,接受了十八位高僧童元洗禮的郭襄,全身泛著晶瑩,如羊脂般的肌膚,更是如玉般柔滑細緻,此刻的郭襄兩眼微閉,雙腿盤座,神情有如觀音般神聖無欺,有如完玉般無暇。

無色見郭襄神功已將達到最後階段,於是坐到郭襄面前,抱起郭襄將自己的老肉棍納入郭襄的肉洞中,並對著郭襄說:

「郭施主,妳的神功即將大成,此時乃是最關鍵最危險的時刻,請妳務必收歛心性全神貫注,老納將以達摩易筋術配合陰陽和合法為妳搭天地之橋,打通妳的任督二脈,幫妳神功大成。」

只見郭襄二人如石般動也不動,身旁突然捲起一道氣流,【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道圍在兩人身旁的氣流慢慢的化成如霧一般越來越濃,最後兩人皆被這道濃霧給包了起來,只見這道濃霧由白色慢慢的轉化成一朵金色光芒。

反觀黃蓉六女經過了十八位僧人,三階段的急抽狂插,已即將達到第五十次的高潮,只見黃蓉六女以趴著‧躺著‧側臥‧跪姿‧盤坐‧倒插等六種姿態,承受著最後六僧的抽弄,淫聲浪語馳起彼落,彷彿在比賽著誰的淫叫最大聲一般。

「啊…..好爽哦….和尚哥哥快…快插爛妹….妹的小浪….穴喔…頂到妹妹….妹妹的花….花心底了….哦哦………嗯…..啊….用力..用力插死小浪穴吧…….喔……..唔…….唉喲…快死了……妹妹快爽死了…..嗯….哼….喔..對…對就是這樣….猛力的插爆小浪穴吧….哦…..哦…..哼…….哼……嗯……嗯…….死了…爽死了…」

就在這一剎那間,最後這六名僧人,身體狂顫,六道精元分別射入黃蓉六女子宮深處裡去,受到六道熱騰騰的精液沖激下,黃蓉六女終止達到第五十次高潮,只見六女在熱精的刺激下,身體狂抖,由六女體內也射出六道陰精,而六女所中的淫藥也隨著六女所射的陰精洩的一絲不剩了。

突然之間,一聲佛門獅子吼般的『阿彌陀佛』聲,響遍整座法獄,也震醒一旁休憩的黃蓉等二十四人,二十四道眼光前朝聲音發出處望去,只見由金光閃閃的濃霧裡走出無色與郭襄二人。

從金霧中走出的郭襄二人,神彩奕奕,已有百歲高齡的無色此刻看起來有如三十歲壯男一般精強體壯,而經過神功改造打通任督二脈的郭襄,更是如反樸歸真般有如觀音座前的玉女一樣,清純‧無邪‧楚楚動人。

恢復本性的黃蓉,看到尋找多時的女兒,此刻出現在眼前,又見愛女完好如初,多日來的奔波勞碌與擔憂也一掃而空,激動的心挾帶著淚水撲向郭襄,緊緊的擁抱著失蹤多時的愛女說:

「我的襄兒呀!為娘想死妳了,快…快讓為娘看看可否受到委屈。」

「娘!襄兒對不起您,不辭而別,離家出走害您擔心受怕,為了找襄兒,害您遭此劫難,襄兒真是不孝。」

此刻無色眾僧見黃蓉母女相聚訴別情,眾僧不願打擾而退出法獄,十九人立即施展身法奔向前山準備找無名清理門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