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9 )

郭襄救母 穴戰眾僧 無名發威 何足道命在旦夕

夜雨如暴,颶風狂吹,天空中的閃電如五爪金龍般飛舞,彷彿欲下凡噬人的擊落凡間,雷聲如砲響,震動著少室山,整座山好似將被顛覆般的聳動。

黑暗中六條閃動的身影,由遠而近的來到少室山後,這六人的肩上各自揹負著一個人,直奔戒嚴法獄前而入。

守在戒嚴法獄內的無色大師眾人一見有人入內,原來是郭襄六人已歸,又見六人各揹負著六名女性,於是眾人皆起身讓出所坐之床位讓入內的六人將肩上揹負之人一一放到床上。

原來是郭襄六人已從藏經閣取密笈返回並救出黃蓉六人。只聽郭襄急性的說:

「無色大師,襄兒與五位大師已將密笈取得並救回襄兒的母.姐眾人,但是母親眾人此時被淫藥所制失去本性請求大師施法救治。」

「阿彌陀佛!淫藥害人不淺,令堂六人乃被強服至淫之藥,必須要在服藥後六個時辰之內持續被姦淫達五十次高潮方可解除禁制,現在令堂六人因中斷被姦淫而未達到五十次高潮,而被淫藥侵蝕全身筋脈,所幸令堂和令姐功力深厚,又曾服過令祖黃藥師所密製之祕藥護身,護住心脈,還未受到嚴重侵害,不過必須要在一個時辰之內由擁有三十年功力以上的武林高手藉陰陽和合法施術,方能解除淫藥之毒,但另外四位女俠雖然也可以此法救治但因其功力不足,現已成花痴狀態,在施法後雖不會再瘋癲,但也無法恢復回原來之本性,一生會有如智障兒一般,需要有人長期照料或可慢慢恢復記憶。」

「大師,經你一提此時更是事不宜遲,還請大師眾人施法救治我母親六人。」

「阿彌陀佛!郭施主,老納十九人雖然各個皆身懷三十年功力以上,但是此刻老納眾人所受之禁制尚未解除,一身功力無法復原,既使有心救人也無力可施啊!」

「對不起,大師,襄兒一時情急忘了大師眾人功力未復,還請大師見諒,此本密笈已取得,還請大師指導襄兒運用此法為大師們恢復功力吧!」

「郭施主義行與孝心感人,為解救郭夫人六人與恢復老納眾人功力,老納也不再作做了,老納已看過此密法中恢復功力篇之心法與口訣,‘陽為男‧陰為女,男女雙方需裸裎相對,女性盤坐在男性下懷,以下陰含住男性陽物,雙手抱住男性頸背,雙腿夾住男性腰際,口對口,以有功力之對方,運起丹田之氣,將功力由口傳入對方口中,再由對方將吸進體內,行經各處被禁錮之穴道,一一將穴脈打通後再由下陰部傳回施功者下陰,如此循環三十週天即可完功,但切記雙方不能有任何一人心生遐思,以免雙方走火入魔」

「大師,襄兒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既使郭襄有貪歡釋慾的念頭,也不會在這重要時刻來出錯。來吧大師,不知那位大師要先行復原功力,郭襄先上榻候教。」

郭襄話一說完即脫下身上從張君寶身上奪來的寬大僧袍,一條雪白如玉的成熟胴體又使法獄內眾僧氣息轉粗,十九根未曾開過葷的老童子棍如昇旗般一根接一根撐起胯下之僧袍。

「咳‧咳‧既然郭施主如此從容就義,老納就先叫六位習陰柔氣功的師弟先行與郭施主合體,待六位師弟功力復原後,先以陰柔氣功打通郭夫人六人被淫藥侵害的筋脈,再由六位習陽剛之氣的六位師弟震開六人被淫藥侵蝕鎖住的各大穴,ㄉ最後再由六位師弟將至陽的玄天罡氣打開郭夫人六人頂上竅門,使之恢復本性,無為‧無惡‧無勿‧無哲‧無身‧無永六位師弟請先行與郭施主合體,復功後立即選一榻上之人運行和合之法,待後面之無萬‧無首‧無犯‧無戒‧無保‧無方六人前去接應方可收功,另外無之‧無切‧無明‧無永‧無留六位師弟,你六人為重要之一環,切記勿出了亂子,以免前功盡棄,請各位師弟謹慎小心為要。」

「遵命,大師兄,師弟們一定盡其心力救治郭夫人眾人。」

眾僧異口同聲回答,只見第一批六僧已脫去僧袍,挺著又硬又抖爆滿青筋的老肉棒上榻呈六角型方位圍坐在郭襄的六面。

此刻的郭襄見六根碩大且熱騰騰的大肉棍圍在自己肉體四周,心兒一蕩,有如洩洪般的浪水,已將床榻上的被褥溼成一片,郭襄望著周圍六根長短大小粗細不一的肉棍,一時之間難以選擇。

心頭壓抑良久的慾念被無為六人的陽物給引爆出來,郭襄為先解決心頭之癢,立即選中了六僧中陽具最粗最大的無惡做為洩慾第一人。

「無惡大師,襄兒先選擇與你做合體,但是請無惡大師待襄兒能禪定時再施行陰陽和合之術,必竟襄兒初學此法,還不知是否可以心無雜念,所以還請大師多辛勞一番。」

郭襄對無惡說明後,內心帶著極度興奮,將已濕淋淋的肉穴,對準無惡聳立粗大的肉棒坐的下去,一股滿足的感覺由郭襄的穴內直達全身,郭襄伺機的狠猛的上下套弄,欲將被壓抑的慾念全部一次發洩完般的瘋狂套弄著。

「啊…哼…..哦…大師…你..你的大雞巴又…大又…粗插..插的襄…襄兒的浪….浪穴好….脹..好深….深好…..滿啊…足呀…..哦…這下…插到…到花心裡…裡去了啊啊….喔..嗯…用力呀大….大師動….動一下…一下你的腰….腰力狠插襄兒…..襄兒的小浪….浪穴啊…..嗯……喔……」

無惡被郭襄的淫聲浪語的刺激下,興起從未有過的慾望,於是一把抱住懷中的郭襄猛挺下身,次次入底,只聽啪啪啪….噗滋…噗滋..的肉體拍打聲響遍這淫亂的空間。

「喔…好爽喔…對大師用…用力的戳….插…插爛襄兒…..襄兒的小浪穴哦……啊….插到花心了啊….襄兒快被你…戳爛了啊…..不行了….襄兒快死了啊…..啊…..喔……喔…..哦…哦不行了……哼…哼…嗯……」

郭襄整個趴在無惡身上,玉體微抖,濕漉漉的陰戶將無惡的下體弄得濕淋淋的說:

「大師你好強喔!襄兒被你插的差點昏了過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此時襄兒已藉大師之助,解決的壓抑的淫慾,此刻襄兒可以心無雜念的幫各位大師施行復功之法了」

郭襄經洩慾之後,即打起精神,全神貫注的配合十八位僧人,開始展開復功與救人的神聖行動。

狂風暴雨的長夜,少林寺裡一場高手對決的戰鬥持續著,只見環來劍往,光氣迴旋,何足道與無名絕招盡展,戰的環壓天地,劍寒九州,一位是縱橫沙場的老江湖,一個是功力再造的梟雄,雙方手上兵器,皆是萬中選一的絕佳利器。

雙方你來我往,金鐵相交聲延綿不斷,何足道雖然遭無名暗襲一掌,但是憑著同歸於盡的拼命的劍術,一時之間雙方戰的難分軒轅。

此時無名見何足道雖受自己暗襲一掌,卻依舊殺的如此威猛,無名見久攻不下,決定使出看家本領『奪命金環術』對敵,無名猛喝一聲,身形一變,手上金環頓時幻化成數十道環影,擊向何足道。

同一時間,何足道見無名突然改變招式,一時招式用老未來得及反應,已被金環連續擊中,口吐鮮血,被無名擊飛十餘丈遠才穩住身形。

穩住身形後的何足道見無名擊中自己的金環招式非中原武學,於是問道:

「無名賊禿,方才你所使之招式,並非中原與少林之武學,你到底是何方孽障,混入少林有何陰謀」

「哈哈哈哈…..無知雜毛,果真經驗老到,既然被你發覺了,本佛爺就讓你做個明白鬼,不錯;本佛爺非是中原人士,乃是蒙古大帝座前大國師『金輪法王』的得意弟子『達爾巴』,今日你能死於『奪命金環』下乃是你至高的榮譽」

「什麼;你是金……」

何足道話語未止,無名已使出『奪命金環術』第二式『環環致命』之絕招殺了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