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7 )

郭襄盜密笈 無名報劍仇

是夜;明月高掛的夜晚,和風徐徐的吹著,少室山上一座雄偉的寺院,自全真教滅亡之後,一個帶領武林各教派的新龍頭,自開派祖師一直到上任掌門『智障』禪師這一代少林寺總算出了頭天,少林寺也因『智障』禪師的辛苦耕耘下,終於成為武林之首。

遽然間,風和月明的天氣突然起了變化,只見天空濃雲密佈,明亮的夜色轉暗,天空微微閃起幾道閃電,彷彿上天也知道少林寺即將有股風暴應釀而起,的確,在少林寺的前後山即將發生兩件大事,不一的氣息,使少林寺的空氣也分成兩種不同的氣氛來臨。

肅殺,肅殺之氣逼的人幾乎喘不過氣來,讓人全身神經緊繃的殺氣籠罩在少林寺的寺院前,一聲聲的哀嚎聲,聽的讓人心驚膽跳,濃濃的血腥味飄散在空氣中令人作噁。

再往大雄寶殿前一看『乖乖』好似經過一場世紀大屠殺般屍骸遍野,殿堂前幾十甲大的教場,已疊滿上百名屍骨不存的和尚屍體,廣大的教場因遍地屍骸給佔滿只剩不到四十坪可站的空間了。

而在少林寺的後山戒嚴法獄內,散發出一股濃烈的淫蕩氣息,與十餘道急促的呼吸聲,由外而入越接近裡面就越嗅出一道春意昂然引人暇思的氣息,的確法慾內也即將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肉搏戰了。

「大師,此刻已在燃眉之急,懇請大師念在郭襄救母心切的一片孝心上,請勿忌諱的告知郭襄如何施行陰陽合和術吧!」

郭襄話一說完即在眾僧眼前脫下僧袍。突然之間,一具如羊脂般雪白的玉體讓原本昏暗的法獄內突然變的亮了起來。

只見郭襄那對堅挺飽滿的豐胸微微聳動,有如白玉般平滑的小腹,以及兩隻玉腿的盡處內,有著一把黑的發亮帶點微濕的陰毛及飽滿如蚌的陰戶與陰唇,如晨露滋潤般鮮紅欲滴展露而出,並且走向無色等人面前跪的下來。

「大師,求求你不要再猶豫不決了,時間拖延越久,我的母親與姐姐就越難脫離魔掌,懇請大師念在我父郭靖面子上不吝告知,郭襄求求你呀!大師。」

「阿彌陀佛!郭施主快快請起,並非老納不願告知,只是老納眾人未曾習過此術,老納只知在本寺藏經閣內有此密本,因此術乃陰陽雙修之術,不適用佛門之人,是以無人學習此術,除非潛入藏經閣內盜出此書,否則老納眾人也無法可施。」

郭襄得知無色告知陰陽和合術的下落,心中雀躍不已整個光溜溜的肉體撲向無色懷裡,如小孩撒嬌般雙手抱住無色的光頭猛親,兩顆豐乳在無色的老臉上左右晃動的顫動。

「謝謝大師,只要能潛入藏經閣取得此書,大師是否就能施術了,對嗎?」

郭襄坐在無色大腿上,雙手繞著無色脖子,下身扭轉,玉臉貼著無色臉頰旁問。

「沒有錯郭施主,但是藏經閣平時就守衛森嚴,一般武林高手都無法接近方圓五尺,可是今日卻可輕易進出,老納剛耳聞本寺緊急敵襲鐘,全寺人員可能全往前院校場前戒備,老納會派無為‧無萬‧無惡‧無之‧無首五位師弟陪妳前往取書,也可查一查令堂等人被禁再何處。」

無色紅著老臉,氣息急促的說。

『原來無色禪師等人連無名共有20位師兄弟,以『色為萬惡之首,切勿犯戒;明哲保身,方能永留節名』20字取名,無色為大師兄執掌住持,後為小師弟無名篡位連同其他18位師兄弟也被無名一起監禁』

「啊…哼….啊呀..大師你..你真的..真的老當益壯,啊…你..你胯下的…的硬物磨…磨的襄兒…襄兒下面的『小妹妹』酥麻極了..哼…哦…….你剛剛說的…說的話襄兒..啊…襄兒全….全..啊….記…哦…..得…哼哼…大…大師求…求求你可..啊..可以臨走之…之….哼..前先…先用你…你底下的….哦..下的小…小和尚哥哥和襄兒…啊..襄兒的小妹妹玩…玩親親啊…求求你….襄兒的小妹妹快….快受不了啊……」

郭襄一面說話一邊猛搖臀部,只見無色胯下僧袍已溼成一片,胯下老根硬的將僧袍撐起有如一座小帳篷一般。

「阿..彌…陀..佛,郭..施主..主,小..小不忍..忍則亂…亂大謀呀!此刻老….老納如與…與合體將..將會壞…壞了老納一甲子的功力,還是等…等到取到密笈…笈後化解老納等人之..之禁錮後,施主妳也…也會因此功力大…增啊…….」

無色斷斷續續的說完,已是滿頭大汗。

「哼哼…哦..大師襄兒..襄兒聽…聽你的話,現在就和五位大師一起前往取書。」

郭襄依依不捨的起身,光溜溜的玉體輕盈的彎下身拿起脫在地下的僧袍,而誘人犯罪的小肉包微開,淫水未止的朝向眾僧,十幾道粗氣聲此起彼落,郭襄耳聞眾僧強忍情慾氣息漸粗,直覺好玩。

於是又緩緩的不急不徐的穿上僧袍,眼睛盯著十九根老肉棒在僧袍下不斷抖動,於是笑著說:

「五位大師,襄兒已準備好了,煩請五位大師帶路。」

於是郭襄六人即時離開法獄前往藏經閣而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肅殺,一場世間屠殺將這座原是充滿清聖之地變為人間地獄,此刻的何足道滿頭亂髮滿身是血,手中寶劍已被鮮血湮沒的光華,氣息悠悠的何足道一臉倦容,彷彿一下子老了十幾歲一般。

此時的何足道抬起頭看著圍攻的眾僧,心想今日已無法見紅顏,也許今日將命喪少林寺,回憶過去叱吒風雲的時光,多麼意氣風發,如今卻要身陷一個剛出頭的新教派,心裡一陣唏噓。

突然一道如獅吼般的笑聲震驚了在回憶中的何足道,何足道將滿佈血絲的雙眼朝著笑聲處望去,只得四名和尚由遠而近的走來,而笑聲乃由帶頭之身穿黃色袈裟體型壯碩的中年和尚發出。

四名和尚此刻已走入教場內,帶頭的和尚更是一人走到何足道面前對著何足道說:

「老雜毛何足道,睜開你的賊眼看看可還記得本佛爺。」

何足道看著無名,只覺面熟,卻又想不起在何處見過無名,於是回答說:

「死禿驢,本道尊是來少林寺消滅你們這群無惡不做的人渣,不是來和你們攀親戚套交情的,況且本道尊識人無數,雖然有點眼熟但如你這般惡徒,本道尊豈會放在眼裡,哼!」

「哈哈哈哈…好一個不放在眼裡,本佛爺我偏偏要你記起來,老雜毛仔細看清楚本佛爺,十年前襄陽城內,金百萬府中,因你的多管閒事,本佛爺差點被你一劍斃命,所幸老天有眼,讓我遇上本寺前任掌門並收為關門弟子,十年了,這十年來我日日夜夜就為找到你報一劍之仇,我用盡十年歲將少林寺所有武學經典學會,今天你自投羅網闖入少林寺,終於讓我得償所願能報十年前的一劍之仇了。」

何足道盯著無名,聽完無名的話後,突然記起十年前,因奉師兄之命前往襄陽協助郭靖,因路經金百萬府前,因緣即會伸手救了金百萬全家,以一劍刺傷一名匪徒,後因賊人逃逸未再追擊,沒想到此名賊人竟然在十年後成為一派之尊。

何足道心念一轉的說:

「哦!原本是十年前被我傷於劍下的手下敗將,本道尊倒..啊…」

何足道話未說完,突見無名暗襲,還來不及防備即被無名一掌擊中,人如斷了線的風箏,飛出十餘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