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5 )

何足道尋郭襄 決戰少林寺

崑崙三聖之一的何足道自從與郭襄合體後,一直回想著修道數十年的修為竟然還是無法擺脫情慾一關。

一向遊戲風塵喜歡行走江湖的他,一向目高於頂的他自認操守清高,不受外界影響的他,竟然在即將得道之際犯下色戒,但是何足道卻一點也不遺憾,反而對自己那次強姦的少女思念難忘。

為了再續前緣,何足道再次返回強姦少女的破廟。但是廟依舊在但可愛的人兒已無影無蹤,何足道心中泛起一絲絲的落寞。

為了不讓今生帶有遺憾何足道決心找到那名讓自己破身的少女,何足道於是往少林寺方向而去。

潛入少林寺後山的郭襄,終於找到監禁無色禪師的戒嚴法獄,經多方觀察,守衛戒嚴法獄的只剩法獄前兩名武僧,遲遲未見有人前來換班。

郭襄見機不可失立即施展輕功及家傳絕學落英神劍掌猛擊兩名武僧,兩名武僧因突如其來的襲擊來不及反應即被郭襄給致死,兩張死臉還一付死不瞑目的樣子。

郭襄從一名武僧身上取出鑰匙,立即打開法獄的門,一股難聞的腥臭味令郭襄聞之欲吐,但郭襄救母心切,強忍住襲鼻而來的異味拿起插在牆壁上的火把嗚鼻而入,尋找被監禁的無色禪師等人……………….

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進入法獄內的郭襄,終於找到無色禪師等十九人,當郭襄見到無色禪師等十九人之後,滿腔希望直落谷底,因為郭襄所見到的十九人,個個骨瘦如柴,滿身瘡痍,一群飽受凌虐雙眼無神的糟老僧。

這也難怪郭襄會失望,但心地善良的郭襄,還是決定拯救這群可憐的老人。

「晚輩郭襄因得知各位大師身陷囹圄,特來解救各位大師脫困,請教無色禪師在嗎!」

「阿彌陀佛,老納無色,感謝小施主救命大恩,小施主可是郭靖郭大俠的二千金,郭二姑娘。」

「回稟無色大師,晚輩正是郭襄。」

「唉!歲月摧人老,十六年前剛哇哇落地的小女娃,今日卻成了少林寺的救星,真是上天有眼,少林寺有救了,阿彌陀佛。」

「大師誇獎了,晚輩只是適時於予援助,少林寺救星晚輩愧不敢當。」

「郭二姑娘,老納一時欣喜過頭語無倫次尚請見諒,郭二姑娘傳承郭大俠仁義風範,馳援老納等人真所謂虎父無犬女,善哉善哉。」

「大師,郭襄只是盡江湖之道義,大師你不必再誇獎郭襄的,敢問各位大師是否可以自行脫困,行動上可否需郭襄協助呢。」

「郭施主,老納眾人尚可自行脫困唯獨功力被叛徒無名施以陰陽鎖脈法,鎖住筋脈,需要一段時間才可恢復功力。」

「大師,今日郭襄前來迎救大師等人,其實抱有一點私心,因郭襄之母姐身陷少林,郭襄一人無力營救,所以才想配合各位大師齊闖少林寺,今見各位大師功體一時無法復原,郭襄此刻心情如熱鍋上螞蟻,心急如焚。」

「原來郭夫人等人身陷少林,無名這個叛徒實在太無法無天了,郭施主不瞞妳說,要恢復老納眾人功力尚有一條捷徑,但老納眾人乃修佛之人不能為之。」

「大師,何法可施,此時乃非常時刻,大師可否事急從權,先行放棄道德之念,如郭襄可從旁協助,郭襄決義不容辭。」

「唉!郭施主並非老納食古不化,乃因此法一施老納眾人修為可失事小,但恐壞郭施主名節事大,所以萬萬不可為也。」

「大師,郭襄救母心切,為恐救母不及,既使名節喪失也在所不惜,懇請大師慈悲為懷,告知郭襄解法,讓郭襄儘快解除各位大師被禁之功體,爭取時間援救母親脫困。」

「阿彌陀佛,郭施主孝行感天,老納如再推辭就實在太愚腐了,郭施主要解陰陽鎖脈法之捷徑之法乃需藉由男女交合施行陰陽和合術方能解除老納眾人所禁錮之功力。」

郭襄聽完無色禪師所說的解除禁錮之法,不由得淫性又起,心想之前被張君寶半途而廢的性交,如今胯下的小浪穴還癢的受不了,只是因需救母才將被吊足味口的淫意壓抑住,沒想到現在就可以解決性慾,而且還是一對十九,一想到壓抑住的慾望一下子可以得到宣洩,不由得一陣輕顫,浪水如水庫洩洪般流滿藏在寬大僧袍內的玉腿上…………..

另一方面,受到淫藥迷亂的黃蓉此時正享受前後夾攻的快感,胡言亂語的淫聲從黃蓉口中不斷的叫喚,動人心弦的淫聲浪語激發著在她迷人的小穴與屁眼拼命進出的兩名和尚….

「喔….和尚哥哥…你們..你們的大肉棒插的…插的妹妹好過癮喔…..和尚哥哥妹妹的….妹妹的浪穴與後庭夾…夾的和尚哥哥的雞巴..啊…夾的爽….爽不爽啊…嗯….對用力….對用力一點…插爛浪妹妹兩個小肉洞…..喔….好爽…..好痛快…好舒服….妹妹….妹妹我快…快飛上天…..哦…..哼….哼……喔…」

這時被黃蓉浪穴夾著肉棍猛抽的色狼雙手猛搓黃蓉胸前巨乳,口吻著右邊如葡萄乾的乳頭的色狼經不起黃蓉猛烈的扭轉,龜頭感到一陣酥麻,一股濃精滋滋的射入黃蓉的穴心裡去,同一時間猛插後庭的色空後脊一麻,知道即將射精。

啵一聲立即抽出後庭,一把抓住黃蓉雜亂的秀髮,將硬梆梆的雞巴插進黃蓉,急速抽插。

啊呀一聲,一股又濃又腥的精液一滴不剩全射進黃蓉口腔內………

密室的另一邊嬌艷動人的郭芙正跪伏在無名下首,手中握著無名的雞巴用她迷人的櫻唇吸吮著。

在昏黃的火光下看著忙著品簫與扭動著引人暇思的胴體,令人蠢蠢欲動,【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年方三十的郭芙傳承其母豔麗的容貌,又自小服食其外公黃藥師調製長青秘藥,外觀有如十八姑娘一般,36.24.36的身材尤勝其母黃蓉。

天生淫蕩的個性在淫藥的推動下更激發好淫的心性,此刻的郭芙停止了品簫的動作,嬌柔的浪語說:

「好哥哥…浪穴妹妹的小淫穴癢的受不了,不要再挑逗我了….快將你的大肉棒插入妹妹的小淫穴裡吧!你快看看妹妹的小穴已流滿濕答答的淫水的,你還不快起來插插妹妹的小肉穴,我的好哥哥快..快將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呀………」

「哈哈哈哈….小肉寶貝兒別急,大雞巴哥哥這就來插妳的小肉穴兒了,哈哈哈哈………」

無名話一說完,一把抓起郭芙雙腿架在雙肩,粗大雞巴一隱而入狠狠的插入郭芙濕漉漉的肉穴內,腰部猛烈衝撞不止…….

「啊….好過癮喔……大雞巴哥哥你的..你的大雞巴好硬好燙..燙的妹妹的穴心好酥麻…好爽喔….嗯嗯…..啊呀好痛快呀…………」

這時郭芙雙手環腰緊緊抱住了無名,臉部一抬,把舌頭吐出到無名口中,兩條玉腿緊夾著無名,腰部迎合著無名下插的姿勢,腰部用力一挺,豐滿的玉臀主動的扭轉,將整個陰戶緊貼著無名的下部,陰戶深處的子宮口,有如一張小嘴似的,一吸一收的吞吸著無名的龜頭,吸的無名一陣陣快感…..

無名的龜頭被郭芙的子宮吸吮的茫酥酥渾然忘我,猛親著郭芙的小嘴,快意的說:

「小肉寶貝兒…….哥哥我…我的雞巴…..那龜頭….被妳..被妳那小嘴兒…..吸吮的….我…..我好過癮,我…..肉寶貝兒妳的….妳的那小嘴兒..吮…..住我了….喔……喔……曖…….呦……….」

被幹的即近瘋狂的郭芙,配合著無名抽插的動作,上迎下挺,淫水不斷的向外猛瀉,延著屁股溝流出,將整片床單溼成一灘。

「哎嚘…..大雞巴哥哥….小浪穴美…美死了….你的大雞巴插的妹妹我美死了….妹妹我又….又要…丟了….了…哼……嗯………嗯……..」

郭芙的淫聲越叫越大聲,被幹插浪穴所流出的浪水聲噗滋噗滋響聲也越來越大聲。

「小肉寶貝兒….妳….妳的浪水…流…流得….好多喔….浪穴妹妹哥哥我….幹….幹的妳過不過癮呀…..哦…哥哥的雞巴被妳夾的酥酥麻麻的好爽哦………」

「哦….哼….哦….哼….大雞巴哥哥….妹妹的浪穴…哦..被妳幹的….幹穿了哦….哼….哦….嗯……..啊…哦….哼….哦….嗯……..啊…大雞巴哥哥..妹妹的浪穴是你的…永遠…..永遠的讓你插穴好…..好不好..啊…..嗯……….哦….哼….哦….嗯……..」

這時的郭芙那對桃花眼,微微閉合,媚態百出,尤其是那又圓又大的肥臀,沒命的搖擺著,更使無名心中癢得不得了。

「好….好..小肉寶貝兒….大雞巴哥哥愛死妳這個小浪穴兒..哥哥我….我天天幹妳的小浪穴..插爛妳的小肉穴兒好不好………」

「好高興…..浪穴妹妹好高興…..大雞巴哥哥你可不要黃牛哦….啊….用力插…..大雞巴哥哥你好厲害…你的大雞巴好燙…燙的妹妹….又要丟了…..啊….」

猛然的郭芙身子一陣顫抖,牙齒咬得吱吱作響,一股熱流,從子宮口激流而出,這時的無名依然不停的衝刺著,身體下面的郭芙,嬌弱無力的哼叫著,滿頭秀髮,凌亂的散在枕頭上,臉上散發出的春意,似乎感覺非常滿足的媚態。

這時的無名被郭芙子宮內射出的陰精,燙的龜頭一熱,急忙連衝數十下,後脊一陣酥麻,一道強兒有勁的精液,急促的射進郭芙的子宮深處……………..

話說何足道一路趕往少林寺,沿途不斷聽說凡是去少林寺禮佛的女人,只要是姿色不錯的女人,一入少林寺就不在出寺,彷彿如空氣般消失,百姓們已視少林寺如畏途沒有任何女人再敢上少林寺禮佛了。

何足道心繫郭襄,怕郭襄身陷少林寺,心急如焚的他急忙使出所有功力,用最快的輕功急奔少林寺。

不到一刻之時何足道已來到少林寺,只見少林寺如臨大敵般門禁森嚴,只聽少林和尚眾人趨前盤問:

「來者何人,此刻少林寺不迎外賓,快快離去,否則莫怪佛爺杖下無情。」

「哼!無知禿驢,膽敢言兇,崑崙何足道倒要試試少林有何絕學,如此狂妄自大目中無人。」

何足道話語一止,抽出背上長劍使出崑崙劍法躍向眾僧,劍起劍落哀聲不斷,只見已有十數人斃命於劍下。

此時眾僧見來敵武功不凡,屢戰屢退,立即以十八羅漢陣對敵,並派員求援並告知無名有敵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