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4 )

黃蓉尋女再遭劫

夜,非常寂靜的夜,沒有蟲聲只有雨聲的夜,毛毛的細雨,好似老天爺在為某人哭泣。

沒錯,是在為中原第一美女‧為一位母親即將遭劫而哭泣。

密室裡,一支支火把照亮密室內的一切,入目可見的是掛在牆壁上各式各樣的刑具,看刑具上旁赫然看到九具未穿寸縷光溜溜肉體。而最引人注目的乃是掛在右側上六具誘人犯罪體態妖嬈玲瓏有致的美女肉體。氣息急促,不停的扭轉,六雙圓潤迷人的美腿緊緊交叉的挾著,六朵盛開的花蕾不停的冒出水漉漉的密汁,延著大腿不停的由上往下流,滴..答..滴…答淫水所形成的美妙節奏,為空曠寧靜的密室裡,帶來一股淫穢的靡靡之音。

再看看左側牆上三條強健體壯,氣息粗喘,雙目赤紅汗流浹背的光溜溜大漢,下腹三根爆滿青筋,硬梆梆的大肉棍,微微不停的抽搐著,三雙赤目死盯著對面六具誘人的玉體,口水直流,不停的拉扯著銬在手上的枷鎖,一副欲衝鋒陷陣的姿態。

突然一聲宏大的笑聲由遠而近,哈哈大笑的音量不斷,咿呀一聲密室的鐵門被打開了,進來了四名光頭和尚,然而這四人的到來,對密室內的黃蓉九個迷失心智的人,立即停止所有的動作,九人齊朝來人行注目禮。

「哈….哈…..色空你看他們九個一看到咱們進來,乖的像貓兒一樣,無花祖師爺的淫蕩和合散的藥效,百年不變,中此淫藥的人,在藥效未退時服從性極高,像奴隸一般服侍你舒舒服服的,要解此藥,女人需有五十次高潮且事後對所發生之事完全無記憶,而男子卻無藥可解,一直到精盡而亡,所以咱們要好好的善待這三個可憐的男人,讓他們好好的享受這最後的時光,哈….哈……哈….哈……」

「是的,掌門。」

色空話一說完即帶著後面兩名和尚,走向耶律齊三人被銬之處,並解開手銬帶著耶律齊三人走到黃蓉六人跟前。色空:

「色狼.色魔你們兩人過去將黃蓉六人枷鎖解開,把完顏萍和耶律齊,武敦儒.程瑛,武修文陸無雙,六人帶開一旁讓這三對去胡搞,另外將耶律燕賞給你們兩人搞,掌門和我要先嚐黃蓉兩母女哈….哈….」

「謝謝大師兄的賞賜。」

色狼兩人立即照著色空的交代完成後,立刻性緻勃勃的將耶律燕帶到一旁褲子一脫,連前戲也沒做,即前後夾攻插入耶律燕的小嘴與濕淋淋的小穴。只聽耶律燕身子一弓,啊了一聲好爽啊!而一旁的大小武三人被這一聲淫蕩之音,也激起滿腔慾火,也先後加入淫慾的戰場裡。

黃蓉與郭芙兩母女,被眼前的淫景,激的兩腿緊夾,淫水直流,露出一臉羨慕的媚態,眼睛不時瞧向無名,眼光流露出渴望的乞求。

「黃蓉,我的小美人.肉寶貝,是否想要哥哥的大陽具呢,快過來先含哥哥的肉棒,含的哥哥我舒坦,哥哥我再幫妳止癢,快..快過來呀!哈….哈…..」

無名話一說完,只見黃蓉如小狗一般,爬過來且三兩下就扒下無名的褲子,一把抓住無名的大雞巴,嘴一張即吞吐起來,口語含糊著說著:

「無名哥哥你的雞巴好大好硬好好吃喔!嗯…嗯….無名哥哥求求你可憐蓉妹妹的小穴,快用你的手指摳一摳蓉妹妹的小穴,蓉妹妹的小穴癢的受不了」

無名狂笑一聲後,即將右手移到黃蓉的臀部後,一把將三隻手指狠狠的插入黃蓉鬧水災的陰戶裡去,黃蓉大叫一聲:

「好爽好滿足啊,無名哥哥用力再用力一點,插的蓉妹妹好舒服,對.插深一點將你的手指全插進去啊呀!好脹,好爽呀!嗯……嗯…….啊……喔…….啊……..嗯啊…….喔…………..蓉妹妹好舒服,好…好…爽喔,快再快一點,啊…快丟了,蓉妹妹快丟了,啊…………………..」

黃蓉身體一顫,整個身體全癱軟在無名的腳旁,不停的喘噓噓。

無名立即走到黃蓉臀部後一手沾著黃蓉小穴所流出的淫液,一手抓住自己硬梆梆的雞巴,沾著黃蓉小穴所流出的淫液,對著黃蓉的菊花洞,狠插而入。

只聽噗滋一聲無名這根12吋的雞巴全隱沒入黃蓉的屁眼內去,黃蓉不禁慘叫一聲:

「好脹屁眼插裂了,和尚哥哥輕一點,蓉妹妹的屁眼受不了和尚哥哥你的大雞巴呀!」

無名一聽心頭一爽哈哈大笑的說:

「小寶貝兒,待會你就會慾仙慾死了,妳的屁眼太迷人的和尚哥哥一時忍不住所以先插進來了,先讓哥哥我玩玩妳的後庭花後再滿足妳的小浪穴兒好不好。」

「和尚哥哥蓉兒的一切都是你的,哥哥你儘量的插吧!把妹妹插爛.插穿也無所謂。」

話一說完黃蓉拼命的猛扭屁股,不斷的套弄著無名的大雞巴,搞起無名熊熊慾火,雙手抬起黃蓉的屁股猛插猛入,黃蓉如抓狂一般猛叫猛喊:

「對!用力,用力的插,插爛妹妹的屁眼,和尚哥哥妹妹的屁眼夾的你爽不爽,喔!用力再用力一點,妹妹的屁眼被你插穿插開了啊…..啊……喔好爽啊……嗯…..喔…….啊……啊…..啊……喔好爽啊……嗯…..喔…….啊……」

無名見黃蓉被自己插昏整個人往前一趴,雙手一抬就將黃蓉身體一翻,噗滋一聲,雞巴盡入黃蓉鬧水災的浪穴內。因淫水太多,只聽噗滋噗滋抽插聲,聲聲不斷,滿足於後庭而暈倒的黃蓉被無名換插入浪穴內,有如獲至寶的爽快,在半夢半醒間哼的起來,口中喃喃自語的叫著:

「好爽喔和尚哥哥你的雞巴好硬好燙,插的妹妹的浪穴好滿足喔妹妹的花心被你插穿插開了啊…..啊……喔好爽啊……嗯…..喔…….啊……啊…..啊……喔好爽啊……嗯…..喔…….啊……妹妹不行了妹妹快要射了,快,快一點和尚哥哥我們一起射出吧啊………..」

黃蓉狂叫一聲,整個人即癱瘓在無名懷裡,無名也同時腰眼一麻,馬眼也射出一股濃精射入黃蓉子宮深處。

一場雜交的性愛終於落幕了,十三條光溜溜的肉體橫陳於密室四處,靜的只聽到不斷的呼吸聲而已。

黃蓉等人命運會如何呢!待會再談,先看另一方面,慘遭郭襄強姦的張君寶下場如何?

山中無歲月,用在被摧殘的張君寶﹝此篇直接寫張君寶全名不再以色鬼為名﹞實在貼切。

三天,這三天對張君寶而言有如三年或者是三十年一般漫長,這三天張君寶被郭襄蹂躪再蹂躪,體內的精液如抽水馬達一般不斷的被抽出,精液射了再射,雞巴軟了再硬,硬了再軟。

從硬朗的身軀被熬成骨瘦如柴,兩眼發黑,雙鬢染白,已不知做了多少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射的多少精,然而郭襄這個吸精魔女何時才肯放的自己,張君寶的腦海裡不斷的重複的想著,整個人幾乎將近瘋狂,突然感到自己即將再射精,雙頰已淚流滿面。

原來郭襄此刻正坐在自己身上不斷套弄著,反觀這三天的郭襄出落的如玫瑰般成熟動人,彷彿整個人被改造過一般,完全擺脫過去少女般稚嫩,有如盛開的花朵,全身充滿媚力,滿臉春色昂然,彷彿吸收的不少精液的滋潤,郭襄不斷的扭腰,嘴裡哼著:

「不行,和尚哥哥你不行這麼快就射精了,襄兒的小穴還未滿足,不,不要啊…..」

郭襄的索求卻得不到張君寶的回應,可憐的張君寶一射完精,整個人已昏厥而去,已聽不到郭襄的呼喚。

只見郭襄一翻身一把抓住張君寶如死蛇一般軟綿綿萎縮的雞巴,以口交方式不斷的套弄,試圖將張君寶軟綿綿萎縮的雞巴起死回生,但事與願違,已彈盡源絕的雞巴已不在有任何的反應。

郭襄見已無法挽救,罵了一句沒用的傢伙,即起身下床沖洗身體,將三天來所灌滿精液的小穴清洗一番。

清洗完後才發現整個屋子裡,只有張君寶的僧衣外無任何衣物可穿,郭襄這時才想起自己所帶的包袱遺留在少林寺,包袱內有楊過送她的生日禮物,不能遺失。

心念一轉立即穿上張君寶的僧衣,不顧後果的急奔少林寺而去,將可憐的張君寶遺棄在荒涼的小屋內。

﹝後來的張君寶因受不了此種打擊而變的有點瘋癲,每三天瘋一次,後來他的朋友幫他改名為張三“瘋”但因“瘋”字實在不雅,而將“瘋”改為“豐”,而後因張三豐屢有奇遇且自創太極拳而成為武當派開派祖師爺“張三豐”這些已是後話,筆者不在詳加說明,請多見諒!﹞

話說為取回包袱的郭襄偷偷潛入少林寺後山,突見遠處走出十名少林寺和尚,郭襄立即隱藏於樹上,只聽帶頭的兩名和尚互相對話說:

「媽的,色空這個王八蛋仗著新任掌門的寵信,作威作福,胡作非為,實在讓人看了生氣。」

「色精,別嘔氣的誰叫咱們過去招惹過他,掌門換人做,風水輪流轉,認命吧!」

「色瘤,聽你這麼一說,還滿懷念前掌門無色大師的,他實在是一位和藹的長者,可惜他聯同戒律院等十八位長老皆被新掌門關在後山上的戒嚴法監內,雖然過去的日子非常乏味,但是出家人三大皆空也無可厚非呀。」

「色精,你這樣說我無法認同,雖然前掌門對我們不錯,但是我還是喜歡現在的日子,有酒可喝,有肉可吃,偶爾還可以玩女人,這樣的日子不好嗎?只可惜的是此次無法嚐到黃蓉等人的肉味,想起來真讓人受不了,要怪只能怪色鬼這個叛徒救走郭襄,害咱們無福可享,等找到他們後,好好的發洩一下,郭襄的小肉穴兒,呵呵…….」

「好了,別再說了,聽到你這麼一說心都癢起來了,走吧!找到他們再說吧!」

色精話一說完一群人即往山下而去。

聽到色精兩和尚的對話,郭襄得知母親黃蓉等人也身陷賊窟貞節不保,心情不由得一陣慌亂,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想起色精所說的前掌門無色大師,被關在此後山上,想起自己冒然上少林寺也是為求見無色大師,卻沒想到遭此劫難,心頭一陣唏噓。為今之計只能待救出無色大師後,配合雙方力量來救出母親黃蓉等人,於是郭襄思維一停,即刻施展輕功奔向後山山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