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之郭襄 ( 1 )

郭襄失身

話說郭襄在尋找楊過途中遇上伊克西三名惡徒,心性單純的郭襄一時不察,著了米亮的勾魂大法而迷失了本性慘遭伊克西三名惡徒的蹂躪…………。

「你是武林第一美女黃蓉的小女兒,對嗎?」

米亮緊盯著郭襄的眼睛,聲音異常的柔和中似乎還帶著一種金屬的磁性。

「是的。」

郭襄傻傻的應到,粉嫩的俏臉似塗了層胭脂般白裡透紅。一雙水淋淋的杏核眼,呆滯中又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你的容貌像你母親一樣美麗,對嗎﹖」

「是的。」

「你的雙乳豐滿挺拔,腰肢柔軟纖細,玉腿圓潤修長,對嗎﹖」

「是的。」

「如此美的身材被衣服擋住,實在太可惜了,對嗎﹖」

「是的。」

郭襄的俏臉微微向上揚起,顯出一副驕傲的神色。

「你還不把討厭的衣服除去。」

戲花蜂米亮嘴角閃過一絲淫笑。

「是啊,這些衣服真的很討厭。」

郭襄痴痴的自言自語,抬起玉手,緩緩的解開胸下的鈕扣,脫去了紫紅的春衫,露出了裡面杏黃色的肚兜兒。

此時,一旁的伊克西眼珠滴溜亂轉,心下思量﹔

「我是否要出手阻止呢﹖如不出手,將來一旦為郭靖、黃蓉知道,焉有活命之理。可這小妞兒粉嘟嘟,嬌艷嫵媚,還真想看看她赤裸裸的模樣兒。」

略一沉吟,他計上心頭。於是高聲喝道:

「郭二姑娘你停,周老爺子,黃幫主他們在喊你呢。」

郭襄聞言頭也未回,木然應到。

「你胡說,他們早就下山了。」

伊克西疑慮頓消,色心大起,笑淫淫的湊上前。

「郭二姑娘,你的胸脯平平的還沒發育好,比小龍女可差遠了。」

「哼」

郭襄櫻桃小嘴嘟的老高,俏臉兒漲的彤紅。

「才不是呢,我的胸脯比她的好看。」

伊克西看到小郭襄那嬌嗔婉轉的樣兒,骨頭都快酥了。

「我不信,除非你把肚兜兒脫了,讓我比比看誰的更好看些。」

話音未落,郭襄已迫不及待的扯掉了肚兜兒,她雖然已中了米亮的勾魂大法,但潛意識裡絕不容許別人誇獎小龍女。

伊克西緊盯著郭襄那對高聳挺的玉乳,眼珠凸出的險些掉下來。他吃力的咽了口唾沬。

「看起來還可以,不過不知彈性如何,過來讓我摸摸看。」

郭襄順從的走上前,將酥胸挺了挺,乳頭那兩點胭紅快要碰到伊克西的鼻子了。

伊克西大施碌山之爪,老實不客氣的向郭襄當胸抓去。一團滑如凝脂,柔軟中略帶彈性的嫩肉握在手中,伊克西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胯下一片冰涼,竟就此射了。

郭襄處女的乳房第一次被男人握住,心中酥癢難當,羞的粉面含春,身子軟軟的靠在伊克西肩上。一旁的蕭湘子再也忍耐不住了,長身而起,來到近前。

「郭二小姐,你的屁股一定比小龍女的更美,讓我比比看好嗎﹖」

「好啊﹗好啊﹗」

郭襄聽到有人稱讚她比小龍女美,不由得芳心竊喜,忙不迭的要除去長褲,但伊克西粗大的手掌不停的揉搓捏弄著她的玉乳,搞的她筋酥骨軟,竟連一根手指也抬不起來。

但是她絕不願意放棄任何超過小龍女的機會,於是粉臉兒微側,媚眼如絲,軟語央求著。

「蕭伯伯伊伯伯弄的人家一點兒力氣也沒有了,你幫我脫掉褲子好嗎﹖」

只聽哧哧聲響,蕭湘子幾把就扯爛了郭襄的綠綢長褲,這一來,郭襄少女的侗體再無一絲障礙。赤裸裸的呈現在三個色迷迷的男人面前。

她柔軟纖細的腰肢上面一對贏弱俊挺的玉乳正被伊克西的魔爪任意的搓圓捏扁著。下面渾圓白嫩的豐臀和珠潤修長的玉腿卻由蕭湘子肆意的摩挲。

「嗯,唔」

郭襄處女的身體初次被兩個男人同時玩弄,心中似有千萬隻螞蟻爬動,快感浪濤般一次次在頭腦裡激蕩。口中漸漸胡言亂語起來。

「啊,不要,蕭伯伯,說好只看看的,你怎麼可以舔人家的屁眼兒呢﹖你真壞,唔﹗」

「嗯,伊伯伯,你捏的人家好舒服呦。襄兒的乳頭好漲,你快吸吸看是不是要出奶了。」

「呵呵,」

伊克西狂笑著,看見北俠郭靖的女兒被自己玩弄的快要浪出水來,心下不禁湧出一陣報復似的快感。

「你一個女孩兒家,那兒來的奶。不過,你的奶子我玩厭了,現在我要玩弄你的小穴,快抬起腿來。」

郭襄順從的抬起一支粉腿,伊克西蹲下身子,握住郭襄纖細的足踝用力舉高,露出了下體粉嫩的花瓣兒。

疏疏落落的幾根陰毛長在微微突起的陰戶上,粉嘟嘟的陰唇略向外翻著。

毛的漆黑与肉的粉紅交映出一股淫靡的味道。伊克西不禁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那粉嫩的肉兒竟也隨著微微抽搐了一下,一股晶瑩的液體緩緩從肉縫裡滲了出來。

他再也克制不住了,從褲裡掏出漲的像鐵棒一樣的肉棍,上前便要插入郭襄的陰戶裡。

「不要啊。」

似已陷入迷亂的郭襄突然拼命用手護著下陰,大聲喊到:

「不要,伊伯伯,我還是個處女,我的貞操只能獻給楊大哥,求求你了,你怎麼玩我都可以,別破了我的身子好嗎﹖」

伊克西待不理她,自顧握著肉棍往裡插,但郭襄拼死躲閃推擋,直累的伊克西一頭大汗竟未能如願。

他只得作罷,靠在一邊的石頭上,呼呼喘著粗氣,手裡仍握著郭襄的足踝不肯放開。這時蕭湘子已由郭襄的粉臀吻到纖腰,由纖腰吻到玉頸,一支手從後繞到前面揉捏著郭襄兩隻玉乳,另一支手壓在郭襄的玉手上,用力搓弄著她的陰戶。

郭襄一支玉腿被伊克西抓著,抬也不是,放也不是。乳房和陰戶被蕭湘子肆意擺弄著,一股股淫水不自禁湧出陰唇,順著玉腿緩緩流淌下來。

此刻郭襄叫著:「蕭伯伯不要再摸襄兒了,襄兒受不了。」

郭襄話一說完整個人就癱瘓不省人事,此刻伊克西見郭襄昏迷不醒,立即把握時機握著肉棍往郭襄的處女穴裡狂插起來。

一陣肉體撕裂的痛楚,把昏迷不醒的郭襄給痛醒過來,醒過來的郭襄一見伊克西趴在自己身體上狂插,哭叫著:伊伯伯不要啊!襄兒的穴是要留給楊大哥的。

郭襄一邊哭泣著叫著一邊扭動著腰,試圖擺脫伊克西的抽插,但是越是扭動心頭卻是陣陣舒麻起來,哭叫的聲音也漸漸的消失了,取代的聲音卻是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

「伊伯伯襄兒的穴好奇怪,襄兒的花心被伊伯伯插的好爽,伊伯伯襄兒受不了,襄兒快丟了,襄兒啊…啊…啊…啊..」

此刻的伊克西被郭襄淫聲浪語叫著舒坦不以也叫著:「好襄兒伊伯伯要丟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一股濃精射進了郭襄的花心。

郭襄也叫著:「伊伯伯襄兒也要丟了。」

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陰精與伊克西射出的濃精的衝激下,兩人雙雙癱軟的下來。

一旁受不了的蕭湘子也急著說著:「好襄兒蕭伯伯快受不了,快替蕭伯伯消消火吧!」

郭襄回答道:「蕭伯伯襄兒的穴還脹痛著讓襄兒的穴休息一下,待襄兒的穴好一點再讓蕭伯伯玩襄兒的小穴好嗎,襄兒先用襄兒的小嘴替蕭伯伯消消火好嗎?」

話一說完郭襄一把抓起蕭湘子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陰莖套弄的起來,小嘴更是含著吞吐著蕭湘子的大陰莖。

口齒不清的說著:「蕭伯伯你的陽具好大襄兒的小嘴都快被你的陽具撐裂了。」

郭襄一邊說著一邊口手不停的套弄著蕭湘子的大陰莖。

此刻的蕭湘子心頭一陣快感說著:「好襄兒蕭伯伯快要丟了。」

蕭湘子一把抓著郭襄的頭狂頂,一股濃精射進了郭襄的小嘴裡。郭襄一邊吞著精液一邊喘著說著:

「蕭伯伯你的精液好濃好好喝,襄兒差點喘不過氣來。」

話一說完郭襄繼續舔著陽具上殘餘的精液,一邊用手揉搓著自己的陰核,嬌喘著說著:「蕭伯伯襄兒的小穴好癢你不是要玩襄兒的小穴嗎?」

蕭湘子回答道:「好襄兒,蕭伯伯現在不行了,去找別的伯伯吧!」

一旁的米亮回答道:「好襄兒,妳沒看到米伯伯在等妳小穴嗎?」

郭襄回頭一看米亮手握著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陰莖不斷的套弄,立即飛奔到米亮的懷抱裡,提起臀部對準米亮的陽具一把坐下來,口中並叫著:「喔!米伯伯,襄兒的小穴被米伯伯插的好爽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襄兒的花心被插的好爽,米伯伯襄兒受不了,襄兒快丟了,襄兒啊…啊…啊…啊…」

此刻的米亮被郭襄淫聲浪語叫著舒坦不己,也叫著:「好襄兒米伯伯要丟了。」

一股濃精射進了郭襄的花心,郭襄也叫著:「米伯伯,襄兒也要丟了。」

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陰精與米亮射出的濃精的衝激下,兩人雙雙癱軟的下來。

一夜激情後的郭襄緩緩的醒過來,已看不到米亮三人小穴中所殘留的精液順著腿邊流了下來。

郭襄回味著昨日的激情走到河邊清洗著被插的紅腫的小穴不禁一陣快感,正當再次自慰時,清涼的河水清醒了腦袋,才想起到少林寺去找楊過,於是急忙穿著衣褲繼續往少林寺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