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性愛生涯

在教室的中央,四盞高溫大燈集中照射在一個金髮碧眼全身赤裸的健美女子身上,課室中的學生莫不專注於眼前的陶土,將其雕塑於接近模特兒擺弄的姿勢。

MAY是我們學校的特約模特兒,據說他是某脫衣酒吧的舞孃,年紀我看不太出來,但應該是20初頭。雖然做學術用的模特兒時薪連平時上班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更不用說若遇上出手慷慨的豪客大手筆的小費。但畢竟承受客人洩慾式的眼光,和能幫助我們這些窮苦學生做藝術性的發展是大大不同的感受。每隻專注眼睛的背後,是深深的感謝。這些學生的作品雖然不似大師的作品會被永久保存,但對於我們而言也是畢生的寶物了。

每次三個鐘頭的課程,MAY總能維持同一個姿勢很久,相較於那些每十分鐘便必須做一次伸展或休息的業餘,MAY非常的專業,也讓我們每逢他是模特兒的課程,都會心中暗暗叫好。做他的雕塑,我總能很快抓住大體上我想要的感覺,剩下的時間便能更仔細觀察MAY的身體,修改之前我忽略的地方。所以我會走近MAY的身邊,細細地研究。

MAY有時會開玩笑說:要不要摸摸看,這樣不是更能感受?

我不敢,我想老師也不會准許的。高階雕塑課的學生人數不多,大概十人左右,所以氣氛總是很好,大家談談笑笑中,宛如一個大家庭。我知道MAY雖然為了保持他的姿勢,所以幾乎一聲不吭,但其實他常常都笑得很開心,看他忍不住晃動的胸部就知道了。

他的身材非常好,約有170公分左右,胸部若以外國人來說不算大,但以中國人的尺碼也有近於C罩杯了,而且非常的挺。瘦瘦的卻很結實,不像是亞洲人那種貪美節食到病態的瘦。手臂上不算很大的肌肉清晰地畫出美麗的曲線,腹部約略有肌肉的影子,還有腹肌兩邊性感的側線,肚臍上掛著假鑽的裝飾品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大捲的短短金髮,襯著他非常有個性的臉,想必是脫衣酒吧的大紅牌吧!粗細適中的大腿緊緊夾住卻藏不住茂盛的金色陰毛,明豔動人的MAY常常被我們逗得很開心,臉漲的老紅。

中場休息的15分鐘,我們會貼心的準備一些餅乾和咖啡,省去他穿衣去小食部買東西的時間,這時他會隨意的披上一件睡袍,愉快地和我們聊天。我是班上唯一的亞洲人,所以她也常常會和我聊一些台灣的事情,說也奇怪外國人似乎都很嚮往藉由教英文來亞洲自助旅行。她也不例外。他常在下課後,欣賞我們用他的身體做出來的作品,偶而也會吐嘈說:我的胸部哪有那麼小,或是我的腿沒那麼粗。他非常喜歡我的雕塑,說有一種東方的神秘感,裡面的女子帶有一種憂鬱的氣質,那股氣質不是他的,是我所附與的。我聽了很開心,允諾學末會送他一個我用他做模特兒而完成的作品。於是我們漸漸變熟了。

一日下課後,MAY慢慢的著裝完畢,而我也開始收拾東西,其他手腳快的同學早走的七零八落了,找不到可以幫我搬那重達30公斤陶塑的壯丁,我苦著一張臉。於是MAY過來幫我搬移陶土,以便空出桌子給下一堂課的學生。蠻訝異的,想不到MAY的力氣竟然那麼大,我幾乎不用出什麼力。

MAY淘氣地要我回請一杯咖啡做謝禮,我說:那有什麼問題。

只不過剛剛休息時間他不是才幹掉一整杯濃縮咖啡,外國人還真是把咖啡當水喝。

有沒有聽過,晨間八點的課大家都還睡眼惺忪,老師特意給大家十分鐘去買咖啡提神?那個老師非常有趣,他會說:大家趕快利用時間去買杯吊命的咖啡吧!等會兒就要讓你們上堂掉命的課嚕!

於是我和MAY邊走邊聊進了CAFE,原來MAY不只是做脫衣舞孃,他白天還是某間專科學校的學生,他的夢想是趕快存一筆錢,可以去念正統的舞蹈。來我們這邊當模特兒,也是為了培養他對美的認知,以及更了解自己的身體語言和別人對於他身體表現的觀感。

「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MAY亮亮的眼睛請求似的看著我。

「如果我能力做的到,當然沒問題壓。」

「其實我有參加一個讀詩會,我寫了一首詩,想在這個星期天的詩會朗誦,但單單是朗誦太單調了,所以我想配上一些肢體的表演。」

「是唷,聽起來頗為有趣,那我能幫上什麼忙呢?」

「我的想法是,我一邊朗誦,一邊脫去衣服,做出配合我的詩的動作,你幫我用毛筆畫一些中國字,我把它做成幻燈片打在我身上。」他邊拿出他的詩給我閱讀。

*** *** ***

人的身體是文字,傳遞人與人之間用言語說不出來的電波

人的身體是符號,煽情地隱匿地強烈地暗示著你我都懂的語言

媚眼一拋,你懂是什麼意思

食指一勾,你懂是什麼意思

雙腿一張,你懂是什麼意思

是的,我在表達 我要你

交媾的身體,相連的身體,攪動的身體,這一剎那我們感到愛

熾熱的體溫比語言更能反映真實

澎湃的心跳比嘴巴更會甜言蜜語

此刻請不要出聲

我的大腿交纏你的柔情,

你的腰肢緊貼我的浪漫,

身體語言說出的渴求比話語多更多更多,

你的力量襯托著我的柔美

這一刻於是化為永恆

*** *** ***

看完,天哪!真是好色的詩唷!想像MAY赤裸的朗誦這樣的色詩,害我對於以前腦海裡那種朗誦聖經詩歌的讀詩會完全改觀。

他很興奮地問我「你覺得我的詩如何?」

「ㄟ~好煽情唷!」

腦袋裡只想著MAY本來是要朗誦給我聽的,但因為我覺得我的英文不夠好,怕聽漏了才要求自己看的。好險,不然高朋滿座的咖啡廳不是人人都以為我們兩個女生在談情說愛了。

「今天已經是星期五了,我星期天要朗誦,所以你今晚可不可以來我家幫我畫圖,請你帶一些盥洗用具,如果太晚就睡我那邊吧!」

對我來說,寫幾個毛筆字也不是什麼難事,當然爽快的答應了。於是回家拿了一些衣服和寫毛筆的裝備就和MAY回家了。

果然是個酷斃了的女生,開著破破的吉普車,帥氣極了。因為正是隆冬,【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外面飄著雪,一路上他不斷地表達他想要傳遞的感受,我也仔細聆聽。他家的位置算是非常荒涼,據說是以前城牆的所在地,也是這個城市南緣的最外圍,大遍大遍的樹林把房子緊緊地包住。他說城牆敗壞拆除後成了一片廢墟,最後被一個設計師買下來,蓋了緊鄰的三棟房子,雖然已是八十年的老房子了,但依然非常有特色而且穩固,後來被他們家族買了下來。

三棟房子的中間是一片空地,下了雪壓平後就可以打冰上曲棍球。停好了車,他帶我來到三棟中看起來最小的一棟,他說這是他和他女朋友住的。我楞了一下,他和他女朋友???難道,難道她是女同性戀??忍著心中奇妙的感覺。

他開了門站在門口對裡面說道:甜心,我們有客人來唷!

裡面傳來一股甜甜的聲音:是男生還是女生?

MAY說: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唷!

一說完,裡面的女生就跑來玄關把門拉開,天哪!僅僅穿著薄紗般的粉色性感睡衣,雖然不是很透明,但沒穿胸罩的乳頭和比MAY大很多的胸部輪廓清楚可見。

「哇~好冷唷!」這個有著娃娃般的圓臉女孩叫做MOLLY。

「誰要你穿那麼少跑出來開門。」MAY趕緊用自己的外套一起包住MOLLY的身體,體貼的擁著他進入房子裡。我當然跟著進去了。很明顯的,MAY是兩個女人裡的男性,性感的MOLLY是女性。他們兩個一進房裡,無視於我的存在,就熱情擁吻了起來。MOLLY還一邊說:我好想你唷!又不是很久才見面,他們可是同居勒,感情還真好!MOLLY首先放開MAY,有點害羞的說:呵呵,我們都是這樣的,別介意!

我對於同性戀並不排斥,只不過很少有機會真的見到,有點吃驚罷了。但臉上的表情應該還算自然。MAY像MOLLY說明我的來意,MOLLY笑瞇瞇的感謝我的幫忙。

好客的MOLLY很親切地拉著我的手來到廚房說:你們還沒吃吧?我弄了晚餐,大家先吃飯吧!

餐桌上有著厚厚起司的千層麵和半隻流著油的烤雞,還有一打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啤酒,外國人吃東西還真是不怕肥。嗚嗚~但我還是吃的很爽。

這個房子真的不大,只有一層樓和地下室。地下室有一個小小的吧台,吧台裡面是一個酒櫃,但裡面只有成打成打的啤酒。中間是一張撞球桌,還有音響設備及很多運動器材。難怪MAY的身體那麼健美,力氣那麼大。

一樓有三間房,一間是書房放著滿滿音樂和舞蹈方面的書籍和相簿,一間應該是客房的房間,卻被他們放滿了一堆未經整理的雜物,最後一間當然是主臥。主臥非常大,裡面有一張KING SIZE的床,包著粉紅色滿是蕾絲花邊的床包。看來是依MOLLY的喜好擺飾的。浴室和主臥之間是沒有隔間的,但是有厚厚的紫色布幔可以拉起來,浴室裡面有一個四人座的按摩浴缸和淋浴間,還有烤箱,真是極盡奢侈之能。MAY說原來的設計師非常有品味,也很注重生活情趣。看的出來,因為浴室的外圍連屋頂都是用玻璃屋的方式建成,而外面便是被濃密的樹林圍繞著。這裡算是郊外沒有燈害,所以點點星光非常浪漫。

酒足飯飽後來到客廳,客廳同樣是一整片的落地窗,外面依舊是濃密的樹林,其實四周除了這三棟房子,根本就沒有鄰居了,實在是轟趴的好地點。MAY很注重情調的不開燈卻點起了很多蠟燭和精油,放起帶有印度風的音樂。在我面前他慢慢的除去衣衫,MOLLY在一旁一同欣賞著,隨著音樂舞動的MAY緩緩地念起他的詩。

看著他的舞動我敢忙拿起毛筆,在昏暗的燭光下開始寫著豪放的草書,傻眼的是,念到一半的時候,MOLLY也把他身上唯一的一件薄紗脫掉了,兩個人交纏在一塊。沒錯,這首詩本來就是描寫兩個人的互動。看來,兩個人都是專業的舞蹈家,擺出各式各樣戲劇化的美麗姿勢,透過MAY有點低沈沙啞的嗓音,意外地非常性感。煽情的姿勢,煽情的詩句,瀰漫在空氣中玫瑰精油挑逗著人們的性慾,讓欣賞者也能感受到極度誘惑。

不過專業的我也盡力的完成我的任務。寫毛筆字很快,我叫MAY來看一下,他十分滿意。或許是跳完舞很熱,這兩個人連衣服也懶得穿的就開始喝起啤酒,有點尷尬的我只好陪喝。突然想到,平時都沒有機會做兩個人交纏的雕塑,因為一般的學校課程是負擔不起兩個模特兒的薪資。我最愛羅丹有個叫做吻的雕像,交纏的男女洋溢著愛和性感。尤其是他們感情那麼好,一定能表現那種感覺,只不過MAY和MOLLY是女女罷了。於是我問MAY和MOLLY願不願意做我的模特兒,讓我畫一些速寫草圖帶回去做雕塑。他們兩個當然都說沒問題。但MOLLY開玩笑的說,我們都赤裸的給你看,你也要全身脫光光。藉著有點醉意的膽氣,我也大方的把衣服脫掉了。雖然不像MOLLY胸部那麼大,但也有C罩杯的我大方的讓雪白乳房從胸罩裡彈跳出來,可是我實在不好意思除去底褲,MOLLY也沒逼我。只不過MOLLY突然笑笑地捏了我胸部一把說:沒想到,亞洲人的胸部也不小。他的狂浪行為還真是嚇我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