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對騷媽浪女

自從小雄從日本紫蝴蝶夜總會帶回了一盤夜總會豔舞集錦後,鳳柔就特別感興趣,幾乎每天都在房間裏苦練。

這天下午她要給小雄作彙報演出,小雄選了一雙性感撩人的黑色帶丁字袢的細高跟涼鞋讓鳳柔表演時穿,又挑了一雙絲綢白色包頭帶袢高跟女鞋和粉紅吊帶短睡裙讓豆豆換上,以備不時之需。

在鳳柔的臥室,小雄和豆豆坐在了沙發上,看到厚厚的窗簾封住了都市的喧囂,光亮奪目的拼木地板成爲秀舞的舞台,粉紅的燈光給人以溫暖和春情的刺激,小雄情不自禁地抱緊豆豆在她的頸上親吻起來。

鳳柔走過來,挑出一盤磁帶放入床頭的音響中,又走出去準備,小雄吩咐她:我喜歡你穿得像個婊子一樣。

她激動地點點頭,說:在您面前,我就是您的小婊子。

好騷貨,嘴真甜!

小雄心裏感歎道。

在一種蘊涵浪女性感呻吟的輕柔浪漫的旋律中,鳳柔登場了,性感的高跟鞋已讓小雄興奮不已,何況今天她打扮得比豔舞女郎還風騷,只見她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緊身衣,豐滿的胸部幾乎露了一半出來,只有兩條細如發絲的細帶繞過她的脖子掛著兩個罩杯、撐著她豐滿的乳房,衣服背後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蓋住她的臀部,衣服的質料相當的薄,這件衣服足以藏在手心裏。

首先是一場非常誘人的舞蹈,只見她用極其具有魅力的姿勢扭動屁股,豐滿的乳房在胸前跳動,用雙手在身上撫掠出種種誘人的曲線,擺出各種姿勢讓你欣賞她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尤其一頭長發不停甩動,紅豔的舌頭舔著同樣紅豔的嘴唇,迷離的大眼讓你體會到她心中的情欲之火,加上音樂的美妙烘托,更讓人覺得激動難當,小雄的小弟弟似乎要跳出體外,撲進這名淫娃蕩婦身上的每一個洞,好好發洩出來。

豆豆也同時激動起來,看來母女的心也是相通的,何況,豆豆也是個淫婦級的女孩呢!

跳著跳著,鳳柔用非常誘惑人的姿勢跳到了小雄的面前,幹脆一屁股坐在小雄的腿上,用她發燙的身體摩擦小雄的胯間,香風媚骨讓他陶醉。

開始進入正劇了,鳳柔將她塗滿玫瑰色甲油的纖纖玉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放在小雄的褲裆上輕柔地撫摸一陣,拉下了拉鏈,將雞巴掏了出來,用手搓動了幾下,然後跪在小雄的面前,將眼前的那根陽具整根塞入口中,她用小雄從未見過的狂暴姿態吸吮著雞巴,鳳柔現在練的能將這麽長的一根肉棒整個插入喉嚨中。

由於平日裏的衆美妾都是溫柔含春,今日鳳柔一改常態,雞巴在她的溫潤的紅唇和香舌的賣力侍奉下獲得了強烈的快感,很快就射了。

鳳柔的動作慢了下來,她的嘴角溢出一些精液,白色的精液濺在臉上,顯得不僅妖豔,而且證實眼前的這只肥美誘人的豔婦是個地地道道的騷屄。

鳳柔張開嘴,讓小雄看剛剛射在嘴裏的精液,有些順著嘴角流下,但大部分都被她吞咽下去。

老公,你的精華讓我年輕和漂亮!

你真會說話!

小雄贊賞的在鳳柔明豔的臉蛋上吻了一下。

老公,你來肏肏我的屁眼吧說著,鳳柔將短裙撩開,褲衩早就在跳豔舞時丟開了,將上下兩個騷穴清清楚楚地奉獻給小雄看。

請幹幹您心肝的後庭花吧!你上次就沒有肏人家的屁眼,我好想喲!

好,今天女婿我就遂你的心願!

小雄順手將挺直的雞巴聳進鳳柔的小屁眼裏,真爽!雞巴被緊緊的包著,每一下都能刺激到靈魂的深處。

豔婦在前面一邊聳動一邊浪叫,豆豆也忍不住了,沖到媽媽的面前,撩起裙衫讓媽媽舔陰品玉,鳳柔識趣地前後同時侍奉。

在母女此起彼伏的綿綿浪叫淫辭中小雄又射了,從鳳柔的屁眼中抽出雞巴,小雄令母女並跪同侍在胯下,讓她們用淫蕩的小嘴爲雞巴清潔幹淨,鳳柔和女兒媚笑盈盈地看著小雄,毫不遲疑地伸出長長的紅潤舌頭將其舔得乾乾淨淨。

鳳柔一邊舔一邊問:好哥哥,我今天表現如何?騷淫婦服侍得您可滿意?聛我真的不知道用什麽來報答你將我這名無依無靠的薄情之人收到您的胯下!

好浪騷!

小雄歎道,你早就是我的人了,還說這些幹什麽?

你……媽媽就要回來了,我……很怕她不肯接受我!

鳳柔低眉順眼地回答道。

小雄挺著雞巴說:你放心吧!當初我找到你就告訴了媽媽,她爲豆豆高興,也爲你能認錯高興,我已經告訴她,你現在是我的一個伺妾,你就放心吧!

鳳柔不在多想,張開紅潤的小嘴連拋媚眼,溫柔含弄起來。

含了一會兒,小雄的尿意來了推開她們母女說:等會兒,我去上廁所!

老公是要撒尿嗎?

鳳柔深情的說,我那天又翻出你和菊奴她們玩的碟片,也想嘗嘗你的尿液,老公啊,給我吧!

小雄看到她滿臉的真誠,就點頭首肯了,到衛生間裏將一泡尿盡興射入其口中並令其咽下,再將豆豆的朱唇紅舌當抹布將其抹拭幹淨。

小雄躺在床上,鳳柔母女則在衛生間裏洗漱半天,香氣襲人地上床同侍,鳳柔本欲脫去絲襪,但被小雄止住。

想到自己盡興糟蹋作踐這樣美貌豐滿溫柔的尤物時,小雄的心中矛盾地同時擁有滿足感和憐惜感,畢竟是自己的女人,以後還是應該多加愛惜才對。

不一會兒,在兩具溫暖如春、豐滿性感的肉體的擁抱中,小雄進入夢鄉。

吃晚飯的時候,鳳柔把他叫醒了。吃過晚飯後,小雄讓鳳柔母女、雪岚母女、金一平母女、莎麗母女到他的房中去,四對母女自然知道今晚將得到小雄的恩寵,但是在心裏都互相較這勁,都在絞盡腦汁的想著花樣去取悅小雄。

鳳柔和豆豆最先走進小雄的房中,穿著一套紫色的比基尼,配上同色蕾絲吊襪帶和杏黃色絲襪,白天跳舞穿的涼高跟,外面穿著一件幾乎透明的杏黃色連衣短裙,在燈光下是那麽的通透而顯得性感妖娆。

豆豆則穿了一套護士服,裏面是真空的,露出半截大腿和半截酥胸,極具制服誘惑。

倆人剛在小雄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金一平母女進來了。

她們母女都穿著紅黑相間的女王服,媽媽是吊襪帶黑色絲襪黑色高跟涼鞋,女兒是紅色吊襪帶紅色絲襪紅色高跟涼鞋。

奶子都從胸口開洞處探出乳頭,乳頭上都掛著小小的鈴铛,走路時隨著身體的扭動,叮當……叮當……

作響。

什麽時候買的衣服?

小雄笑著問,還伸手撥動著母女倆乳頭上的鈴铛。

是我自己照著影碟上的樣子自己作的!

不錯,等拍攝你們母女的時候,就穿這個!

好!我還要改進一下!把後背全部露出來。

沒想到你還會作縫紉活啊!

呵呵,小時候跟我媽學著做衣服!

那就再辛苦你一下,給這樓裏每個人作一套,讓胡翎幫你設計一下,再完善完善!

嗯!

金一平終於可以爲小雄作點什麽了,不再認爲自己就是個花瓶擺設了而高興。

最後進來的是雪岚和小绮母女,她倆卻沒有前兩隊那麽暴露。

雪岚是一套灰色的職業套裙,但是裙子左側開衩,一直伸到胯骨部位,走路時開衩揚起,白底的底褲黑色吊襪帶時隱時現,肉色絲襪腳上穿著一雙棕色的細跟尖頭皮鞋,顯得即莊重又性感,完全符合她白領的身份。

女兒小绮上身穿著一套藍色牛仔服,上身的牛仔服是坎袖的,露出潔白的雙臂,衣扣沒有扣敞著懷,露出天藍色的束胸,束胸是蕾絲的,在乳頭的位置繡著兩朵白色的百合花,小腹和肚臍裸露著,肚臍下用貼紙印了一個紫色的蝴蝶。下身的牛仔短褲腰很低,把小翹臀緊緊的包裹著。赤足穿著白底藍花的斜跟涼拖,是個圓潤的腳趾甲塗著七彩的亮油。

小雄點點頭,很喜歡小绮現在這套打扮,這個束胸還是他和小绮一起在商場買的,她既然戴了這個束胸,那麽牛仔短褲內一定是那條和這束胸配套的丁字褲。

等大家都找位置做好了,莎麗母女才出現。

菊川憐先進來的,她的頭發在腦後束了起來,身穿的是花和服,腳踏木屐,看上去沒什麽新奇的,但是大家不知道,她的和服裏面是真空的。

莎麗身上一件乳白色吊帶小可愛,下擺剛剛蓋住屁股,朦朦胧胧的不是很清晰的看到沒有戴乳罩的乳頭,裸露的大腿上穿著白色網襪,從小可愛下擺可以看到白色帶著淡黃色蕾絲邊的吊襪帶的帶子,腳上穿的和小绮同一款式的斜跟涼拖,只不過是白底紅花而已。

至此四對母女全部到齊了,小雄笑道:你們也不嫌麻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會兒不還都得給我脫掉!

大家笑了笑,小雄把菊川憐拉到懷裏,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手從和服的下面伸進去,臉上露出驚訝的笑容,觸手處不掛絲縷,菊川憐羞澀的在小雄耳邊說:喜歡嗎?

你真狡猾,我還以爲今天就你保守,誰知道你的裏面竟然是真空的!

小绮和曉韻過來,掀起了菊川憐的和服,果然裏面是裸體的,就一起合作把菊川憐的和服給扒了下來,裸體的菊川憐嬌羞的躲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住。

小雄打開了音響,環繞立體聲的音樂在諾大的臥室中回響,小雄擁起了雪岚在地上翩翩起舞,雪岚被小雄環抱在懷裏,依偎在年輕的胸懷了,一種幸福和擔憂不禁油然而起,她擔憂什麽?這種令人銷魂的日子隨著自己的年齡的增長不知道還會有多久?

雖然知道小雄喜歡大女人,也很疼愛自己,並把家裏的財政大權都交給了自己,連姐妹的零花錢都要經過自己的手,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的容顔會衰老,體力也會下降,那時他還會寵愛自己嗎?

目光所及的是女兒小绮看著小雄的眼神,是那麽的專注和崇拜,心裏突然釋然了,給女兒找到了一個好的歸宿,那可比自己重要。

只要女兒能得到小雄的萬般寵愛,自己的得失又算得了什麽呢?

一曲下來,小雄不知道懷中的雪岚有這麽多想法,他又拉起了金一平跳第二支曲子。

金一平雙手勾著小雄的脖子,雙眼妩媚的看著小雄,紅唇微微顫動,小雄禁不住這紅色的誘惑,低頭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說:我姐姐有個朋友叫依萍,菲菲的媽媽叫孫萍,而你叫金一平,不可以將你倆相提並論,我想叫你平姐,但是一旦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我一叫平姐會有三個人答應的,這可怎麽辦喲?

只要老公你喜歡,給我改個名都無所謂!

那可不行!你的名字是父母給的,怎可隨便更改?

老公,我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嫁雞隨雞,一切聽你的!

真的!

真的!就是叫小雞小狗都沒有關系!

曉韻聽到媽媽的話,都感到媽媽真夠淫賤的。小雄想了想笑著說:你風騷入股啊,不如就叫你平騷吧!呵呵!

可以啊,平騷就平騷啊!

呵呵,開玩笑的,我怎能讓一個我喜歡的美婦人叫這樣的綽號!

我看行!

曉韻取笑媽媽說,本來我媽媽就是這幾個媽媽中最騷的一個!

死丫頭!

金一平啐了女兒一口,老公,就叫我平騷吧!我喜歡老公賜給的新名字!

這一曲結束了,小雄又抱起莎麗,莎麗今天穿的斜跟涼拖就比小雄矮一點點,她要是穿上那種細高跟就比小雄高一點點。

小雄擁著她豐滿的身體緩緩的搖著身軀,倆人在地上隨著音樂跳著慢四。

然後又和鳳柔、豆豆、小绮、曉韻各跳了一曲,菊川憐是說什麽也不跳,因爲她是光著身子。

最後小雄又要鳳柔爲大家表演了她今天給小雄跳過的豔舞,看過之後,平騷說:可惜我樂感不行,不會唱也不會跳!真羨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