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射鵰-黃蓉前傳

東海桃花島,這年夏天黃蓉十二歲。

黃藥師照往例於每月初一進入亡妻之墓中參研九陰真經七日,將黃蓉及島上諸事均交給老宋。老宋約四、五十來歲,原為桃花島眾啞僕之一,自來到島上後未曾生事,侍奉慇勤,兼之廚藝出眾,黃藥師遂將伙房交由他負責。老宋另外有一項工夫乃其他眾僕所不能及,即是他聾啞之後,竟苦心練成了讀唇術,如此一來島主每逢有事交代,由於不必另作手勢,便直接口授於老宋負責,日積月累下來,老宋儼然成了桃花島總管,大小瑣事均由他傳黃藥師之令調派。

自黃蓉出世後從未離開桃花島一步,平時除了跟隨父親習武外,便是纏著老宋學習各項菜餚及烹飪。。這日黃蓉照著黃藥師閉關前所交代的練功進度修習完畢後,信步走向伙房,估計著在父親出關之日,要再磨著老宋多學得幾項名菜給父親品嚐。

走至伙房門前隨手一推,竟是紋風不動,顯見上了閂,黃蓉心中微感詫異︰「從來伙房都沒在上閂的,今日莫非老宋出事?」黃蓉繞到窗旁就著窗縫一看,見得老宋正縮在房內柴堆旁,卻看不出有絲毫異狀。她推開窗子,一蹤身便躍進了房中,這一下將柴堆旁的老宋嚇得面無人色,一跤坐在地上。

黃蓉素日和這老宋打鬧慣了,見狀覺頗為得意,一張俏臉笑吟吟地嬌叱道︰「老宋,這麼沒膽,如此便嚇著你了,瞧你還敢關起門在偷食嗎?……咦……那是什麼?」話未說完,她便瞧見老宋急急忙忙地拉起的褲子中,有著一物吸引了她的目光。

老宋本為淮南府一帶有名的淫賊,仗著輕功高明,玷污了不少婦女的清白。自被黃藥師擒獲後,知黃藥師武功高強,逃脫無望,十幾年來在島上倒也安份守己,遂漸得黃藥師信任。只是他天生性慾奇大,犯案時一夜往往便要連作三、四件案子方肯罷休。在桃花島上並無其他女子,故平日尚能克制,犯癮時均躲在伙房中自行用手解決,不想今日卻被黃蓉撞見,一時之間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老宋,慢著!你那兒怎麼了?」黃蓉手指著老宋胯下尚未來得及收得起來的粗大黑色肉棒,只 得老宋無地自容,手忙腳亂中又跌了一跤。

他坐在地上,低著頭偷看黃蓉的臉色,只見她正睜著澄澈如水的一雙妙目朝自己兩胯之間疑惑地看著,顯然對自己適才所為渾然不解。想到這,老宋心念一動,再仔細看著黃蓉。黃藥師對這唯一的女兒費了不少心思,辛苦練制與採來的各種靈丹妙藥、奇花異果和與自黃蓉八歲起即修練的桃花島獨傳內功相配合,顯然對黃蓉在發育上產生了極大的助效,較之一般女孩子早了不少,雖只得十二歲,身形已近似十六歲上下的少女。

看著面前女子明眸皓齒,肌膚勝雪,粉嫩的臉頰白中透紅,白色的薄衫完全遮掩不住發育中的高低起伏,老宋突然驚覺︰自己從前所以為的粉黛紅顏和眼前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少女相比,竟是雲壤之別。想到這,慾念登時膨脹至不可遏止,決定死也要幹上這一票!

黃蓉見老宋一語不發,臉上神色陰晴不定,不覺又靠近了兩步,蹲在他面問道︰「老宋,你還好吧?」話未說完,看見老宋眉頭一皺,原本已開始萎縮的肉棒剎時挺立了起來,較剛才所見更為粗大,並隱隱充滿了黑色光澤。黃蓉一驚,待要起身後退,老宋一個翻身跪在地上不斷磕頭且打著手勢︰『請小姐救命!請小姐救命!』

黃蓉只看得滿頭霧水,老宋接著打著手勢表示,今早在整理菜圃時遭異蟲咬傷,初時不以為意,沒想到過了兩個時辰後竟腫脹至這般地步,如今若不將毒膿吸出,恐有性命之危。黃蓉一聽,眉頭微皺,尚未發語,老宋又打手勢︰傷在此處,無法自行吸吮,只怕等不到主人出關救治了。

黃蓉聽得半信半疑,父親在教導自己醫術時從未提到過有何種毒物能讓人生出這般形狀的腫瘤,但此時實物確是明白的擺在眼前,教人不得不信。她伸出左手輕輕握住老宋腫大的部份,只覺得觸手火熱,並感到內有微微顫動,和父親所授大不相同,不由得深自後悔不該在學習醫術時躲懶不用心記憶。

繞是黃蓉天生機靈聰穎,通一曉十,【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桃花島上全是男子,即使是黃藥師將自己胸中數十年所積蓄的諸般武功學問技能全部授於女兒,亦未有可能教導其男女之事,甚至對獨生愛女是否已到了初潮的年紀根本未曾注意。因此上黃蓉固然對於島上啞僕未曾產生過男女有別的意識,卻也是未曾見到過男子的裸體,只道男女之間的差別僅在男人生須,女人胸脯飽滿罷了。

黃蓉接著想到老宋平日對自己確是關愛有加,當下毫不遲疑,便提起裙子跨坐到那老宋褪下了褲子,長滿粗毛的大腿上,彎下身使出父親所曾教授的幾種推拿手法,忽重忽輕地輪流用雙手在腫得發黑的肉棒上不斷搓揉。

耗了約一盞茶的時間,雖是黃蓉自幼修習武功,畢竟只是個十二歲的少女,加上推拿手法乍學未通,已是累得汗透薄衫,嬌喘連連。她見費了這麼大的勁,雖擠出滿手的透明黏液,卻絲毫沒有逼出毒膿的跡象,反而更見腫脹。她不禁對自己有些失望,一看老宋的神情有些恍忽,更是一驚︰『莫非毒液擴散開了?』當下不假思索,張開朱唇便朝肉棒上滲出黏液的小孔吸去,只聽得老宋呻吟了一聲,更是不敢耽誤,連吸出的汁液都不及吐去便直接吞嚥入腹。

老宋見謊言奏效,不禁又驚又喜,如今一名絕色少女又是主人唯一的寶貝獨生女兒正在替自己吸吮陽具。大腿上的觸感告訴他,黃蓉長裙下僅著一條生絲底褲,少女如綢緞般細嫩柔滑的大腿內側肌膚正自己身上不斷磨蹭著,下體一陣陣軟滑溫暖,黃蓉的舌尖不斷地在陽具尖端來回滑動,麻癢的感覺直傳入腦,舒服得叫老宋閉上了眼睛。他又做了幾個手勢表示,黃蓉依著手勢,雙手一上一下的握著陽具根部,將頂端塞入了口中,藉著腰力,上半身上下來回用力地將肉棒在口中滋潤磨擦。

只見黃蓉被汗濕透的薄衫因來回用力使得衣襟向兩側敞開,衫內白嫩渾圓的雙乳登時露出了大半,伴隨著上身起伏而不住顫動,直呼之欲出。白色的衫子因汗水而緊貼在胸脯前,略呈透明的布疋下顯約可見粉紅色的乳尖微微突起。老宋見到此狀,想道︰『蓉兒這丫頭為貪圖涼快,竟連裡衣都沒穿。』忍不住便想伸手進去撫摸,忽聽見黃蓉一聲驚呼︰「糟糕!竟又腫成了這個樣子。」這時黃蓉因老宋的陽具膨脹得更為粗大而無法放入口中吸吮,一臉歉疚和著急的表情。

老宋見狀,覺得欺騙如此關心自己的無知少女甚是過意不去,但視線向下移至黃蓉曲線畢露的雙乳瞬間,剛浮起的一絲良知早已消失無蹤。他搖了搖頭,打手勢道︰『既是如此,那最後的法子也不必試了,老宋昔日作惡多端,注定該就此喪命。老宋在此謝過主人和小姐多年來的照顧……』

黃蓉見到手勢,急得眼淚幾乎流了出來,立時撲向前去抓著老宋雙肩喊道︰「別說要放棄,既然尚有最後之法,不妨一試!」

只見老宋倒吸了一口氣,睜著眼睛,張著嘴合不起來,竟是呆呆的說不出話來。原來適才黃蓉向前一撲,不偏不倚地用全身重量將下體緊緊壓在老宋巨大的陽具上,這原是老宋騙黃蓉所要做的事,而黃蓉搖動他肩頭時全身的每一下劇烈搖動,更是帶來了無與倫比的震憾。

老宋定了定神,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遲疑了一會,才打手勢道︰『毒發至此,須有一處女以其下陰直接對著傷口磨擦吸毒,以純陰之體方可壓制此一剛強之異毒。但小姐乃千金之體,對老宋這等下賤之人原是不用如此費心……』

這番謊言只唬得黃蓉目瞪口呆,如此治療之法確是前所未聞,若是確實有效自然大可一試,但女孩子天生的矜持使得生性大方的黃蓉想到要在他人面前赤身露體,不由得她羞得面紅耳赤,好生為難。忽然間黃蓉心念一動,微站起身來,欠著身子,雙手將長裙向上提至膝部,老宋看見黃蓉渾圓雪白的膝蓋和粉嫩的小腿,只覺得眼前一花,充血的陽具不由自主地又抖動了起來。

只見黃蓉將雙手伸進裙子之中, 嗦嗦地動了一會兒,便隔著長裙除下了底褲置在一旁,接著手扶在老宋的肚子上,輕輕的將自己的陰戶靠在老宋的陽具上。老宋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驚動了黃蓉而起心變卦,直到感覺黃蓉的陰穴貼合在陽具上,來來回回地挪動調整位置時,才放下心來去咨意享受少女鮮嫩的蜜穴將帶來的快感。

初時老宋感到黃蓉用陰戶來回磨擦自己陽具時尚有些許怯意,待得十數下過後,黃蓉的力道漸漸加重,老宋發現陽具上已濕淋淋的全是體液,抬頭向黃蓉望去,只見得小黃蓉滿臉紅暈,就如抹了一層胭脂,說不出的好看,朱唇微微喘著氣,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帶著些許的疑惑卻訴說著更多的興奮。

老宋知道小黃蓉正因為初次嘗到愛撫的刺激而正在驚疑不定中,他作了個手勢鼓勵黃蓉繼續做下去。這時黃蓉覺得事情彷彿不是那麼一回事,但自己緊貼著一根火熱粗大的肉棒磨擦的下部卻叫自己不要停下來。黃蓉感到和老宋相連接之處濕了一大片,但又不好意思在老宋面前掀起裙子露出陰穴來查看,只覺得隨著下體愈來愈濕,喉嚨就愈乾燥,從陰穴傳來的奇異快感和「滋滋」作響的聲音也愈來愈明顯。

那感覺有些像父親以內力助自己練氣功時,在全身各穴道上下遊走的熱流,卻也不曾像如今磨擦陰穴有那麼奇特而強烈的感覺,只覺得腰間一股熱氣不斷向上疾衝,四肢完全用不上力。黃蓉幾乎快忘了正在替老宋解毒,她垂下頭,開始大幅度前後擺動她纖細的腰肢,將陰核更用力地向那正帶給她快感的炙熱肉棒擦擠,只想找尋出口排泄出隨著快感而累積在體內、摸不著、抓不到,卻又讓她悶絕不已的騷癢感。

「老宋……這是什麼感覺……好奇怪……身體好熱……」

老宋將一切看在眼裡,他的雙手伸進小黃蓉的長裙中,沿著渾圓的膝蓋一路向上撫摸過了細滑的大腿到小腹前,老宋扶著她纖軟腰肢的兩側,隨著她擺動的動作加強了力量,也加大了兩人陰部磨擦時的快感。黃蓉似是 受不住自己上半身的重量而靠在了老宋的身上,青澀 富有彈性的雙乳隔著汗濕的薄衫壓在老宋胸前,跟著腰部的運動上下地擠壓。老宋抽出雙手猛地拉開黃蓉的雙襟向下扯開至腰際,兩顆白得耀眼的少女乳房登時彈跳了出來,在赤裸的胸前不斷晃蕩。

黃蓉在意識逐漸恍惚中吃了一驚,一聲「啊」尚未來得及叫出來,乳尖突然傳來的刺激卻使她不由自主地從喉嚨裡發出了「嗯……」的細細叫聲。老宋的牙齒和雙手不斷地在黃蓉的乳尖、乳房及上半身各敏感處遊走並加以刺激。他含著黃蓉左乳的乳尖,用牙齒緩緩地 動,粗糙的左手在另一個乳房上忽重忽輕的捏揉著,右手則在裙中緊緊抓住黃蓉雪白的臀部。他緩緩坐起身來將黃蓉放倒在地上,兩人的性器則仍緊緊靠在起一起,老宋開始用陽具磨擦黃蓉的陰核,為了預留後路,他仍不敢刺破黃蓉的處女膜。

老宋的嘴、雙手和陽具同時刺激黃蓉的乳房和陰穴,看著她粉臉脹通紅,粉紅色的花瓣流出誘人的蜜汁,不時地抬起臀部左右搖擺,妖艷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十二歲的幼女。老宋將右手的食指伸至黃蓉肉縫之間緩緩來回刺激,感到一陣顫抖,粗大的手指像是被吸進去似地立即沒入溢滿蜜汁的肉唇中,並在肉壁間不斷挖弄著。黃蓉雙腳像是痙攣般夾緊又放鬆,不住相互磨擦。

「……嗯……啊……啊……啊啊……」黃蓉口中開始發出誘人的聲音,腰部也隨之不斷向上弓起迎向老宋手指的動作,隨著快感逐漸地渾然忘我。

老宋心中念道︰『你那該死的父親若沒割掉我的舌頭,今日絕對讓你嘗到登天極樂的滋味。』想到這裡,突然心中一狠,雙手將黃蓉的身子一提一放,黃容的身子隨即坐上了老宋胯間,巨大的陽具硬生生地插入了黃蓉早已流滿淫水的陰穴之中。

黃蓉正被老宋擺佈得感到暢美難言的滋味時,猛然間陰穴被一根粗大的棒子直戳到底,一股撕裂感立時從下體傳了上來,眼淚和慘叫聲同時發出。

「啊!!好痛!老宋,快住手,真的好痛!」

老宋不管黃蓉如何哀嚎,一股腦地用陽具不斷地在黃蓉的嫩穴中搗弄抽插,感覺少女的肉壁緊夾縮著的炙熱感覺。

「十年了,整整十年沒碰女人了。」老宋的眼淚直在眼眶中打轉。

「嗚……老宋……快停啊……我受不了了……不要了……嗚……」黃蓉突遭劇變,反應就如一般不會武功的少女一樣,痛苦的眼水佈滿了稚嫩的臉上。

老宋見此,心中一陣憐惜,動作便放慢輕柔。漸漸地,小黃蓉從不斷哭喊哀求而開始慢慢隨著老宋進入她身體的動作深深地歎息喘氣。

「嗯……啊……啊……老宋……嗯……好舒服……」

深深插入在下體的巨大膨脹感每次的抽插,都帶來了不可言喻的快感,黃蓉似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幾乎無法呼吸的痛苦和強烈的快感混在一起,黃蓉被帶到過去從沒有經驗過的性慾高峰。

「啊……啊……嗯……啊……啊……」老宋見黃蓉痛苦的感覺已被快感所取代,陽具便又瘋狂地在蜜穴裡放肆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不要了……嗯……」黃蓉再度緊抱著老宋哀叫著。初次嘗到性交滋味的小黃蓉,細緻的身體幾乎無法承受住征戰過無數女子的老宋所帶給她如排山倒海般不能遏止的高潮,體內的快感和處女膜破裂的痛苦混合而為一,再也分不清楚。高潮一波又一波地強襲而來,不斷在全身上下並裂炸開,終於在最強烈的一次衝擊過後……

「啊!!來了!……」

黃蓉感到四肢百骸如斷了線般散了開來,身體一陣痙攣,蜜穴一股勁地夾緊肉棒,腦中只感到一陣昏眩,人便向後仰。老宋見黃蓉達到了高潮,便更加速了抽插的動作,接著被肉壁緊箍住的下體一陣抽 ,急忙間將陽具拔了出來,一股帶著腥味的濃洌精液噴灑在空中,紛紛落在黃蓉的臉上、發上和裸露的上半身,黏 的精液在黃蓉乳間緩緩向下滑落。同時黃蓉的胯間也噴出了大量帶著微微血絲的白濁陰精,幾乎沾濕了整件長裙。

黃蓉躺在柴房的地上閉著眼睛不住地喘氣,沾滿了精液的白皙胸脯仍在不住地起伏著,彷彿尚在回味適才的歡愉滋味。她睜開眼睛,半 著睨視著老宋,伸出舌頭舔了舔嘴邊的精液,微笑道︰「你並沒有中毒……對不對?……」

*** *** *** ***

此後一年間至老宋失足跌落山崖死去為止,黃蓉除了練功外,便是找老宋學菜、性戲,而老宋亦是挖空心思地教了黃蓉不計其數的豐富菜餚及多變的性交技巧。兩年後,黃蓉因故遭黃藥師責罵,逐自行離開了桃花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