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教我做(粵語)

(1)

回想起從前,媽用那高超的手淫法把我的心縛住,令我唔好有出去叫雞的念頭,她的苦心真偉大。

大約在六年前的暑假,那年正是我剛考完 A-Level,六月尾時正打緊世界盃(巴西那一屆)。媽媽那年只有三十七歲,在我十歲時和爸爸離了婚。我是讀男校的,一天同學借了合鹹帶俾我睇,仲話用 油搽條鳩會持久D,因為次次睇鹹帶都系唔到十分鐘就打左出來,今次希望能頂哂成餅帶啦!

一搽左落條鳩度,成條立刻硬過碌鐵,但就有D麻 。玩了約半個鐘還未出精,我開始有D心急。

就在這時媽媽剛好回來,最初鬧左我幾句,但那時我條鳩依然好硬,仲有D痛添,媽媽看見我有D唔妥,便問我做乜,「媽,我好辛苦呀!」我依然楂住條鳩玩,「你整D乜落去呀?」媽緊張地問,於是我就和盤托出。

「媽,幫幫我……」

「你點呀?」媽用手楂住我條鳩輕揉了幾下。

「媽,好舒服呀!」

「好D未?」媽繼續捋我條鳩,那不快不慢的節拍令我十分舒服。

「你大個仔喇!下次唔好亂甘玩,好易出事架!有事就同阿媽商量,媽會幫你。」

「媽,我條野成日硬,D同學叫我去叫雞,我又唔敢,唯有自己玩啦!」

媽聽後十分慌張︰「你千其唔好去叫雞呀,有性病就手尾長了,只要你聽媽媽話,這方面媽可幫你解決!」

「不要想太多,合埋眼放鬆身體,等媽媽幫你出精。」媽的手時快時慢地玩鳩,每次我正要射精時, 都好似能預先知道甘,手勁立刻慢了下來,但我的興奮度依然保持在高位。雖然事隔多年,但那感覺真是永世難忘!

「好玩嗎?夠喉未?出精好嗎?」媽笑笑口地問我。

「好舒服呀……媽……快些,我想射精!」

媽右手狂捋,左手玩袋,「條野好乾,幫你潤下 !」她用條俐輕卷鳩頭,口水濕過後,滑了很多,媽幫我手淫順了好多,那「唧唧」聲的水聲真難忘記。

「射精喇!」媽隨著我的挺動加快速度︰「舒服嗎?好多精呀!」精射了很多、很高,有尺多高,有些精射到我的頸上。

玩完後我滿身大汗,十分疲倦︰「媽,真多謝你了。」

「只要你努力讀書,唔好出去滾,同埋唔好手淫呀,玩得多會傷身呀!媽可定期同你玩,幫你出精,知道未?媽仲有好多絕招未出,遲D同你玩!」

(2)口交篇

媽媽果然守諾言,定期幫我出精,有時兩天,有時三天,我出精的時間表就全交給媽媽編排了。

從前我要一星期手淫五次以上,但現在則只有三至四次而已!但我卻沒有再手淫了,事實自己手淫同媽媽幫我手淫,那感覺真是天同地比了,所以我死忍爛忍都等到媽媽幫我玩,那種暢快的感覺真是百玩不厭呀!

媽媽同我玩並不急進,她和我都是一步一步的發展下去。平日媽媽要我守規矩,不然就唔同我玩了,我當然聽話啦! 唔同我玩就大獲啦!所以我有時谷得好辛苦都唔敢向媽媽提出,怕媽媽唔高興。有時媽看見我成晚訓唔著, 都會走來我房同我出精,令我有覺好訓,好多時她都喜歡邊玩邊同我傾偈,但她會留意住我的反應來控掣節奏,但有點失望的是那時她都是穿著衣服同我玩的。

大約半個月後,那天是我 A-LEVEL 放榜的日子,我一早回校欏成績;成績考得不錯,考到2B1C的成績,我知應可入到HKU讀Engine了。

我立該打電話去媽媽公司,話俾 知成績,她十分開心︰「今晚早D番黎食飯,再俾D驚喜你!」我十分興奮,明白媽的心意,於是不到五點便回到家了。

晚飯後衝過涼,媽笑笑口說︰「你成績好,媽媽要好好獎勵你!」後我倆便入了媽房內。

一開始媽用手輕捋幾下,我以為媽又和以前一樣甘玩,不料她的手法改了,她吐了些口水在我的龜頭上,然後用掌心包住鳩頭輕搓,力量雖小,但感覺好強烈,熱力直透至腳心︰「媽,好難頂呀!」

她繼續像搓湯丸似的去搓龜頭︰「好似俾火燒甘?系咪?甘玩難出精D,可以玩耐D!」如是者玩了約十分鍵鐘,我有D頂唔順︰「媽……好辛苦……」媽立即放慢速度。

「唔,個頭變了紫色了。」突然間媽張口含住條鳩,【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以前她只是間中用口水去幫我潤下條鳩,但今次卻把我那五寸多長的鳩含住了大半。

媽狂含了一陣後,抬高頭只用舌尖舔鳩頸,媽的舌頭好尖,十分適合舔鳩。她邊輕舔邊發出些淫蕩的叫聲︰「哦……呀……好大條鳩呀……呀……我……要含鳩……條鳩好拈好含呀……」

我聽見媽的淫話後心頭一振,更覺興奮,事關媽從來也不講過粗口,所以我好興奮。媽可能知我心意︰「好奇怪媽會講粗口是嗎?以後我地可玩得放D,大家講下粗口無乜所謂!知道嗎?大家放開些。呀……我要食精呀……你條鳩好勁呀……」

聽了媽話後,我就更放了︰「我…… 你丫……含得我好拈舒服呀!呀……系喇……慢番D……唔系會射架……呀……甘舔法好鳩正呀……繼續用條俐掘啦……呀…… 你丫……」

媽跪在地上笑笑口甘用舌頭舔著我鳩底,一下一下地輕舔著,還不時發出些「唔……唔……」聲的鼻音,微絲細眼地望著我,她的樣子看來十分陶醉,有如小女孩拿著雪條吃一樣。

媽用番一貫的策略,時快時慢地含吮,到我快射時又慢番;如是者變了好幾次︰「媽……我頂唔順喇……求你俾我射喇……」

媽邊笑邊舔著說︰「夠了嗎?俾精媽食好嗎?」

「呀……我要射系媽口內……要媽食精…… 你丫……射喇……呀……我射喇……呀……」

媽並非如我所想般用口狂吮狂含,她反而用嘴唇同舌把整條鳩快速磨擦,我射了兩下,那感覺並非太暢快,但視覺上就好正,因為有D精射在媽唇邊同塊面度,呢D唔通叫顏射?

射了兩下精過後,媽突然間改為含住條鳩,像叩頭似的上下快速套動,「呀……我 …… 你呀……」

本來顏射時我的興奮度開始下降了,但媽卻改回較猛烈的出精法,我的興奮度再次提高。那次我約射了十下精,媽的臉和嘴全粘上我的精液,但媽仍在輕舔我的鳩頭。

「本來今晚可以再玩盡D,但媽這幾天唔方便,所以同你用口玩住先,星期六晚可盡情地玩。」

「媽,我要你除衫俾我睇!」媽只微笑不語。

(3)

雖然媽媽肯幫我手淫,但一直也未能享受媽媽的裸體,我確有點兒失望,但我卻找到了代用品。

當媽媽每天放工回來後,大多立刻去沖涼,沖完涼後就立刻去煮飯了。我趁媽媽一出來,我就即刻去沖涼,因為在衣籃中能找到媽媽的內衣褲。

每次當我拿起那尚有微溫的內褲時,我條鳩都硬哂!我多數先聞下那些淫水的氣味,然後就舔吮那些污漬,有時更發現一些啡黃色的污漬在底褲內,我知那是屎漬,但我就十分喜歡這些污漬,用力索一下就鳩都硬哂!

有時遲左番屋企,媽媽底褲內D淫水漬多數乾哂,有時成個陰戶形狀印左出來,遇到這種情況時我都會將之由乾涸舔到濕先停止,舔淫水、聞屎漬是我這段時間的一些變態行為。

到星期六那晚,媽媽五點鐘便回來了。媽一回家我就立刻把她擁抱住,「不要急!等沖埋涼先啦!」我已經谷左四日了,這可能是媽媽的安排。

「媽……俾我先啦!好辛苦呀!」

「一身大汗,個身好污糟呀!」

「玩左先啦!D汗味好刺激呀!」

媽笑口推開我︰「先把廳的窗簾拉低。」

媽坐在沙發上開始除衫,好快就只除剩條底褲;我睇見媽媽對大奶就飛身撲上,把頭埋在媽雙乳之間狂舔狂啜︰「噢……好味……唔……好大……媽,我鍾意呀!」

「呀……!好舒服……慢慢舔……唔好大力咬……先舔乳暈……系喇……再啜乳頭……呀……」

媽媽的乳暈好大,直徑有成兩寸闊;乳頭好大粒,而且好硬;媽的汗味我覺得好香,我用舌頭把媽媽雙乳「洗」得乾乾淨淨,連腋下都舔埋;我條鳩硬到噴火甘滯。

媽媽一面閉目享受,一面抱緊我的頭,當媽媽的手摸到我條鳩時︰「咦!硬得好緊要 !哎喲!有D精水流左出黎添!快坐低,等媽媽幫你出精。」我谷左甘多日,今日仲甘興奮,唔流精有鬼咩!

我張開雙腳坐在沙發上,媽媽則跪在我面前,手口並用地玩我條鳩。媽媽可能太興奮了,她一面含鳩,一面將雙乳用力地擦我大腿內側︰「唔……唔……谷左甘多日……系咪好辛苦呢?呀……條鳩又熱又硬呀!」

我太興奮了,今日我唔想再拖長黎玩,我只希望能快D出精。我下身不斷地向上頂,當媽媽個口好似西甘抽插︰「呀……呀……含實D……呀……好拈舒服呀!我要插鳩爆你個西口呀……呀……要射喇……噢……噢……」

媽媽似乎也不想拖長玩,她只在拚命地去食我的精︰「嘩!好傑,好腥呀!唔……呀……」媽媽含夠後抬頭對住我,她面上粘滿精液地說︰「Sorry呀!今日媽媽太興奮喇,所以甘快同你出左精,你抖下先,一陣媽再同你玩過。」

我拿了件衫蓋住個身,然後閉目養 ,而媽媽似乎意猶未盡,輕輕地用舌頭為我清理條鳩。

媽媽幫我出完精後我正在回氣。

「你休息下,我去沖個涼先!」

「媽,唔好沖住,陪我抖下先!」

於是媽媽抱住我大家一齊休息。

半小時後媽媽開始舐我身體,我條鳩又硬起來了。媽媽玩了一陣︰「硬就硬左,不過唔系甘堅!」我出完一次精後雖然硬番,但系興奮度就無之前甘高。

媽媽看出呢一點,於是坐在沙發上分開大腿︰「你跪低聞下媽媽個陰戶。」

我聽見媽媽甘講,興奮到條鳩立刻挺下挺下。雖然隔住條底褲,但系媽媽條底褲已經俾汗水同淫水浸到濕哂,果陣西味加埋媽媽的體溫真系無得頂,我成個頭「埋」系媽媽兩腿之間,媽媽雙腿用力夾住我個頭︰「啊……呀……直接聞系咪好興奮呢?以後唔使聞底褲啦!呀……唔好甘大力……」

睇媽媽個樣就知 好興奮了,我一面隔住底褲舐陰戶,一面用哀求的眼光望住媽媽,媽媽可能估到我心意︰「唔……你又想……點玩呀?」

「嘖……嘖……我想媽你除左條底褲 !」

媽笑笑口地把底褲除下,將雙腿M字形張開。媽媽的陰戶好漲、好濕,陰毛不多,薄薄的一片很好看,陰核好大粒,陰唇漲到反起哂。我知媽媽實在太興奮了,我都忍唔住喇,立刻想把頭埋入媽媽雙腿中,點知媽媽突然把雙腿夾住我個頭,媽媽的陰戶只離我兩寸。

「嘻……唔好甘心急,俾你睇一陣先舐好嗎?」

我當然聽媽媽的話啦!媽媽再張開大腿俾陰戶我睇,近距離對住個陰戶真系好難頂,D味一路攻過來,D味好濃好正,有得聞無得舐好難忍呀!我真系急到眼淚都標出來。媽媽今次真系玩死我羅!

「嘻!大力D索下,唔好舐住呀!」

「媽……我要舐……呀!」

「噢!……好啦!」

我一聽到立刻狂舐陰戶,唔系舐,系「撬」,我用條俐系甘「撬」媽媽的陰戶,每大力舐一下,媽媽就大叫一聲,尤其是用舌尖用力勾果粒大陰核時,媽媽簡直系興奮到顛!

「呀!大力D舐呀……呀……舐陰核好正呀!」突然媽媽用力按住我個頭︰「用力鑽入去啦!呀……鑽深D……呀……系喇,頂住唔好放住……呀……」

我當然聽媽媽的意思去做啦,用條俐有甘入隊甘入。 D淫水好似流極都流唔完甘,成個陰戶濕哂,我成面都粘滿淫水,果D興奮法真繫好難形容。

那次媽媽好Happy,事後我知道 俾我舐到有三次高潮,但其間 對手未停過甘按住我個頭,我差D俾 個陰戶頂到斷氣。

「呀……媽媽……好耐我都……未試過甘……過癮呀!」我舐左約二十分鐘了,我條鳩漲硬到有D痛,我不其然就一面舐陰戶、一面手淫,媽媽見到我甘情況,知道我開始頂唔順了。

「媽媽知你辛苦喇!你抖下先,等陣媽媽幫你,我地入房玩!」

入到房後,我訓系床上,媽媽則幫我含鳩,媽媽的頭不斷上下郁動,雖然舐陰戶時好興奮,但系始終射過一次精,始終難出D,媽媽雖然好努力甘幫我含,更不時發出些令人興奮的鼻音︰「唔……唔……唔……唔……」我知道媽媽已經好努力了。

含左約二十分鐘,我有D想射精了,我雙手開始按住媽媽個頭,媽媽知道我就掂,突然間走上床把那大屁股對住我塊面,除左陰戶外,那大屎眼亦張開對住我︰「同我舐……呀!唔……啜……啜……」媽媽邊含鳩邊叫我舐西。

我當然唔使叫都舐喇!條俐就系甘舐,而個鼻就剛好頂住 屎眼,口就食淫水,鼻就聞屎眼的臭味。我當時好興奮啊!條鳩又俾媽媽含住,真系快活過神仙呀!

「唔……啜……啜……伸條俐入去……唔……唔……頂入D……」我當時無論視覺、聽覺、味覺、嗅覺同觸覺都同時受到刺激,我好快就射精了。當時我成塊面都陷哂入去媽媽兩股之間,下身就不斷向上挺,每挺一下就射一下精,媽媽食住我條鳩食得好實,D精一滴都無漏。

射完精後我也不願離開媽媽,對住陰戶回味著。我由果次開始就愛上左「69」呢樣玩意,每次同媽媽玩,我必要用「69」歎一輪先出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