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伴樂交流

發言人:龍衣少手

故事的開始,是在一年多之前,逸華夫婦生活剛開始安定下來的一個夜晚。

潔如已經睡下,逸華看完球賽,沖身後爬上床,雖然沒有開燈,但由窗口透進來的路燈光芒,仍可楚清看見妻子雪白的小腿…

潔如是一個恬靜,內向的女孩,俏臉上常掛著楚楚可憐的樣子,除此之外,逸華喜歡她的理由,還因她有一雙白嫩修長的美腿,一對小巧玲瓏,足形很美的腳兒。

淺藍色的冷氣被在妻子翻身時滑落,她的大腿也完全露出來。

這時,逸華的睡意已經完全消失,他把潔如的腿移開一些。一動之下,妻子的小腹也暴露在他視域裡。

潔如穿著淺黃的棉質三角褲,內褲緊緊貼在平坦腹部和隆起的恥部,那凹處的輪廓是曲線玲瓏,好像能透視女人那道誘人的肉縫。

“好性感哦!”他想著,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同時也產生另一種慾望:趁她睡得正香,偷偷幹她一次…也許很有趣!”

潔如今年二十三歲,二十三歲的女人本來應該是很熱情的,也是敢於主動要求丈夫性交才對,可是她不是這樣,她對房事非常被動。

這不祇是因為她的性格內向,還因為她成長的家庭本來就是男尊女卑的,從小就受到個性善良的母親影響,長大後仍然保持著這樣的態度。

她從來不會主動的向丈夫要求做愛,這種情形使逸華很感失望!但現在他已慾火焚身,他反常的把頭鑽入潔如的胯下,扛起她的腿在自己的肩上。

潔如被她搞醒了,她驚訝的說:“你要做什麼嘛!啊!那處髒嘛!別這樣啦!”

逸華的舌頭在舔她的腿縫,一陣羞恥心使她用力扭著屁股。

潔如的嬌軀顫動一下,用手推他的頭,輕聲地說:“噢…不要嘛!”

逸華感到驚訝了,因為他也從來沒有聽妻子說過“不要”,一向以來,她雖然不主動,但祇要丈夫有需要,她就會順從地默默奉獻。

現在因為覺得丈夫的行為有點兒反常,所以她渾身不自然,不得不出聲婉拒。

“今晚你好像多了點情趣哦!這樣玩才有意思嘛!”逸華把她的內褲扯到到一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乾幹脆用舌頭在她陰唇的上下亂舔,弄得她柳腰款擺,渾身不自在。

逸華暗地裡好開心,一向保守的潔如,總是默默任她幹,今晚這樣扭扭擰擰還是一次,這使得他更興奮了:“今晚我們玩“狗仔式”!”

“你…你在說什麼嘛!”潔如露出驚訝的表情。

“是這樣的,你趴在床上,把屁股抬高起來。”

順從的潔如聽到丈夫的吩咐,就把身體翻過去趴在床上。

色不迷人人自迷!濕潤的內褲緊貼著兩瓣肥肉,妻子的誘人體態,已經不自覺的在挑逗著她的丈夫。

“噢!”潔如輕輕叫了一聲,小小的內褲被丈夫拉下來,渾圓屁股露出來,逸華繼續把三角褲沿著大腿.小腿,直向從腳尖脫去。

“不要這樣嘛!羞死人了!”潔如扭動著四腳爬爬的身體。

“潔如,都結婚幾年了!你怎麼還是這樣啊!我們是夫妻嘛!難道做愛都不行?”

“你今晚怎麼啦!幹嘛一定要讓我扮狗,這個樣子很難為情嘛!”

“有什麼好害羞的,不過是一般夫妻的平常事嘛!你一向都很順從我,所以我們的夫妻房事好單調,閨房樂趣實在太泛味了!”

“啊!別這樣搞了,你這樣摸人家,我受不了嘛!”潔如在低吟,因為這時逸華一面和她說話,一面把手從潔如的屁股縫裡穿過去,在潔如的腿縫和肉唇間亂挖亂掏。

潔如趴在床上抓緊床單,抬起的屁股扭動著,她意欲避開男人的手指,光滑的背脊左右擺動,兩個倒吊鐘似的大乳房也在亂搖。

“哈!原來我老婆也是性感小野貓!”逸華興奮的把兩根手指插入到潔如內縫。

潔如不知在嘴裡滴咕什麼,她雙肩不停顫抖著,肉洞裡已經溢出汁水。

逸華的手指在裡面抽動,潔如鼓著嘴巴,發出分不出是深呼吸還是喘息的聲音,她好像有點兒不支了,上身俯下,把臉緊緊的貼在床單上。

散亂的秀髮披頭蓋臉,她的嘴開了又合,舌頭舔了下櫻唇,好像很饑渴的樣子,還肉緊的皺起眉頭,那種表情和平時的端裝的妻子完全不同。

逸華看到妻子慾望橫生,興奮的把嘴湊過去舔她的陰戶。

“你…你在做什麼嘛!別這樣,太變態了!”在潔如來說,雖然對方是丈夫,但對她做出這麼荒唐的事,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驚慌的閃避著。

“你別躲開,等一下馬上就會舒服了。”逸華抬起身體,手持陽具做出準備插入的姿勢:“把屁股再抬高一點,我要幹你了!”

“不…不要!你這樣粗魯…我會怕!”

“沒啥好怕的,這樣才好玩哩!快點把屁股抬起來。”逸華早就知道潔如的陰道口生得比較低,平時所用的一般姿勢,總是還有一小段涼在外面,沒能盡根插入。

“今晚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了,”逸華早有這樣的想法,此刻下了決心,他慢慢撥開妻子濕淋淋的陰唇,龜頭一擠,“噗哧”一下進入溫軟的腔道裡。

潔如竭力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她四肢輕微顫抖著,覺得比平時被插入時要好過些。

“啊!進來了!你漲得我好厲害!”潔如一面哼一面叫:“啊!好粗,插得又深,好像和以前不一樣哦!啊!”

“和以前不一樣嗎?哈!這樣才好玩吧!”

潔如覺得這時自已的陰道裡比平常被正面插入時更充實,她不禁哼道:“啊…為什麼會這樣緊?我好像被你擠得好漲!”

逸華沒答話,繼續對她狂抽猛插著。

潔如的反應完全和以前不一樣,她繼續叫道:“太緊…不要了!你先停一下,不要動啦!好漲悶嘛!”

“你居然也會叫床了!既然已經有這樣好的感覺,怎麼能停下來!”

“但是我…我好像被你塞得喘不過氣來。”

“不要多說話,快乖乖的挨插吧!”逸華認為潔如祇是分不出快感和辛苦而已,婚後她祇把行房當作履行對丈夫的義務,好像自己還不知道其中的好處。

“潔如,愈是有擠迫的痛苦,快感就越強烈!”逸華拼命的扭動腰部,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妻子的陰道裡拼命抽送,潔如祇好咬著牙挨插,她抓緊床單發出呻叫。

“不要…啊…啊!我快要被你插死了!”隨著肉棒在陰道裡的摩擦,潔如的哼聲也變得斷續了,她扭擺著屁股,幾乎是哭著求饒道:“不要啦!放過我吧!”

可是逸華沒理會,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插,望著自己那條粗硬的肉棒在妻子豐滿的屁股溝間進進出出,逸華更來勁了。

“這樣真好玩,以後要經常用後面插入了。”逸華狂抽猛插,很快興奮了。

“啊!我要噴了!潔如!這樣玩太好了!”

潔如祇是發出低沉的哼聲,乖乖挨插之余,還不自覺的把屁股迎過來!逸華感到快要爆炸,在無法忍耐的時候,拼命的把肉棒插入到潔如陰道的深處,精液疾射而入。

“啊!好舒服!”他貼緊妻子屁股,雙手抓住奶房猛烈射精,也沒顧得看她有什麼反應,直到射出最後一滴精液,才深深吐一口氣,全身軟綿綿的壓在潔如的後背。

第二天夜晚,逸華和潔如像平時一樣並頭睡在床上

“昨晚怎樣,好爽吧!”逸華興奮的問。

然而潔如用冷淡的話回答:“就像兩條狗一樣,真羞恥,我再也不要了。”

逸華感到意外,他不悅:“這是什麼話,我可是好心要讓你爽爽。”

“可是,祇是你一個人自己爽,我一點兒也不好!”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太難為情了,還有什麼好處!”

逸華突然笑起來,握住潔如的手說:“原來如此!哈!你這個正經女人像狗一樣趴著被男人幹,可能會覺得難為情,可是…你的陰戶生得低嘛!”

“你說什麼?”潔如的大眼睛更大了。

“我是說,你的陰道口比一般人生得低,位置比較接近屁眼。”

“嗚…你亂來,還說人家不正常!”潔如的臉色大變,委屈得眼睛也濕了。

逸華今晚本來還想玩“狗仔式”,可是這時的氣氛已經使他的性趣大減。

“昨天晚上,你真沒有快感嗎?”他忍不住又這樣問一次。

“我那裡有什麼快感,還不是因為你喜歡,才勉強給你,但你越來越變態…”

“唉!我說得可是真話啊!女人在性交中比男人更有好處,你難道不知道嗎!”

逸華苦口婆心的解釋,因而使得自己的性慾很快就消失了,他心想:真失敗!我是和一個沒味道的木頭女人結婚了!

這個晚上,小夫妻沒有抱在一起睡,逸華沒有需索,潔如從來不會主動的。

次日,逸華要去搭車上班時,見到住在對面屋的思穎。

平時就覺得思穎和潔如就好像很熟落,看到逸華也往往會臉露微笑。不過逸華認為她的微笑不過是因為鄰居的關係,一向並沒有放在心上。

不久前,逸華和潔如去逛公司,剛好遇上思穎,兩位女人便走在一起,逸華有偷偷把她們作比較,思穎和自己太太的分別實在太大了,潔如身材苗條,亭亭玉立,思穎則豐滿成熟.珠圓玉潤,如果說潔如是冷月中的幽蘭,思穎就像艷陽下的葵花。

今天,逸華踫巧又遇上這朵艷麗的嬌花了。

“我想去買東西,要不要一起去呢?

“嘻!怕你太太不高興吧!”逸華還來不及回答,思穎已自問自答。

大膽的言笑,使得逸華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呵呵,你不用怕嘛!我老公也一起去啦!”思穎指著剛從屋裡走出來的男人笑著說道:“他就是我老公周杰。”

又對周杰介紹:“這就是潔如的丈夫。”

“哦!我和太太去過你家了,任先生,你好艷福!你太太真是個大美人!”周杰握住逸華的手笑道。

“她…她太內向了,比不上你太太美麗又大方嘛!”逸華有點兒不自然。

“思穎早把我玩厭了。”周杰臉露苦笑:“有時我忙的時候,也被她纏著,你不討厭她麻煩的話,有空多陪陪她沒關係!她最喜歡和男人打情罵俏了。與其讓她和舊同學胡混,還不如和我們的好鄰居玩在一起!”

周杰語出驚人,他好像要把自已的太太推給逸華似的。

逸華不禁用訝異的眼光望望在旁的思穎,但她卻蠻不在乎的說:“他還不是藉工作的方便和別的女孩子們鬼混,就算我和你玩一玩,他也沒有理由反對的。”

“我?我什麼時候被你捉到?”周杰反問。

“我們吵嘴的時候,你連和她們上床的照片都拿給我看,還想抵賴!”

“那麼,你又怎麼樣?去和舊同學聚會,第二天早晨才回來?”

當著鄰居的面互揭穿對方的丑事,他們為什麼這樣,逸華莫名奇妙了。

“阿華,別看我們這樣胡鬧,其實我們很合得來哩!”周杰對逸華說:“你知道為什麼嗎?那是因為我們男貪女愛,幾乎一上床就要做愛的,你們也是吧!”

“我們…”

“呵呵!我太太是每晚都要的,你太太一定也是吧!不過…你太太真可愛,她那楚楚動人的神態,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女人!”周杰毫不顧忌的說。

思穎在周杰的大腿用力擰一下說:“再胡說!今晚你就知!”

“哇!痛啊!阿華,她就是最喜歡幹那回事。還說一個丈夫根本不夠,唉!可能也因為我太忙了,沒法子天天都陪著她。”

他們夫妻的話題動不動就轉到肉體關係上。

臨走時思穎還用手肘捅了逸華一下,低聲說:“今晚來我家一下,他要上廣州。”

思穎的大膽作風實在令逸華吃驚,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來他不敢去,但轉念一想:和老婆以外的女人結識一下也許可以作一個比較,也順便利用她開導潔如。

逸華給自己一個藉口,沒等到下班,就提前到了周家。

外遇通常是在家庭以外進行,貿貿然摸進女人的家,逸華也覺得自己有點兒唐突,況且,從思穎那裡直接望得見自己的太太在家裡走動。

“喲!還怕你不敢來哩!”思穎的話音拖得很長,她親熱地拉著逸華的手走進餐廳裡時,那裡已經準備好一桌酒菜。

“你老公真的不在家嗎?”逸華戰戰競競的問。

“放心啦!即使是被他看到,因為是你,他也不會生氣的。”思穎的媚眼拋過來脈脈秋波,頻頻勸酒夾菜,吃完又溫柔的問:“要洗個澡嗎?”

“你呢?”

“我已經洗好,乾乾淨淨等你了。”思穎說話時,故意誇張的扭動身體,若隱若現的露出睡袍裡的白肉,又挨肩擦背,說話嬌嗲,逸華覺得一見她的面,就身不由己了。

逸華去淋浴,當他把浴巾圍在腰上出來時,思穎卻不見。

“我在這裡…”客廳旁近有個小房間,思穎在裡面說道:“這是我家的客房,但我老公不在家時我常在這裡睡,和他吵架時也會睡在這裡。”

逸華走了進去,驚訝的呆立門口。房裡是張單人床,床上是藍色的床單,思穎仰臥在上面,雪白的肌膚和藍色綢緞構成鮮明對比。

“真不好意思…我好像已經等不及了…”思穎臉上露出媚笑,還用雙手捂在臉上,但又從手指的縫隙偷看男人的反應。

思穎看來是全裸的,她的小腹上雖然有一條浴巾,可是修長的大腿祇要動一下,那浴巾就隨時會掉下床,隱約間好像已經可以看到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帶,她的肌膚是異常白晰細嫩,逸華心裡也不由得為之開始緊張了。

“來嘛!”思穎話說完,就故意使浴巾滑掉了。

逸華不由得倒吞下一口唾液,視線也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思穎暴露出來的小腹,她的陰毛似乎經過修剪,豐滿濕潤的嫩草整然有序的排列在粉白的肚尖,從肚臍到下腹部的曲線非常優美,完全沒有一點贅肉。

纖細的腰圍和顫巍巍的乳房極不相稱,卻更顯得好一具魔鬼的身材。

逸華的陰莖迅速漲硬,浴巾也被其撐起了。

思穎好像在欣賞男人被她全裸的誘惑而引起的生理變化,她故意把原來並齊的雙腿慢慢的分開,並屈起單腿,讓交叉的腿根露出緋紅色的肉縫。

逸華迫不急待的拉下浴巾。

“哇!好棒哦!我喜歡!”思穎張大眼睛凝視逸華突然出現的肉棒。

“哦!我要…現在就想要,是你害我的…我變成淫婦了!”思穎的雙目潮濕,聲音也隨著變潤,同時扭動屁股,用自己的兩隻手指把肉蚌分開。

肉蚌的中間是鮮艷的肉紅,陰水浸潤而發出充血的光澤。

“啊!實在太引誘了!”逸華不顧一切的把臉壓在思穎的大腿根上。這時的他已經完全忘記就在對面的家裡,潔如正準備好晚餐在等他。

“好癢喲!”思穎誇張的喊叫著說道:“我們先玩“69”吧!我好恨你,我要咬斷你。”

聽到“69”,逸華的心跳得更快。他和妻子潔如從來沒有這樣玩過,她總祇認為性交是男人規規矩矩的壓在女人的身上,每逢逸華建議改變姿勢,她都不響應。

逸華心裡想:思穎這樣才是正常的,潔如太沒有女人味了,口交對逸華來說還是首次,因而他暗暗慚愧,覺得自己和已經二十三歲的妻子都非常缺乏經驗。

他很遲鈍的舔著思穎的陰戶,她則熟練的把肉袋握在手裡,一面揉搓一面玩弄,還在冒出青筋的赤色肉腸上親吻。

“嘻嘻!怎麼樣,舒服嗎?”思穎帶著笑聲問,接著盡量把他吞沒。

“很好…你弄得真好。”逸華被思穎吮得雪雪出聲。

“是嗎?我丈夫還顯我笨哩!”

“我真羨慕你們夫妻。我的老婆根本沒有辦法和你相比,她實在太老土了!”

“你可以教她嘛!”

“她不肯啦…啊!你…實在太好了!”逸華忍不住叫出聲,原來思穎在用嘴唇和舌頭摩擦著逸華敏感的龜頭。

好像有一股強烈的電流向上衝,逸華忍不住閉上眼睛發出哼聲。如此一來,他根本沒有辦法為思穎做些什麼了。

“你也要給我…”思穎說完就把沈重的屁股壓到逸華的頭上,形成他的眼睛和鼻子都接觸到她陰戶的姿勢。

“你…能不能更用力一點呢?”思穎再把三角地帶向逸華的臉壓上來。

逸華滿臉是汗珠,雙手抱住思穎的屁股,舌頭伸入她肉縫。

“啊!啜我的陰核吧!”思穎興奮地說。

逸華更認真的繼續進行口交。把鼻尖壓在肉縫的頂端,那小小的陰核已經發硬。

“啊!好啊!舒服啊!”思穎不停的扭動屁股。液汁的分量突然開始增加。同時也上氣不接下氣的貪婪的用嘴和舌頭玩弄肉棒,使逸華產生無比美妙的感覺。

“太舒服了!這樣弄我會射精的…啊…不行了…我受不了!我快要射在你的嘴裡!快放開吧!”逸華已經忍無可忍了。

“不要緊的!你射吧!”思穎吐出龜頭,把話說完又繼續更用力的啜吮。

逸華射精了,在思穎的嘴裡噴射後,精液從她的嘴角滿溢。

逸華回頭望著思穎說道:“哇!我竟然射出這樣多。”

思穎把滿口精液嚥下,仰臥在床上深深嘆一口氣。

“喂!你已經背叛太太了!會不會後悔?”思穎的嫩手輕輕擺弄開始變軟的肉棒。

“我覺得對不起你老公…”逸華也去捏她的乳房。

“沒關係的,他也在外面玩女人。”思穎說完,爬起來溫柔的替逸華穿上衣服,又安慰他道:“放心啦!你已經不是我老公之外的第一個男人了。”

“你們夫婦真的把性交看得那麼順便?”

“又不為生孩子,有啥了不起呢?你說嘛!我們剛才那樣玩,實質上跟一起跳隻舞有什麼分別?”思穎開朗的笑了。

“但…剛才我們祇是口交,我想…你們和別人不祇是剛才那樣玩吧!”

“那當然!不過又如何?我既然敢咬你,當然也不介意讓你插在這裡爽呀!”思穎風騷的把逸華的手牽到她的陰戶。

逸華撫摸了她濕潤的陰唇,說道:“我們什麼時候再玩呢?”

“你太太一定在等你,該回家了,我們還有好多機會的!”

幾天後,周杰把逸華約出來,一見面就笑問:“阿華,你覺得我老婆怎樣?”

逸華一時不知怎樣回答了。

“思穎已經把你和她的事告訴了我…她吃過你,對不對?”

逸華更難堪了,他渾身不聽使喚的發抖。

“你別緊張啦!我不是早說過,你可以和她玩.我決不會生氣的!不過…說真的,我也很欣賞你太太,如果也能和她親熱一下,那該多好!”

“這個…恐怕不可能,她實在太古版,太內向了!”

“哦!那麼…讓我去努力吧!祇要你不計較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