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個人授業

花園麻美子早晨六點整更過來。

她直接走進浴室,打開熱水淋浴,用沐浴精從臉上洗到胸部、腹部到腿。睡意完全消失,身體開始有熱度時,改為冷水浴使全身的肌肉縮緊。是一絲不掛的裸體。身高165公分的修長身材,形成美麗的曲線。

打開衣櫃以迅速的動作選出衣服與內衣。

將答案紙、參考書、資料、推理小說的原文書等放在皮包裡,麻美子才坐在餐廳拿出香煙點燃。吸二、三口就立刻熄滅,在白色的濾嘴上留下鮮艷的口紅。

花園麻美子以時速八十公里開著愛車保時捷九一一。

和到處是信號燈的市內不同,不阻車的郊外是開車最愉快的路。

終於遇到一個紅燈時,麻美子看到走過斑馬線的少年,反射性地按響喇叭。

「尾崎君!你不是尾崎君嗎?」

少年剎那間露出疑惑的表情,但立刻又變成難以相信的表情看著麻美子和保時捷。

「上車吧,我送你去。」

少年正是麻美子班上的學生,名字叫尾崎仲彥。

「早安,繫上安全帶,我要開車了!」

剛說完話,麻美子的保時捷就發出很大的引擎聲猛向前衝,簡直就像一隻金屬的野獸。

「要快一點,不然會遲到的。尾崎君,你平時是騎腳踏車上學吧?」

「輪胎破了……』

「噢。老師遇到你,你才不會遲到的呢,不然你就要素搭公車,然後步行到學校。」

「是……謝謝老師。」

麻美子和伸彥到達學校是鈴響前的三分鐘。

麻美子挺直腰背走向教職員室。上課鈴聲馬上就要響了。第一節課就是伸彥那個班上的英語。

開始上課後麻美子立刻要求全班的學生把上週交給他們的作業紙放在課桌上。然後要他們收起筆記本的字典,她的聲音是冷靜的清晰。

麻美子拿出一疊卡片,就在這那,全班的學生都陷入緊張裡。

麻美子手裡的卡片很像撲克牌,那是麻美子自己做的,每一張寫著學生的名字。

麻美子以熟練的動作整理,像撲克牌的洗牌一樣。然後從卡片中抽出一張,唸上面的名字。

被叫到姓名的學生反射性地站起,等待麻美子的話,就像等待判刑的罪犯。

學生們一個一個站起來,受到問題的攻擊中,伸彥還沒有被叫到名字。一半是恐懼,一半是無力感地轄出去,使得伸彥麻美能儘快叫到他的名字。反正他是答不出來,然後受到老師的叱責,所以伸彥產生轄出去的感覺,他沒有做預習也沒有做複習。

伸彥把白色的作業薄子翻過來用原子筆做麻美子全身的素描。

伸彥一面畫一面覺得自己又有一點神往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如高跟鞋裡的腳尖是什麼樣子?褲襪包住的美麗的大腿的上面是什麼樣子?旗袍裙裡的屁股是什麼樣子……?

就在這時候聽到下課的鈴聲響了。

伸彥偶爾抬起頭,麻美子站在他的面前,伸彥的心臟剎那間緊張起來。

「尾崎君,等一下到教職員室來。」

麻美子拿起伸彥的『作品』,用稍許帶刺的聲音說。

從此以後的伸彥完全陷入痴呆狀態。被叫去教職員室固然是打擊,但自己畫那種卑徥的畫,被麻美子本人發現,對他造成更大的衝擊。

會有什麼樣的處罰要加在他的身上,伸彥已經想得很疲倦,迷迷糊糊地推開教職員室的門。在教職員室內的中央部份,有一處要開花的一樣明亮的地方,花園麻美子就在那裡。

伸彥走過去時,麻美子抬頭看少年的眼神。

「我正在等你,你跟我來。」

麻美子去上二樓,推開圖書室的門。圖書室裡有幾十名學生看書,或把頭靠在一起高量什麼事。可是麻美子把伸彥帶進去的是禁止學生們進入的教職員專用資料庫。

「尾崎君,我要你幫忙整理這些書,可以嗎?」

伸彥在腳底下看到大紙箱裡裝著洋文書。

原來是這種事……。伸彥好像自己的身體變成軟綿綿的不再緊張了。麻美子老師沒有罵他,也沒有告訴校長或母親,叫他來只是為幫忙整理資料,伸彥幾乎要手舞足蹈。

「對你塗鴨的處罰,命令你整理書,所以要好好工作。」

大概整理二十分鐘,伸彥開始出汗,可是麻美子看到這種情形也不想過來幫忙。

當伸彥拿起最後一本書時,麻美子突然阻止。

「有人來了!」

在門口那邊聽到卡嚓一聲,確實感到有什麼人進來的動靜,而且還是兩個人。麻美子反射性地彎下身體,拉伸彥的手悄悄向裡面逃走。在一堆紙箱後面,麻美子和伸彥身體靠在一起躲藏。那裡勉強能成為進來者看不到的死角。

「在這裡可以談了吧?」

清楚地聽到年輕女人的聲音。麻美子立刻知道那是誰的聲音,是音樂教師松本鈴代。

她來資料庫做什麼呢?一起來的人是誰呢?

「有什麼事嗎,把我拉到這種地方來,究竟要說什麼!」

那是三年級的川島英隆。川島是在三年級的學生中成績最好的學生。

「我在昨天的電話裡不是說過嗎?我懷孕了,怎麼辦?是你的孩子……可以生下來嗎?」

二十四歲的音樂教師和十八歲的男孩發生關係,女教師又懷孕了。兩個人為了要不要打胎發生爭執……。

在只有三、四公尺的地方站著鈴代和川凶。從書架的縫隙看得很清楚。現在的麻美子和伸彥只好靜悄悄地等下去。

我和老師發生這樣的關係,聽說有了孩子……覺得很糟。」

鈴代已經開始哭泣。

「老師,不要哭嘛。我一定會考上大學……我上大學後,一定和妳結婚。會帶妳去見父母……我現在還不想做爸爸。」

英隆一面性生張烈肉慾的衝動,一面思考如何和鈴代斷絕關係。

鈴代和英隆是半年前發生性關係。英隆班上的幾個同學熱衷於保齡球。他們比賽時請音樂教師鈴代參加。

打完保齡球回來時剛好和英隆兩個人,鈴代就邀他到自己的公寓。

不懂事故的音樂教師,在班上最優季的英隆要求下,把自己的身體給了他。一旦有關係後,隨時都能吃到鈴代的肉體。

鈴代相信的是愛情,而英隆是貪婪有期限的快樂。

英隆把鈴代的身體壓在灰塵很多的世界大百科字典的書架上,不停地撫摸女人的肉體。

用力拉下褲襪時,又去拉下面薄薄的內褲。鈴代的內衣都拉到膝蓋以下,停在那裡。英隆是把女人的下衣拉下去了,可是看來好像不知道該怎麼進行,露出困惑的樣子。

「給我脫下一條腿的。」

鈴代用難為情的聲音悄悄說。英隆抬起鈴代的一條腿,先取下高跟鞋,然後很費勁地才脫下內褲。這樣一來就能交媾了。

「老師……站著弄我還是頭一次。」

英隆的傢伙在游泳褲裡已經膨脹得快要爆炸。他很慎重地把那怒挺的肉棒放到外面來,對於一個高中生來說,他的肉莖是相當了不起的。

「英隆……來……來吧!」

鈴代這樣一面喘氣一面說時,英隆就抬起因興奪而顫抖的一條大腿,硬邦肉棒立刻從下面碰到鈴代的祕處。

兩個人站著使身體連在一起時,矮小的鈴代受到英隆肉棒的上挺,幾乎使另一隻腳也要離開地面。每一次從下面挺上來時,張烈的性感一直襲擊到腦頂。幾乎無法忍受自己不發出聲音。

「啊!英隆,抱緊我。」

英隆不顧一切地扭動自己的腰,使鈴代發出更淫穢的聲音。他從來沒有看過鈴代會變成如此淫蕩,同時對鈴代的肉體也發現有很大的魅力。

從開始性交的兩個人那裡雖然成為死角,麻美子和伸彥知道他們已經陷入非常嚴重的狀態。麻美子和伸彥是距離性行為中的兩個人距離不到幾公尺,躲在堆起來的紙箱後面,他們是身體緊緊在一起站在那裡。

伸彥對有生以來第一次目睹別人的性交,感到強烈的興奪,自己股間膨脹到痛的程度。

在這樣身體緊靠在一起的情形下,怎麼樣才能不讓麻美子老師發覺他的肉棒已經膨脹呢?……伸彥幾乎不敢想像被麻美子老師發現的後果。

老師的身體動了一下。啊!真糟,伸彥拼命地使自己的腰部向後退,企圖使股間的硬東西也能向後退。

好險,大概還沒有被老師發覺……。

就在伸彥想舒一口氣時,這一次產生幾乎心臟要爆炸的衝擊。那是後背對著他的麻美子老師的手,悄悄轉到後面,從褲子上用力抓住伸彥在股間勃起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