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女情挑

(一)

鄭縣有條姚江,沿岸風景幽雅,江水曲折環繞,兩旁儀木成林,土地肥美,出產豐富。到了夏天,涼風蟬鳴,綠葉紅菱,倘佯其間,竟和西沽差不多。故有錢人家均在此附近建築大廈,作為避暑之用。

抗戰勝利後第三年間,有一退休達官,王士明者,在此買下了一幢巨宅,修造花園,朱門。華麗堂皇,取名「柳江別館」準備歡娛晚年。

王某一妻三妾,雖自仕途退下,惟仍講究官場習氣,四出造訪、遊歷。加上年老精衰,雖有四房妻妾,獨結髮夫人生了一個兒子取名「王明詳」,餘妻妾均無生育。因此家中大小十分珍愛明詳,當作寶貝一樣,故均呼其「寶貝」而不叫其名。

明詳生來皮膚白嫩,聰明直率,相貌俊秀,有點女孩子氣味,因此各房姨太及丫環們,個個視為命根,但明詳卻獨對服侍他的貼身丫環文倩具有好感。

文倩是個近二十歲的女孩,長得眉目清秀,玲瓏可愛,小家碧玉的樣子,從小就到王家當丫頭,本來在夫人處使喚,平時做事細心,性情溫柔,善體人意,深得夫人喜愛,直到了明詳十七、八歲時,便叫與明詳同住西廂服侍。

(二)

一日晚上,文倩被夫人叫去,明詳一人在西廂書房讀書,正感到悶悶不樂時候,便起身往花園走去,一邊散步一邊賞月看花。忽聽到三姨太房子有聲音,心想這是什麼叫聲,好像是人正在痛苦所發出的,好奇之下便走近些,靠近屋子,仔細一聽,像是三姨太在叫,一陣一陣,頻頻傳出。

明詳心想到,平時三姨太是最疼愛他的,噓寒問暖,非常關心,現在她生病了,理應進去探望探望,看看是否要緊也略表作晚輩的心意,不枉平時三姨太對他的疼愛。

想著,便走至門口,推門進入,經過客廳,又聽到並不像是痛苦的聲音,而好像是一種滿足,快樂的笑聲。好奇之下,靠近窗口,偷偷往裡看,一看之下,便本能的起一種異樣感覺,眼光被吸引住了。

只見得父親和三姨太兩人渾身一絲不掛,脫得精光,三姨太躺在床上,渾身雪白,兩腿蹺得半天高。父親爬在她的身上,混身使勁,一上一下,忽左忽右,時急時緩的恍動。三姨太兩腿勾在他的腰上,雙手抱著身體,屁股正用力的往上抬。

明詳兩眼直瞪著那陰陽交接處,陽具的抽插,一進一出,那紅紅的陰唇,正在一掀一合的迎接著,白白的屁股,中間一條紅溝,流著淫水,一陣一陣,像小河流般,流得床舖,這一塊濕,那一塊濕的。

「噗叱……噗叱……」肉與肉的打擊聲,「吱吱!吱吱!」床舖的作響聲與那「嗯、嗯」的呻吟聲,構成一幅風雨交際的樂曲。

忽聽三姨太大叫著:「喔……喔喔……親哥哥……大雞巴哥哥……快點用力啊……用力啊……用力的幹……妹妹舒……舒服極了……」

「哥……快……美……好美啊……從來沒……沒有想到……你這麼會幹……是什麼……仙丹……使你這……樣會插……喔……美死了……」

這種浪叫聲,雞巴在陰道裡翻、攪、滾的聲音,佈滿全室,令明詳聽得昏沉沉、樂淘淘,胯下陽具猛脹,頂著褲子高高的,很不舒服,渾身難過。

「寶貝,寶貝你在哪兒啊!」忽聽到文倩呼叫。

明詳急忙忙的走出去,一出房門,碰到文倩。

「寶貝!你不在房裡讀書,跑到三姨太那兒作什麼?」文倩問。

「沒……沒……沒什麼!」明詳結結巴巴的回答。

「胡說!看你急得臉紅紅的,滿頭大汗,還說沒什麼,鬼才相信。」

「真……真的沒什麼嘛!」明詳臉更紅的說。

「那有誰在房子裡面?作什麼?」文倩笑著問道。

「是……是……是三姨太和爸爸在裡面作……作……」明詳不知如何回答。

文倩忽然見到明詳的胯下,頂得高高的,再將眼光移到他的臉上,恍然的明白什麼似的,臉上紅雲忽昇,雖然她只比明詳大兩、三歲。由於女人早熟之故加上平常在服侍明詳起居時,偶而碰到明詳身體,渾身便飄起了一股盪漾的感覺,常引出一種生理上的需要,現在見到明詳如此這般情形,而老爺和三姨太正在房裡,剎時明白什麼回事,好奇心之下便要求明詳。

「帶我去看看,好嗎?」文倩溫柔問道。

「使不得!使不得!」明詳更是害羞的說。

「怎麼使不得!難道說你做了什麼壞事?」文倩道。

「不是啦,是我不敢帶妳去。」明詳道。

「有什麼不敢,如不帶我去的話,我就去告訴夫人。」文倩故意說著,轉身假裝要去的樣子。

明詳急急上前,便拖住她的手說道:「好姐姐,我求你,不要去告訴我媽,我聽妳的就是了。」

「這才聽話,姐姐喜歡你,走吧!」文倩說著便急急拉著明詳,輕輕的到三姨太房間窗口,偷偷的往裡看。

「親哥哥……左……左邊一點……喔……對……對用力……就是那裡……快……快用力……」三姨太浪叫道。

「哼……看妳討饒不!平時妳總是不過癮,今天朋友,送我一瓶春藥才吃一顆,專門特地來插妳這小浪屄,要妳這浪屄討饒叫不敢,哼!」

「哥……你好會幹……喔……插死我了……浪屄好舒服……喔……子宮搗爛了……痛快死了……喲……我的親哥哥……不……我的……祖宗……你真……真會幹……要……要昇天了……」

「浪屄……舒服嗎?……哼……」邊問著邊加緊抽。

「舒服……太舒服……小浪屄……太舒服了……喔……真美……美……美死了……美得……要上天了……」

她一面浪哼,一面也瘋狂的扭轉屁股,極力迎湊,兩手緊抱他的屁股,幫助他抽插。

裡面戰況越來緊湊,外面兩人看得渾身發軟,尤其文倩更覺意亂情迷,心猿意馬,芳心熱烘烘的,內褲不知什麼時候被淫水濕潤了一大片。

「噯……噢……親……哥哥……親丈夫……啊……好……舒服……你真……了不……起……大……雞巴……又……粗……又長……又硬……又大插得……真舒服……唉……唉……真……過癮……大雞巴……真好……」

三姨太混身一陣顫抖,有氣無力的浪叫,下面陰戶,忽然不斷搖動,屁股拼命後搖。

老爺知道她就出精了,趕忙不顧命的用勁抽送不停。一陣熱流如湯的陰精,噴射而出,三姨太口中嬌喊:

「哎喔……丟了……浪屄……丟了……上天了……浪……屄……上天了……你給我……痛快……嗯嗯……好舒……服……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老爺的龜頭被熱精一洗,心神震顫,猛然打了個冷襟。

「噗叱!噗叱!」一股陽精,衝出馬眼,射進了三姨太的子宮內。

「喔……美……美……」三姨太緊緊的抱住老爺,滿足的說:

老爺射精後,那股藥力一消,便渾身乏力趴在三姨太身上,一動也不動,擁著她,兩人便精疲力盡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