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褲的誘惑

大二那年搬到校外住,那是一棟四樓的公寓,我就住在二樓,同一樓層中還另外住了三個男孩子,住我對門的同學長得胖胖的,滿臉青春痘,讓人看了實在不怎麼舒服。另外兩個就大二那年搬到校外住,那是一棟四樓的公寓,我就住在二樓,同一樓層中還另外住了三個男孩子,住我對門的同學長得胖胖的,滿臉青春痘,讓人看了實在不怎麼舒服。另外兩個就相當不錯了,住胖子隔壁的,是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孩,臉上戴著一副無邊框的眼鏡,看來十分的斯文有氣質;住我隔壁的,則根本可用「極品」來形容了,不但長得勁帥有型,眼神還時常流露出一股壞壞的氣息。身材更是好得不得了,平常總是穿著緊身的T恤和貼身的牛仔褲,那厚實的胸膛及下襠隨時都鼓鼓的一包,每次都讓我直流口水,也常為了他而「一柱擎天」,幸好我平常穿的褲子都比較寬鬆一些,不然可就糗大了。大二那年搬到校外住,那是一棟四樓的公寓,我就住在二樓,同一樓層中還另外住了三個男孩子,住我對門的同學長得胖胖的,滿臉青春痘,讓人看了實在不怎麼舒服。另外兩個就相當不錯了,住胖子隔壁的,是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孩,臉上戴著一副無邊框的眼鏡,看來十分的斯文有氣質;住我隔壁的,則根本可用「極品」來形容了,不但長得勁帥有型,眼神還時常流露出一股壞壞的氣息。我們有一個共用的陽台,是用來晾衣服用的,剛搬來的第一天,我就被陽台的「美景」給震懾住了,除了一般的衣物外,最令我怦然心動的就是那一片「褲海」–各式各樣的內褲迎風飄揚著!害得我當天晚上就為此而打了三次手槍。

然後我開始偷偷地觀察,發現那些四角平口褲原來都是胖子穿的;斯文帥哥偏愛白灰色系的DKNY或CK的牌子;至於剩下的那些多變的顏色及款式,大都屬於我隔壁的酷哥了:紅的、黑的、藍的、紫的、大三角、小三角、丁字褲,反正你所能想像得到的顏色或款式,大概都可以找得到,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有多少件內褲。有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正在房裡k書,忽然聽到有人在敲門,打開門一看,原來竟是我隔壁那個「極品」酷哥!「你等一下有要出去嗎?我想請你幫個忙。」我不出去,什麼事你儘管說!」既是酷哥開口,一百個忙我也願意,……糟了,望著他,我的小弟弟又開始不安分了。是這樣子的,我約了個朋友來幫我修電腦,可是我臨時有事要出去,一時又聯絡不上他,所以想請你幫忙,如果他來了,就直接帶他到我房間,這是我房間的鑰匙,他大概七點鐘會到,謝啦!bye!」他匆匆交代完就走了,我手裡拿著他給我的鑰匙,忽然有了一個很棒的主意……我偷偷地溜進了他的房間,帶著一種搜密的緊張心情,開始四處翻著他的東西,而最主要的目的,應該是要解答心中長久以來的困惑:他到底有幾件內褲呢?他的房間其實滿亂的,各種雜物散放各個角落,衣服、褲子也是東一件、西一件的。我翻著翻著,終於在衣櫥旁發現了一個中型的置物箱,打開一看,赫然發現了問題的答案–所有的內褲原來都放在這裡!我一件一件拿起來數著,除了我曾經看過的以外,還有許多不曾看到過的,結果竟然高達42件,天哪!真是驚人的數字。望著這成堆的內褲,我的屌早就硬得快爆掉了,然後我又產生了一個瘋狂的念頭,我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後開始一件件地換穿這些內褲,每穿一件,便在鏡子前擺個自認為很性感的姿勢,腦海中則幻想著酷哥穿著些內褲的模樣,我的龜頭因興奮而漲紅,前端也分泌物出濕潤的前列腺液,不時會在質料較薄的內褲上留下清晰的印子。我的手不斷搓揉著我漲大的屌。終於在試穿到第30件左右的那件CK丁字褲,射了一內褲的精液!我決定把這件沾了精液的CK丁字褲帶走,反正他內褲這麼多,應該不會發現才對。我將東西收好,穿好衣物準備出來時,忽然又在一個角落看到一個水桶,裡面竟然是他換下尚未清洗的內褲,天哪,我的屌又硬了!我一件件地拿起來大口品味著,那種混雜著汗味、尿味,還有龜頭前端分泌物味道的純正男性體味,真是太迷人了!我覺得我整個人都快虛脫了,……啊!又射了一褲子。回到房裡梳洗完畢才六點左右,我腦海中又浮起了一個念頭:何不把這鑰匙再打一副,那麼以後就……。於是便馬不停蹄地立刻到外面找鎖匠打了一副。

從此以後,我便常常找機會溜進他房裡,只是會做好一切的安全準備措施,【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再把精液射在他的內褲裡,以免他日久起疑心,至於那件CK丁字褲則被我自然風乾後保存了起來,畢竟那是我第一次在這裡打槍的紀念品。又是一個星期天,我偷偷地來到他的房裡,正當我打槍打得渾然忘我之際,房門突然被打了開來,赫然看見他站站在門口!我忽然覺得有種羞恥與罪惡感,便把頭側向一邊,然後閉上雙眼。「幹嘛,怕我啊!把眼睛睜開看著我!」眼睛一睜開,便看到他的臉朝我的雙腿間埋了進去,然後一陣電流般的感覺,差點讓我繳械投降。他的舌尖靈活地舔著我的屁眼,一種前所未有的舒爽在全身流竄著,我覺得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啊–好癢-」我扭動著身軀。這麼淫蕩,叫大聲一點!他邊舔邊用力的套弄我的陽具。「啊!嗯–我快-快受不了了!」他越用力舔我的屁眼,我越不自覺地叫得更大聲,「我-我-我要出來了!–啊-啊-」一道強勁的精液從我的龜頭激射出來,射得又高又遠,甚至有一部份還射到我自己的臉上,我近乎囈語地重複說道: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不行?哪有這麼簡單?」他手裡握著他又粗又長又硬又燙的大陽具,開始在我屁眼處摩擦著,然後碩大的龜頭開始緩緩進攻我的屁眼。「-好-好痛!」「忍著點!待會兒你還會求我用力幹你呢!」話剛說完,他又往裡面挺進了一些,我痛得眼淚都快飆出來了,「你的屁眼真是肏他媽的緊–呸-」他抽出巨根,吐了口口水在手心,然後塗抹在龜頭上,再度攻了進來,我強忍住痛。經過一番折騰後,他終於完全插了進來,我的屁眼感覺像火燒一般,然後他開始緩緩地抽動著,那灼熱感隨著他的挺進,竟一點一滴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舒爽感受,我也因此不自覺地發出了呻吟聲。「賤貨,知道爽了是吧!」他猛然抽出他的大屌,「求我!求哥哥幹你!」在他將陰莖抽出的那一刻,我的屁眼霎時覺得空蕩蕩的,魂也好像去了一半。因此我羞恥的說:「求求你幹我!」「大聲點,像蚊子叫一樣!」他使力握緊我的陽具。「快幹我!」「再大聲點」「快幹我!」我放聲求他。「很好,就是這樣,來!我們換個姿勢!」在他的指示下,我趴在床上,彎下腰,抬高屁股,就像一隻發春的母狗似的,然後他再次從我後庭插了進來,用力地幹頂著我。就在此時,面前忽然又出現了一件熟悉的CK灰色內褲,我立刻抬頭一看,這不正是斜對門的斯文帥哥嗎?怎麼會……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快讓我們的底迪嚐嚐你的屌吧!」那斯文帥哥二話不說立刻拉下內褲,抓起他的屌就往我的嘴裡送,我這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一張口就將那屌含了進來,這根巨棒雖然沒酷哥的那麼雄偉,卻也是頗為可觀,我賣力地吮著它,把斯文帥哥逗得興奮異常。

「爽!」他把他的陰莖用力挺進來,然後雙手抬著臀前後抽送著,有好幾次都頂到我的喉嚨深處,讓我差點沒嘔出來。這下我可是四面楚歌,我的屌也因此更顯硬挺。「換你了!」他突然抽出肉棒,然後走到斯文帥哥的身後,不由分說地插入他的屁眼,而就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斯文帥哥便順勢抓住我的屌舔了起來,配合他的屁眼被戳插的韻律,他前後上下的吸含,我的屌都像快要溶化一般。酷哥又持續挺進了一會兒,然後猛然抽了出來,立刻朝我的嘴巴送,射了我滿口的鹹腥精液,而我也射了斯文帥哥一整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