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校花

第一章

「這個就是什麼六大校花之一?叫什麼名字?」

「宇哥,這妞兒叫王依婷。」

楊建宇回應了一聲,下體微微搖動著,粗大的陽具盡頭正連接著一個小巧的紅唇。眼前這個女生約十六、七歲,束一頭瀑布般的長髮,眼晴水汪汪的,甚是可愛。

「嗯,這妞兒倒也不錯,口技也算一般,看來你調教了不少時間吧?」

站在身旁的郭志豪陪笑道:「已調教得蠻聽話了,口技訓練了很久,不過還是完璧的,等待宇哥你來開苞。」

楊建宇微微一笑,點起一支香煙,吹了一口氣,緩緩的說:「王同學,你說說,你有什麼特別之處?」

王依婷面上一紅,登時嬌羞無限,她放開了嘴,口吃地說:「我……我的乳房……很大、很挺,而且……我的乳頭、陰……唇還是粉紅色……的,我還是處女。」說得結結巴巴,敢情是郭志豪教他的。

楊建宇點了點頭,冷冷的說:「那還不夠資格要我替你開苞啊!好吧,你在五分鐘內替我口交,令我射精,那便替你開苞,否則把你剝過清光,吊在學校正門,讓人人都看到你的大乳房。」

王依婷吃了一驚,立刻再含著楊建宇那碩大的龜頭,那龜頭比一般的十七、八歲男生都大,成菇形狀的,王依婷的小嘴跟本很勉強才套上,擠得嘴角也拉長了,鼻孔朝天。

她勉力把陰莖吸著,但那細小的喉部怎能完全吞沒那七寸長的巨棒?只好一吞一吐的吸啜著。

楊建宇看到王依婷努力的樣子,像是很滿意,對郭志豪說:「這性奴倒也乖巧聽話,對了,那件事進行成怎樣?」

郭志豪細聲說:「宇哥,很困難,那人簡直無隙可尋,她生於富豪之家,又沒有什麼需求弱點,除了強來,實在沒有什麼方法令她就範。」

楊建宇皺了皺眉,說:「這件事急不來,你再去想方法,無論要花多少錢,也要把她弄到手,否則,我來這所學校讀書就沒有趣味了。」

郭志豪吃吃的笑:「宇哥,她雖然是絕色美女,但眼前這個美肉也不要浪費啊!」

楊建宇面上露著一絲淫笑,說:「對,對,這個也是難得的美女。來,來,我們一起享用!賤人,好了,你吸弄了這麼久也吸不出來,給我滾開。」說罷楊建宇一腳把王依婷踢開幾步,依婷跌在地上,驚恐不已。

楊建宇叫了一聲:「阿豪,把她的衣服脫光,掛在學校大門,讓明早回校的同學們都看到我們未來樂壇天後的裸體。」

依婷大哭著說:「請不要,請不要,我會再努力,請多給我一次機會。」

依婷又爬到楊建宇的胯下,想再替楊建宇口交,楊建宇卻站起來,一腳踏在她的肩膊上,聲音冰冷得像岩石一樣,說:「賤女人,現在給我脫光上衣。」

依婷紅霞滿面,顫抖著把衣鈕都脫下,接著將一身細皮白肉展現在二人的眼前,依婷皮膚極白,而且略帶透紅,胸罩中間一條深深的乳溝正暴露著完美的軀體。

楊建宇笑說:「好,好,不愧為校花,站起來。」

依婷站了起來,全身微微發抖,楊建宇一手把依婷的胸罩拉高,一對雪白的乳房呈現了出來,白玉般的乳房再加上淺粉紅色的乳暈及乳頭,深淺相間,正表示了處女的美態。依婷的臉紅到耳根裡去,索性轉過頭,不敢直視。

楊建宇的手捉著依婷的玉乳,細細的揉弄,依婷第一次被男人觸摸乳房,實在又羞又怕,但楊建宇的手指彷如藝術家奏樂一樣,微微的觸動了依婷的身體及心靈,在害羞中竟然帶著陣陣的舒適。

接著,楊建宇的手指游到了依婷的乳尖上,粉紅色的乳尖在溫柔的動作推動下,令依婷全身微微一震,輕輕嬌叫了一聲。楊建宇握著一對美乳,來回地搓動著,依婷想不到在這種羞恥的環境中竟然得到前所未有的享受。

正當依婷逐漸陶醉於楊建宇的愛撫下時,忽然乳頭一陣劇痛,不禁慘叫了一聲,原來楊建宇把依婷的嬌嫩乳頭大力扭了一下,再打了她幾記耳光。依婷跌在地上,大惑不解。

楊建宇一腳踏在依婷的左乳上,大力地磨擦著,粗糙的鞋底把依婷的細皮白肉磨得好痛,楊建宇獰笑著:「賤女人,你這麼淫賤,弄你幾下就淫叫了起來,現在是你服侍我,不是我服侍你。起來,舔下面的鞋底!」

依婷感到萬分羞恥及屈辱,只好跪在地上,吐出舌頭舔著楊建宇的鞋底的髒物。

楊建宇笑著說:「好,不錯,不錯,你這性奴真的很聽話。」

依婷聽到「性奴」這個稱呼,一種羞恥的感覺湧了上來,但口中卻不停地舔著楊建宇的鞋底。

楊建宇說:「夠了,夠了,把我的鞋子都脫下來,替我啜腳趾。」

依婷感到自己的尊嚴正一絲一絲的失去,但為了理想,她也豁出去了。

她脫下了楊建宇的鞋,正想脫襪子時,楊建宇喝住了說:「用你的口,用你的牙齒拉扯出來。」

依婷再低下頭來,一陣極難聞的腳臭味傳過來,中人欲嘔,呆了一會。

郭志豪一腳在她的裸背踏了一下,喝道:「快做,快做!」

依婷輕輕咬著襪頭,忍著臭氣,用牙齒拉扯出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隨著襪的彎位,依婷的頭不斷擺動,咬牙切齒的神態,再加上兩個乳房不停的搖動,逗得楊建宇大樂。

楊建宇笑說:「阿豪,你也來玩一玩。」

郭志豪等了很久,立刻一對手從後面穿過來,抓著依婷的雙乳,力度之大,令依婷感到劇痛。

這時楊建宇的腳踏在地上,依婷爬在地上,把身子彎到極低,才能舔啜著楊建宇的腳趾。

楊建宇說:「好味道嗎?給我弄點聲音出來。」依婷只好故意啜得很大聲,一陣陣吸啜的聲音增加了自己心中的羞恥感。

這時,依婷的屁股高高的舉起,才能配合這個姿勢。

楊建宇摸一摸依婷光滑白皙的玉背,手指漸漸到達了屁股,拉下了裙子的拉煉扣。郭志豪配合著,把裙子一脫而下,依婷的下身只剩下一條白色的內褲。

依婷腳部一涼,立刻感到這兩個變態男人已要進襲自己最重要的部位,但路是自己選擇的,又有什麼辦法?

依婷把楊建宇腳趾上的污穢物都舔乾淨了,一向愛潔的她簡直想嘔吐,楊建宇的腳大力向上一伸,把半雙腳掌硬生生塞入了依婷的嘴中,依婷的頭被插得向上,變成四腳朝天。

楊建宇踏上一步,將腳在她的口中亂插,依婷的嘴角已拉到極限,幾乎裂開了。

楊建宇哈哈大笑,腳又移到她的乳房上,腳趾夾住她的乳頭,腳一升起,乳頭也被拉得好長。

依婷哀求道:「好痛,好痛,請不要……鳴鳴……」楊建宇笑了幾聲,腳趾變為把乳頭壓實,把整個乳頭乳房都壓得凹了下去,另一種痛楚又出現,這次依婷只好忍著,不敢再出聲。

楊建宇說:「王同學,請你坐到書桌上,然後張開兩腿。」他突然一臉彬彬有禮的樣子,這令依婷更尷尬。

依婷坐在桌上,張開大腿,白色的內褲漸漸隱約看到了少許黑色,依婷面上羞得通紅。

楊建宇雙手捉住她的腳,大力再分開,依婷的腿被分至最大,內褲向內縮,連陰毛也走了幾條出來。

楊建宇輕輕拈著她的陰毛,微微用力一拔,楊郭二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郭志豪笑說:「宇哥,我已忍受不了,不如直接來吧!」

楊建宇說:「你總是那麼性急,品嚐美肉要慢慢的來啊!」他隔住內褲在依婷的陰唇中間按了一下,內褲立刻凹陷了下去。依婷嬌叫了一聲,又感到十分羞恥。楊建宇再把內褲拉緊,中間的布變成條狀,依婷的陰唇就在布條兩邊走了出來。依婷感到更加恥辱,因為女性最重要的下體也被男人見到了。

楊建宇說:「顏色紅潤有光澤,果然是處女的陰唇。」

楊建宇的手指夾住了依婷的左陰唇,輕輕捽了幾下,細意品評著,依婷感到自己像一件貨物似的被玩弄著。

楊建宇說:「嗯,王同學,你的身體很令人滿意,好吧,究竟你想不想我替你破處?」

依婷大感尷尬,難以啟齒,望一望郭志豪,細聲說:「想,我……想。」

楊建宇說:「想什麼?」

依婷只好說:「想……你替我……破處。」

楊建宇說:「好吧,現在把內褲脫下,對著鏡頭自慰,不停說著這句話。」這邊,郭志豪拿出了攝錄機。

「怎麼……還要拍……下?」郭志豪已開動了攝錄機,依婷感到大羞,立刻用手掩住胸部及下體。

郭志豪說:「事到如今,你再抗拒也沒有用的,不如聽話,日後自有你的好處。」。

依婷低下頭來,想到已付出了這麼多,現在才放棄實在太不值了,而且又怎能放棄?

依婷緩緩放開了手,任由下體及乳房攝入鏡頭。

楊建宇說:「好了,張開你的大腿,立刻自慰,我可沒有太多時間等你。」

依婷張開大腿,帶點凌亂的陰毛襯托著肥厚嫩紅的陰唇展露出來,依婷的手有點顫抖,先輕輕地搓摸著自己的乳房。曾有多次自慰經驗的依婷這時卻十分害羞,只敢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

過了一會兒,楊建宇大聲打了一個呵欠,依婷吃了一驚,只好開始輕輕搓著自己的乳頭。她的乳頭大小十分適中,而且還有可愛的粉紅色,十分誘人,不用五分鐘,依婷的乳頭已硬起來,身體漸漸發熱,嬌聲呻吟。

郭志豪一手拿著攝錄機,一手已忍不住抓著自己的下體,楊建宇反而能忍耐住,笑嘻嘻的看著。

這時依婷身體開始發熱,陰唇也微微張開,楊建宇柔聲說:「把手指放入洞中,輕輕的揉吧!」

依婷平時自慰時也不太敢插入自己的下體,現在聽了楊建宇的說話,半推半就地就把手指插入自己的肉洞,令她的陰唇張開更大了,二人清楚見到她下體的神秘之處。

「呵呵……呀呀……唔唔……」依婷逐漸進入忘我的境界中,左手在肉洞中進出著,而右手則用力搓動著乳房。這時,郭志豪已脫下了褲,一道奶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射到依婷的腳前;同時,依婷全身熾熱,雙頰滿是紅暈,看來離高潮已不遠。

依婷突然身體一陣麻痺,櫻唇微微張開,身體發熱,下身一陣奇異的感覺傳遍全身,陰洞中流出了汨汨的淫水,口中嬌吟了數聲。

楊建宇笑說:「果然是極品淫女,好,成全你吧!」

他執著依婷的大腿,一分而開,兩片陰唇大大地張開了,已十分濕潤的淫洞像是叫著:「插向我吧!」

楊建宇說:「還不說你要說的話!」

依婷合上眼,吸了一口氣,這時她已不能選擇地說:「請你替我……破處吧!」

楊建宇巨大無比、呈深紅菇狀的龜頭抵住了依婷的陰唇中間,微微陷入了陰道口。依婷又是興奮,又是羞恥,又是緊張,楊建宇雙手同時捏著依婷的乳房,猛然一喝,下體一動,巨棒立刻直入。

肉棒衝破了重重障礙,同時插穿了依婷保存了十六年的處女膜,接著抽插了幾下。依婷下體一陣撕裂的劇痛,大叫:「好痛,好痛!太大了,請你不要太大力。」

楊建宇說:「叫我主人。」

「主人,主人,求你不要太用力,你的東西……太大了。」

楊建宇不理會,整個身體壓在依婷身上,陽具一下一下在依婷的陰道中抽插著,楊建宇喝道:「不愧為處女、校花,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哈哈!」

他自有一套做愛的方法,抽插深淺有道,這時一下直頂入依婷的子宮深處,一下又放鬆了一點。漸漸依婷的痛楚減少而快感增多,下體的撕裂感及心中的羞恥已漸漸退卻,身體隨著楊建宇的節奏而搖動。

楊建宇看到依婷已逐漸投入,笑說:「你這性奴倒也聽話,好吧,今天就讓你快活一下。」接著,一陣如狂風一樣的快速抽插,令依婷全身的骨骼像散了一樣,但下體的快樂感覺卻傳遍全身,她身如無骨,任由楊建宇擺佈。

「呀呀,主人,請……大力一點,插入一點!」

初試雲雨的依婷,又怎敵得過楊建宇的高超性技巧,就在這一抽一插之間,依婷已逐漸到達了性高潮。楊建宇也很喜愛這個性奴,使出了渾身解數,二人就達到了性愛的極樂。

楊建宇嗯了一聲,濁白色的精液已完全射入了依婷的子宮深處。依婷渾身脫力,全身通紅,躺在地上,陰唇張開,處女血及精液正從陰洞中緩緩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