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美冠軍

排舞室內,悠和的音樂聲中,一個穿著緊身舞衣的男人,在向三十多個身材健美、充滿青舂氣息的少女,示範行路的儀態,人人聚精會神的看著他一扭一扭的在走路,誰也不敢發出笑聲,緊緊的記著每一步。

她們並不是普通的模特兒或舞蹈藝員,是本屆選美的三十位候選佳麗,她們經過千挑萬選,才進入最後三十名,能夠在全城數百萬人,展現自己最美的一面,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她們絕不會放鬆,日後踏足娛樂圈,或被名門公子看中,嫁入豪門,一生衣食無憂,一切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經過一整天嚴格的訓練,阿梅已是筋疲力盡,但她卻不想睡覺,因為心情是異樣的亢奮,沒有絲毫的睡意,回到家中,還要准備明天的一連串活動,甚麼記者招待會、慈善晚宴、電影首映禮等,心知明天又會大忙特忙,唯一支持自己的的信念,就是打敗其他廿九名小姐,一登龍門,聲價百倍,那時全世界將會是自己的!

“這麼晚還不睡!”姐姐阿蓮,推門而入,對坐在床上發呆的阿梅說:“不要太緊張嘛!來,讓我替你輕松一點!”

阿蓮將她按在床上,輕輕的將她身上的睡袍解開,阿梅身上只有一條淺藍色的迷你三角褲,將她豐滿的屁股和賁起的下體包裹著,上身一對堅挺的、白晰的竹筍形乳房,傲然挺立,粉紅色的乳尖,像兩顆小紅豆!

阿蓮的手,輕柔的在她身上按摩著,令她不期然的合上眼睛,全身放鬆,她的手來到那雙乳房上,圍繞著那兩團肉在打轉,一下,一下的輕搓著,那兩顆小紅豆開始漲起來,阿梅的面頰,也呈現一種異樣的、興奮的紅色,呼吸也開始急速起來。

阿蓮俯身下來,用嘴唇台著那顆小紅豆,用牙輕輕咬著,令阿梅的身體開始不自製的在扭曲,雙腿也在一開一合,嘴裹發出輕輕的呻吟,阿蓮的手,已向下發展,來到那薄薄的淺藍色外面,用掌心按捺那賁起的地方。

阿梅的呻吟越來越利害,屁股不斷在床上磨旋著。

“咦!”阿蓮發出驚奇的呼聲:“這麼少的?你剃了嗎?”

她的手已將阿梅那條淺藍色迷你三角褲,像卷繩一樣,搓成一條幼繩,離開她的下體,那裹原本是非常豐盛的茸茸,這時已只剩下稀疏的幾條毛毛,四周毛根隱約可見!

“大會規定的嘛!”阿梅閉著眼說:“穿那些高叉泳衣出場時,那些毛走了出來,很不雅觀,所以要剃了去!”

阿蓮也不回答,她巳埋著在她雙腿盡頭,輕吻著那濡濕了的縫隙,那是一道透著粉紅色的狹穀,幼嫩異常,而阿蓮也像怕弄壞了它似的,輕輕的吻,和輕輕的用舌頭舐弄那粉紅色的狹穀。

但阿梅的反應卻是劇烈的,全身像抽筋似的,在不規則的扭動,口中不斷發出急速的呻吟和喘息,雙手捏在自己的乳房上,不斷的搓捏著。

阿蓮一邊用舌頭替她服務,一邊也自我解除束縛,褪下己的魚網三角褲,她將自己豐盛的下體,移到阿梅的面上,阿梅合作的吻在她那濡濕非常的縫隙。

阿蓮的下體,是深紅色的,証明她那裡已久經人手,所以阿梅的舌頭大膽的長驅直進,直伸入那縫隙之內,撩撥著那狹穀兩旁的肉壁!

一陣狂亂之後,兩人已軟倒下來,由於得到發泄,阿梅感到睡意襲人,雙眼眼皮,重得再掙不開!

“阿梅!”阿蓮一遏撫弄她的乳房,一邊問:“你有機會嗎?”

“我要勝出!”阿梅夢囈的說:

“不顧一切,我要贏!”

“真的嗎?”阿蓮追問她:“甚麼也不顧?不擇手段?”

“對!”阿梅已半睡著了,但仍然堅定的回笞!

“好!”阿蓮也仿似下了決心,說道:“我保証你一定勝出,成為今屆選美冠軍!不擇手段,只求勝出,哈……!”

阿梅已沉沉睡去,否則她一定會為姐姐所發出的淒厲的笑聲,而嚇得目定口呆!

第二天一早,【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阿蓮匆匆出門,來到離島的一處古老大屋中,她推門而入,裹面已有一個形容猥瑣的中年男人在等她,他的眼神,不斷在她身上打轉,發出色迷迷的微笑!

“哈……”那男人對阿蓮發出大笑:“我算到你今天一定會回來找我的!証明我的法力,不是胡吹的了!”

“鐵算盤!”阿蓮半羞半怒的說:“你不要亂說了!你說可以幫我的妹妹,一定可以在今次選美,得到冠軍,你可以保証嗎!”

“不要叫我鐵算盤這麼冷淡嘛,叫我明哥吧!”阿明涎著臉說:“一句話,不勝無歸,否則,我今後替你做牛做馬,甚至你可以殺死我!這可以了吧!”

阿蓮雙目輕視著他,一瞬不瞬,突然面頰緋紅,低下頭去,再也不敢望眼前這個鐵算盤!

“好!”阿明說:“那就照我們的約定,將你的身體交給我,作為訂金,日後你的妹妹得到冠軍,她要給我玩一次!”

阿蓮咬著嘴唇,默然不語,顯見她在作最後的考慮,為了妹妹,她可以放棄一切,還在乎自己的身體嗎?可是妹妹要給他玩一次,她還是處女,這就要想清想楚了!

阿明也不容她再考慮,將門關上,然後很快的,已將身上的衣服脫光,小腹下一團亂草似的陰毛中,一支又長又粗的陽具,已挺立起來,直指著阿蓮!

她咬一咬牙,決定不再考慮了,先助妹妹得到冠軍,其他再說罷!

阿蓮緩緩的將恤衫鈕,一顆一顆的解開,上身的一個粉紅色的胸圍,包裹著一對脹鼓鼓的乳房,這令阿明饞涎欲滴。

她俯身再脫下短裙,裹面是一條米黃色的迷你三角褲,一絲一絲黑色的毛發,從褲子的邊緣,走了出來,胸圍的扣子彈開,一雙又白又圓的乳房,傲然兀立在空氣之中。

乳尖是兩團銅錢大小的乳頭,這因心情激動,而茁壯起來,像兩顆車厘子,她雙手放在三角褲的橡根頭,稍為遲疑了一下,但只是一剎那,她已將那條細小的褲子,扯了下來,她已全身赤裸。

下身那叢豐盛的黑鬍子,遮蓋著那賁起的部分,還有那誘人的縫隙,阿明見到,已經是血脈賁張!

“好!好!”阿明說:“先用你的嘴巴,替我服務吧!”

她說完,叉開雙腿,那支陽具已像指針的,直指半空,等待她過來!

阿蓮一步一步的走近他,然後跪在地上,面孔湊了過去,那根陽具,就在眼前,一陣濃烈的體味,令她忽然有作嘔的沖動,但她已不理一切,低頭張嘴,將那陽具,含在口中,大力的吸吮著!

“呀!真舒服!”阿明閉上眼說:

“不要光是吮呀,用你的舌頭,替我舐……呀,對啦,下麵一點……下麵一點,先舐我的袋子……呀……然後舐我的龜頭……對……好呀,想不到你的舌頭這麼頂呱呱!來,來我的後面!不是吻我的屁股,繼續再用你的舌頭,舐我的屁股,對啦,伸進去一點,呀!真舒服!不要停,繼續舐,對,對……!”

在他一連串的怪叫聲中,阿蓮已舐遍他的下體,屁眼,後來還要雙手將兩個乳房夾著他的陽具,替他“乳交”。

玩完了前奏,她趴在地上,將屁股蹺高,讓他來吻她的屁股,和那已開始濡濕的下體,他雙手還毫不停留的,狂搓著她那雙脹大的乳房,她已濕透了!

阿明挺著那根又黑又亮的陽具,向著阿蓮兩腿盡頭處的那個洞口直插進去,她雖不是第一次,但他的陽具實在太大太粗,而且他還毫無保留的,直揮到底,那突如其來的痛楚,令她不禁狂呼!

他聽到她痛苦的呼號,不單止沒有停下來,反而刺激起他的獸欲,挺動屁股,一下一下的大力抽插,口中發出像野獸似的的叫聲。

阿蓮心中不禁擔心,日後阿梅給他進入的時候,那種痛楚她能否忍受。

也不知給他抽插了多久,阿蓮的雙腿,已開始有點麻痹了,而他的動作仿似機器活動,永沒休止!一個小時過去,阿蓮已由俯伏地上,改了姿勢,躺在地上,讓他作正面的抽插,又改為側臥,他的動作絲毫沒有疲態,仍是大力的叮叮到底,她已開始擔心,子宮也會給他戳傷!

終於,阿明發出一聲大吼,全身猛烈的抽動,一道熱流,直射向她身體深處,那滾燙的感覺,也令她到達高潮!

競選開始前一個星期,不斷有參選佳麗,給雜志、報章揭發她們的身分,一個是舞小姐,一個是有錢佬的黑市情人,一女同性戀者,她們都因這些不利的消息,給大會取銷資格。

而且這幾個被取銷的佳麗,本來都是大熱門,勝出的機會,差不多是九成九,一旦被取銷資格,阿梅這匹冷馬,頓時一躍成為頂頭大熱門!

阿蓮心中非常清楚,這一切都是那個“鐵算盤”在暗中施法力搞鬼,致會有這個局面出現,因此她越來越相信他了,也每天送上門,和他做愛,滿足他無止境的欲望!

但阿梅還有一個勁敵,她就是由外國回來的留學博士,她樣貌不算突出,但學歷之高,即是前所末有,看來阿梅和她的對手阿美,分別會是今屆的冠亞軍了。

但阿蓮即不容妹妹有失,一旦只得亞軍,她仍是不甘心的,於是請阿明設法!

初賽之後,阿梅和阿美順利進入決賽,報章、雜志,都認為二人非冠則亞,旗鼓相當,這令阿蓮非常不安,不斷催促阿明,而他也好像沒有辦法似的!

“呀!有了!”阿明看著赤裸的阿蓮說:“我這個門派,以淫字掛帥,越淫法力越高,你找一個處女給我開苞,我保証可以令這個女人失去一切!”

處女?阿蓮心中不禁浮起阿梅的影子,因為在她所認識的女人中間,相信只由自己的妹妹還是處女!

終於,阿蓮找到機會,將阿明帶回家中,然後半夜走入阿梅房中,她先不讓阿明進來,只是她一個人走上阿梅的床上,和已往一樣,替她按摩,和用舌頭舐遍她全身,直至她情欲高漲,下體濡濕一片。

此時阿明已脫光衣服,走了進來,兩個女人在床上,正互相用口舌替對方服務,而阿蓮抬起頭,將阿梅的下體,讓了給阿明,阿梅還懵然不知,因為阿蓮的下體,剛遮著她的視線,她還在拚命的不停的舐著阿蓮!

阿明的頭已伏在她胯下,面前就是那濡濕一片,粉紅色的縫隙,那稀疏的毛發,那青舂嬌嫩的身體,深深吸引著他。

欣賞了一會,便伸出舌頭,探進那縫隙之內,吸吮著她的分泌,阿梅已非常興奮,渾不覺下身已換了人,只覺得姐姐舐得她非常舒服,全身酸軟。

突然之間,下身的縫隙,給一根又熱又粗的東西進入了,她想掙紮起身,但仍給阿蓮的身體壓著,動彈不得,那根又熱又粗的東西,已緩緩進入,雙腿也給人大大的分開了,一陣撕裂似的痛楚,她知道自己最寶貴的處女膜已給弄穿了!

她痛得高聲狂叫,但仍給阿蓮的嘴封住了,只能發出一下悶哼,同時乳房已給一對又租又大的手在搓捏著,下體不斷的給人進出,每一下都帶給她撕心裂肺的感覺!

由於她的下體太緊窄,阿明抽插了十多分鐘,便已崩潰,他將陽具抽離她下體,放入她張大的嘴內,一道熱流,混和著她寶貴的處女血,一齊噴射在她嘴內!

決賽之夜,到了最後緊張的一刻,評判正在計分時,突然不知怎的,阿美從後台走了出來,大跳脫衣舞,將身上的泳衣,當眾脫下。

一雙又大又圓的乳房,和稀疏的下體,給全城電視機旁的觀眾,看個一清二楚,而且還當眾手淫,將手指插進自己的下體……!

結果當然給取銷資格,而本來只得亞軍的阿梅,順理成章,當選今屆選美的冠軍!

離島古老大屋之中,兩個赤裸的女人,阿蓮和阿梅,正同時替阿明口交,兩人輪流將他的陽具含在口中,突然在屋子四周,一班全身赤裸的男人走了出來,一齊向她們身上愛撫,將她們嚇得花容失色!

“哈……!”阿明狂笑:“他們都是我門派所養的鬼,全憑他們搞鬼,你才可得到冠軍,今日他們是來拿報酬……哈……!”

大笑聲中,兩個女人的口、手、下體、屁股,都給不同的陽具塞滿了,還有另一班在旁邊等候接力!

這就是愛虛榮的女人不擇手段的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