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潰的聖女

第一章 黑色魔手

那夜在赤板一間名叫龜石的日本料理店,明星保險公司全部保險金課,在此舉辦新進職員的歡迎酒會。

在保險公司裏,新進職員的歡迎酒會,從沒有在這麼一流的料理店舉行過。

這可能與他們保險金課的女課長,粟原香奈子的存在有關。在這有二千人的公司中,她的部署都是孤立的工作者。

除了歡迎二十幾位社員之外,香奈子的心情也很複雜,因為龜石的女老闆君代是明星保險公司董事會會長竹光雄之介的妾,年雖過了五十,但仍是風韻猶存。

此外,香奈子在竹光雄之介去年退休之前,擔任了他三年的女秘書,也升上了今天這個課長的職位。

在職員中,對此人事的安排相當反感及不滿。

「女人根本沒有辦法來運作。」

「她太年經了,少不經事。保全部的工作,她是外行。」

「她只會形成團體職員的困擾罷了!」

這些聲浪,都在竹光的一聲令下,都安靜了下來。

竹光與香奈子的父親粟原佑,以前在印度尼西亞,曾是戰友,返日後各自在生意上發達,粟原佑在十年前逝世了,留下了大批的土地及家產給獨生女香奈子。

當香奈子從有名的女子大學畢業後到秘書課當職員時,她的家世、她的姿色都是公司裏男同事所嚮往的夢中情人。

高頂端正的眼、鼻,整個臉給予人的印象是理性的,品格的優秀,更散發那股女性的氣質。

苗條的身段,均勻的體型,胸部的外形被襯衫襯托的更明顯,被窄裙包住的雙臀,修長的小腿肚。

大家都關心的是花落誰家,誰能夠得到此美人的垂愛,但是由竹先生得知,香奈子所嫁的竟是有生意上來往的公司的一般職員。

雖然是結婚了,也沒有奪去她明星保險公司第一美人的頭銜;而結婚之後,她的美更是如磨光後的玉石,更加奪目了。

除了原有的端莊美麗之外,為人妻的那種成熱美艷,當她在喘息之間,那腰線所展現的起伏,令人窒息地想多看一眼。

--剛開始蠻嚴肅的宴會氣氛,終於在酒經三巡之後,開始熱鬧起來。

在參加的三十人中,連香奈子一共有四位女職員,其中有二人是短期大學畢業的新進職員。

香奈子才喝完一杯啤酒,臉已變得通紅,年輕的女職員,也給男職員們灌得醉薰薰的。

「課長,再來一杯嘛!我敬妳!」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松崎義浩站著手端一杯啤酒,來勸酒。

「謝謝,但是對酒我是沒辦法多喝的。」

握在香奈子手中的是一杯果汁。

松崎見了之後,隨手拿了一個新杯子。

「別那麼客氣嘛!再敬妳一杯又何妨。來,請喝!」

他熱心地為她倒滿了酒。

此時已有幾位職員,開始注意了。

「好吧!我就隨意吧!」

香奈子喝完之後,社員們才安心地開始聊起天來。

松崎邊倒酒邊說:「當課長真是辛苦。」

「一個女人家要管理二十幾個部下。」

當香奈子用驚訝的眼光望著松崎時,他才哈哈大笑地表示。

「這都是開玩笑的,剛開始我覺得以一位女性能夠擔當到什麼程度,令人懷疑但是這些日子來,才知道這都是我的偏見,今後我們當更加努力,在課長的領導之下,勤奮努力,也請課長多多指教。」

講完之後,輕輕地低下頭來。

香奈子見松崎這種態度,一下子也不知該是什麼樣的反應,只是不說一句話。

再怎麼說,香奈子的升官,最痛苦見其成的,是松崎。

在前一任課長因心臟病而退休時,以年齡或成績而言,課長的人選,非松崎莫屬,全保險金課的人都流傳這佳話,直到香奈子的介入。

這個職位並不是香奈子所盼望的,只是竹光在退休時。

「為了嘉獎妳三年來的幫忙,妳有沒有什麼想做,或是想要的…」竹光問香奈子。

「沒有,什麼都不用!」香奈子堅決地回答著。

「這樣子我是沒法安心的,講講看嘛!難道妳對現在的工作不會不滿嗎?」

在香奈子進入公司時,秘書課並不是她想進來的。但是在竹光的安排下,還是擔任了他所派的職位。

保險金課是香奈子所希望中的工作,但是課長職位卻並非她所要的。

香奈子想辭退這個職位,可是竹光卻表示:「這已經決定的事,不能更改,而且我相信妳定能勝任,請以身為公司第一位女性主管而加油吧!」

因此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下來了!

剛開始時,保險金課的人,對新任的香奈子相當冷淡。

過了一個月、過了三個月,這些冷淡也如冰塊般地融解了,半年後在松崎這一番話之後,大家也由對香奈子的同情而變為信賴及尊敬。

香奈子不僅有美麗的姿容。

她有優秀的腦筋,判斷力好,對工作的處理佳,也以此換來了部下的好感及信賴,但是像此回松崎舉起雙手投降卻是頭一遭。

在工作,不去評論她們倆,誰做的好與壞,與端莊容姿的香奈子比較之下,膚色黑,長得又矮的松崎,實在太沒有主管的架勢了。

額頭窄,扁鼻子,肥厚的嘴唇,給人一種不太好的印象。

「有這種長相,活到三十五歲,沒有結婚,並不值得大驚小怪的。」

因此周遭的女同事就暗地為他取了個外號:「矮子松」。

「松崎先生,能夠如此地海涵,我十分高興,希望以後大家能一同為工作而加油!」

對於松崎的謊言,香奈子很信以為真,一口氣將杯內的啤酒乾了!

可能是天氣暑熱,很久沒有喝的啤酒,經過喉嚨也是美味!

在不知不覺中,手中的啤酒又乾了一些。誰說我不會喝酒,說不定我酒量很好呢!香奈子自己心裏想著。

有此想法的香奈子,也因此第二杯、第三杯地接著喝。

「妳先生好像到國外出差去了!」

「對呀!到巴黎的分公司出差三個月。」

「那課長妳會不會寂寞啊!」

「已經習慣,不過呢!人家都說小別勝新婚。」

講到這裏的時候,香奈子不意地睡魔已來襲。

「沒有關係,但是好像很想睡,可能是因為喝太多了!」

自己笑了一笑,想動動自己的臉,但是眼皮已經是像鉛一樣的重了。

「身體不舒服,那先躺一下好了,告訴老關娘,準備一間房間讓妳躺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邊說,但是意識愈來愈模糊,好像馬上要醉倒的感覺。

「來!別客氣,還是走吧!」

松崎用手架起了她,也沒法拒絕了!

「對不起!那,只有麻煩你了!」

站起後,松崎用力地架住她,她很不好意思地看著松崎。

「沒概係,有一點醉了!吹些涼風就會好些了!」

走出了房間。

「我是怎麼了!這種事我是頭一遭!」

邊走,香奈子嘴裏邊唸著,而白色襯衫裏所包著的軟柔肉體,此時卻重重的壓在松崎的手臂上。

「啊!怎麼辦呢!」

此時,遇到招待的千代子。

「呀!課長突然身體不適,有沒有可以讓她躺著休息一下的地方。」

「這樣子吧,請跟我來!」

千代子就在前帶路了。

這些是香奈子在意識中最後聽到的。

「好了,在這裏吧!」

門開了之後,在八置的房間,已經鋪好了棉被了。

已經沒有意識去想怎麼有這種準備,此時的香奈子只想抱住棉被,好好的睡上一覺。

「請休息一下,待一會兒我再過來。」

「……」

想說聲謝謝!但是嘴巴已經不聽使喚了。

「好好的睡睡吧!課長!」

很奇怪的,松崎那冷冷的聲音竟加深了香奈子的睡意。

當松崎再與千代子碰頭時。

「那傢伙來了嗎?」

「嗯!早來了,一個人正在喝酒呢!」

千代子好像想到什麼髒東西一樣,深深鎖著雙眉。

「晦!嗨!好戲上場了!」

「那!好好的把風,直到我待會來!」

「好說!你放心!」

講完之後,與千代子分手,再回到宴會上。

十分鐘都等不住的松崎,過了幾分鐘後就站了起來說:「我到廁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