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戰失身

〔本故事由粵文改寫〕

美芳是一間外資大公司女秘書,她十分健美,三圍是三十六‧二十五‧三十六吋, 據她自己用磅秤過,她一個乳房重一磅,兩個波波就有兩磅重。

她兩腿修長,加上一頭長秀髮,真是男人眼中的尤物。

不過,美芳的皮膚卻不是白雪雪,而是“古銅色”的!

這是因為她愛運動,起初是游水,近日,就是玩打野戰!

每個周末,她都和同事換上軍服,戴上頭盔,佩上氣槍,在山野玩“攻防戰”!

玩打野戰是近日流行,因為軍訓可以令人更有團隊精神。

這種用氣槍互射的遊戲,多數在新界西北的山野中玩,好像這天,美芳就和八、九 個同事來到八仙嶺附近,準備開火!

他們分兩組,紅軍和藍軍,爭奪山頭,一邊五個人,限三個小時!兩軍人馬分別各 據一方。

美芳玩這些遊戲很投入,她以為自己是女“蘭保”!

每次打野戰,美芳都不會戴乳罩,因為束住兩個大奶房太辛苦了,她學足軍人,裡 面只穿一件軍隊用的綠背心,外面是迷彩軍服。

“要贏,一定要出奇制勝,美芳同阿超,兩個人迂徊上山,我們牽制敵人!”隊長 講出戰術。

“好!”美芳和男同事阿超,就提著AK-47氣槍,摸上山頂!

氣槍的膠彈,是可以打盲眼睛的,所以兩人都戴上面罩。

“上!”美芳首先搶前﹕“我們必勝!”

阿超在她身後,蛇行上山。

半小時後,美芳和阿超已在山腰了,她們身後,隱約有射氣槍的“卜、卜”聲。

“我們快成功了!”美芳提著槍,,“敵人還沒發現我們!”

阿超坐了下來﹕“我就預感到附近有人,要小心!”

“好,我先上!”美芳半跑帶跳的,阿超就在她身後三、四米處前進…

草叢內,果然有對眼睛磴著她們二人,阿超的感覺是對的!

美芳又走了五分鐘的路﹕“阿超!”

她回過頭來,阿超不見了!

“阿超!”美芳有點惶恐。

她不敢再前進,回頭沿路往下找﹕“你有沒有出事呀?”

阿超失蹤時是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

“阿超!”美芳走了幾步,突然草叢撲出一個人,他亦是穿著迷彩軍服!

“喔!”他身手好快,手臂一揮就箍著美芳。

“你!”美芳只覺對力的手,恰好抓著她一隻乳房。她因為沒有戴乳罩,所以他的 手可以緊握著那團肉脂。

“你做甚麼?”美芳掙扎,她想用力打他,但他用腿一夾,兩個人就往草叢滾下。

“噢…你…”美芳滾了百多碼,已經頭暈不支,她的頭盔脫落,面罩也甩脫。

她露出俏麗的面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不要﹗”美芳想大叫“救命”時,他突然用手打她耳骨下的地方。

“噢…”這是正宗的軍事搏擊手法,可將對方打暈的!

美芳暈了!

他抱起美芳將她背在肩膊上,走上山腰。

美芳被背進一個山洞似的地方,裡面有洋燭,地面上鋪著膠布,看來是他所住的居 所。

“好漂亮﹗我喜歡”他手顫顫的解開她的衣鈕,他三十多歲,嘴上滿是剃不乾淨鬍 鬚,身體很結實!

美芳身上千多元一套的迷彩軍衣,給扔到一邊。

她兩隻大奶,左右的垂了下來。

美芳的乳暈很大片,奶頭則是紅葡萄似的大粒,她的小腹平坦,賁起的陰戶,上面 的陰毛給她修剪得成長條形。

美芳因為常游水,穿起高叉泳衣時,如果露出陰毛是相當不雅的,所以她有剃毛。

“媽的腋窩也剃光了毛!”大漢喃喃自語。

“腋下無毛,就不性感啦!他拿起一條繩,將她的手舉高及腳後屈反綁住。

“救命!”美芳醒轉了,她第一聲就大喊!

“哈…哈…”大漢反應很快,他將她那條CK牌三角褲搓成一團,塞入她小嘴內!

“嗚…”美芳叫不出聲了,她滿臉惶恐,因為這個大漢不是她們玩野戰的同事。

“我很久沒有女人了,妳要給我洩一洩!”他的手一握,就握著她兩隻大奶!

“不…”美芳拚命想講話﹕“放過我…我給錢讓你玩妓女,我軍服內有一千多元, 全都給你…”

但因為嘴被塞著,她的發音變成了“嗚、嗚”聲。

“啊…”她只感到,他兩掌似“沙紙”一般,但掌心揩在她幼嫩的乳暈上時,令到 她兩粒小乳頭微微凸起。

“腋窩無毛,但有香水…”大漢將頭俯到她腋下,用鼻去聞。

美芳的腋窩是噴上止汗香水的!

大漢鼻孔噴出來的氣息,燙在她的腋窩上,她覺得麻麻癢癢的。

“哎…啊…”美芳再一次呻吟,因為,他突然伸長舌頭去舐她的腋窩。

她從來沒有這麼刺激。

“鹹鹹的…”大漢似乎很欣賞那種味道,他的舌頭舐完又舐!

“啊…”她兩眼翻白,不斷喘氣。

他抓著她兩隻乳房的手,用的力越來越大!

美芳覺得兩乳被他搓得很痛,但,他粗糙的手板,又給她帶來異樣的感覺!

她的腋窩被他舔得痕痕的,但兩隻奶子,就給他搓得又紅又疼。

“讓我看看下面…”大漢雙手突然按在她的陰戶上!美芳打了個冷顫。

因為粗粗的手,摸在她兩扇陰唇上時,刺激著她的每一條神經。

美芳兩腿是屈曲張開的,大漢十指分開,左右的扒開她兩扇陰唇!

“呀…呀雙”美芳差一點昏迷了,她兩扇陰唇被扒開後,露出鮮血的肉縫來!

肉縫是有一點濕的,中間哪個小洞,似乎有水分泌出來似的!

他的眼湊到她的陰道前,口鼻發出來的氣息,直接噴在這條肉縫上…

“這裡沒有噴香水!”他喃喃的說,鼻尖幾乎碰到她的陰唇,他深深的吸了幾下, 美芳大腿肉縫,是有汗漬的,汗漬混合陰道分泌出來的水,發出似腥非腥的氣味。

女人這裡不算太臭…不應該叫臭娘們…大漢的手指按在她的陰道上!

“你…你…”美芳猛搖頭﹕“不要…不要…”

但他髒髒的手指,就已經塞人她的陰道內撩了幾撩!

“啊…”美芳淌出淚來,她傷心被髒男人挖她的下體!

他的手指撩了一些透明,滑潺潺的黏液出來,這是女人的分泌。

地將沾有陰水的手指,放到鼻端前再聞了聞,“女人下邊的他將手指放在她的陰毛 上揩了揩,將那些黏黏液體揩在她的毛毛上!

“我已經硬啦!”他一邊說一邊除下褲子,這條迷彩軍褲似乎不適合他的身材,它 們小了一個碼以上。

“啊﹗”美芳認得了,那是阿超的軍服。

她打了個冷顫﹕“阿超…阿超給你殺了?”

但,她跟著又嚇了一驚,因為他已經亮出那根肉棍!紫紅色的陽具。

他的陽具很長,幾乎有六吋長,龜頭很大,但陰莖則不算很粗。

他的龜頭有些白白的涎沫,看勃起的狀態,可知道他已經十分興奮。

美芳拚命搖頭,她眼神露出求鐃的神色,她喉嚨發出﹕“不要強姦我…我給你錢… 不要…”

但大漢已經坐下來,她兩腿被綁又張開,只能接棍。

“呀…呀…”她慘叫起來。

他火辣辣的陽具,全部插了進去,將她賁起的陰阜弄得紅紅的!

“我這傢伙不差吧!”大漢氣喘喘的,他兜著她的腰,飛快的抽插了十多下。

“哎…哎…呀…呀…”美芳只能兩眼翻白,不斷呻吟。

他的陽具直插到她子宮頭前,他抽送得快而急,她的陰戶被他插得很痛。

“哎…鳴嗚…哎唷…”美芳不斷痛叫流淚。

大漢毫不憐香﹕“好滑…妳哭了,想求鐃?媽的,老子就是要弄…啊…啊…”

他再插了一二十下,已經是強弩之末,他猛地拔出陽具,一道白漿就噴出,濺落在 美芳的臉上。

另一方面,野戰團的成員在山腰發現阿超,他的軍服已給人剝個清光、只餘下一條 內褲,他的嘴巳遭自己的臭襪塞著,光著腳板﹗

“怎麼回事!”領隊馬上停止游戲﹕“通知那邊,出事了!”

阿超被人用繩綁在樹幹上,他獲救後﹕“有個好似大陸人,懂得軍隊搏擊,在背後 襲擊我,我打不過他,前邊美芳可能出事!”

那些隊負收到訊息亦嚇了一跳﹕“不要分散,人家一齊找美芳﹗”

近十人在山腰往上找,沿途大叫:“美芳!”

在山洞內的人漢隱約聽到叫喊聲了,他面色一變﹕“媽的,香港女人玩完了,老子 看你們找到我不﹗”

他在一角拿起一個紅白藍膠袋,將洞內財產,包括阿超的鞋、氣槍,頭盔等塞了進 去﹕“妳們這些皮毛的功夫就去打仗﹖想當年老子入越南打衛國戰爭,單兵深入敵後七 晝夜,那才叫打仗,哈﹗對不起!”

他拿著膠袋,竄出了山洞。

差不多天黑了,隊員報了警,終於,在洞內找到花容失色的美芳!

嗚…那個坏人強姦我!”美芳大哭﹕“他…他朝北走了!”

警方的穿山甲部隊,派出直昇機搜索。

“那個人可能是偷渡客,準備來港做案,剛好見到妳這漂亮女孩子,又遇上他性飢 渴,所以…”探員初步判斷案情。

美芳就哭得死去活來,她被鬆綁後,用毛毯裹著裸體﹕“我下邊好痛…死喇…他乾 不乾淨…我不想有病…嗚…”

美芳雖然被姦、但幸好沒有生“花柳”,不過,她對打野戰已有戒心,準備日後只 是玩游水。

打野戰遇到山狗,小心被人插到有氣沒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