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日子

作者:凡夫

〔01〕

單身的日子雖欠缺日日如常的溫馨,但那些多姿多彩舊事,怎不令我回味無盡!

我的職業是印刷,往日工作得很安詳,早上九時開始就開工,下午五時收上,所以職業地點在港島灣仔,而我的住宅在九龍,也絕無問題。

自從我所工作的印刷公司承接了部份報紙工作,我的工作時間就改變了。

現在,我每晚十時開始開工,直到第二大早上五時才收工。

這一來,我首先就無法與父母同居了, 好獨個兒在灣仔租了一個房間住宿,而吃的時間就改到秩序大亂,早上六時到荼樓吃的算是“消夜”,下午四時吃“早餐”,晚上九時半吃的一餐算是“晚餐”了!

這樣的改變還未算奇怪,最奇怪的則是每天早上六點鐘“宵夜”後,也就一心想到女人可是在這個時間,所有出來做生意的女人還沒有醒來,叫我這個王老五往那里去物色呢?

我的同樓,女人很多,最近的莫如隔壁中間房的一雙表姊妹,正像兩朵盛開了的菊花,雅淡中又十分美麗。

可惜她們非八點鐘不起床,當她們開始了一天的生活,我即走進黑甜夢中而無法與她們相見,而晚間,除非我不外出吃飯而買飯盒回寓所吃,否則也無法見她們的一面,因為她們喜愛在外邊吃飯,吃完才回來的。

我自遷入那間寓所以來,至少也三個月了,但能夠見到她們的次數,相信總數不超過十次,相熟的程度可想而知了。

有一天,我照常在下午三時才起床,洗完了臉,穿好了衣服,正想外出吃東西,就在這時,有人來敲我的門了,

我開門一看,正是鄰房表姊妹中年紀輕些的敏梨。

“有甚麼貴干呢?”我禮貌地問道。

“我可以進來嗎?”

“請進來!”我愕然地道。

“謝謝你。”她隨我進了房中。

“坐呀!”我手忙腳亂的拿睡衣抹抹椅子,請她坐下來。

“馬先生,你在印刷公司是不是永遠地一樣做夜間工作的呢?”她帶住了善意的微笑向我問道。

“不會永遠的,大約還有兩三個月我就可以申請同別人對調了的。”我笑著說道,有甚麼指教呢?”

“不敢當。”她露出了一排雪白的貝齒,繼續向我問道:“那麼,在這個雨季里,你可能長做夜班了?”

“是的。”

“那麼,我們在晚上的時間向你租用房間就絕無困難了。”

“甚麼?租用我的房間?”我摸不著頭腦。

“是的,馬先生。”敏梨繼續說道:“我的表姊有一位親戚陳君,他要向我們租房間,每晚出到五十元那樣的高價,便到我們感到很有興趣,所以不得不來向你請教下,希望能兩全其美。”

“有這麼樣的事情?”我感到很突然,問道:“他為甚麼會出到這樣高的價錢呢?有甚麼理由呢?”

“因為他住在半山區旭和大廈附近,去年雨災,記憶猶新,【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今年聽說若干巨石,險象環生,使他們夫妻一到下雨的日子,便徨徨然走避空襲警報一樣,忙著找酒店居住,直到天晴才敢遷回家里的。”敏梨說道。

是不是嫌酒店太貴而會想到租用你的房間呢?”我問道。

“酒店太貴, 是原因之,而最大的原因則是現在已踏人旅游的旺季,酒店常常客滿,除非提前預訂,否則額滿見遺。”敏梨說道。

“原來如此。”

“陳君他知道我們姊妹是住在沙田,可以隨時回去的,因此要求我表姊幫幫忙,如遇到風雨大,他夫婦就來我此處居住,每天酬勞半百,教我們回沙田去。”

“那看來是沒有甚麼問題的。”我很同意這位陳先生的建議。

“老實說,表姊之 貼近沙田墟,交通尚便,而我家則要經過一條泥路,那太麻煩了,所以我本來不答應的。”

“你可以住到表姊家的。”

“後來,表姊想到了你的房間,就教我來同你商量,你一向是在早上六點鐘才回到家里來的,那末可以到茶樓中喝喝茶,延遲到七點才回到家里睡覺也有可能,這樣,我們就可以無須返回沙田,也有地方住宿了。”敏梨道。

“這個……。”我沉吟著。

如果馬先生肯合作,我們愿每次送回馬先生十元作茶資,如你不同意,我就不應允他了,她向我拋了一個媚眼。

我心想道,助人為快樂之本,況且這樣對我并不會做成太大的騷擾。

于是,我便對她說道,“你可以不必推他的, 要他每月住上五天,便給你們一個月的租金了,而我不過舉手之勞,根本就沒有甚麼虧損,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啊!”她歉意地說道:“那太麻煩你了!”

“沒關系,大家同屋共住的。”

“既然馬先生合作,那我就實行與姊姊商量,答應他們了。”她說完就歡天喜地的走出去了。

我心中笑著,暗道:香港這地方真是無奇不有的!

今年的雨季提早來臨,第二天放工後,我聽到了天氣預告說今晚有大雨,馬上便把地方收拾好才睡覺。

我怎麼也睡不著,內心感到今天晚上就會有兩個美麗的女孩子就會睡到我的床上,就彷佛聞到了陣陣的女人香味,令我輾轉難眠。

說實在話,我已足三個月未聞過女人味了,每當我拖著疲倦的身體在煙花巷中出現的時候,那些美麗的接待員已進人了夢鄉,又會有誰來招呼我這個晨運客呢?

每次,我都是懷著失望的心情行回自已的家里,有時精神旺盛些,我就會請五姑娘出來為我服務一下,待到倦極便進人夢鄉……

現在,我彷佛又聞到了那陣陣的乳花香味,雖然未能與她們同被共枕的,也希望能享受到她們那睡暖了的床和殘留的餘香。

我的心直想笑,又望望窗外,祈望著雨云快點積聚,早早地降下甘露來……。

大空還是那麼的晴朗,萬里無云,初升的太陽霞光萬道的,今我好不失望。

我在胡思亂想中,終於睡著了,我發了個甜甜的美夢,我夢見隔壁的姊妹花正在陪著我睡覺,一邊一個的,還主動地投懷送抱……。

當鬧鐘把我吵醒的時候,我第一個的動作就是望望窗外的大空……。

天氣還是相當的晴朗,毫無下雨的跡象。

我失望地洗完了臉,匆匆出街吃完了早飯,便上工去了。

次日,當我清晨下班的時候,天空中下了几粒雨,我興沖沖地趕回家中,心想著大雨就快來臨。

當我回到家中時,同屋各人還未有起床,我悄悄地走到土地公處燒了一柱香,口中喃喃地祈求著早點下大雨。

“馬先生,今天這麼神心呢?”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我後面響起來。

“早晨。”我匆匆地回了一聲,掩飾著我的尷尬表情。

當我扭轉面瞧瞧對方時,我的心激烈地跳動著,這個招呼我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敏梨。

“馬先生。” 見敏梨小姐對我嫣然一笑﹔“這麼早便祈求土地公給你賭狗賭馬的貼士了嗎?”

“是的,”我尷尬地笑了一笑,又向她問道:“羅小姐,那位陳先生應允了你們了嗎?”

“哦,他是要求我們的,不是我們求他呢!”她笑得花枝招展的。

“那你們隨時可到我的房中來的。”我很想與她多聊几句。

“不妨礙你睡覺了!馬先生,”她再對我一笑:“我還要洗臉呢!”

“哦!請便。”我很有禮貌地縮了縮身體。

敏梨在我的身邊行過,一陣香風飄起,令我飄飄然地望著她的背影。

當我回到房中,外面已下起陣雨,我興奮地躺在床上,望著窗外愈下愈大的雨水。

大雨在繼續著,伴隨著我的美夢地下個不停!

鬧鐘住下午一二時止又把我吵腥了,我一睜開眼睛,便見到大雨傾盆地下著,連窗邊的地下也淋濕了。

我趕緊把窗門關好,把自已的被枕也卷了起來,把一些骯臟的內衣塞到了床下,看看滿意了才走出房外洗臉。

當我歡大喜地的穿好了雨衣,准備下街吃飯之前,把房門鎖匙交給了二房東,委托她轉交隔壁的表姊妹。

二房東驚奇地望著我道:“你為甚麼把鎖匙交給她們。”

我神秘地對她笑笑,說道:“我也不知道,是她們叫我這樣做的。”

二房東帶著疑惑的神色,取過了鎖匙,望著我的背影下樓而去。

這天晚上,我總覺得時間實在太慢,令我的心很焦急,常常望著時鐘乾瞪眼的。

好不容易,放工了,我匆匆地趕回家中,連早餐也沒有吃。

家里靜悄悄的,各人還未有起床,我 得在廳中的沙發上坐著。

好不容易等到七點一刻,才見到伊蓮和敏梨表姊妹起床把房門打開來。

“早晨好!”我坐在沙發上向她們打了個招呼。

“哦,馬先生,您這麼早便回來了,等了許久了吧?對不起!”伊蓮帶點歉意地說道。

“剛剛回來而已。”我扯了個謊。

“馬先生, 煩你等多一會兒。”敏梨對我笑笑道:“待我們梳洗完畢你便可以回房睡覺了。”

“沒關系,”我大方地說道:“你們慢慢來吧。”

她們朝我點了點頭,便到洗手間去了。

我待她們進了洗手間,把門關上後,悄悄地走入了我的房中。

可能下雨大比較涼一點吧,她們把我卷好了的被枕也打了開來,我忙把鼻子嗅到被褥上深深地呼吸著……。

“啊!好香!”我在心里叫著,并且用力地嗅著那殘留的脂粉味。

我把雙手放進被褥內,感覺到被褥還是暖暖的,女人的身體本來就好暖的啊!

我沒有聞這種氣味已經很久了,我真恨不得把窗門和房門緊緊地關上來,不讓它們飄逸出外。

但我沒有這樣做,我知道這會引起她們思疑的,我 是深深地索了兩口香氣,便悄悄地又退了出來。

我又坐在廳中的沙發上發呆,等待著她們從洗手間中出來。

再過了一會,中間房的門也打開來了,走出來一位容顏秀麗的少婦出來,我朝她點點頭。

“早。”她朝我點點頭,又走到洗手間去。

又一陣香風飄過我的鼻端,今我的心情又是一動。

我知道這個就是陳太太了,我真羨慕那些有太太的男人,他們可以整晚摟著他們的太太,嗅著她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味。

伊蓮和敏梨兩表姊妹終於從洗手間中出來了,她們再走回房中,化好了裝便上班去了。

這時,我已經目倦神疲,匆匆返房,脫掉衣服便睡。

下午三時醒來,才發覺桌子上放著一張十元的鈔票,我真想交回給她們,但一想到這是我應得的報酬,如果把它交還給她們,反會今人懷疑我別有用心, 好收下來。

玉人去了,香味仍留,我彷佛仍然嗅到她們的氣息。

窗外又下著傾盆的大雨,大約我拜過土地公,老大爺看在我的臉上可能讓雨更大,今晚肯定沒有放晴的希望了,我的床,仍然會日夜不空著哩!

這是我的運氣!為甚麼不是呢?一雙漂亮的表姊妹已走上了我的床來,如果有機會我就同她們要好的,那真是易如反掌了。

由於剛睡醒的關系,我顯得龍精虎猛的,渾身都是勁。

我見時間尚早,不由得心兒思思,我已很久未聞過女人肉味了,就想起一個人來,她的名字叫香珍。

這香珍說來身裁苗條, 有十九歲,年青而又熱情,但有一樣可令人擔心的古怪,總愛將自已比作純情玉女,故以前 她數次歡好後,樂倒是樂了,但又常覺得提心吊膽的,因為她在言語之間似乎要死纏爛打,說甚麼一生一世都要跟著我呢!

我總覺得對她這種人應該能避則避。

但神推鬼催的,我現在又摸上了她的家門。

一別三月,門還還那個門,我暗想:不知門後是否仍桃花依舊笑春風呢?

我敲了敲門,一會兒,門開了,開門的人便是可愛的香珍。

她見了我,臉露喜色,陪我坐在梳化上閑談著。

“這麼久沒見你,我還以為你已把我忘記了呢!”她幽幽地說道。

我沒有答理她,我悄悄地把她擁住,一下封住了她的櫻唇。

這令她渾身酥軟了,她連一點反抗也沒有。

我的手是溫暖的,我的指尖柔柔地觸在她的身上,使她全身抽搐起來,她的細胞擴散著,她的血液沸騰著,她的心房狂躍著。

“啊……唔……啊……。”她喉頭的呼聲越來越急促了,這陣聲息是有次序的,沖動而又狂熱的。

我那熱情的手指在她的身體上彈奏著……。

她失去了自制,她狂放了,不顧後果了。

她可以感到我的沖動,當她的身體貼近著我時,我身體上的欲火將她几乎融化了,我的手指繼續在活動著,爬到了她的高山,爬到了她的小丘。

她閉上了眼睛,不顧一切地將自己松弛著……。

這一次,我的撫愛行動超過了一向的程度,我的手指像爬虫一樣,漸漸地向她的腰腹蔓延下去。

我的手經過了她的雙腿,然後接觸著她身上的保密部份。

這一個區域,是她私人的,絕不能讓任何人接觸的。

現在,她將她心底的隔膜撤開,讓我無限度的進侵著。

我的手將她的睡衣脫去了,在被褥內,我那火熱的身體緊緊地貼到了她的身體上,我們的體溫在調節著。

我把她的手拖了過來,讓她接觸著我的小祖宗,我現在是顯得那麼的大方和慷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