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超短裙

小學的時候,我就有了性的沖動,到了高中的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但我是一個靦腆的男孩子,沒有女朋友,而且總感覺到女同學不夠性感,所以只能靠色情小說或對著雜誌上女明星的畫像偷偷的自慰,真他媽不過癮。

高二的時候,從外地調來了一位英語老師,是位外語特級教師,據說是由我校教導主任親自請來幫助提高我們班外語成績的。她老公也是一位某地的中學教研室主任,為人老實,原先是我們學校教導主任的老部下。

這位女老師叫劉燦,雖然已過三十歲了,但卻不曾有小孩,而且是個標準的美女(少婦),時常穿著得體的套裝,襯托出飽滿的胸部。我們班的男生時常暗暗的拿他來打槍,而我也幻想著從她的後面用我未經人事的肉棍狠狠的操她的騷逼。

一個星期五的下午,又到了最後一節外語補習科的時間,劉燦來到了我們的文字教室。今天她看上去氣色特別好(象是中午洗過澡),而且穿的特別性感:上身穿著一件白色半透明的絲質襯衫,雖然套著一件淺藍色閃光的緊身洋裝,但仍掩飾不了她那碩大的呼之欲出的乳房。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絲質短裙,裙子下擺在膝蓋以上,而且一側開叉至大腿根部。美腿上裹著長至大腿根部的肉色透明絲襪,還有那雙漂亮的黑色高跟鞋。一想到這裡,我的肉棒就硬了起來,狠不得當場就把她幹翻。

時間過的太快了,還沒等我意淫完,已經下課了。我望著劉燦的背影,肉棒腫脹難忍。我決定今天作出劃時代的行動。

晚上六點多了,秋日的天邊泛起了晚霞。學校裡的學生和老師都已經回家了,我望見方老師辦公室的臺燈還亮著。劉燦一定在批該作業,因為平時劉燦一個人住,一個月只回一趟家和丈夫團聚。於是我故意拿了一些英語試題,去了劉燦的辦公室。

門是關著的,連窗簾也拉上了,這符合劉燦的習慣。我剛鼓起勇氣,打算敲門的時候,從裡面傳來了一男一女的小聲說話聲。我感覺好奇怪,正巧有一個窗戶的角落沒有拉上。於是我便對著窗逢望了進去。

天那我大吃一驚,只見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從背後抱著劉燦,一手脫著老師的洋裝,一手從老師短裙的開叉處往裡探。TMD,那個老頭原來是教導主任,我的腦袋一下子哄的一陣發暈,當我正想沖進去救我的老師的時候,聽到了劉燦的聲音:

主任,不要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啊。聲音聽起來很嗲。"呵呵,你老公不在,主任我作為上級總應該關心關心你這個美人的嘍,呵呵。"主任把老師的洋裝扔在椅子上,隔著絲質襯衫揉起了老師的乳房來,另一只手把短裙撩之腰部,露出老師雪白的豐臀來。

不要了,要被人家看見的了。老師並無反抗之意,反而配合的扭起了身子來。你,怕什麼,別人都回去吃周末飯了。主任知道你也肯定餓了,特地來餵餵你的逼,呵呵。主任您好壞了,明知道人家老公不在還欺負人家的。呵呵。就算你老公在我也不怕,你老公還不是靠我給他撐腰。呵呵,小美人,要不是我千方百計的把你調過來的,主任我怎麼能這麼容易來溫暖你的逼呢?。

主任,不要說了啦,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啦。老師繼續買騷。呵呵,小美人,別不好意思呀,你看你看,淫水都已經泛濫了,還不好意思,真是個小騷逼。

主任揉得越發起勁了,老師的淫水沾滿了黑色透明的絲質蕾絲邊小褻褲,而且順著大腿根部流了下來,把主任的手都給弄濕了。

真實個大騷包,看你平時很嚴肅的樣子,以為很難搞到手,想不到你這麼聽話,今天,主任我可要好好的‘獎勵獎勵’你的騷逼了。

主任的獸性大發,很本不是平時的主任,老師也屈服於主任的淫威之下,變成了一個十足的臭婊子。

主任把老師轉過來,抱到了沙發,讓老師背靠沙發,然後迅速拖光了自己的衣服,一根又黑又長的大肉棒呼的以下彈了出來,足足有二十公分長。

老師嚇了一跳,主任,您的好大好長哦。其實老師不喜歡黑色的肉棒,因為這表明主任玩過的女人不止幾個,而且既難看又不衛生。您的。這麼大,人家的妹妹這麼小,怎麼吃的消啊?人家還沒有被其他的男人。老師假裝純潔的用雙手去掩飾自己的私處。主任聽了更加吭奮了,大肉棒也張得發紫。別怕,我的美人。呵呵,大肉棒幹小嫩逼才叫舒服呢!想不到你這個騷逼居然沒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幹過,今天我要把你的逼操翻天,到時候你叫爽都來不及。

說著,主任就往老師的身上眼壓了上去,當然主任的雙手肯定不會閒著,一邊撩著絲質襯衫,一邊把老師褻褲的低檔向大腿的一側拉開。老師粉紅色的流淌著淫水的小穴一覽無移的呈現出來。托主任的福,我終於看到了我多年來渴望而不可操的嫩穴──老師的騷穴。

哦,你這蕩穴邊上的毛這麼整齊、漂亮,是不是每天梳理的呀,逼芯這麼粉,這麼嫩,保養的這麼好,又想去勾引男人啊。呵呵,那就讓我這跟的大肉棒先享用享用再說。主任的話越講越下流。

不要啊,人家會怕疼的。噢。主任才不管嘞,粗大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了老師的私處,而且盡根到底,要不是老師小穴裡泛濫的淫水的滋潤,肯定會把老師疼的暈過去。

媽的,想不到你被你老公幹了這麼多年,逼還是這麼緊,呵呵,好舒服啊。你老公真是個軟包,連自己老婆的逼都搞不定。告訴我,你老公是不是很差。呵呵,早知道,當年你倆結婚以前,就應該由主任我來給你開苞。虧我還一直教我這個老部下怎麼幹女人,咳。幸好現在也不晚,逼芯還嫩,又嫩又騷,呵呵。主任不管老師的死活,用力蠻幹,只求自爽,而且根根盡底。

噢,噢,主任,妹妹受不了了,主任。人家小穴要被您幹穿了,噢。老師疼的求饒。主任好象良心發現似的,滿了下來。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比你那軟不垃圾的老公強多了吧。呵呵,告訴主任,我們在幹什麼。主任,您饒了我吧,人家不好意思說嗎!主任又蠻幹了起來。噢,主任在關心我。噢。,不對。噢,主任在我的上面。不對主任還是一個勁的狠插。主任在和我造愛嗎!。造愛?,你這個臭婊子,背著老公讓我幹還這麼斯文,騷貨,應該這樣說‘主任用大雞把操我的小騷穴,我的逼好喜歡讓男人操,我是個大騷逼。’老師完全放棄了自尊,反正已經被操了,一個也是操,十個也是操。主任用大雞把操我的小騷穴,我的騷逼好喜歡讓男人操,我是個大騷逼。老師應聲說。

主任的獸欲得到了徹底的滿足,TMD,老子操過的女人也不少,連處女都有,就是不如你這個浪穴來得爽,逼這麼緊,操松你,操死你。你這個臭婊子,大騷逼,這麼喜歡讓人操。賤逼,你這個爛逼,蕩穴我要操死你,把你的嫩逼操起繭,讓你再犯賤,讓你再買騷。主任發瘋似的沖刺,在噢的一聲後,癱倒在老師的身上,不知有多少骯臟的精液註入了老師的子宮深處。這時的老師承受的不僅僅是主任豬一樣的身體。

事後主任得意的扔給劉燦三千元,作為操逼的獎勵。老師也迫於淫威更迫於寂寞,常常和主任私混,主任在以後和老師的性交時,也不象第一次那樣狠了,在傍晚的校園裡時常能夠聽到他們作愛時發出的歡愉聲和交媾聲,而這聲音只有主任、劉燦、和我三個人才能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