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淫蕩之路

歷史悠久的私立明星高中,原本是所被稱為名門女校的高中,直到十五年前才開始招收男生,以出產美女而聞名。每年明星高中的校花,無一不是美女中的美女,漸漸的這也大幅的增加學校的知名度與報名人數,讓明星高中也被昵稱為美女高中。

謝羽柔與莊明雪,堪稱明星高中的兩大校花美少女,兩人從高一同班到如今升高三,互相把對方視為自己最好的朋友。雖然有一些共同點才能讓兩人如此要好,但是事實上兩個人卻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女生,因此也讓眾人實在無法比較出兩人到底誰才是第一的校園偶像。

謝羽柔,從小受到父母親的細心栽培呵護下,亭亭玉立又有著清秀美麗的臉蛋、白皙滑嫩的肌膚、苗條修長的好身材。而且羽柔不但學業成績優秀,音樂美術方面也非常有天份,使她更顯得氣質出眾。個性溫柔善良又乖巧,對人也總是非常的體貼有禮貌,深受大家的喜愛。

羽柔就像是男生們心中的天使,有許多男生上學的目的就只為了看見她清純美麗的笑容。但專心在課業成績,身為優等生的她,對於男生的追求始終婉轉拒絕,所以至今仍然沒有交過男朋友。

另一位校花,莊明雪,則是有著明艷嬌美漂亮臉蛋的美少女。因為父母長期在國外工作又十分溺愛她,沒人管的小雪養成嬌縱、敗金、愛玩的個性,而且敢秀又愛現,作風大膽又很會撒嬌,小雪可以說是男性磁鐵,到哪都受到男生熱烈的歡迎,調皮的她也充分利用自己的美貌把男生們耍的團團轉。

*** *** ***

這天小雪跟男友吵架後,氣呼呼的來找羽柔訴苦。

「你知不知道!他昨天一直在路上瞄胸部大的女生,而且我發現他抓的A片,都是大胸部的!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喜歡看,他居然說小胸部的有什麼好看!而且還說我要是長大點就好了!你說你說!是不是很過分!」一見面小雪就氣鼓鼓的抱怨。

「唉優,他是開你玩笑的啦!你別這麼認真嘛!」

「不行不行!我已經決定了!我不能輸不能輸!我已經調查過了,網路上流傳一家黑魔法小店,那裡的豐胸秘方聽說超有用的喔!可是大家都找不到那家店,只知道在商店大街,是好姊妹的話今天就陪我一起去找!走嘛走嘛!別猶豫了!難道你不想要變大嗎?一輩子當平胸鬼嗎?」

羽柔跟小雪的胸部雖然不大只有小B,但兩人纖瘦苗條,腿又漂亮,已經是非常好的身材。但愛美是天性,女人對於自己的身材總是希望能更完美,於是羽柔被小雪打動,趁著年輕還有機會發育,一起去嘗試看看所謂的豐胸秘方。

*** *** ***

於是羽柔被小雪帶到一條販賣各種奇怪豐胸商品的街上逛著。

逛著逛著,兩人不知不覺地被吸引到一家破舊的小店前,推門走進昏暗的店面,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奇怪的老巫婆、水晶、貓,還有一罐一罐的藥瓶。

「怎麼了,需要什麼?美麗的小女孩。」老巫婆看著兩人問著。

「這裡是黑魔法小店嗎?」

「沒錯!沒想到你們找得到這裡,說吧,你們想要什麼?」

「我…我們想要有好身材,我們想要有漂亮的大胸部,婆婆你有辦法嗎?」羽柔小雪說出心中的渴望。

「呵呵呵!這麼美的女孩,對自己還不滿足嗎?」

「婆婆!你幫幫我!你能幫我們的對不對!」小雪撒嬌著說。

「呵呵!好不容易碰到這麼美的女孩,還一次兩個!嘿嘿,餓了這麼久,「它」一定很高興吧!」老巫婆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一邊雙眼綻放妖異的藍茫,雙手對兩人像施放魔法般的比著手勢。

就在羽柔跟小雪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同時,一陣強烈的閃光後,兩人便失去了意識。

*** *** ***

等羽柔恢復了意識才發現自己被一根根又長又粗濕濕黏黏像是雞巴的觸手纏住,她全身的衣服已經被觸手給粗魯地撕得粉碎,觸手也不斷地往羽柔噴出煙霧,羽柔害怕得拼命掙扎,可是卻沒辦法掙脫。

「啊啊……這是什麼啊?救命啊!小雪……」羽柔害怕的大喊。

「啊啊……好恐怖啊!這是什麼怪物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盡管用力掙扎與拼命大叫,【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卻也無濟於事,漸漸地,不斷吸入煙霧的羽柔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了種異樣感覺,似乎全身都在發熱著,奶子跟小穴更傳來陣陣騷癢,羽柔覺得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讓她全身發抖著。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小雪……被差的好舒服啊!恩恩……還要啊!小雪要被插壞了!好棒啊!小雪還要啊!」這時羽柔才發現到附近的小雪正被這些粗大的觸手粗暴的奸淫著。

「小雪……小雪!你怎麼了!小雪……」羽柔呼喚著異常的小雪,但這時的小雪就像失了魂一般的扭動著滿是汁液的身體,不停的淫叫,享受著觸手粗暴的玩弄抽插,好友瘋狂的淫蕩景象讓羽柔看傻了眼。

「嗯……不要啊!啊啊…這……啊……啊……好難過……癢癢……啊啊……」這時全身赤裸的羽柔已經被觸手纏滿了誘人的身體,一根根粗大的觸手不斷在她的胸部用力地纏繞著、擠壓著,在羽柔的小穴跟肛門摩擦著、愛撫著,並且不斷地噴出淫液。

慢慢地,一只觸手伸到了羽柔的嘴裡開始抽插,此時的羽柔受到淫霧的感染,再沒心思顧及小雪與自己的處境,已經陶醉在觸手愛撫的快感當中,無意識地吸吮著觸手,還發出了「嘖嘖嘖」的淫蕩吸吮聲,同時也吞下了不少淫獸的體液。沒多久,羽柔全身幾乎被淫獸的體液涂滿,同時奇怪的事情發生,身體好像海綿般的不斷吸收怪物大量的淫液。

隨著吸收淫液越來越多,羽柔異常的燥熱就越來越強烈,這時徘徊在花瓣的觸手突然狠狠地插入羽柔那未經人事的處女小穴,屁眼前的觸手也用力地塞進了羽柔的肛門裡,劇烈的痛楚讓羽柔痛得流下眼淚,意識也因為被刺激而回復清晰,再次用力掙扎。

「不要啊……好痛!啊啊啊……會死啊……不要啊……啊啊啊……不要插那啊……嗚嗚嗚……救我啊!小雪……啊啊啊!」怪物的觸手再次塞滿了羽柔的小嘴,插在小穴跟屁眼的觸手也還在不留情地用力狂插,三只觸手都不斷地在羽柔的體內一邊抽插一邊噴出大量淫液…

漸漸地,酥麻的快感逐漸取代了被開苞的痛楚,身體的欲望被淫獸體液的激發,讓羽柔忍不住開始淫蕩地扭動自己的腰肢與屁股,忘情地迎合著觸手的抽插。

小穴跟屁眼同時被粗大的觸手干著的強烈快感,讓羽柔忘卻自己是被一只恐怖的淫獸奸淫著,羽柔完全被這瘋狂的快感給征服了:「啊……啊……啊啊……好棒啊……啊……我還要……羽柔好舒服……那邊啊……好……啊啊……啊啊……屁股也……啊啊……屁股也要……再來……用力……啊啊啊……」

「不要停啊!嗯……嗯……啊……啊……快!快!不行了……不行了……」羽柔沉浸在抽插的快感中,忘情地淫叫著,身體也瘋狂地扭動著,拼命享受這初次的性交。隨著觸手猛力的抽插,一層層的快感侵襲著羽柔,讓羽柔恨不得就這樣一直被奸淫下去。

「啊……要死了……啊……啊……好棒啊……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聲大喊,羽柔猛力夾緊小穴,全身抽搐地達到了生平第一次高潮,並噴出大量的淫水。混合著處女血與淫獸的體液流滿一地,而初次體驗到高潮快感的羽柔也受不了這刺激昏了過去。

等到羽柔跟小雪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躺在自己的床上,頭痛欲裂的她不會記得昨天被淫獸奸淫的事,只記得與小雪找不到黑魔術小店,就隨便買了個青木瓜豐胸湯回來喝。

她們不知道那晚奸淫她們的淫獸,已經改造了她們的身體,也將改造她們生活。

那天之後短短地一個月,兩人的身材都有了驚人的發展。羽柔原來的小B變成了大D奶,小雪的大B更變成了E罩杯。胸部變大之後,羽柔除了暗自欣喜外倒還沒什麼改變,而原本就騷包愛秀的小雪,卻開始穿著暴露了起來,破不及帶的想把自己誘人的身材展示出來。

這天是小雪該去補習的日子,她卻穿了一件緊身低胸的背心,深深地乳溝,配上快露出屁股的迷你裙,再配上她甜美艷麗的俏臉,白嫩的肌膚,修長的美腿。讓路上所有男性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到補習班坐下沒多久,坐在她旁邊長得不錯,有點壞壞痞痞感覺,自稱叫阿文的男生就跟她搭訕。這個阿文挺會虧妹,兩人整節課都聊天聊的很開心。整堂課兩人都沒在聽講。

快到中間下課,對這個把自己逗的很開心的阿文還挺有好感,小雪干脆就提議翹課去別的地方逛逛,阿文當然是百分百的贊成。

兩人跑到附近的電動游樂場去玩,整個晚上小雪總是有意無意地讓自己豐滿的胸部貼到阿文身上,讓猛吃她豆腐的阿文跨下硬了一個晚上,恨不得能把小雪這巨乳美少女就地正法,狠狠地奸淫一般。

於是心懷不鬼的阿文帶著小雪去看二輪片,大概是玩得太累加上電影院冷氣吹得太舒服,小雪靠在阿文身上不知不覺的睡著,這時阿文已經忍不住了,知道二輪片沒什麼人看,剛剛又特地挑了冷門的片子,還有後面角落的位子坐,於是一把摟住了小雪,一只手摸上了小雪的胸部。

「馬的,這妹的奶真大真好摸,又這麼騷包,今天真是給我賺到了!」

「阿文,你在干什麼!」被驚醒的小雪抓住了阿文的手。

「小雪,你這麼美又穿這麼辣,還一直勾引我,我受不了了!就讓我摸摸你的胸部嘛!」

小雪緊張地用手擋住胸部,可是阿文的力氣要比她大多,根本擋不住他。阿文在衣服外抓一會兒,就把小雪單薄的小背心剝開,拉開胸罩,小雪的大奶子就這樣彈出來,阿文的手粗魯地玩弄著小雪的胸部。

「哇!好棒的奶子啊!又大又挺。小雪你是什麼罩杯啊?應該有D吧?」小雪被阿文摸的全身酥麻,於是害羞地告訴阿文:「是E啦。」

「哇賽E唷!真是個大奶妹耶!喔!?大奶妹的奶頭還真敏感,已經硬成這樣了。」阿文大膽的用手玩著小雪豐滿的雙峰。

「你這小騷貨今天一直勾引我,這麼大的奶子在我身上磨來磨去,馬的!害我一直起秋,我看其實你很想要我這樣玩你吧,哈哈!」

「哪…哪有!我才沒有!」小雪羞紅著臉否認。事實上,小雪深知自己對男人的吸引力,有時總以勾引戲弄男生為樂。今天她的確是有故意勾引阿文,只是沒想到這個阿文居然這麼大膽無賴,直接對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她侵犯。

「沒有嗎?哈哈……我來摸摸看下面就知道有沒有了啊!」接著說這話的同時,舌頭便舔上了小雪的耳垂,另一只手也伸進了小雪的迷你裙裡。

「哇,小雪穿丁字褲啊!這麼想勾引人啊?喔喔!怎麼這麼濕了啊?」雖然與男友有過性經驗,但身體才被摸幾下就如此的渴望卻是生平第一次,小雪不知道,那晚自己的身體經過淫獸的改造後,除了擁有她想要得完美身材外,身體也變得淫蕩敏感,被這麼玩弄,早已洪水泛濫的不可收拾,只能喘著氣接受阿文的侵犯。

「不要啊……不能在這裡……有人啊……啊……嗯……那裡不行啊……恩不行摸那裡啊!」明明是被人侵犯,肉體卻傳來陣陣的快感。

「有人,那不是更好嗎?反正我看你挺愛露的,就讓大家一起來欣賞你的大奶子啊!哈哈!」接著阿文就往小雪的奶頭吸上去,一手不斷地搓揉小雪的大奶子,另一只手的指頭也毫不客氣地鉆進了小雪的淫穴。

「啊……嗯嗯……不行……再弄下去的話……不要在這裡……啊……這樣下去小雪會受不了啊……不行啊……」小雪被阿文弄得意亂情迷,淫蕩的身體讓她忍不住阿文的侵犯,甚至想要男人的雞巴。

「哈哈!小美人為什麼會受不了啊?是想要干嘛?」阿文更加強刺激小雪的肉體。

「啊……想……不要……啊啊……嗯嗯……」

「不說的話我就停羅!嘿嘿,快說,說你想要干麻啊!」

「嗯……小雪想要……恩……不行……」

「嗯?」阿文知道小雪已經無法抗拒自己,於是故意停下動作。

「啊……小雪想要……還想要啊…不要停啊……恩……還要!」

「想要什麼啊?是不是想要肉棒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小雪這時已經抵擋不住身體的欲望,說出淫蕩的話來:「嗯……啊啊……小雪想要肉棒,想要肉棒子!想要……想要……讓肉棒子……插……插小雪……啊啊……」

*** *** ***

掛著清潔中的二輪電影院男廁裡,好戲正在上演著。

「啊……啊……深一點……啊……嗯……還要……好棒啊……快……快……用力……小雪還要肉棒……啊……啊……」

全身赤裸的小雪雙手撐在墻邊前放聲地淫叫著,背後的阿文用他的大雞巴狠狠地干著小雪,兩手也不閑著玩弄著小雪的大奶。小雪被干得淫水直流,淫蕩地扭著屁股往後迎合阿文的抽插。

「好爽啊!干……干死你……干死你這大奶騷貨!叫得這麼淫蕩,第一天認識就讓我干上了,你還真是個欠干的騷貨啊!」

「啊……你好壞……欺負人家……阿啊!恩恩……對……小雪是騷貨……快干……用力地干小雪啊!啊……啊……好棒!大肉棒……肉棒子……快干小雪……啊……啊……啊……」四散的汗水跟小雪的淫水不斷地滴到廁所的地上。

「馬的!你干起來真是有夠爽!小雪……我的大雞巴干你干得爽不爽啊?聽你叫得這麼大聲,一定是也被我干的很爽吧?」

「啊……啊……對……很爽……你的大雞巴干得小雪好爽……小雪還要……啊……啊……嗯……小雪要大雞巴插小雪……用力啊……啊……啊……好棒……阿……爽……爽啊!」

小雪的小穴被阿文的大雞巴狠狠地抽插著,不斷發出「噗嗤、噗嗤」的淫水聲,小雪已經被干了半小時,干得高潮了好幾次。

「干!我早就知道你是個騷貨,去補習穿那麼露,跟去夜店一樣,沒想到你騷成這樣,真是淫蕩的不得了!你說,你是不是故意想給我干的啊?快說啊!說你莊明雪是個欠干的騷貨,故意想被我干!」

「嗯嗯……啊……恩……對阿……小雪是騷貨……阿阿……莊明雪是騷貨……是故意想給你干的……莊明雪……一看到你……就想被你干了……快干死小雪吧……好……好會干!你好會干啊……啊……好棒啊……」小雪淫蕩地扭著腰,自然地說著淫蕩的話。

「馬的!真是有夠緊的,你這麼淫蕩,怎麼那裡還這麼緊?干得真爽!呼……呼……真他媽的好干!看我干死你!」阿文用力地抽插著小雪,「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響徹整個廁所。

「啊……啊……爽……爽就用力……用力干啊!阿……小雪……被你干得好爽啊……嗯……嗯……用力……干死小雪……啊……要去了……啊啊啊……快啊……」

小雪被阿文干上了隱,淫穴拚命地亂夾,阿文也被小雪夾得爽到不得了,更加拚命地狂干著小雪,小雪被干到趴在廁所地上翹著屁股被干,也不在乎是骯臟的公廁,趴在自己剛剛流下的淫水上面。

「啊啊啊……要到了……快干……干死我了……啊啊啊……你……你的大雞巴……阿阿阿……快干死小雪了……你好會干啊!沒關係!還要啊!小雪還要啊啊!快干……用力……用力干死小雪啊!」

「啊啊啊……太爽了……忍不住了……我要射了!要出來了!」阿文下意識的要拔出快射精的雞巴。

「不要啊……啊……啊……不要!不要出來!小雪還要啊!阿阿……沒關西!繼續干小雪……啊……啊……給小雪……阿阿……不要出來!射在裡面!射在裡面!沒關係……啊…今天……今天是安全期!嗯嗯……給我……啊……阿……給我啊!就是不要停啊……」

小雪就像發了瘋似的扭動著屁股,阿文受到小雪淫蕩表現的刺激,用力抓著小雪的奶子,雞巴狠狠地往小雪的淫穴裡頂,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小雪的花心深處。

「呼呼!看我射死你!呼呼……如你這騷貨所願射滿你的騷穴!哈哈!」

「啊……要死了……好燙!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小雪也被連續噴射的精液射得再次失守,淫穴噴出大量的陰水又達到了高潮。

高潮過後,小雪趴在地上,只覺得全身都沒有力氣,阿文扶起小雪替她穿好了衣服,可是卻把她的內褲收到自己口袋裡。

「討厭啦!我穿短裙耶!這樣被人看光怎麼辦?我等下怎麼回家啦?」

「嘿嘿,反正你這麼淫蕩,被人家看不是正合你意嗎?讓大家看看你剛剛被我中出的淫穴還流著精液啊!哈哈!」

小雪用力地捏了阿文一把,撒嬌地說:「你討厭!都欺負完人家,還要羞辱人家,你真壞!」

「哈哈!小騷貨很喜歡被欺負吧!下次還想被這樣欺負的話,來補習記得內褲不要穿喔!」

「討厭!不理你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