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賤阿伯

淫賤阿伯(1)

小莉總是害怕獨自回家,放學時一定要保姆接送。其實家中離校不遠,而小莉也十歲了,本來也可以獨自回家,但因為途中常有大狼狗出沒,所以父母還是拜托保姆纔安心。

一個雨天,小莉等了好久也看不見保姆。學校的老師已走了,打電話回家又沒人接,原來爸媽和保姆去了公干,回途時大雨趕不及接小莉,可憐的她隻好淋著雨獨自回家。

在有錢家庭長大的小莉樣貌可愛,大大的眼、小小的嘴。身材還沒發育,嬌小的乳房平平的,隻有粉紅色的乳頭奪目,屁股小但很扎實。大雨已把她的白衣服淋濕到透明,身體完全暴露了,但年幼的她不覺是一回事。

突然,來了六條大狼狗,小莉很害怕,立刻不停地向前跑,大狼狗沒追來,倒是小莉跑到了一條陌生的街,像是貧民區。因為還下著雨,小莉便躲在一所木屋的門前。突然門開了,一吧淫穢的聲音叫她進去。

小木屋的主人是個隻穿內褲、年約六十歲的老翁,“叫我林伯伯吧。”老翁說。林伯很肥胖,光頭,體毛長滿全身但卻很稀疏。林伯像是很久沒洗澡,肥大的身發出了一股酸味。

“快來坐吧!”林伯叫道。濕了衣服的小莉很害羞地坐下,林伯看見了可愛的肌膚,不禁淫笑。

“濕了身會著涼喔,快脫下衣服吧!”

不經人事的小莉很快脫衣,隻餘下卡通小丸子內褲。

“餓不餓?”林伯淫笑地問。

“我還沒喫午飯,伯伯你是不是有東西喫呢?”

“當然有,我有很美味的果醬,但伯伯窮,沒有面包喔!”

“哇 但人家餓了 ”小莉哭著道。

“不要哭 不要哭 伯伯沒面包,你也可喫果醬!”

說著已脫下了自已和小莉的內褲,露出大大的肚腩和粗大、但短短的陰莖。林伯全身黑黑的,肚上生著幼小的毛,陰莖的毛卻粗黑,正和小莉的雙反。小莉純白嬌小的身體很光淨,陰部沒半條毛,淨淨的小線覆著淡粉紅的地帶,小小可愛的乳頭也是粉紅的。林伯一邊以淫褻的目光看著她,一邊用肥大的手把果醬塗滿漲硬的陰莖。

“快來喔,小妹妹!你喫過冰條嗎?快快來嘗嘗我的冰條!”

小莉天真地含住了,小嘴像喫冰條似的進進出出。林伯很舒服,因為小莉不停用她小小的舌頭吸食美味的果醬,她還用舌尖挑出藏在龜頭的果醬!林伯肥胖的身體在震蕩,似乎要射精了,正當他想把精液注入小口時,小莉忽然停止所有動作。

“小賤種 不 小莉,為什 停下來?”林伯不及回氣道。

“冰條喫完了。”小莉快樂地回答。

“這 這樣,喝點周打魚湯好嗎?”

“好喔!我最喜歡伯伯!”說著立刻用小嘴吻在林伯的肥唇上。

林伯很意外,估不都小莉這 貪喫。“好吧,但湯要熱纔好喝,伯伯的湯涼了,要弄熱喔!但是伯伯的家裡沒有煮食爐(其實有的),你要幫我煮!”

心急的小莉問︰“要如何煮?”

林伯笑了笑道︰“湯放在我的小家伙裡,這東西很貪心,喫了湯不給我,【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你隻要用你小嘴的熱力煮湯就好了,再用力吸湯就出來了。”

正當小莉的嘴巴踫到龜頭,林伯拉著她的頭發道︰“不公平啊!小妹妹,你也要給我喫東西呢!”

小莉慌張了︰“我沒東西給你喫喔!”

“不不不 你兩腿間不是有美味的小鮑魚嗎?來,伏在我身上,屁股張大對著我的臉,你就可以喝魚湯了。一起進餐不是很好嗎?”

小莉為了喫渴,已忘了大腿間是私人的地方。伏在林伯肥肥的肚子上,小莉好像玩大型布娃娃,反正林伯又肥又多毛。小莉兩隻小手按著陰莖的底部,小小的口已含著肥龜頭,兩手一直向下移,找到了一個袋袋。

“這是什 ?”

林伯沒回應,隻是不停地看小莉的私處。小莉榨了袋袋一下,發覺有兩個半硬不軟的波子。小莉兩手不停玩弄波子,嘴卻含著陰莖,努力地吸著。

林伯很爽,立即用肥手指弄開小莉的陰唇,小莉鮮粉紅的陰道出現在林伯眼前。林伯用舌尖把弄陰核,小莉年紀雖小,但已有快感,在含陰莖的小嘴發出伸吟聲。

由於林伯肥胖短小,他的肚腩剛好頂著小莉的胸部,兩粒小奶頭在林伯的小腹上摩擦,林伯快不行了。小莉的陰唇被對手輕咬了一下,立即加強了吸力,林伯肥大的家伙已到了極限。

“嗚 嗚 呀 出來 出來了 ”忽然射出了溫溫的精液。

小莉的口一瞬間已灌滿了95濃魚湯,連吞也趕不及,濃縮的精液又來了,小莉隻好把口中東西撥出,隻見淡白帶黃的濃漿在肥龜頭處不停地射出,小莉的小臉蛋和嬌小的身體給精液濺濕,濃郁的液體連林伯也弄濕了。

不知是林伯太久沒射精,還是小莉技術好,林伯足足射了一分鍾纔停下。小莉已把口中滿滿的精液全部咽下,咸咸的,味道很好,還用舌頭弄淨陰莖上的魚湯。

“不要浪費我的湯喔,把你我身上的都喫下。”林伯命令道。

小莉把自已身上的湯用手掏起,再放入口中吞下。因為精液太濃了,小莉已飽了,但貪喫的她巳忘了飽,隻見小莉伸出舌頭,把白黃色的精液從林伯肥胖的身體吸走,花了半個小時纔完成。滿足的林伯摸了摸小莉的陰部,把小指伸了入去,看來林伯的遊戲纔剛開始。

淫賤阿伯(2)

因為吞下了大量淫精,小莉感到不適,滾燙的濃液已填滿小莉的胃,黏黏滑滑的還在小莉嘴角慢慢流出。但是林伯異常興奮,自老婆離他而去後很久已沒抱女人了,更何況小莉的身軀如此迷人!隻有十歲的小莉很疲倦地躺在又亂又髒的地板上休息,小小的嘴巴和小手弄得酸了。林伯看見小莉可愛的臉蛋,不禁又再起淫念。

“如何?周打魚湯好喝嗎?要不要再喫別的?”

小莉很有禮貌地回答道︰“謝了,但是我已喫得飽飽了,我還要回家喔。伯伯謝謝你的美味魚湯,我要走了。”

意興闌珊的林伯本來想讓她離去,但粉紅的小乳頭令林伯欲火中燒。

“不 不要走,伯伯帶你去玩,如何?伯伯還會給你糖果和零用錢哩!”

生長在富貴之家的小莉對這些都不感興趣,答道︰“對不起,爸媽在家等我回去啊!”

被欲火燒壞腦的林伯由失望變為憤怒︰“哼,小妹妹,伯伯就要你留下!”說著已用肥胖的身軀壓著小莉。

小莉被巨型的赤裸胖漢壓著,連呼吸也有困難。禿頭的林伯隻有五尺身高,體重卻達二百五十磅。反觀小莉,嬌嫩的小身軀隻有五十多磅。小莉臉也紅了,哭道︰“嗚 快放了我,伯伯!”

小莉痛苦中的可愛表情已使林伯完全勃起,這胖子現在已決定強奸眼前的小妹妹。林伯發惡了,一巴掌打在小莉可愛的臉上,鼻和口角立刻流血,痛得小莉哇哇大叫。

“別哭!”林伯命令道,但極痛的小莉還在飲泣。

淫穢的林伯用他肥大的手大力拍小莉札實的小屁股,一下又一下的像教訓小孩一樣。很快,本來雪白的屁股變得血紅,活像日本彌猴。

“饒了我吧!”小莉哭著哀求道。

林伯淫笑了︰“你要服從我的命令,知道嗎?”

小莉隻好無力地點了點頭。

“你快來舐我的乳房!”

由於林伯過胖,胸上的脂肪像對丑陋的奶子。小莉用舌尖踫踫黑色的乳頭,因為很多毛,所以很辛苦。正在爽的老胖子也用他肥大的手指玩著小莉的乳頭,林伯忽然使力按著小莉的淡紅奶頭,小莉痛得在胖子胸上咬了一口,林伯憤怒地抓住小莉的頭,二話不說就把陰莖頂入小莉的嘴巴。

林伯的家伙並不長,隻有五寸半,但卻粗得很,長度剛好完全頂入小莉的喉嚨底,睪丸大力地拍打小莉的下巴。小莉的小嘴張得很開纔可含著陰莖,林伯大力地出出入入小嘴,很快再次射精了,龜頭在小莉喉嚨底猛烈噴射出大量酸咸的濃液。林伯用手按著小莉的頭,小莉隻能吞下所有精液。

這次再不是可口的周打魚湯了,而是很酸的髒東西。林伯真是能人所不能,又足足射了半分鐘。小莉今天已喫了大約半公升的精液,思想都迷糊了。

林伯卻越來越精神,立即叫小莉舐他的屁眼。小莉知道屁眼很髒,但恐懼痛楚加上神智不清令她服從命令。林伯背部向天的趴在地上,小莉則用幼嫩的小手撥開林伯的肥屁股肉,開始舐屁眼,爽爽的林伯腰一動,抓住了小莉白雪雪的雙腳,還撥開陰唇。

作了個69的姿勢後,林伯用力吸喫小莉的小鮑貝,而迷糊的小莉連舌頭也放入屁眼了,同時林伯的舌頭也進入了鮮粉紅的陰道內。

小莉隻有十歲的私處忽然濺出了清清透明的液體,淡淡甜甜的味道使林伯發瘋了,他立即拉高小莉,自已躺在地上擺出男下女上的姿勢。林伯把小莉的鮑魚仔對好自已的陰莖,慢慢地把小莉放下,林伯的可怕家伙一步一步地接近小莉的私處,龜頭先踫著陰唇,緩緩地推入了細小的陰道。林伯的龜頭先是頂著了小莉薄薄的處女膜,之後毫不留情地弄破了,鮮紅的血從被插著的陰道流出了,劇烈的痛楚把小莉立刻從迷糊中醒了過來。

淫賤阿伯(3)

“不要!好痛!”小莉大聲哭道。

小小的陰部巳咽下了如巨蟲的淫莖,由於小莉隻有十歲,私處還沒發育,但內裡插了一條肥大的東西,整個腹部漲了起來。小莉的陰部滿滿的,根本不能再動半分,可是瘋狂中的林伯沒有理會,用他肥大的手抓著小莉的腰把小莉舉起,小莉以為痛苦完了,誰知林伯突然放手,小莉的私處立刻被肥大的陰莖刺入,大量鮮血在小鮑貝裡湧出,痛得哇哇大叫。

眼淚在林伯眼中不但沒有令他可憐小莉,相反地使他更加興奮。林伯立刻肥大的屁股動了動,陰道像被“串燒”的小莉向天彈上,再由地心吸地跌入林伯的粗莖上。小莉痛得失了神,林伯卻興奮得很,不停地重復這動作︰插入、撥出,插入、撥出

血和淫水滔滔不絕地流到林伯肥腫的肚腩上,大刻十五分鍾吧,林伯雖然十分興奮,但還沒射精,可能因為已射過兩次了。小莉的身軀和私處已不覺痛,痛楚已到了麻木的地部。林伯轉了位置,用巨大的身體壓下,陰莖一下一下地痛打小莉的小鮑魚。

“嘻嘻 舒不舒服?”

小莉失了神,根本不能回應。肥大多毛的身軀壓得小莉呼吸因難,可是神智不清的她連呼叫也沒有,嬌小的她隻能被肥胖的虐待狂折磨。

小莉隻有十歲,生命力很弱,呼吸不能加上大量失血,幼小的她可能會被強奸到死。林伯被欲火燒壞了腦,完全沒有理會,隻是不停地把陰莖抽出抽入。

這樣下去小莉生命有危險!忽然,小屋的木門打開了,是救星來了嗎?隻見一個穿日本和服、身高七尺的巨大漢子,巨大的臂膀抓住一個大布袋,正慌忙地跑進小屋中。

瘋狂的林伯看有人來,立即停止了動作,肥胖粗大的髒東西在小莉的私處慢慢滑出,小莉本能地大力呼吸回氣。林伯一見到來者和他手上的布袋,竟然淫穢地笑了笑,像巨無霸的大漢也同一個笑容笑了。

看清楚,來者是個力士(日本相撲手)打扮的胖漢,臉油油的很光滑,身體異常巨大,大約四百多磅,看樣子一定是相撲手。

“爸爸,好久沒見了。”巨漢道。

“阿九,我的兒,這些年來你去了什 地方?”

原來巨漢是林伯的兒子,難怪身型如此相似。

“爸,廢話少說了,這次我由日本回來就是要和你玩雙打,一起干死這賤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