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誘惑記

作者:wfzqq

(1)

2000年的時候,我隨著南下的大軍來到了長三角一個城市打工,跟我隨行的還有我一個玩得非常好的發小。故事就發生在我和他的老婆之間,在曖昧與反曖昧的日子裡,我和她的感情越來越深刻,但是鑒於哥們的存在,我們一直都沒有捅破那層薄薄的窗戶紙。如果有喜歡一上來就幹的看客,大家就繞行吧,因為我和這個女人基本上沒有發生過真實的性行為。

剛剛到這個城市的時候,我們租住的是一棟樓房的頂樓,在燥熱的南方天氣中,北方的漢子顯然是痛苦的,身上任何一件衣服都是多餘的。我經常在閣樓上面幻想著自己心愛的女孩兒,打著飛機,讓自己安然入眠。

在這裡有個小小的引子,我的哥們是個大胖子,性生活一般般,很顯然沒有書中描寫的那麼好,但是也不至於差到插進去就射的地步。文章中的女主角是個地道的北方女人,高挑的身材、豐乳肥臀的曲線,因為那個時候沒有生孩子,所以兩個沉甸甸的乳房如兔子般翹翹的藏在衣服中。我因為性格比較好,人比較勤快,所以在我們認識的時候就給她留下了比較不錯的印象,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會發生下面這些事情的原因吧!

一個晴朗的週末午後,我無聊地躺在我空蕩蕩的房間裡,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她的性格急促,上樓、下樓都是快快的,走起路來都是砰砰的響),隨之而來的就是急促的敲門聲,然後她甜蜜的聲音就傳來了:「老王,晚上我們吃什麼啊?」我懶洋洋的應聲回答道:「隨便吧!」

「那我進來了啊!」聽到這句話,我趕緊拉上了放在身邊的毛巾被。她像一陣風一樣的就闖了進來,看到我侷促的樣子,她曖昧的笑了笑,聲音放小很多的說道:「裸睡啊?死樣吧!我啥沒見過哦?」說完後眼睛掃到了我床邊用來擦雞巴的衛生紙上,臉蛋一紅,伸手拿起,丟到垃圾桶裡,彷彿無意的嘟囔了一句:「總是自己弄,對身體不好的。」

在她目光掃來掃去的過程中,我尷尬的問道:「W起來了嗎?」(我朋友叫W)

「還沒呢,他懶得跟豬一樣。晚上我們吃餡餅唄?我想吃你弄的餡餅了,行嗎?」

「沒問題。」我隨口說道:「但是,你要出去,我才能跟你去買菜啊!」她這個時候才想起來我還沒穿衣服呢!哈哈的笑了起來,轉身和風一樣跑了出去。聽著她「蹬蹬蹬」的下樓聲,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娘們,真讓人頭痛。

閒言少敘。我去菜市場買好了肉,買好了酒,回到家就準備開始弄起來了。我哥們W真的是超級懶的人,什麼活都不幹的,就坐在床上看電視,真雞巴受不了。我大聲的說道:「你丫不能起來幹點活啊?幫我把麵和好了,還要醒一會才好吃呢!」

我哥們不情願的隨口說道:「我幹活你們都看不上,回頭你們還罵我。你們弄吧!」我說道:「看你那個操性,幹點活,減點膘不好啊?」他不情願的走了出來,看到她女朋友在外面,就大聲說道:「她不是閒著呢麼,讓她弄,我真的不會。」

這個時候,北方女人的賢良瞬間表現了出來,她馬上隨口應道:「別讓W弄了,他弄不好的,我來弄吧!」我哥們一聽,開心得要死,馬上就回到房間吹電風扇,看電視去了。「操~~你丫的都懶死了!」我大聲說道。「沒事兒、沒事兒,我來弄吧!」她賢淑的走了過來。我麵已經和好了,她要揉一會,我轉身離開了,去弄餡了。

當我再一次回來,站在餐桌邊上的時候,瞬間我的口乾了。我看到了一幅活活的春宮圖:兩對兔子隨著她揉麵的動作一晃一晃的在裡面跳來跳去的。記得當時我的腦子裡面一片空白,只看到兩個半圓的乳房在裡面晃。

因為天氣比較熱,她連胸衣都沒有穿,我能夠看到乳暈上面的全部,在晃動的過程中,還偶爾能看到一點點粉色的小乳頭,我的雞巴隨著我視線的深入,迅速的勃起了。我現在想起來,我那個時候估計肯定都傻呆在了那裡,直到她連著咳嗽了幾聲,我才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了。

「小心長針眼。」她隨口大聲說道。這個時候W在裡面問:「長什麼啊?」我頓時尷尬得要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隨口說道:「蔥弄到眼睛裡,容易長針眼的。我告訴老王注意點。」我當時都要緊張死了,隨口附和道:「沒事兒,沒事兒。」

W在裡面大聲說道:「你去弄唄!老王一會還要烙餅呢!」我順口說:「沒事,沒事的。」雞巴瞬間軟了下來。我那個時候體會到,為什麼做愛的時候不能嚇到,因為一嚇唬,肯定會出問題的。

她隨手往上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擋住了露在外面的半個乳房,繼續站在桌邊用力地揉著麵。我跟個做錯事兒的孩子一樣,低著頭快速的攪拌著手裡的肉餡。

沉默,幾分鐘的沉默,猶如窒息一般的難受,我緊張得要死。為了打破這個局面,我決定先說話,當我抬起頭準備說話的時候,又一次的傻逼了,因為她的衣服隨著不停地晃動,已經回到了原來的地方,我的眼睛又看到了一對豐滿的乳房。

這個時候,因為用力的原因,她的臉色已經微微泛紅,嘴在來回地呼吸著。為了用力,她必須翹起一邊的肩膀用力地往下壓,隨著每一下的震動,我都能夠看到一個整個乳房的側面,在這樣的情境中,我不爭氣的又一次勃起了。

為了能夠看得更加清楚,我移動了自己的位置,站在她的側面,這樣我可以看到一個整個的乳房了,當然她也可以看到我的全身。在我站過去看了幾分鐘以後,她突然揚起手,一把麵粉就飛了出來,我頓時眼睛就迷了,什麼都看不到。

「幹雞巴啥玩意呢!」我憤怒的說道。「哈哈……哈哈……」看到我窘迫的樣子,她站在邊上開心的大笑著。聽到笑聲,W在房間裡面走了出來,好奇的問道:「怎麼了?怎麼了?」當看到我半個臉都是麵粉的時候,似乎知道情況,也哈哈的大笑起來,然後罵道:「你怎麼一點正經的都沒有呢!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趕緊去給擦擦。」說完以後,轉身進了房。

我真的是什麼都看不到了,在憤怒中,我的眼淚嘩嘩的流,但是我又不好發作出來。我痛苦地揉著眼睛,這個時候,一條濕毛巾擦在了我的臉上,我的眼睛還是睜不開,但是,我能夠感覺到氣息的貼近,一種女人的香氣離我的距離似乎不遠。

她看到事情有點大了,關切的小聲問道:「沒事兒吧?」我痛苦的搖搖頭,她用手扳住我的腦袋,貼近了看我的眼睛,我都要煩死了,隨手一推的時候,我碰到了肉肉的東西,能夠感覺到是乳房的曲線,是那麼柔軟,是那麼有彈性。在那零點零一秒的過程中,我的手快速的捏了一下,然後嘴裡大聲說道:「滾一邊去!敗家玩意。」

她也感覺到玩笑開大了,委屈的說:「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再幫你看看。」說著又走到了我的身邊,貼著我,掰開了我的眼睛。在裡裡外外看的時候,她不自覺地貼到了我的身上,我倆的身體只隔了一層薄薄的吊帶衫,我赤裸的上身已經能夠感覺到她肉肉的溫度,也能夠感覺到她肌肉的彈性。

我他媽的又不爭氣的硬了起來,更可氣是因為她離我太近了,明顯感覺到我勃起的雞巴頂到了她的小腹。她遲疑了一下,還是讓開了,離開我身體的同時,往我的眼睛上重重的吹了一口氣,然後拍拍我,大聲說:「挺大爺們,別哭了,好好幹活啊!一會好好的犒勞犒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