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淫魔故事(9)

作者: 一葉秋

第九章 歐陽菲菲──狼吻

第一節 風凌四美

日出東方,當驕陽用自己的萬道金光驅散黑暗的時候,屹立在大陸最東方的明珠──海灣市,也褪去了夜之衣裳,迎來了又一個清晨。和往常一樣,第一縷曙光撕開天際來臨時,總是落在海濱旁高聳入雲的那座劃破長空的巍峨建築──風凌閣那582米高的尖頂上。當巨大的玻璃幕牆將光線反射到城市的每一個角落的時候,似乎也在催促著它的子民們該迎接新一天的到來了。

而此時此刻,米健早已精神抖擻地坐在風凌閣98層自己的辦公室裡,開始一天的工作了。因為他在富豪金剛的出色表現,在父親和爺爺的首肯下,他已經被擢升為集團的董事,掌管航空航運和旅遊酒店的業務了。儘管重任在身,依仗著強健的體魄和過人的精明,米健仍然對工作遊刃有餘。天生野獸一般的嗅覺幫助了他在商場上百戰不殆,同時也幫助了他物色著一個又一個新的獵物。

忙了一個上午,米健啜著秘書送進來的咖啡,一邊上網無所目標地瀏覽著,這是他放鬆自己的一種習慣。在公司的網站上一條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風凌集團網上選美群芳爭艷」。米健想了想,公司好像已經有三、四年都沒舉行過這樣的活動了,這回又是哪一個好事之徒搞出來的呢?

帶著疑問,米健點擊進了去,幾幅美女的特寫照片立即映入了眼簾,這才發現竟然是一條舊得不能再舊的「舊聞」了。那是上一次選美時的三甲,想必是網站的管理員被這幾位出類拔萃的美人兒迷得神魂顛倒,所以一直不願將這條消息刪去。

那年,風凌的這次「選美」可是在全城出盡了風頭,因為選出來的這幾位美女,不但容貌、身材美麗非凡,而且氣質高雅、脫俗,比起當年當選的「海灣小姐」不知強了多少倍。後來有好事之徒將三甲:程雅詩、歐陽菲菲和方雯加上米家的二小姐麗槿,合稱為「風凌四美」,一時傳為佳話。

想到這裡,米健不由得笑了笑。當然了,四美裡面的冠軍程雅詩和季軍方雯早已淪為他米少爺的胯下囚了,不時還被左擁右抱讓他享受齊人之福。二表姐麗槿一直在國外讀書,後來嫁給了一位美國銀行家,因此被派長駐海外,很多年沒見了。而且二表姐雖說也算端莊標緻,畢竟是下面的人為了拍老闆馬屁硬湊上去的,比起其他的幾位畢竟還是差了一個檔次,米健也沒往她身上想。只是這亞軍歐陽菲菲,米健雖然久聞其名,卻始終緣慳一面,只是時不時聽到屬下談論起這位風凌航空的空中小姐,心裡不免癢癢的。

現在他看著屏幕上歐陽菲菲的大特寫,那俏麗嬌艷的面容、清澈靈動的大眼睛、精緻小巧的桃紅小嘴、白皙細滑的香腮和似嗔非嗔的顰笑,確實可以稱得上是國色天香了,米健不由得心猿意馬,腦子裡的淫筋也被撲勒勒的撥動了起來。可惜想歸想,當了這龐大集團的董事後,在父親和爺爺的眼皮底下,每天總是陷身於一大堆的無聊商務中,米健壓根兒就沒多少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就連慰藉楊潔、方雯、程雅詩等幾位「紅粉知己」的時間都嫌不夠,更別說還要開闢新戰場了。

米健一想到這裡,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這不,秘書又抱著山一樣高的文件進來了,唉……

但是上天似乎對米健有著不同尋常的眷顧,讓他在一個場合裡見到了這位他垂涎了很久的美人兒。

第二節 走近獵物

七月流火,卻也是風凌集團創辦的紀念日,各式各樣的活動在各個企業各個部門一窩蜂的組織起來。作為米氏家族的第三代傳人,參加一下屬下的活動以昭顯親民的形象,對於米健可是必修的一門功課,於是在航空航運集團舉行的競技會場上,出現了他的身影。

米健一身運動員的打扮,戴著棒球帽和墨鏡,一邊和航空航運集團的頭頭們打著哈哈,一邊在各處的巡視著。

走到網球場邊,女子網球賽已經到了決賽的高潮。對陣雙方一位身著白色上衣藍裙子,方臉短髮,身材高大壯碩,膚色健康黝黑,擊球力量很大,給人以威廉士姐妹的感覺;另一位身著黑色網球裙的則漂亮得多了,她頭戴黑色棒球帽,身穿一件黑色的短網球裙,身材苗條秀美,黑裙子襯托下的雙臂和雙腿更加顯得白皙動人。她的力量雖不是很強,但回球的落點倒是刁鑽非常,常把對手調動得疲於奔命。米健不知是被精彩的比賽所吸引,還是為那位黑裙子姑娘的美貌所著迷,不知不覺停下了腳步注視起來。

黑裙子姑娘一開始還落於下風,可是她刁鑽的回球很快讓對手難以招架,一會兒就敗下陣來。隨行的下屬見到小少爺那麼感興趣,識趣地請米健為冠亞軍頒獎,米健自然不會推辭,欣然接受。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當他拿過獎盃正準備遞給那黑裙子姑娘的時候,恰好見到她摘去了頭上的帽子,只見一頭如雲如瀑的秀髮在米健眼前「嘩」的披散下來。姑娘俏麗驚人的面容第一次展現在米健眼前:瓜子口面,柳眉星目,膚如白雪,唇若櫻桃,瑤鼻嬌俏,微微翹起的桃紅小嘴還流露出一種若有若無的淺笑。米健的心在這一瞥之間猛的跳到了喉嚨口,又重重落回到原處。這位清新可愛的佳人,竟然就是他驚艷已久、卻沒有機會認識的歐陽菲菲!

這意外的驚喜讓米健差點說不出話來,不過他還是很適時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祝賀你,歐陽小姐。打得真棒!」

歐陽菲菲這時正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激戰過後晶瑩的汗珠還掛在光潔的額頭上沒有擦去,雖然不知道眼前這位人物的來頭,可是也禮貌的伸出了白皙的手掌。雙手相觸的時候,米健真切地感覺到歐陽菲菲手掌的柔軟溫潤和肌膚的雪白光滑,久久也不願放開。

「歐陽小姐球藝非凡,這個冠軍您是當之無愧。」

「米先生過獎了。」歐陽菲菲面對著自己準老闆灼熱直視的目光,禮節性地回應道。

「歐陽小姐,能讓我向您討教幾球嗎?」說完,也不等菲菲答應,自己取過一隻球拍徑直走到場地裡去了。

一直在身旁點頭哈腰的航空公司經理這時似乎也看出米健對歐陽菲菲有著非同一般的興趣,連忙在一旁拚命地向菲菲打手勢:「Diana,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去啊!」菲菲此刻別無選擇,只好下場應戰了。

米健的網球技術真的不怎麼樣,菲菲試探了幾球就知道了。可是在那麼多隨從面前總不能讓boss下不了台,於是她故意打了幾個下網和界外球。那一頭米健卻不樂意了,頻頻向菲菲打手勢。菲菲心想:「你這個樣子還想跟我動真格?也好,就教訓教訓你。」於是拿出了四成的實力,不到20分鐘已經將米健打了兩個6:2。

等到米健喘著粗氣表示認輸的時候,可把場下的那幫經理、董事急壞了。幸好米少爺似乎對這樣的慘敗毫不在意,相反的是他的興緻倒是比剛才還要高漲起來。

米健走到菲菲身旁不住地稱讚著:「歐陽小姐果然是高手,有空還要向您請教請教。這個週末您有空嗎?我想請您再打一場。」菲菲對這要求遲疑了一下,終於還是答應了下來。米健聽了當然是心花怒放:「那好,週六晚六時,我在公司俱樂部等您。」

望著歐陽菲菲在夕陽映襯下青春俏麗的容顏,米健開始一步步地接近他的新獵物了。

第三節 墜入圈套

這一天終於到了,米健五點不到就來到了俱樂部。自從出席完風凌航空的年度競技賽後,米健的心情基本上都處於一種半亢奮的狀態。機會難得,老天爺賜給他這麼一份厚禮,他一定要好好的安排計劃,絕不能讓這到手的美人兒飛出自己的手掌心。

通過小小的調動,他輕易地就讓集團俱樂部在週六休息一天。挑選這一天的原因,是他不能容許其它任何的意外破壞他的「盛宴」。俱樂部是人來人往的地方,顯然不符合他「清淨」的要求。

於是當歐陽菲菲依時到達的時候,她不免對眼前的情形感到不解和困惑,因為俱樂部壓根兒就沒開門營業。偌大的俱樂部裡漆黑一片,站在緊鎖的大門前,菲菲簡直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守候已久的米健已經滿面春風地從旁邊一輛黑色的奔馳上走了出來:「Diana,你來了。真不湊巧,今天俱樂部停電,所以休息一天。」

一邊說,米健一邊細細地上下打量著眼前的歐陽菲菲,不由得再次驚嘆這青春少女的動人美貌:細長的柳眉、明澈的雙瞳、秀直的鼻樑、嬌潤的櫻唇和光潔的香腮,那麼恰到好處的集合在了同一張清純脫俗的美靨上,還配合著一份讓人無法抗拒的迷人氣質;烏黑柔順的披肩長髮此刻紮起了一條靈動的馬尾辮,越發的襯托出少女的婀娜嫵媚;一條合體貼身的藍白雙色的「V」字領網球短裙罩在美少女婷婷玉立的身體上,完美的勾勒出纖細修長,苗條窈窕的優美曲線;冰雪般白皙、凝乳般光潔的肌膚擁有著那麼強烈的誘惑力,尤其是短短的網球裙下幾乎完全顯露的修長雙腿,晶瑩潔白、光澤動人得如同皎月一般,讓米健直瞧得魂不守舍,真是一位秀麗清雅的絕色麗人!

米健的目光像被磁鐵吸住一樣久久的盯在歐陽菲菲的身上,直至他自己也感覺到失禮:「Diana,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白跑一趟了。不過我知道還有一處球場,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現在過去。」

「這……」菲菲對這個提議顯得頗為猶豫,但在米健再三的邀請下,她還是登上了奔馳轎車。

風馳電掣的奔馳載著兩人駛往郊外。一路上,歐陽菲菲不時地看看手錶,又望望車外黝黑的夜色,無法掩飾心中的不安。直到車子在熱鬧非凡的海濱泳場旁的一座建築物旁停下的時候,聽到一旁傳來的喧鬧聲和廣播聲,菲菲白皙的臉龐上才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米健將一切看在眼裡,卻像一位耐心的獵人般保持著沉靜。

拿著球拍,菲菲跟著米健的身後走進屋子。米健將一旁的電門通通打開的時候,菲菲又一次皺了皺眉頭。這裡並不是網球場,而是一座壁球場。

「米先生,我不會打壁球。」

「不要緊,我來教你。」米健返身關上了大門,將一隻壁球拍塞到了菲菲手中:「來啊!很好玩的。」

幾乎是毫無選擇的情況下,菲菲走進了那間將令她刻骨銘心的玻璃屋。

對於從沒接觸過壁球的菲菲來說,這項運動真的太累人了,尤其是和米健這樣的高手一起打的時候。米健不斷地調動著菲菲前後跑動,追趕那隻可惡的小黑球,而他卻在一旁變換著角度欣賞著菲菲那動人的身體曲線。貼身而合體的網球裙將美少女青春的胴體那玲瓏浮凸、結實優美的起伏線條完全地顯現出來,跑動中的歐陽菲菲柔美嬌媚的一面暴露得更加徹底,讓一旁的米健產生出撲上去將她溫軟綿綿的嬌軀壓在身下的極度渴望。

幾個回合下來,歐陽菲菲已經汗流浹背,人也累得再也跑不動了。她向米健擺了擺手,喘著粗氣走出了場外。她嬌挺豐盈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伴隨著一顆顆晶瑩的汗珠徐徐的滾落,光滑玉嫩的修長美腿此刻已經蒙上了一層汗水,在月光的照耀下閃現著誘人的光澤。

菲菲坐到場邊的椅子上時,米健已經適時地遞上了鬆軟的毛巾和冰涼的寶礦力了。

「謝謝!」

「休息一下吧,第一次打壁球,肯定累壞了。」

菲菲此刻真的是又渴又累,接過米健手中的飲料沒多考慮就喝了下去。

「米先生,你的壁球打得真好。」菲菲望著氣定神閑的米健。

「沒什麼,打得多了自然就熟練了。」米健輕描淡寫道:「這裡屬於一間體育會所有,距離我海邊的別墅很近。後來我常來打球,就向負責人要了鑰匙,這樣有空的時候自己也可以過來。如果你有興趣,以後可以一塊來的,我可以去接你。」

「謝謝您了,平時您忙得很,況且我也不會打壁球,不必這麼麻煩您了。」菲菲用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這才注意到牆邊的時鐘已經走到十點了:「米先生,時間也不早了,我看我也該回去了。」

「好的,更衣室就在球場左手邊拐彎的地方,你去準備一下,等會兒我送你回去。」

於是,菲菲拿了自己的背包,循著米健指點,向著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剛進更衣室,菲菲就覺得一陣奇怪的感覺突然向著自己襲來,莫名的疲乏和無力好像無聲無息的網帳一般將自己籠罩起來。起初菲菲還以為是打球太累了的緣故,可是這種無力的感覺在短短的幾十秒之內控制了她的全身。很快,她就連手上的背包也拿不住了。「啪」的一聲,背包滑落到地上,菲菲連忙用手撐住牆壁,可是雙手和雙腳卻像棉花一樣完全用不上勁,她的身體失去了平衡,搖晃了幾下之後,終於也倒在了更衣室冰冷的磚面上。

菲菲心中一陣驚恐,她想呼喚尚在外面的米健,可是她立即發現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了。伴隨著一陣陣的恐懼,菲菲覺得連眼皮也漸漸變得無力了,眼瞼越來越沉重,直至漸漸合上。她看著更衣室的地面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她的身體現在已經不再屬於自己了。

第四節 慘遭狼吻

夜深了,隔壁海濱泳場已經關閉了。壁球館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陷入了黑暗和謐靜中,水龍頭處「噠……噠……」的滴水聲此刻顯得格外的清晰。菲菲此刻躺在更衣室的地面上,感覺和意識並沒有完全消失。

在死一般的寂靜中,米健高大的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女更衣室的門口。他的腳步是那麼的小心和輕微,以至於直到他走到菲菲的身前,菲菲都沒感覺到他的出現。米健打開了更衣室裡的日光燈,然後慢慢地在菲菲身前蹲了下來。他伸出了寬大而略為粗糙的手掌,將菲菲的綿軟的身體翻了過來。

「一定是米先生,他找到我了。」菲菲似乎重燃起了獲救的希望。可是如果她這時能看到他的臉,她一定不會這麼想。因為米健的臉上,此刻充滿了對眼前絕色天姿的驚嘆,陰謀得逞後的狂喜,還有淫慾獸性的渴望。

他的視線巡弋在雙目緊閉的少女軀體上,窄短的網球裙下玲瓏浮凸的迷人身段和晶瑩剔透的潔白肌膚刺激著他已經長久興奮的神經。他狼一般銳利的目光彷彿穿透了少女身上所有的衣物,直接地撫摸在那絲緞一樣光滑細膩的胴體上,然後,他的雙手便同時撫在了少女皎潔嬌嫩的面頰上。

米健粗壯而不乏靈巧的十指輕撫著歐陽菲菲美麗絕倫的面龐,柔滑優美的香腮,修美清麗的玉頸,再一步步的向下滑去。手指掠過了歐陽菲菲削滑渾圓的肩頭,又伏上她嬌軟瑩白的雙臂,然後又襲上她豐盈挺拔的酥胸。那一路上柔滑如絲的肌膚,在他肆意的侵犯下毫無反抗的能力,直到米健的雙手隔著衣服握住那一雙嬌軟無比的椒乳時,歐陽菲菲的全身才在一瞬間猛地顫慄起來。

米健旋轉著撫弄她柔滑豐潤而極富彈性的胸膛,繼續循著柔和的身體曲線向下滑動。他的雙手滑過了平坦纖細的腰腹,終於移到了菲菲網球裙下晶瑩的玉腿之上。在更衣室明亮的燈光下,菲菲白皙修長的雙腿幾乎完全暴露在米健的視線之下,那雪玉般的軀體上彷彿透著一層令人目眩的光韻,而觸手之處的肌膚更是擁有著難以名狀的細膩質感,如脂如玉,讓米健驚嘆不已。他的雙手迫不及待地就撩起了網球裙短短的裙腳,按在那溫潤瑩白的冰肌雪膚上,愛不釋手地搓揉、撫弄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