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淫魔故事(8)

作者: 一葉秋

第八章 徐婷──淫獸的獵物

第一節 Christine

5月初的濱城,夏天的氣息已經悄悄地鑽到人們的鼻子底下了,街道上緊跟潮流的少男少女們都已迫不及待地開始換上了五顏六色的輕盈夏裝。米健開著他的Benz在熱鬧的馬路上穿行著,車窗外是成群結隊放學的少女們清一色的校服短裙,他墨鏡後的雙眼不停地掃視著那一雙雙露出裙子外面光潔白皙的美腿,不由得吞了好幾下口水,「也許自己該找一隻鮮嫩可口的小乳鴿嚐嚐鮮了。」米健心裡暗暗的想著。

回到了位於半山的豪華大宅,裡面除了幾個花王和傭人,連個鬼影子都見不到,因為米老先生一家子統統回老家祭祖去了。米健對這些傳統的禮節特別的不耐煩,所以爺爺和父親也沒有為難他,讓他一個人留了下來。

回到自己房間,米健將沉重的公事包扔到了床上。鬱悶的天氣坡讓他感到煩躁和空虛,於是他打開了床頭的微型Hi-Fi。音箱裡傳來的是濱山紋狂吼的歌聲,米健聽了一會兒又把唱機關掉了,然後他無聊地打開了落地的玻璃門,踱到了白色雲石地板的露台上。

從露台邊上往下望去,晴天的時候本來可以把濱城的美麗景色盡收眼底的,可是今天整個城市都像幪上了一層面紗一樣灰濛濛的,米健不由得皺緊了眉頭。樓下花園的方向傳來了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米健的視線不由得被吸引到後園的泳池那邊,映入他視野內的是碧藍清澈的池水中幾位青春少女的嬌美身軀。米健認真一看,原來是麗瓊表妹和她的同學。

麗瓊表妹是米健三叔的小女兒,因為要會考的緣故這次也沒有和大家一同回鄉,大概是會考結束了,所以她約了幾位自己要好的同學來家裡玩。米健仔細地觀賞這一群戲水的美少女,只見雪白的水花飛濺當中,四、五個年紀大約十八、九歲的女孩子,一個個都穿著鮮艷的泳衣在豪華寬大的泳池裡追逐玩耍著,她們不停地相互嬉戲,快樂得如同一群唧唧喳喳的小鳥。雖然她們身上的泳衣都是傳統的「一件頭」,遠不如海灘上各色的Bikini撩人,可是青春無敵的身材依然讓米健看得入了迷。

他很快就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其中一個長頭髮,穿著黑色泳衣的少女身上。她大約有1米65的身高,瓜子臉蛋,柳眉櫻唇,明眸皓齒,雲髮雪膚;一雙雪白亮麗、修長勻稱的大腿緩緩的在清藍的池水中擺動著,恍如天際游來的一條美人魚。比起身旁的幾位友伴,這位少女不僅容貌動人、身材出眾,連泳術都顯得出類拔萃,比起矮胖而笨拙的麗瓊表妹,那更是鳳凰與山雞了,米健不僅看得入了神。

黑泳衣少女不知道遠處的露台上有人正緊緊地盯著自己,游了一會兒就上了池,拉過一條大毛巾坐到池邊的長躺椅上,一邊擦拭著濕漉漉的身子,一邊靜靜的看著同伴們繼續歡快的戲水。她清純甜美的笑容和雪白勻稱的大腿一起,深深的印在了米健的腦海中。

傍晚時分,米健特地吩咐廚房準備了豐盛的晚餐,把表妹的一班同學全都留了下來一起吃飯。在無拘無束的談話中,他很快就得到了他想知道的:那位讓他神魂顛倒的少女叫徐婷,英文名叫Christine。

在這一群天真無邪的少女中間,米健施展起他在商海中練就的公關手段起來可謂遊刃有餘,很快地就獲得了她們的好感與信任,這其中當然也包括細心溫柔的Christine了。飯後,米健還親自開車一一將她們送回家,米健很仔細的記下了Christine的住址和電話,然後目送著她嬌俏的身影從自己的視野裡消失。回家的路上,表妹對他是千謝萬謝,米健都報以淡淡的一笑,心裡只是反覆地默默唸著Christine的名字。

第二節 清純脫俗的美少女

會考成績終於出來了,麗瓊考了個很不錯的成績,因而格外的輕鬆愉快,一天到晚捧著電話和幾個死黨討論著去日本滑雪的事。米健聽表妹說,她的幾個好朋友也考得很好,Christine則更是出色。不過她們所就讀的培雅書院是濱城歷史最悠久也最負盛名的女子學校,能進入這所書院的女孩子不但非富則貴而且聰穎過人,所以這次能順利的通過會考米健倒是一點兒也不意外。只是當他聽到新學年的預科課程一結束,Christine就要到國外升讀大學,這麼一個清純如水的美人兒怕是再也弄不到手了,心裡難免覺得很遺憾。聽著表妹唧唧咕咕又笑又叫,他覺得心裡很不痛快,於是打算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裡睡悶覺。

經過表妹身旁時,他偶然的聽到了表妹的說話:「Christine,明天你幾點過來我這兒?一點半,好的,我等你。」

米健的心裡頓時咯喀的跳了一下。明天!明天是週末,家裡的工人一個都不在。如果能把表妹支開,那……他的腦海中隱隱冒出了一個計劃。想到這裡,米健的笑容不知不覺又浮現了出來。這一晚,他興奮得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滿腦子幻想著Christine被剝光了衣服赤裸裸的樣子,直到午夜才迷迷糊糊閉上了眼睛。

等他再睜開眼睛時,已經是第二天上午的8點30分了。米健更衣下了樓,偌大的屋子裡果然一片靜謐,工人們放假的放假,不放假的也跟著老太爺回家鄉了。表妹是隻懶豬,不到11點絕對不會醒過來的。米健走到表妹的房門口,用大力的拍門聲將她從睡夢中叫了起來。表妹揉著眼睛一臉的不樂意開了門,才發現米健滿面堆笑的站在門口。

「別睡了,小懶豬,David兩夫妻今天去潛水,我見你那麼悶,讓他們把你捎上,你去不去?」

麗瓊一聽,馬上蹦了起來:「去!去!怎麼不去!」這可是她一直以來的心願。

「那還不快點?人家9點鐘就到了。」看到表妹答應得那麼爽快,米健心裡暗喜,這個主意可是他昨晚絞盡腦汁才想出來的。

「可是我等一下又約了Christine。」【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那還不容易,我打個電話給她就是了。」

「那真謝謝你了,我的好表哥。」麗瓊於是忙亂地準備起來。她見米健絲毫沒有換衣服的打算,問到:「表哥,你不去嗎?」

「我今天要批很多文件,不去了。」

表妹馬上一臉遺憾:「不要緊,我去捉隻大海星送給你。」

9點整,米健的朋友David準時開車到了樓下,麗瓊歡天喜地的下了樓。米健看著車子絕塵而去,揮手致意,口裡卻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好了,最大的麻煩終於走了,可以開始自己的計劃了。」米健一想到Christine的到來,馬上覺得胯下的陽具瞬間變硬起來。

「鐺」的一聲,客廳裡的落地大鐘敲響了一點鐘的信號。米健草草的填飽了肚子,已經將所有的措施都準備好了。最後一次檢查了門窗,米健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等候著Christine的到來。

15分鐘過去了,20分鐘,30分鐘也過去了,大門的電鈴在米健心急如焚的時候終於動聽地鳴叫起來,米健一躍而起,幾乎是飛奔著跑向大門的鐵閘。

遠遠的望過去,米健的眼睛已經變得雪亮了,門外立著的二九佳人,素衣黑裙,青鞋白襪,一頭烏黑的披肩髮整齊地披在腦後,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正透著甜甜的笑意。少女清純秀麗得如同春日的露珠、初夏的朝陽。真的是Christine來了!米健拚命地抑制著無比的興奮打開了鐵閘。

「Hi!Christine,原來是你?快進來。」米健熱情地將Christine迎進了屋子裡:「來,請坐。」

「謝謝你,健哥。」Christine悅耳婉轉的聲音傳來,讓米健不由得打了個快樂的哆嗦。

「對了,你今天怎會過來的?」

「麗瓊她約我過來玩的。對了,她在家嗎?」

「哦,是這樣。麗瓊這小妮子也太不像話了,明明約了你,自己倒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米健故作不知情的說道。「Christine,真不好意思了,你大概要等一等她了。我估計她很快就會回來的。」米健一邊為Christine送上一聽可樂,一邊滿懷歉意的說道。

「不要緊的,健哥,我在這裡坐一會就是了。您忙您的吧,不用陪我的。」

「那好,你先坐一坐,我還有一些文件要批,就不陪你了。你不要客氣,有什麼需要自便就是了。」米健說完,深深的望了美麗的Christine一眼,就轉身上樓去了,只留下Christine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Christine獨自呆在米宅寬闊得如同禮堂的豪華客廳裡,等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渡過。她拿起可樂喝了一小口,冰涼的感覺馬上從手上一直延續到體內十分的舒服。麗瓊的家裡此刻安靜得聽不到一絲的噪音,略感到幾分無聊的她順手拿起身前幾子上的一疊雜誌翻了起來,可能是天氣有些悶熱的緣故,Christine邊看邊拿著可樂喝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等了太久,Christine漸漸的感到疲倦,頭有點昏昏沉沉的,眼前花花綠綠的雜誌內容慢慢開始變得模糊,隨即眼皮也沉重了起來,雙眼幾乎睜不開來。Christine起初還以為是昨晚沒有睡好的關係,用力地眨了幾下眼,但眼前的事物還是越來越模糊,到後來連手腳都變得一點力氣也沒有。Christine想掙扎著從沙發上站起來,但剛剛直起身子,一陣眩暈襲來,她只覺得眼前的光線突然暗了下去,然後就漸漸失去了知覺。她的身體順著沙發的靠背滑落,手中的雜誌也從鬆開的纖纖玉指間掉到了地上。

這時,樓上的一扇門突然打開了。已經換上了睡袍的米健赤著腳走了出來。他隔著扶手高高的向下望去,看到Christine已經躺倒在沙發上,不禁咧開嘴無聲的笑了起來。他躡手躡腳的走到暈倒的少女身旁,小心翼翼的握了握她柔若無骨的玉手,軟軟的沒有反應。「婷,你怎麼了?」米健又輕輕的推了推Christine的身體,同樣是軟軟的沒有反應。

這回米健確信徐婷已被可樂中放的藥物所迷暈了,他快步的走到大門口,將桐木大門合上栓好,然後回到徐婷的身邊,一手拉住她的右手,一手把住她的腰部,用力一托就將徐婷攔腰扛到了肩上。米健穩穩的上了二樓,然後把徐婷扛進了自己的臥室。

米健的臥室寬敞而明亮,佔據了豪華大屋最東南的一角,在這裡,只要拉開巨大的落地玻璃門,米健就可以憑海臨風了。臥室的中央擺放著一張足可以躺三個人的大床,被迷暈的徐婷此刻已經被放在了床上。米健「唰」的一聲將窗簾拉開了,臥室裡頓時光亮起來。他激動地走到床邊,仔細的端詳起自己的獵物,眼前這位清純得不帶一絲濁俗之氣的美麗少女來。

徐婷現在正陷於深深的沉睡中,她苗條清麗的身體舒展著躺在鋪著墨綠色床單的大床上,鮮嫩但是飽滿的前胸隨著悠長的呼吸而微微起伏著。今天,徐婷的上身穿著一件大翻領的純白襯衣,外面是一條黑色的背帶裙,裙子的兩條背帶從肩上跨到背後,在她的身後交叉然後連接在裙腰的上緣;裙腳的長度剛好到小腿的中段,所以兩截瑩白光滑的肌膚露了出來,那種鮮嫩細膩潤澤的感覺讓米健著實垂涎三尺。

米健的目光一路往下掃去,徐婷穿了一雙綁帶的黑皮鞋,一雙白色的短襪襯托著同樣雪白的肌膚,越發的使人浮想聯翩。這一身的裝束使得徐婷渾身上下的透著濃濃的學生氣來,的確是清新的如同山林中野草葉子上一滴晶瑩的露珠。米健看得入了迷,於是坐到了徐婷的身邊,久久的欣賞起這沉睡中的美少女來。

聚精會神的凝視使他產生了一種口乾舌燥的感覺,他的喉結在不停地上下移動著,胯下的陽具也開始堅硬,於是他三下五去二脫掉了衣服,翻身撲到了徐婷的身上。

第三節 奪貞

米健伏在徐婷的身上,懷抱著她芬芳柔美的身體,開始不停地撫摸起來。他將徐婷的臉別到一旁,然後一個個的熱吻便接連不斷地落在徐婷光潔的額頭、嬌嫩的面頰和細白的玉頸上。他輕輕的撫摸著她白皙清秀的臉蛋,啊,這嫩滑光潔的肌膚,在米健的掌下簡直有一種入手即化的感覺,米健快樂得哼哼了起來。

手指不停地在徐婷嬌嫩的臉上摩挲著,米健用心感受著那長長的睫毛、小巧的鼻子、柔軟的雙唇和細膩的下頜。他低下頭輕輕的吻了徐婷一下,口中立即嚐到了伴隨著淡淡清香的如同牛奶蒸蛋一般的細滑感覺。她一定從來沒有被別的男人吻過吧?豐富的經驗讓米健一邊舔吸著婷嬌嫩柔軟的嘴唇一邊想著。

少女如蘭的氣息輕輕的飄到他的臉上,讓他不禁陶醉其中,他索性將大腿墊在婷的頸後。婷柔軟的秀髮如同她們的主人恬靜的披散在腦後。婷用一條白色的頭繩在黑髮上束起一縷頭髮,這使清麗純潔的她平添了一分的活潑,但米健隨手一捋就將細細的頭繩解開,讓輕柔的黑髮飄落在他的身體上。

他握住了徐婷兩隻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將她們貼在自己的臉上吻著,那玉白晶瑩、清涼細膩的修長十指彷彿是絕品的軟玉雕刻而成,米健好像生怕這青蔥一般的玉指會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將她們緊緊的捧在手上不停的吮吸著。他接著解了徐婷兩邊袖口上的鈕扣,白襯衣的袖子軟軟的滑到了肘部,兩條玉藕一樣的雪臂驀的出現在米健的面前,這雪白細嫩得幾乎透明的肌膚是多麼的誘人喲,米健簡直想開心的大叫起來。

米健的手貼著婷的身體遊走了一遍,手心下柔和優美的曲線越發刺激著他冀盼一睹懷中的處女胴體的慾望,所以他彎腰去解婷腳上黑皮鞋的鞋帶。手指拈著鞋帶的一頭輕輕的一扯,細細的鞋帶就鬆開了,握著婷纖美的足踝米健將鞋子從她的腳上脫了下來,同樣的動作米健又脫掉了另外一隻,米健直盯著那雙還套在短白棉襪中的美足入了神,想像著襪子裡包裹著的素足模樣,然後他再次伸出了手。

當他純熟地剝去婷的襪子後,眼前一對如霜似雪的絕美玉足立即使他的心臟狂跳起來,他迫不及待地將那晶瑩光潔的足趾含在口中吮吸起來。這嫩白的足趾是多麼的精緻細膩啊,米健一遍又一遍的舔食著,腹中和胯下的飢餓感同時強烈起來。

他的雙手順著潤澤潔白的的肌膚往上撫去,圓潤的足踝、苗條的小腿、修長的大腿在他的掌下滑過,直到他的指尖觸到那黑色背帶裙底細嫩的大腿根部和三角內褲的蕾絲邊緣,然後米健的手沿著光滑的玉白肌膚重又退回到原處。他抓著婷晶瑩的足踝用力的一扯,婷的身子就被拖到了床邊。

米健輕輕撫摸著婷柔軟彈手的前胸,少女青春的椒乳就像花瓣一般鮮嫩。他把手移到了婷纖秀的肩膀上,提起背帶裙的兩條肩帶,慢慢地向著兩旁拉開,肩帶漸漸被移到肩膀的邊緣,然後米健的手下一鬆,兩條肩帶就從肩頭處滑下,脫落到婷身體的兩側。米健淫笑了一下,一手托起婷的腰部,一手插到她的身下,用力一掀將徐婷的身子翻轉了過來。他看著婷渾圓的雙臀,不由得撲下去揉捏起來。

玩弄了一會兒,他伸手解開了背帶裙腰後的搭扣,接著又扯開了裙腰處的拉鏈,黑色背帶裙現在完全被鬆開了。聽著拉鏈扯開時「哧」的聲音,米健心裡越來越緊張了,因為他知道他快要看到夢寐以求的處女胴體了,所以他沒有等拉鏈完全的拉開就提住了黑色背帶裙的兩邊裙腳用力的往婷的腳下扯去。也許是興奮過度的緣故,米健費了很大的勁也沒能脫下婷的裙子,於是他平伏了一下心情,一手將婷抱起,另一手扯著裙子的兩條肩帶,總算是將背帶裙給剝了下來。